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耳洞黑话

在两山轮战期间,因两国军队的报话机型号相同,能互相监听。电话也有被窃听的可能,猫耳洞之间的有线无线联系均不能用明语说,这就为猫耳洞语言的形成和发展提出了可观要求。


电台对话:

-斑马,斑马,找图老板。

-我是图老板,307虎头吗?

-是的,耗子来了,耗子扔地瓜。

-给耗子吃个大饼。

-大饼不好吃,给来点土豆,大土豆。

-别咋呼了。

-土豆来了,三只耗子大休息,两只小休息。

-别咋呼了。老天爷叫我们这个月千万那个那个。

-放心。相声磁带不多了,歌曲磁带、流行磁带没有了。

-这个月亮猴子拐。

-来点清凉油吧。

-老天要撒尿,注意接尿。

-虎头老板要花生米。

-猴子拐六,有花生米。


这段猫耳洞语言翻译如下:

-连指挥所,找图连长。

-我是图连长,6号哨所吗?

-是的,越军上来了,扔手雷了。

-炸他们个定向地雷。

-定向地雷被破坏了,请给炮火,大炮弹。

-明白。

-炮弹炸了,死三个越军,伤两个。

-明白,团长让我们今晚加倍小心。

-放心,肉罐头不多了,菜罐头,水果罐头没了。

-今晚上军工。

-背些水来。

-要下雨了,注意接雨。

-说要子弹。

-上六个军工,有子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