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地 第一章 第十九节

liuz345 收藏 3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size][/URL] 随着天色渐渐变暗,这哨卡也越来越近了。化装成伪军的土匪开始暗暗的准备了起来。根据事先歪眼提供的情报,整个哨卡分为岗楼跟卡院两大部分。岗楼上下四层,平常有一个班的伪军跟三个鬼子在里面值岗。后来时间一长,鬼子也就不怎么去岗楼当值了。尤其在进入冬季后,鬼子就更不愿意上岗楼。顶多是在白天上去做个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

随着天色渐渐变暗,这哨卡也越来越近了。化装成伪军的土匪开始暗暗的准备了起来。根据事先歪眼提供的情报,整个哨卡分为岗楼跟卡院两大部分。岗楼上下四层,平常有一个班的伪军跟三个鬼子在里面值岗。后来时间一长,鬼子也就不怎么去岗楼当值了。尤其在进入冬季后,鬼子就更不愿意上岗楼。顶多是在白天上去做个样子,主要是对付上面的勤查。卡院也不大,只有前二后一三间房子。伪军住前面两间,鬼子占了后面一间。因为有了详细的情报做支持,陈癞子他们搞出了一个非常详细的行动计划,分工异常明确。只要歪眼把门一骗开,这哨卡也就跟着改性了。

或许是要讨好歪眼,或许是也想捞点好处什么的。负责值班警备的伪军显得特别热情。还没等歪眼跟众土匪走到哨卡门边,便早早的把大门打开迎了出来。这情形让风标他们乐的快笑出声来了。趁着门口的伪军没来得及看清大伙的真实模样,冷山土匪照着事先商量好的计划,像一阵狂风刮进了哨卡。

当负责干掉后院鬼子兵的陈二领着六人刚到房子跟前,风标他们已经动作麻利的缴下了哨卡里所有的伪军的枪械并占领了岗楼。

鬼子的门也是由歪眼叫开的。做着发财梦,心情好的完全失去警惕的鬼子小田刚刚拉开门,陈二便朝他脸上狠狠一枪托。把鬼子小田当下便砸的倒飞了回去。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在房子里烤火打屁的鬼子兵全都搞蒙了头。趁着这一短暂有利的时机,冷山土匪在陈二的带领下,“唰”的全冲进了房间。没有丝毫迟疑,各自朝瞄好了的目标扑了过去。尽管事发突然,可这房里剩下的六个鬼子兵并不是泥捏的,良好的军事素质让他们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各自作出了相应的反应。房间里顿时响起了两种不同语言的喊叫声,中间还夹杂着乒乒乓乓的打斗声。

事实永远是事实。突将而至的偷袭加上房间里空间的局限,匆忙间抵抗的鬼子兵们很快便陷入了极其被动的局面。相比之下,冷山土匪可是占尽了便宜。不但有心算无心,有效的抢占了先机。就连地利也倒在了他们一边,房间里有限的空间让枪械根本没有办法发挥作用。失去枪械优势的鬼子兵只能赤手空拳的跟有身好功夫的土匪玩拳头,那结局是可想而知的。

肉搏战在很短的时间里便落下了帷幕。等风标把投降的伪军刚刚绑好,陈二他们也一人拖着一个被打昏过去的鬼子出了房门。看着七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鬼子兵,众土匪咧开了嘴巴,狂笑了起来。这笑声划开黑夜,传得老远老远。口里哼着小曲的风标窜上了岗楼顶层,朝着刘家院子方面使劲的晃动着手里的火把。等陈癞子他们火急火燎的领着大队人马,押着下午捉到的伪军赶进哨卡时,陈二跟风标带着兄弟们正逗着一班惊恐的如鹌鹑一般的伪军玩呢。

顾不上顺一口气,陈癞子开始指挥手下满哨卡的找洋财。因为有了兵营的经历,土匪们乐归乐,可总算能有顺序的忙碌了起来。跟上次兵营的收获相比,这哨卡的油水显的少了一点,可也不错。比朱五事先预计的多了不少,好在没有超出土匪们的搬运能力。

发完财的土匪们坐下来,当着伪军跟鬼子兵的面讨论如何处置他们的问题。其实这事大伙心里早就有主意,不就是一个“杀”嘛,好象不用费神去讨论什么了吧。后来陈二才知道,这完全是陈癞子故意搞出来的。用他的话来说就要故意让伪军知道自己要面对怎样的一个命运,他要让他们害怕。发自内心的害怕。只有看到伪军真心害怕的表情,才会让他陈癞子打心眼里开心,高兴。这仇报起来才痛快。讨论会开的很短,因为土匪们都只有一个意见,就是把所有的伪军跟鬼子兵斩首祭天!

听到自己将会被砍头,所有伪军的反应都是一个模样。歇斯底里的嚎叫声,讨饶声如天籁般在哨卡上空传开了。那场景让不少新入伙的土匪开了眼,歪眼更是听的心里寒气直冒。跟伪军相比,那七个鬼子兵就硬气多了。虽然这几个鬼子兵听不懂太多中国话,但伪军们的表现让他们明白自己将要面对怎样的命运。尽管也很害怕,可长期的军队生涯,让鬼子兵表现的比伪军平静了许多。只是闭着眼睛,口里不停念叨着什么。

对于鬼子兵的表现,冷山土匪中有不少人看着不爽。这其中就数陈癞子跟陈二反应最强烈。大伙一合计,光砍了狗日的脑壳太便宜孙子们了。得多给狗日的加点料,不然太让大伙不爽。都他娘的落到了这步田地,还想充英雄,绝对不能如了他们的愿。

处死伪军时,大伙手里都留了情,怎么说也是中国人。下手都挺干净,几乎全是一刀了帐。鬼子小田他们可没有这样的运气,一个个被折磨了半天,直到表现的比伪军还不如时,才砍下了脑壳。

看着半院子的无头尸体,歪眼脑门上大如黄豆的汗珠,一个劲的往下落,全身直发软。直到肩膀被人狠狠拍了好几下,这才反应过来。一回头,映入眼帘的正是满脸堆着邪笑的风标。正想开口问句:风爷有什么吩咐。耳边便响起了风标一句阴冷透心的话:“到时辰了,爷我送你上路!”眼前寒光闪动,紧接着脖子一凉。他突然发现自己飞了起来,然后便是一片漆黑。那一瞬间他冒出了在世间最后一个念头:我也被砍头了。

风标的举动,把四周的土匪们吓了一大跳。风标并不在意,只是蹲下去,在歪眼的尸身上搽掉刀上的血迹。然后才说:“背叛这玩意,就像窑姐开夜门,有一便有二。所以没什么好说的,在我这,背叛兄弟的只有一个字:死!”说完便站直了身子,慢慢走到一边去。留下满院子的土匪看着他的背影直发呆。

当庙塘哨卡被袭的消息传到鬼子村上耳朵里时,已经是凌晨时分了。此刻的鬼子村上并没有丝毫睡意,他正在为晚上的宴会生气伤神呢。一提起这个宴会,村上肚子里的邪火便一个劲的往脑门窜。

轰轰烈烈的准备了好几日,该发的帖子也都全部发到了位。除了让胜安楼备下了丰盛的酒菜,还把自己打扮的跟新郎官似的,一早便领着伪政府一干官员在酒楼外苦等。好不容易到了点,这收帖子的人也大多来了。一开席便把胜安楼搞的人气高涨,热闹非凡。看到这场面,鬼子村上心里着实开心了一把,觉得自己花的心思没白费。不管这事成功与否,起码也有一个好的开端。

于是村上挤出了自认为和气万分的笑脸,在酒宴一开始便领着手下举着杯,挨个的轮着敬酒。没敬完两桌,鬼子村上就发现今晚这宴会情况不对劲。那些收到帖子的正主压根就没来几个,来的全是代表跟手下的闲人。这一新发现让鬼子村上的心顿是凉了下来。大头们没来,这酒宴就算黄了。村上肚子里的邪火腾的就窜了上来,费了好一会工夫,才又压了下去。村上知道,这会可不是发火的时候。不管怎么样,这样子还得做下去。他知道,有些没来的主正等着看他的笑话呢。

硬着头皮,鬼子村上总算是挨个的敬完了酒。回到座位后,村上的脑子里飞快的转着。看来这冷山人可不好拉拢,过后还得另想招数。今天就这样算拉,反正还有时间,有机会。全当今晚这酒宴是个引子吧。中国不是有千金求马骨这一典故吗,自己只能先学学这事了。自我安慰完的村上又重新堆满笑容的跟四周的人频频举起了酒杯。可每每看到周遭那些胡吃海抢的人,鬼子村上心里就有一股子被人当冤大头的感觉。那股子不甘徘徊了老久,就是挥之不去。

好不容易笑着送走了那些吃的红光满面,酒气冲天的人,鬼子村上这才带着一肚子的邪火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要仔细想想,这冤大头怎么着也只能当一回不是。所以庙塘哨卡遇袭的消息刚传到县城,村上便在第一时间领着两个中队的鬼子屁颠屁颠的赶往了庙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