许霆案究竟是不是冤假错案.

BBCTV 收藏 0 106
导读:转自武大bbs 我看许霆案 最近的“许霆案” 引起了各方的广泛关注,网上网下可谓争议纷纷了。据媒体统计的 数字,有九成网友对此案持有非议。一些法律专家也出来表态认为许霆被重判,甚至还有 专家认为他的行为根本不构成犯罪。大家伙儿几乎是一边倒的认为法院是错判了。 通过厘清此案争议的几个焦点问题,我提出一些自己的看法。 一、所谓“民法优先”的问题 一些专家提出所谓“民法优先论”,认为要考虑刑法的谦抑原

转自武大bbs


我看许霆案



最近的“许霆案” 引起了各方的广泛关注,网上网下可谓争议纷纷了。据媒体统计的

数字,有九成网友对此案持有非议。一些法律专家也出来表态认为许霆被重判,甚至还有

专家认为他的行为根本不构成犯罪。大家伙儿几乎是一边倒的认为法院是错判了。

通过厘清此案争议的几个焦点问题,我提出一些自己的看法。

一、所谓“民法优先”的问题

一些专家提出所谓“民法优先论”,认为要考虑刑法的谦抑原则,如果能够用民事手

段解决的话,不需要动用刑法。

持有这种看法的专家没太明白刑法的谦抑原则是怎么回事。法学理论上的谦抑原则主

要发生在立法环节,主张立法者在制定法律时要用少量的刑罚来取得最大的社会效果。如

果说某行为因其危害程度严重,不仅触犯了有关民商事或者行政法律规范,更触犯了刑法

之际,司法机关“谦抑”地不去适用刑法而仅适用有关民商事法律或者行政法,那是对“

谦抑性原则”的重大误解。如此以来,也会使刑法条文衰减为毫无权威甚至是没有任何适

用余地的一纸空文。因为,在实践中,犯罪行为一般不仅仅是触犯了刑律,通常都会产生

民法或者行政法上的后果。

实际上,看一种行为是否是犯罪行为只需要根据“罪刑法定”原则,判断是否符合刑

法所规定的犯罪构成要件即可。符合了,就是犯罪行为,就需要承担刑事责任,受到刑罚

制裁。可以说,在司法领域里,根本无所谓刑法“谦抑性原则”适用的问题。

更何况,一种行为完全可以受几个不同部门法的调整,制裁方式可以合并适用。根本

不存在哪个优先的问题。所谓“民法优先”其实是个伪命题。

二、许霆的行为是否构成不当得利

众多网友和一些专家认为许的行为只能算是民法上的不当得利,只需要将所得到的不

正当利益返还给银行即可。

这种看法更是没有弄清楚不当得利的性质是什么。在民法上,不当得利指的是没有合

法根据而获利益而使他人利益受到损害的事实。从其性质上讲,其属于事件而非行为。说

得通俗点,就是使当事人获得不当利益的原因应该是不受他的意志左右的事件,而不是自

己意识下的行为。在本案中,许霆获得这一笔不当利益的恶意非常明显,完全是自己意志

控制下的行为。如果归类到民法上,就是侵犯银行财产权的重大侵权行为。

说是不当得利,真的是张冠李戴呵。

三、许霆的行为算不算“秘密窃取”

因为刑法规定的盗窃罪的行为方式是“秘密窃取”。所以有人提出,在这个案件中,

当事人是持有自己的工资卡,利用个人的真实身份在公开场合公开取得的财物不符合秘密

取得的要件。

何为“秘密窃取”?正确的理解是这样的,不为当事人所知的拿走其占有(甚至不需

要是所有)财物。你拿别人的东西,就算是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只要当事人不知

,你就是“秘密窃取”。举个例子,公交车上有小偷从你兜里拿东西,全车人都看见了,

就你自己不知道,那小偷的行为也算是“秘密窃取”,也是盗窃。因此,许霆尽管是在公

开场合公开取得,对于超过其帐户上属于他自己170元之外的属于银行的那部分,因为不被

银行所知,属秘密窃取无疑。

按照这部分人的说法,哪家出门没锁门,小偷大摇大摆的搬走了他们家中的物件,还

不能论为“秘密窃取”了。岂不滑天下之大稽?

四、ATM机的性质问题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的规定,“盗窃金融机构”属于刑法所规定盗窃罪的特别

重大情节。在许霆案中,法院也正是据此才能判无期徒刑。许霆是从ATM机中恶意“取款”

的,因此ATM机能不能算是金融机构也就成为了各方面争论的热点。贺卫方教授就认为,A

TM机大多设置在银行之外,并不在银行里边,银行下班了,公民仍然可以照常取款。故而

,对ATM机的身份性质认定应该有一套非常复杂的推理或者说明。

且不说,从这种简单的物理位置关系来理解ATM机是不是金融机构是多么的狭隘。事实

上,我认为ATM机的性质对于认定许霆的行为是不是盗窃金融机构并不重要,或者说并不是

关键问题所在。原因为何呢?这就需要我们来认真的研究一下司法解释条文的本意。所谓

“盗窃金融机构”是指个什么意思呢?立法的本意是指盗窃金融机构的经营资金、有价证

券和客户的资金等,如储户的存款、债券、其他款物,企业的结算资金、股票,不包括盗

窃金融机构的办公用品、交通工具等财物的行为。许霆取走的超过170元的那部分属于银行

的经营资金,只要认准了这一点,就可认定许霆盗窃了金融机构。而毋须再去管他ATM机是

否是金融机构。

只要没拿ATM机里的钱,谁就是把ATM机整个给偷走了,也算不得司法解释里所说的“

盗窃金融机构”。因此,诸位专家学者还要求推理或者说明ATM机的性质有何意义呢?


在厘清了上述问题了后,我们应该豁然开朗了。再来看刑法的关于盗窃罪的规定以及

构成要件。根据刑法里的罪刑法定原则,许霆案在主体、主观、客体、客观四个要件上都

符合。情节上,根据我们国家刑法以及司法解释的规定,“个人盗窃公私财物价值人民币

3万元至10万元以上”和“盗窃金融机构”都属于盗窃犯罪的特别严重情节。而“犯本罪,

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许霆的

盗窃行为,具备了两个特别严重情节,因此法院的无期徒刑判决是合乎法律规定的。

但是这个案件一石激起千层浪,公众一边倒的反对法院的判决。本是犯罪受害者的银

行被众人“讨伐”,而作为犯罪嫌疑人却受到公众某种意义上的“袒护”。应该说,近些

年来银行的公共形象已经改观不少,但是,“霸王条款”、“店大欺客”、“嫌贫爱富”

等等还是相当一部分人心目中的银行形象。于是,在有关银行的事件上,不少人便天然的

认为是银行的责任,站到了银行对立面。这些现象都值得中国本土的银行去更深刻的思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