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兵 第四卷 血舞飞扬 第九章

韭菜煎鸡蛋 收藏 21 7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3/[/size][/URL] [内容简介] 第九章 天空开始变亮,渐渐的能看出飘浮在空中的云彩,慢慢的,原本黑呼呼的云朵也变得多姿多样起来。 少尉军官的脸上涂着迷彩油,他的双眼布满血丝,此刻从侧面看上去,他的眼睛显得有些凹下去,整个人有些消瘦,他的下巴上面露出浓密的胡须丁丁,又让这个消瘦的军官显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3.html


第九章


天空开始变亮,渐渐的能看出飘浮在空中的云彩,慢慢的,原本黑呼呼的云朵也变得多姿多样起来。

少尉军官的脸上涂着迷彩油,他的双眼布满血丝,此刻从侧面看上去,他的眼睛显得有些凹下去,整个人有些消瘦,他的下巴上面露出浓密的胡须丁丁,又让这个消瘦的军官显得邋遢无比。

这个全身上下满是汗臭味的少尉,此刻一双眼睛紧盯在他面前的那台先进仪器上面,仪器此刻正发出阵阵“呜呜呜呜”的声音,一段段信号波从屏幕上闪过,一条肉眼几乎看不见的粗壮激光束射向遥远的太空,仪器正通过那条激光束向卫星指示方位。少尉军官的手不断的拔动着大大小小的按钮,调整着光束的波动,不断的扩大范围,减少卫星接收的难度。他在手动制导,向卫星传输坐标。

红军指挥部里,此刻静的可怕,没有一点声音,几十名作战参谋、高级工程师此刻正静静的看着大屏幕,他们的眼睛连眨都不敢眨一下,生怕在这瞬眼的眨眼错过一丝丝细节。

卫星此刻正按照预先制定的程序传导着地面信号,同时接收的还有侦察兵身上的卫星定位装备所过来的信号,30名侦察兵,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一个卫星定位装置,在5分钟的时间内,指挥部就能通过卫星传来他们每个人具体位置,红军正在用这两种方式确认这批侦察兵的位置,找出蓝军的前线指挥部的精确坐标,红军的导弹部队早已做好一切准备,随时准备发出这致命一击。

一个个发射井盖被打开,伪装良好的导弹固定在发射架上,红军官兵紧张有序的忙碌着,发射架缓缓升起,长长的导弹斜指向天,这个庞然大物傲然的凝视着远方的天空,随时准备跨越长空,直击对方的要害,这种演习专用的导弹,红军只有5枚,根据演习方案,这种导弹将在目前的上空爆炸,并产生一阵刺眼的强光,演习部局时将按照导演的杀伤半径,判定伤亡。

所有的人都在等候,他们在等待着命令,等待着完成致命一击。

蓝军前指。

丛林边缘的作战已经白热化,不断有树枝被打断,树叶被打飞,阵阵焦味让这片区域格外难闻,丛林中散布着浓浓的战场气息,演习的子弹虽然是橡皮头包裹着染料组成的弹头,但他后面的构造都没有改变,开枪射击依然发出阵阵清脆的枪声。阵阵密集的枪声充斥着整个丛林。硝烟弥漫在树林的上空,久不散去。

红军侦察兵3个小组15名侦察兵利用极强的单兵素质,近乎完美的小组配合抵抗着装步营战士的强攻,他们在树木丛中不断的窜来窜去,让装步营的战士头痛不已,尤其是他们极强的心理素质以及极为变态的枪法,对蓝军战士造成了极大的打击,不断的有蓝军战士被他们击中,退出战斗。

蓝军方面,指挥这处作战的上尉连长看到自己部队的百来号人硬是被红军十几个人组成的战斗小组压的动弹不得,气的连声大骂,放声怒吼起来,他劈手抢过旁边战士的一把冲锋枪就要冲过去亲自进攻,旁边的排长吓了一跳,“连长,你指挥,我过去,不然全乱了套了。”

排长立即带着30名战士冒着呼呼直飞的子弹冲了过去。一瞬间,5个战士就被击中,一团团鲜红的染料像花一般的在他们身上出现,冲击力极强的橡皮子弹打在战士们的身上,疼的这些兵嗷嗷直吼。

排长全然不顾,大有以命搏命的气势。

这时,一个侦察兵从树后窜出,他想移动到另一棵树后面去,他双腿一用劲,全身腾空而起,形若游龙,这已经是他第四次这样窜跳,他的身形在空中做着一系列的闪避,射向他的十几发子弹顿时落空,侦察兵的腰部一扭,伸出手中的突击步枪,凌空向着远处一个正在对着他射击的蓝军上等兵射出子弹,上等兵应声中枪。

蓝军战士们终于被愤怒了,不断的有战友中枪“牺牲”,百来号人被死死的卡在这里,激起了他们心里最原始的本能,他们几十把枪一齐平移,近千发子弹网一般的射向那个侦察兵,几十颗子弹同时击中了侦察兵的身体,尽管有防弹衣的保护,但是子弹实在太多了,红军侦察兵的身体遭受了一次巨大的打击,他重重的摔落在地上,再也没有刚才的勇猛,他的全身染红了鲜血,侦察兵张嘴吐出一口鲜血,发出一声哀嚎。

在战友受伤的刹间那,躲在树后的侦察兵们几乎同一时间闪出,手中长短不一的各式枪支齐齐开火,蓝军战士又红了好几个。

黄猛的身影出现在了丛林的边缘,他抬手一枪,一个刚露出一点头的侦察兵就被击中了钢盔,再也不敢露面。

又一个身影闪出了树后,侦察兵们就是利用这种扯动吸引火力,为同伴创造机会,同时利用超强的单兵作战能力进行凌空打击。但是这一次,他遭受到了无情的打击。

2发子弹在他闪出的瞬间便击中了他的身体,黄猛手中的突击步枪几乎不用瞄准,他只是一摆枪口,子弹就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击中了对方,和他一样射击的还有林雨,这也是一个速射的好手。与世界上最优秀的雇佣兵死战许久之后的他们,已经领悟了到射击的精髓,将射击技术与战场环境完美的结合,达到了一种令人恐惧的命中率。

还在继续作战的9个红军侦察兵感受到了一种巨大的压力,他们感觉到了黄猛他们的存在,他们知道,对方来了高手,真正的丛林作战高手。

红军中尉特侦连长焦急的看着远处丛林里的战士们,战术电台中,各组长不断的向他报告情况,他的心随着这些报告变得越来越低沉,1分钟,短短一分钟的时间,3个小组,15名侦察兵已经只剩下9人,还有2分钟的时间,他还需要2分钟的时间。特侦连长将目光放回到了身后的几名队员身上,中尉暗淡的想着,实在不行,就拼了吧!就算是光束传递失败,他相信,身上的卫星定位装置还是会给指挥部提供坐标,这也是他当时决定立即传发信息的原因。双重保险。

屏幕上的指示光波依旧在涌动,信号正在传输,几个人的目光紧紧的盯在上面,生怕错过一丝一毫。

侦察兵们已经快顶不住了,不仅因为蓝军投入强攻的人不断增多,而且他们还发现来了很多的高手,真正的实战高手。

黄猛看着猥锁在树后顽强抵抗的侦察兵,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他的这种从容淡定的感觉影响了身边的每一个人,仿佛这不是在战斗,还是在作着游戏,做着一个好玩的游戏。身旁的战士士气如虹,一个个放声狂吼,发泄着心里的压抑,子弹也在这时离开了他们的枪膛,飞向不远处的丛林边缘。

黄猛看着被压制在树后动弹不得的侦察兵,脸上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随即黄猛大喝一声“手雷!”,旁边的战士被黄猛的这一声大喝震住了,有点失神,这个列兵的声音在纷乱的战场上面显得豪放有力。

后面不远处的许成功、林雨听着黄猛的指挥,心领神会,三个人几乎在同一时间扔出了3颗手雷,3个手雷划着一道优雅的弧线,朝着一棵树后飞去。

手雷集中在一侧,呈远近三点排列,如同精确计算过一般,直接覆盖了那棵树的整个右侧,从树前致树后,都在手雷的杀伤半径之中,直接封死了这一侧的突围可能。

躲在树后的侦察兵不由大骇,他通过远处倒插的镜子观察着树后的情景,他看到三个全身迷彩,显得彪悍无比的蓝军士兵集中向他这里扔着手雷,不用看也知道,他们扔手雷的方法经过仔细的计算,完全的将这颗树右侧纳入了杀伤范围,前后都一样。

侦察兵的额头上不由冒出密密的一层汗珠,他忽然间感觉自己的后背一阵冰凉,全身透出一股凉意,出路,出路在哪里,生存的机会在哪里,树的左侧没有手雷,侦察兵很想往左边突围,但他不知道左侧是不是陷阱,活路难道真在左侧吗?

如果树的两侧都有手雷,侦察兵还不会犹豫,四周都有手雷的情况下,或许他将殊死一搏,缩小全身的暴露范围,直接缩在树后利用防弹衣和头盔的防护硬抗,虽然有可能受伤,但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没有什么大碍,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直接利用他们侦察兵的强悍体能,从手雷阵中穿出。

但是,现在左侧没有手雷的情况无疑让侦察兵有了一丝的希望,就算他知道左侧有可能早已被好几把枪盯着,他也没法拒绝这个绝对的诱惑。

侦察兵暗叹一口气,这几个蓝军厉害啦!随便一下子就给自己布了一个死亡陷阱,但自己明知道是陷阱还不得不跳,侦察兵郁闷无比。

在手雷划过长空,即将接触地面发生爆炸的时候,树后的侦察兵终于冲了出来,他知道,再不行动,可能真要被手雷炸“死”了。

没有任何的侥幸,没有任何的意外,迎接他的,是两声清脆的枪响,这个红军侦察兵只感觉自己的胸口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低头一看,胸口有二块鲜红的印迹,美丽的如同鲜花一般的印迹。

“操”侦察兵郁闷无比的骂道。

刚加入战斗就解决了2名红军士兵的林雨开完枪后立即将枪口平移,稳稳的瞄准着前方的另一颗树后,他就像一部最冷血的杀人机器,不断的杀,杀,杀。一旁的许成功则手里紧握着手雷,随时准备用手雷来炸开通道。

装步营的战士此时士气如虹,压抑许久的心情瞬间便完全的爆发了出来,他们在各班排的带领下,开始了强行推进。余下的6名侦察兵硬着头皮开始还击,他们已经打红了眼,他们已经忘记了一切,他们不知道自己已经抵挡了多久,他们此次的头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射击,射击,将蓝军战士拖在这里的时间越长越好。

一旁的黄猛从地上爬起来,看了一眼前方,被“击毙”的侦察兵将手中的枪扔在地上,不再做任何的抵抗。丛林边缘还有枪声在响,剩下的几个红军士兵还在还击,丝毫没有突围的打算,黄猛倾听了一阵枪声,估算了一下,红军此刻还在战斗的也就是五六个人。

黄猛没有急着进攻,反而低下头开始沉思起来,自从担任临时组长以来,黄猛思考的次数越来越多,他始终记着班长杨天照牺牲前说的那句话,“活下去”,是啊活下去,不仅自己要活下去,还要带着自己的战友,活下去。

十几个人,加上在丛林中被他们击毙的5个,就是接近20人,20名侦察兵在面对对方的大部队时,还坚守不退,那是什么概念,用自己最精锐的小部队不计损失的去硬扛大部队的正面进攻?要说没有目的,打死黄猛也不相信,但是这个目的又是什么呢?是什么东西值得红军方面如此不计损失呢?

黄猛的大脑飞快的运转着,他不通,他想不透,对于一个入伍1年不到的新兵,除了专业训练以外,连坦克都没摸过一下的新兵来说,卫星坐标定位,远程导弹打击,实在太过遥远,太过不切实际。

黄猛自然不知道红军方面在搞什么鬼,但他知道,丛林的外面肯定有情况,有值得那些红军最精锐士兵拼命的东西。黄猛想不通,所以他不再去想,余光扫过一旁的许成功,林雨,黄猛从容说道“走,冲出去。”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