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索沃问题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wfdddsss 收藏 0 86
导读:在美欧俄三方主持下的塞(塞尔维亚)科(科索沃)之间围绕科索沃未来地位问题的谈判最终失败。科索沃宣布将在明年5月前独立。联合国安理会就此进行了闭门磋商,但在12月19日未能达成任何共识。科索沃问题背后虽是美俄地缘战略的较量,但更深层次反映了各方在民族自决原则的对立。正如美国、欧盟和一些欧洲国家在磋商后发表的一份联合声明中指出的,各方“在主权这一根本问题上的观点不可调和”。    民族自决是国际体系的基石     从维斯特伐利亚体系建立以来,虽然国际体系和秩序几经变革,但民族自决原则一直

在美欧俄三方主持下的塞(塞尔维亚)科(科索沃)之间围绕科索沃未来地位问题的谈判最终失败。科索沃宣布将在明年5月前独立。联合国安理会就此进行了闭门磋商,但在12月19日未能达成任何共识。科索沃问题背后虽是美俄地缘战略的较量,但更深层次反映了各方在民族自决原则的对立。正如美国、欧盟和一些欧洲国家在磋商后发表的一份联合声明中指出的,各方“在主权这一根本问题上的观点不可调和”。




民族自决是国际体系的基石




从维斯特伐利亚体系建立以来,虽然国际体系和秩序几经变革,但民族自决原则一直是维持几百年来国际体系演变的基石。


民族自决原则最初是为了应对罗马教皇为首的神权统治而提出的,是伴随着资产阶级革命而最早在欧洲不断变成现实的,体现了用人代替神、用国家代替教会、用统一代替分裂的历史潮流。在此原则指引下,民族国家应运而生,出现了历史上第一次民族自决浪潮。


19世纪初,为了反对以沙皇俄国为首的神圣同盟在欧洲建立的大国控制小国的强权体制,欧洲许多国家继续举起民族自决的旗帜,兴起了历史上的第二次民族自决浪潮。


20世纪初,随着帝国主义把民族压迫从欧洲扩大到亚非拉地区。民族自决成为殖民地半殖民地被压迫民族反对世界帝国主义的重要原则。亚非拉地区兴起了第三次民族自决的新浪潮。


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后,民族自决原则开始与亚非拉地区的民族解放运动相结合,一大批亚非拉国家纷纷获得了民族解放和独立,出现了历史上的第四次民族自决浪潮。

二战后的民族自决原则包含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被压迫的民族具有决定自身独立和自由的权利;另一方面是独立的主权国家具有捍卫民族利益、反对外来干涉的权利。民族自决和主权独立是紧密相连的。因此,1970年联合国通过的《国际法原则宣言》明确规定了主权的六条要点,其中一条就是国家的领土完整及政治独立不受侵犯。

二战结束以来,联合国一直遵循着一条重要原则,向任何一个热点地区派遣国际维和部队必须征得对象国政府的同意。


但冷战结束后,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和全球性问题的日益突出,各国联系越来越紧密。一些国家内部发生的事情可能波及和影响周边国家甚至全球。


西方国家认为,民族自决原则应该根据形势的变化进行修改,所谓的“主权原则过时”、“新干涉主义”、“人权大于主权”等各种理论首先在西方应运而生。


但发展中国家担心西方大国会以“主权原则过时”为借口随意干涉别国内政,推行强权政治。


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围绕“主权是否过时”以及民族自决原则解释的争议和斗争实际上反映了对未来国际秩序应该建立在怎样的规则基础上的根本分歧。




科索沃与国际核心规则




科索沃问题涉及到民族自决原则这个核心问题。可以说,是两种不同的民族自决原则的对决,也是两种不同国际秩序观的对立。

在科索沃问题上,科索沃积极谋求独立,但目前来说科索沃仍是塞尔维亚的一部分,塞尔维亚坚决反对科索沃独立。这就触及到了刚才所说的民族自决原则的核心部分。对于一个多民族的主权国家而言,其每一个民族是否享有自主决定独立的最终决定权,而不需征得该民族所在的主权国家同意?另外,虽然塞尔维亚反对科索沃独立,但美欧积极推动联合国安理会支持科索沃独立。所以,这又触及到民族自决的另一重要原则,国际社会支持多民族主权国家内部某个民族的独立要求是否违反了主权不可侵犯和国家统一的国际法基本原则?

因此,科索沃问题不仅仅是美俄之间的地缘战略较量,而直接触及到了现存国际秩序的民族自决和主权独立原则。科索沃问题直接反映了,在新的国际背景下,国际社会如何对主权独立和民族自决原则进行新的解释和界定。


美国法律体系的基础是普通法,而普通法的基本形式是判例法,其基本原则是“遵从前例”,即法官在审判中应该遵守以前同类案件中法官判决所确立的规则。


科索沃问题可以看作是一件没有先例的国际争端案例。在美国推动下形成的最终判决标准和结果将提供了一个今后处理相似国际问题的“判案”标准。


一旦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允许科索沃独立的决议,则将意味着,国际社会在民族独立原则上做出重大修改。也就是说,任何一个多民族国家,只要该国的一个民族要求独立,就具有国际法理基础,国际社会就应允许其独立。这实际上是把“民族自决”原则进行狭义理解,这里的民族自决变成了单纯的民族分离和独立的权利,而忽视了民族国家主权独立和统一的权利。因此,正如俄罗斯大使丘尔金警告说,任何单方面宣布科索沃独立的行径都违反国际法,会颠覆整个国际体系和国际法。


科索沃问题的骨牌效应




正因如此,一些多民族的主权国家尤其担心,美国将会要求安理会继续按照这种解决模式和标准来延伸到任何一个与美国作对的国家。苏丹达尔富尔问题很可能就是下一个目标。


这条原则一旦在科索沃得以突破,将对世界许多主权民族国家带来“多米诺骨牌”效应。


现在世界上多数主权国家都是多民族国家。若依上述,就意味着每个单一民族都具有决定自身是否独立的权利。如果各个民族纷纷效仿,世界将会分裂成几千个民族独立国家。人们有理由担心,世界会因此出现第五次民族自决浪潮。

当其冲的就是俄罗斯。俄罗斯是一个多民族国家,由多个民族和联邦共和国组成。长期以来,俄罗斯顶住西方对车臣问题的干预就是坚持主权不可干预和民族国家独立的国际准则。一旦科索沃在联合国安理会授权下独立,很可能成为西方国家今后干预和支持俄境内民族分裂的重要依据,从而对俄主权独立和国家统一构成极大隐患。这也是俄国在科索沃问题上与美国和欧盟针锋相对的深层次原因。

不仅俄罗斯难逃厄运,就是一些发达国家也有所顾忌。像加拿大的魁北克省、英国的北爱尔兰以及比利时、西班牙、希腊等等国家都存在民族要求独立和分裂的问题。


因此,尽管法德等欧盟大国在科索沃问题上态度积极,但比利时、西班牙等欧盟一些成员国则态度谨慎。


科索沃问题是一个“潘多拉盒”,一旦打开,谁都无法预测将会对世界各国产生怎样的影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