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跟随《美食家》吃遍苏州

亚军 收藏 26 69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跟随《美食家》吃遍苏州


以前曾去过趟苏州,只是去了几处私家园林,没花时间在吃上。陆文夫说:吃的艺术和其他艺术一样,必须牢牢地把握时空关系。这下好了,由朱自冶这由吃而成‘家’的大人物带着,细细地体味了一回苏州的吃文化。按时间计算,朱自冶成‘家’的年份,正好是咱去苏州的时候,遗憾的,当时咋就没遇到这位吃主儿,没能早早地体会当地的吃的文化,白白地浪费了那么多的饭菜。

对于朱自冶,咱算是服了,成‘家’之前就已经吃了三四十年,吃个面条都那么的讲究。那面馆是老字号“朱鸿兴”,在怡园的对面。光那吃法就让人眼花缭乱的,您听听店小二的吆喝:“来哉,清炒虾仁一碗,要宽汤、重青,要交要过桥,硬点!”可人家说了,“这些还不是主要的,最重要的是要吃‘头汤面’”,要的是那种清爽、滑溜,带着股子面汤气。咱也经常吃面,北京的炸酱面,要手擀面,八样菜码,要‘锅挑’,讲究也不少。可跟朱老吃汤面,必须擦黑起身。这怎么都觉得和以前排队买球票的感觉一样,过了这村就没这个店了。

苏州城里有不少的老字号,如新聚丰、义昌福、松鹤楼,遍地都是小吃,比如陆稿荐的酱肉、马咏斋的野味、采芝斋的虾子螯鱼、玄妙观的油汆臭豆腐干。

吃了早点,是泡茶楼。中午是吃大餐时,就如同一台戏剧,人不能少于四个也不能多过八个。“开始的时候是冷盘,接下来是热炒,热炒之后是甜食,甜食之后是大菜,大菜后面是点心,最后以一盆大汤作总结。”这种程式大概已经传遍神州大地,走向世界了,咱在家门口也体验过。

以前一直有那么句俗话:“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这一直是咱遵守的信条,到这可就大大的改变了。中午跟着朱老吃饱了,就下澡堂子。这回可是开了眼了,“四肢不动,两眼半闭地先在澡盆里泡上半个钟头”,然后躺在大木板上“任人上摩下擦,伸拳曲腿,坐转右侧,放倒扶起”,据说是一种古老的按摩术,现代的术语叫被动式运动,人称美食家消化术。接下来还有“一整套的繁文缛节,什么捏脚、拿筋、敲膀、捶脚。其实,这现在也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只不过换了个叫法按摩房,老跟那腐败挂着钩,轻易的不敢把自己挂上去。

趁着朱老入睡的工夫,陆文夫详详细细,又有点唠唠叨叨地,把他和朱自冶之间因为吃吃喝喝的纠葛讲了一回。从解放、大锅饭、三年困难时期的南瓜事件、文革一起挨斗、重操旧业后的相逢等等。

最后讲了一桌大餐,是朱自冶夫人孔碧霞亲自主勺的堂子宴。那情景就像王母娘娘的盛宴:“那个十分标志的姑娘手捧托盘,隐约出现在竹木之间,几隐几现便到了石板桥的桥头。她步态轻盈,婀娜多姿,桥上的人,溪水中的影,手中的盘,盘中的菜,一阵轻风似的向吃客们飘来。”

哎,那才是享受啊。要说这根还在孔老夫子那,“食不厌精,烩不厌细”,以前开馆子大厨指定要把油菜择得就剩细细的一点菜心,咱还不理解,瞧着一筐的菜就炒出那么有数的几盘,觉得真他妈浪费,可是一尝,味道就是不同一般。

得,听陆老这么一念叨,咱的口水可是掉前襟上了。家里老妈说米饭已经熟了,就差炒菜了,先去精工细作,填饱了肚皮再来。

各位谁要是没去过苏州,就联络下大《美食家》朱自冶,让他教教您如何吃。

---凤尾虾、南腿片、毛豆青菽、白斩鸡、熏青鱼、五香牛肉、虾子鏊鱼、鲜红山揸、碧绿青梅、雪白嫩耦、清炒虾仁、芙蓉鸡片、雪花鸡球、菊花鱼、剔心莲子羹、桂花小圆子、藕粉鸡头米、松鼠桂鱼、蜜汁火腿、翡翠包子、水晶烧卖、(鱼巴)肺汤、叫花子鸡.....

本文内容于 2007-12-31 21:48:18 被亚军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