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从大胜利到大失败 第一百零六节 鏖战 虚假的胜利Ⅴ

北宋杨六郎 收藏 2 10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URL] [内容简介] 当枪声终于平静的时候,谷雨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看着自己的面前,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柳和副官浑身是血的倒在了他的面前,他是为了掩护谷雨而中弹倒下的,谷雨跪在地上把柳和扶了起来,让他的头枕着自己的大腿,柳和用无神的眼睛望着天空喃喃说道:“母亲,我回家了。”他艰难的抬起右手试图去抓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0.html


谷雨大佐急切的问道:“松本君,怎么样,和中国军队指挥官的谈判进行的怎么样?”松本神色黯淡的点了点头,说道:“中国后羿装甲师师长薛龙将军亲自与我进行了谈判,他要求我军放下武器,无条件投降,在六十分钟之内,我们必须回复他是否同意他的条件,否则他的部队将会立即发起进攻,完全消灭我们。”谷雨大佐对此丝毫也不感到意外,他清楚这个条件还是比较可以接受的,但那些狂热的日本军官对此无法接受,几个军官和军曹吼道:“混蛋,怎么可以向中国军队投降,我们是大日本帝国的军人,不能侮辱大日本帝国的军威,我们绝对不能够向身为低等人种的支那人投降,死不足惜,我们愿意用我们的血来唤醒联队长的荣誉感,联队长阁下,请看我们这些日本军人的军魂吧。”几个日军军官和军曹拔出了手枪对准自己的头颅扣下了扳机,凄厉的枪声划破了吴家大院的畸形宁静,这枪声令大院外的中国军人十分的紧张,他们下意识的握紧枪支,把自己的身体更加贴近了沙包,曹云剑和我听到枪声后都不由自主的对视了一眼,双双问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是日本人想突围?”我笑了,曹云剑也笑了,就凭日军此时的实力,根本无力突围,突围只不过是加快他们前去地狱的旅程而已。

枪声并没有令谷雨惊慌失措,不过却令一些日军军官所谓的热血沸腾了起来,谷雨下令所有士兵集合,准备向中国军队投降,这令几个日军军官彻底丧失了理智,他们的部下伤亡惨重,军队里的好友几乎全都战死,而且刚才几个军曹和军官的自杀令他们觉得要站出来捍卫大日本帝国的尊严,腰间的手枪给了他们以下犯上的勇气,几个日军军官拔出手枪对准了谷雨大佐,要求谷雨大佐收回自己的命令,由他们继续指挥部队抵抗中国军队的进攻直到战死为止。

“混蛋,你们这些混蛋,”松本面对这些作乱的军官勃然大怒,他大声咒骂这些不知道遵守军纪的军官,“混蛋,你们还不快把武器放下,我们是帝国的军人,不是没有纪律的土匪。”已经丧失了理智的日军军官根本不听从松本的命令,那些依然忠于谷雨的参谋军官也拔出了手枪对准了那些面孔极度扭曲的同胞,“放下枪,你们给我放下枪。”双方互相喊着,试图让自己的语言更加有力量,因此更加热衷于使用武力,也许这就是军人的悲哀。

在松本的强烈命令下,双方收回了手枪,但意见的分歧并没有消除,一派希望继续战斗,另一派则要执行联队长的命令,“不行,绝对不能够投降中国军队。”一个军官跪倒在院子里痛哭流涕的哭着,还有的军官如此进言:“不如假装投降派出军官身缠炸药接近中国军队指挥官,做光荣的牺牲,引爆自己,炸死敌方的指挥官,尔后乘乱杀出去。”谷雨对此立刻进行了批驳:“我们是极富荣誉感的日本军人,只可以使用战场上的智谋来取胜,不可以使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取得胜利,而且,今天中国军队的反攻力量太强大了,根本不是我们这一联队可以独自扭转的,而且,胜负已分,在继续流血已经没有必要了,我的士兵们打仗已经厌倦了,该放下武器休息休息了。”意见的不一致导致双方怒火继续上升,既然无法取得意见统一,辩论就越发的激烈,双方互相推搡着,彼此的手脚都加大了力量,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柳和中尉能够做的只有挡在上司的身体前面,默默地注视着事态的变化。

也许是受到了倒在地上的军官鲜血和脑浆的刺激,也许是即将灭亡的挫折感,这些军官从互相推搡和谩骂倒了动手殴打的地步,继而,控制不住局面的松本把警卫叫了进来,但那些农村来的日本农民根本不敢动手拉开院子里多达几十名的军官群殴,就在这混乱的时候,枪声再一次响了起来,一个被打倒在地的日军军官从地上摸起了一支手枪,对准继续殴打他的两个日军军官扣动了扳机,被子弹击穿脑门的两个军官瞪着双眼倒了下去,临死都不敢相信是自己的同伴打死了自己,既然有一个人开枪了,其他军官都摸出了自己的武器,在院子里对射,虽然是低射速的半自动手枪,在近距离威力依然可以打死一个强壮的男人,这些受过最严格训练的日军军官就在谷雨的司令部里展开了一场丑剧,射击的对象居然不是他们的敌人,而是昔日的同伴和战友,弹壳不断的跌落到地面上,枪口发射后留下的硝烟还在空气中扩散,一个又一个的军官中弹倒了下去,子弹带着啸声在空中乱飞,惨叫声不绝于耳,激烈程度不亚于谷雨的司令部遭到了中国军队的奇袭,当枪声终于平静的时候,谷雨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看着自己的面前,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柳和副官浑身是血的倒在了他的面前,他是为了掩护谷雨而中弹倒下的,谷雨跪在地上把柳和扶了起来,让他的头枕着自己的大腿,柳和用无神的眼睛望着天空喃喃说道:“母亲,我回家了。”他艰难的抬起右手试图去抓住天上的浮云,但胳膊只抬起来一半,就迅速的向地面落去,头向旁边一歪,闭上了双眼,谷雨抱住了柳和的尸体,跪在院子的一角大声地哭了起来。

从吴家大院传出来的密集枪声停止了以后,院门被打开了,一名名身穿破烂军服的日军士兵高举着自己的步枪慢慢的走了出来,看着他们,卧倒在沙包上的我军士兵迅速对视了一眼后,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兴奋得挥舞着自己的武器高喊起万岁来,日军士兵并没有这样的心情,他们把武器丢到了大门旁边的一个角落里,尔后高举着双手向着我军的沙包防线走来,向着未知的命运走来,我军士兵警惕的使用步枪指着这些放下了武器的野兽,直到这时候,这些年轻的中国军人才发现原来这些日军野兽其实也是普通的人类,他们也会被击败,他们也会投降。

当我站在谷雨面前的时候,已经是所有日军士兵全都缴械后的事情了,谷雨恭恭敬敬的站在我的面前,双手端着他的指挥刀,对我躬腰说道:“大日本皇军中国派遣军第二军第二十四师团七十三旅团联队长谷雨做次大佐率领部队向中国军队指挥官投降,并献上自己的指挥刀。”我以居高临下的姿态说道:“中国军队郑州战区后羿装甲师师长薛龙中将接受日本军队的投降。” 随随便便的抓过了指挥刀,伧啷一声拔出了指挥刀,对准天空大声地吼着,听到我的吼声后,曹云剑和士兵们都用最大的声音欢呼着,庆祝中国军队取得了胜利,谷雨惭愧的地下了头,看着地面一言不发。

我遵守了自己的诺言,谷雨大佐以下一百九十四名日军士兵和军官被押送到了城外的临时战俘营,等待着李长官的命令,一个营的士兵看守着他们,其中负伤的五十多名日军官兵得到了我部队军医的照顾,很快,嘉奖令和新的命令一起送到了永城,随同而来的还有各地大量的慰问信和慰问品,全国各地都有信件鼓励我军奋勇杀敌,早日收复全部失土。

永城大捷令全国人民抗日热情更加高涨,无数青年才俊报名参军,要到前线杀敌立功,李宗仁,白崇禧等战区长官更觉脸上有光,对于给我们调拨军需品更加的大方,不过,有人高兴就有人不高兴,在长沙的一座建筑物地下室内,围坐在会议桌前的一群人闷闷不乐的看着战报,其中一人拍着战报说道:“妈的,居然又叫这小子成功了,大哥,要是在这样下去,那两兄弟的气焰岂不是更加嚣张,您怎么跟他们斗呀。”坐在主持人位置上的那个人突然一摆手说道:“别急,好戏这才刚刚开始,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他旁边的一个大胖子拍手说道:“说得好,兆铭说得好,好戏才刚刚上演,没有到谢幕谁知道谁才是真正的主角。”坐在他对面的一个瘦子接着说道:“佛海兄,你也要管管你的学生了,庞意忠这样乱来,会打乱我们的计划,而且他的部队和鬼子硬拼,会削弱我们的实力亚。”周佛海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短视,你真是没有政治头脑,如果没有意忠和鬼子硬拼,打出这样的战绩来,党内国内肯定有很多人会指责兆铭亲日,恐日,现在谁都知道意忠是我们的人,他取得的战绩都可以为我们加分,加强我们的话语权。”他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像是对拳头,又像是对大家说道:“总有一天,我们会让他们尝尝拳头的利害。”那个瘦子继续说道:“不过,庞意忠这次擅自作主,恐怕心里未必有兆铭和佛海兄的地位亚。”周佛海嘿嘿一笑,阴森森的说道:“你见过孙悟空飞出过佛祖的五指山吗?只要他的母亲在我手里,他就永远也飞不出我的五指山。”说完,周佛海攥紧了自己的拳头,仿佛抓住了庞意忠本人,嘴角的阴笑流露出的寒意令坐在对面的瘦子都打了一个喷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