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农妇杀死5名亲戚后砍烂小狗脑袋

山坡的记忆 收藏 0 250
导读:  [img]http://img1.qq.com/news/pics/8034/8034582.jpg[/img]   被害家庭的老父亲朱裕荣在死去妻子的尸体边痛哭流涕,他的妻子以及两个孙子被害   [img]http://img1.qq.com/news/pics/8034/8034583.jpg[/img]   面对5条人命,嫌犯的丈夫非常痛苦   [img]http://img1.qq.com/news/pics/8034/8034584.jpg[/img]   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害家庭的老父亲朱裕荣在死去妻子的尸体边痛哭流涕,他的妻子以及两个孙子被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面对5条人命,嫌犯的丈夫非常痛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关系示意图


“人间惨剧也不过如此!”12月29日下午3时左右,广西梧州岑溪市南渡镇吉太社区偏远深山中的三个农村家庭,遭遇突如其来的灭顶之灾,其中一家人的母亲、妻子、儿子五口被砍柴刀当场砍死在自家门前,而杀人狂魔就是与被害人朝夕相处了十多年的亲戚!


一名从未走出过深山的农妇,挥起六七十厘米长的砍柴刀,砍向她堂弟的母亲、老婆、两个未成年的堂侄和她的婶子,甚至连堂弟门前的一条小狗也没放过,疯狂的砍刀拼命地砍向他们的头部,其中最小的不足2岁的堂侄头部被连砍8刀,砍到整个头只剩下面部,砍完现场所有的活口后,她开始放火烧她叔叔的屋子,再跳上屋顶用砍刀将屋顶瓦片全部打烂,冲进屋内砸烂所有的东西,直至警方赶到,她仍然在屋顶上不停挥舞着砍刀,她疯了吗?在鉴定结果出来前,谁也无法做出判断,在家属和村民看来,出事之前,农妇一直处于正常状态,最多有时跟别人争吵一番。


昨日,岑溪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黎华道接受记者采访表示,犯罪嫌疑人已经被捉拿归案,案件已告破,疑凶只有一名,就是40岁的广西农妇何结钊。


现场:“喜”字棉被盖着5具尸体


记者在一位老农的指引下,才找到位于深山中的案发现场。清晨7时的深山很安静,路边的屋内传来一阵阵低沉的哭声,草地上残留大摊的血迹,似乎还没有完全干涸。在瓦房对面的一个晒台上,几卷破旧的棉被和一堆杂乱的衣服中露出一只人脚,带“喜”字的棉被下面盖着尸体,现场没有任何人看管,没有警戒线,也没有警车和警察,一切都显得那么静谧。


死者家属的堂弟朱昌崇带领记者查看了案发的四个现场。在低地中间的一间瓦房前,是第一个案发现场,被害人李氏玲在此被砍倒,现场还残留着半截手指头。晒台的草地旁是第二个案发现场,被害人黄玉芬在此处遇害,血浸染了一大片的草地。在上坡的拐角处是第三个案发现场,当时背着孙儿朱二弟的婆婆曾清芬两人同时被杀,不到2岁的朱二弟的黄色小鞋还留在现场。上坡之后的平台是最后一个案发现场,大孙子朱崇炎被砍死,离他一米处是一条白色的小狗,小狗的头也被砍烂。


凶手丈夫眼中的妻子


记者: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朱昌法:1987年,今年刚好20年了。


记者:她(何结钊)平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朱昌法:平时脾气很差。


记者:她以前说过要杀人的话吗?


朱昌法:以前她曾经说过,“我要杀了你们。”


记者:想过她真的会杀人吗?


朱昌法:从来都没有想过,也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做)。


记者:平时你们两人关系怎样?


朱昌法:各办各的事,我只能劝说她。


记者:她跟叔叔婶婶的关系怎样?


朱昌法:争吵得相当紧张,关系很不好。


记者:事情已经发生了,想过以后会怎样吗


朱昌法:还不想去想……


凶手其人


何结钊家中没有她本人的相片,据其丈夫朱昌法介绍,她连身份证都没有,案发后何结钊已被警方刑拘,这个杀人狂妇的样子只能根据其亲属的描述得知,何结钊年约40来岁,身高150厘米左右,体形瘦小,按照当地人的讲法,属于“铁骨人”,“不长肉,但干活很厉害”,“她老公都打不过她”。


亲属眼中的凶手:记仇、野蛮、妒忌心强


何结钊去年曾经将六婶曾清芬砍伤过,这是亲属透露的消息。在亲属眼中,“这个女人很记仇,很野蛮,妒忌心比较强。”这是何结钊堂弟朱昌理的评价。由于三户家庭的经济状况都比较差,何结钊经常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和被害人五婶、六婶吵架。朱艺荣告诉记者,去年三户家庭从山上接了一条水管下山,何结钊就是不让水流入五婶家。为了争晒台的位置,朱艺荣也同何结钊吵过。村里的很多人也和她吵过架,但是亲属朱昌崇认为,“这不可能构成杀人的原因”,因为在农村里,这种争吵很正常,妯娌不和、婆媳不和都是常事。


村医曾经怀疑其有精神病


为什么何结钊的屠刀疯狂地砍向自己的亲属,目前还没有人给出合理的解释。记者向被害人家属反复地追问,为什么何结钊如此狠心地下手,被害人家属朱昌理的堂弟朱昌崇很肯定地对记者表示,从没有听说过何结钊有精神病。他告诉记者,由于每个死者被砍的部位都是头部,他判断当时何结钊是很清醒的,而不是乱砍一气,是直接砍向要害部位。


曾经给何结钊看过感冒的吉太村村医曾凡建向记者反映,几年前,他儿子曾经看到何结钊拿着蚊帐和锅走在街上,根据当时何结钊的行为,曾凡建的儿子觉得看着很像精神病,不过曾凡建表示,何结钊到底是不是有精神病,村医是无法鉴定的。


她拿着刀很平静地对丈夫说:“我杀了人”


何结钊的丈夫,45岁的本地村民朱昌法,出事后无力地靠在自家的门栏上,目光呆滞盯着大山深处,通过他痛苦的回忆,何结钊杀人当日的行踪被模糊地还原出来。


12月29日早上10时左右,何结钊起床后吃过早饭去地里拔花生,朱昌法随后也去了。据朱昌法回忆,此时的何结钊并未有任何的异常,跟平时完全一样。


大约下午2时左右,何结钊说,“要回去喂猪,并将屋里取暖用的火笼熄灭”。


下午3时左右,朱昌法还在地里拔花生,这时,他看到妻子何结钊拿着一把带血的砍柴刀走到他面前,很平静地说:“我杀了人。”朱昌法欲夺下何结钊手里的砍刀,她却向朱昌法砍过去,后来刀被朱昌法夺下,何结钊掉头跑回家,又拿了另外一把砍柴刀,在各个屋子里乱砍,随后还跳上屋顶砍碎瓦片。


下午5时30分,十多名警察合力将何结钊擒住,还带走了沾满了血迹的砍柴刀。


两岁的孩子眼睛都没闭上


幸存者朱艺荣当时去买东西了,回来时看到自家路边围了一堆人,挤进去刚好看见老婆躺在地上,“当时脚还会动”,老泪纵横的朱艺荣已经哭不出来了。朱裕荣也外出买东西了,儿子朱昌理去打工了,两父子得以逃过屠刀,但家里剩下的人都被砍死了。两个孙子死得最惨,据后来料理现场的朱昌崇介绍,当时朱二弟的眼睛都没闭上,而正是这个孩子,出生后由于身体孱弱,在医院的保温箱里住了两个多月才活过来,花掉了这个贫穷的家庭借来的2万多元。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