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谈兵论坛见闻及精神病院的爱国管理法(转帖)

李梅亭 收藏 1 101
导读:中华网谈兵论坛见闻及精神病院的爱国管理法 原作者:何必… (又闻台海紧张,贴个旧帖博大家一笑吧) 中华谈兵论坛的大名,老夫是久闻了的。有人说它是“爱国者的基地”,也有人说它是“大粪坑”。我老人家以前一直在网易清见苹果等处玩耍,年龄大了,腿脚不利索,更兼思想保守,觉得生不如熟,所以从未拜访过该论坛。 今年暮春三月,有友光临何府,急乎乎地大叫:“老头,局势如此紧张,你老人家怎么还稳坐家中,贵烟酒铺子关门的日子不远啦。”老夫吃了一惊,急急开窗观天,却是风和日丽,春光明媚,何来紧张之说?便答曰:

中华网谈兵论坛见闻及精神病院的爱国管理法

原作者:何必…


(又闻台海紧张,贴个旧帖博大家一笑吧)


中华谈兵论坛的大名,老夫是久闻了的。有人说它是“爱国者的基地”,也有人说它是“大粪坑”。我老人家以前一直在网易清见苹果等处玩耍,年龄大了,腿脚不利索,更兼思想保守,觉得生不如熟,所以从未拜访过该论坛。


今年暮春三月,有友光临何府,急乎乎地大叫:“老头,局势如此紧张,你老人家怎么还稳坐家中,贵烟酒铺子关门的日子不远啦。”老夫吃了一惊,急急开窗观天,却是风和日丽,春光明媚,何来紧张之说?便答曰:“小子哎,胡说什么呐!有党替咱撑着,天塌不下来!”该友急牵何老玉手到电脑跟前,边开机边责备道:“老头,你怎么不关心天下大事?‘3.20公投’在即,网上爱国青年都热血沸腾起来啦,不信,咱上中华网看看。”何老一听,哈哈大笑:“网上愤青的话能算数么?他们天天在叫嚣‘杀去东京’、‘核平台湾’,胡闹罢了。当局需要他们造造声势,便默许他们拉几天稀;不需要时,凡尔一关,他们便集体便秘。君不见美军轰炸我驻南使馆时,他们蠢血沸腾,又打又砸,着实过了一把‘拳匪’瘾;后中美撞机事件,愤青们以为又可拉稀,岂料才解开裤子,当局的招呼便来了,说是不能过分。可怜这帮小子才拉半截屎,便不得不缩了回去。我老人家那回算是开了眼了,这世上能在青筋暴突、粉脸红涨之际,生生把半截屎缩回去的,也就是咱中国的‘爱国愤青’了。要说咱中国有什么能走在世界前列的,大概也就是愤青们的‘半截缩屎功’了,呵呵”


说话间,朋友开机到了中华网谈兵论坛。才打开那网页,何老立马觉得一股蠢气扑面而来:


“我代表某某自治区二千三百万各族同包(疑为‘胞’——何老按)向党中央中央军委鬼(疑为‘跪’——何老按)呈请愿书:坚决要求解放台湾!”——署名:畜生大夫。


“我代表某某师范大学全体师生向党中央中央军委写血书请战——誓死保卫祖国的神圣领土台湾”(网上当然看不见该青年的血——何老按)——署名:疯情痒


“请党中央中央军委立刻下令誓死捍卫民族统一、民族利益和民族主义”——署名:小大不溜


……


如此等等,整整占了5个版面,许多的愤青网友代表完自己省份全体人民、又代表他学校或单位所在省份的全体人民,再代表其学校或单位的全体人员——反正是他一人几乎代表了小半个中国的人民——发出请愿。随着不断有请愿书的新鲜出炉,愤青们的“代表口气”越来越大,有人开始代表全体大陆人民、又有人更上层楼,开始代表全体中国人民(显然是把台湾人也“代表”上了)、更有人开始代表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说话了。何老见了捂嘴而笑,幸亏在人类目力所及的范围内,还没发现其他星球上有高级生物存在,要不,那些与我们隔了数十万、上百万光年的生物,只怕也会稀里糊涂地被中国愤青所代表。


最为搞笑的是有一位愤青朋友发出一份请愿书、要求爱国网友签名的闹剧。该请愿书一发出,大愤青小愤青及中不溜秋愤青们便个个自打尊嘴,愤愤地嘀咕:何以自己没想到这个节目呢?如此能表演“爱国”的机会竟让别人抢了先。却又无可奈何,于是只得纷纷上前表示愿意签名响应:


“算我一个”


“我也算上”


……


此时,有位愤青朋友别出心裁,掉了一句文(大概是从古龙小说中学来的):


“某某某敬陪末座”


此言一出,又引起“三无”牌(无知无心无脑)愤青们的一阵叹息:好有文化耶!咋俺就没想到泥?


于是又引起一连串的“敬陪末座”:


“若知儿敬陪末座”


“杀瓜旦敬陪末座”


“吴脑童敬陪末座”


……


说是“敬陪末座”,却个个争先恐后,满脸严肃得跟21-三体综合征患者似的,唯恐别人看不见他的“爱国表演”,整个谈兵论坛成了一精神病人的排便场所——既蠢且臭。


老夫见了,连呛了好几口烟兼喷了好几口茶,笑得尊肚生痛!朋友见了奇怪:“老头,你怎么还笑?这要是打起仗来,你的烟酒铺子不保啊!”何老边笑边答曰:“放心,打不起来!能决定开战的人,正是最怕开战的人。这一开仗,无论胜败,损失利益最大的便是他!何老一个小烟酒铺子算个屁啊!再说了,上面太知道中国愤青们是咋回事了,合了群在网上胡闹可以,反正躲在网后,再牛皮哄哄也不必负责任。慈禧老太婆女士为什么‘宁与外贼,不与家奴’,就是看穿了这帮家奴的‘忠心’是最靠不住的。别看他们现在个个一腔蠢血,到时溜得看不见人影的,便是这帮表演‘爱国秀’的主——真正有勇气的人需要在网上表演勇气么?!别怕别怕,打不起来,谓予不信,何老愿出一块钱与你打赌!”朋友见何老信心十足,便也放下了心。


正在此时,何老另一位在本市精神病医院做院长的同学兼朋友也光临寒舍。我老人家当然热情招待,却见其老是暗暗叹气,便问曰:“老弟,你现任实缺,事业发达,办公室的小秘也长得标致,让老夫好生羡慕。叹什么气?是不是东窗事发,让家里的黄脸婆抓了把柄?”该友答曰“什么现任实缺,事业发达!现如今这精神病院不好管理啊,经费不足不说,年轻病人个个都是独生子女,你不管吧,他整天胡闹,到处拉屎拉尿;你管吧,家长们不答应,向上级部门反应,说是虐待病人。这日子难熬啊!”


何老对精神病业务不甚了了,想劝也无从劝起,可又怕其呆着不走,分食何老晚饭那二两烧刀子加三两猪头肉,便不再理他,兀自与前一位朋友聊起了中华谈兵的笑料。孰料正说得高兴,那院长大人忽然一拍大腿,连叫“有了有了”,起身便走。老夫莫名其妙,可见其要走,心下高兴,口头虚留:“不忙不忙,吃了晚饭再去!”那院长大人不理老夫,抬腿出门,上车而去。


一个月后,老夫在本埠新闻报纸上看到,本市精神病医院因管理有方,被评为卫生系统全国文明单位。吃惊之余,便打电话给老友,要其请客。该友兴高采烈地答曰:“该请该请,说起来,这先进还是那天受了老兄的启发才得到的”,老夫虽心下狐疑,却不去管他,有饭局就行,遂约好时间地点,届时应邀而去。席间,谈起医院的情况,该朋友一高兴,便把此秘密说了出来:“老兄啊,那天在贵府听你们聊中华谈兵论坛的情况,我灵机一动,何不在医院管理中引进‘爱国’机制?这样既能在政治上抢得先机,又能大胆管理。‘爱国’嘛,谁敢反对?他家长也不敢放什么屁了!我把这叫做‘爱国管理法’!”


老夫心下疑惑,问道:“怎么个‘爱国’法,成效如何?”


朋友答道:“嗯,这套机制说起来挺复杂,咱举例来说吧。比如原先病人早上起床,你得挨个儿去叫,他不起来,你还不能动手拉,要不,他滚地上不肯起来,说你虐待他。现如今,我让医护人员拿一破脸盆,每天早上敲它几下,大喊:‘爱国罗爱国罗!’那帮小子立马从床上跳起来,齐叫:‘同去同去’,快得很!再比如,原先每天点名要报数,可他们懒懒散散,不上劲,报数超过二位数便拎不清,常常出错,不胜其烦。现在我把报数改为‘爱国签名’活动,把病人的回应改为‘敬陪末座’,只要医护人员说一声:‘现在开始爱国签名活动’,这帮小子便一叠声的‘敬陪末座’,整齐划一,还精神饱满,个个严肃得跟老母鸡似的。以前休息时间,他们个个乱窜,无法管理,现在医护人员只要说声:‘美军空袭,不得出声!’他们便会就地坐下,可以几个小时一动不动,乖得很!自由活动时间,我就让他们谈论‘爱国主义’或‘民族主义’或‘军事知识’。现在好啦,你一进医院,听到的全是‘爱国是不需要理由的,是有其天然神圣性的’、‘叛国是所有罪中第一大罪’、‘自有民族,便有了民族主义’、‘我们只有走民族主义的路,才能强盛’、‘我军有三大秘密武器:激光炮、隐形飞船和深水核潜,能在三分中内让美军的航母化为灰烬并把五角大楼的最高机密窃取出来’、‘听说我军最近研制出了忍者神龟、我是希瑞和艾斯奥特曼等武器,够美国人喝一壶的’、‘还有机器猫!!!’如此等等,用不着你天天去管他啦,他们也乐在其中!”


老夫听得兴趣盎然,可又有疑惑:“可他们都是精神病人,你怎么让他们去‘爱国’?”朋友答道:“这你就不懂啦,他们虽是病人,可只是脑子有问题,其他什么性激素睾丸酮肾上素皮质激素等等与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再加上他们没正劲事儿做,比常人精力更为充沛,你不让他‘爱国’还能让他干啥?!”


朋友又压低了声音说:“其实,我也是从你说的那什么中华网学来的招术,咱中国人多,年轻人又爱冲动,让他们去‘爱国’,自然就会少了许多麻烦,反正‘爱国’又不是什么正劲事儿,让他们叫唤就是了!这倒少了不了刑事犯罪活动。”


老夫听了,恍然大悟,连点尊头。是日大醉而卧,杯盘狼藉,不知东方之既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