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青春》 第三章:走红上海滩(二)遇见冰儿和小龙 第三章:走红上海滩(三)一举成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


泉的第一部电影拍完了,还要在上海最大的电影院举行盛大的首映式,冰凝也请假赶回家要和哥哥一同去看电影,可是泉却有些为难,因为老板要泉让冰凝和他一同参加首映式,冰凝又不是主演,本来是没有资格与老板一同出入那样的场合的,泉看穿了老板的用心,他又想到,如果冰凝在首映式上与他们一道亮相,就会引起许多人注意,尤其是一些达官贵人,那样难免不遇到麻烦,于是,他对老板说妹妹在医学院读书,请不到假,其实,他是想让妹妹和小龙以观众身份进电影院看电影,不引人注目。



冰凝听了哥哥的话也同意了,她本来也不想出名,只想和哥哥在一起,这次拍电影如果不是跟哥哥一起,她才不拍啦。



第二天,两人梳洗完毕,准备出门,毅来了,他们有些惊奇,没想到毅会到这里来,他们想的是毅一定会买票直接去电影院,哦,用不着买票,他舅舅是谁?他那样的大公子还用买票看电影么?



自从他帮泉兄妹俩租房子后,两人也再没有见面,大家都很忙,他舅舅要他负责生意,他也没有时间,不过,他心里还是惦记着老同学的,当然,他更想到他们这简陋的家中来。泉自然去了电影公司,只有冰凝和小龙,他们问他怎么不跟舅舅一块儿去,他却说,和舅舅一起不自在。



两人跟着他一块儿下楼,才发现毅没有坐轿车,原来,他是搭公交车来的,小龙给他开起了玩笑,说:“毅哥,你可是上海的大少爷呀,坐电车不怕脏吗?不怕丢面子呀。”



毅假装生气地说:“好你个小龙,你想坐车吧,还说这些?”



“我才不管坐不坐车,我从河南流浪到上海,都是走路,几千里都能走,这点路算什么?只是你这个大少爷。”



毅打断小龙的话:“不许叫我大少爷。我是你哥,再叫,我要生气啦。我可是要打人的呀。”



小龙知道毅并不是真的生气,也不会打他。因此,调皮地对他笑了笑,做了个怪相。 毅搂着他的肩膀对他说:“小龙,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坐上我自己的车的。”



说着,公交车来了,他们三人赶车到了电影院,在电影院的门口和外边墙上到处张贴着泉和冰儿主演的电影的海报,人们分成两排站着等两位大明星的到来。一位卖花女在卖花。他们也买了几束花捧着,在人群中等着。



一辆黑色的轿车开过来了,从车上走下来泉和冰儿这两个金童玉女。一大帮记者围了过去,闪光灯在他们身上闪过不停,拍照的采访的围着他们。一些少男少女拥了过去,想找他们签名,却被警察拦住了。冰儿和泉微笑 着与大家打招呼。



毅他们想挤过去,可怎么也挤不进去。冰凝着急的喊:“你们让开呀,我是泉的妹妹,你们让我见我哥哥呀。”小龙也嚷着,“让我们进去呀,我们是他的弟弟和妹妹。”可拥挤的人群却怎么也不让开。毅着急了,推着拥挤的人们,一边挤一边喊:“喂,这是大明星的弟弟和妹妹,劳驾你们让他们一下。”



可还没有等他们挤进去,保镖已经簇拥着泉和冰儿穿过人群往电影院里走进去了。冰凝的泪水沿着脸庞流了下来,她把花一扔,跑开了。



毅喊了声,“冰凝,等等我。”



小龙也追了过去,拉住她说:“姐姐,别跑呀,姐姐,你不看电影了。”



冰凝气愤地说着:“不看,不看,我永远也不看电影。”她很伤心,哥哥居然不理他。



“可是,泉哥给我们买了票呀,电影里边还有我们呀。”小龙拉着冰凝的手说。



冰凝哭着:“别提他了,我讨厌他。” 毅安慰冰凝:“都怪我,要是我把舅舅的车开着接你们,那他们就会让路的。”



“ 去你的破车吧,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呀,我不稀罕。”说完,冰凝跑开了,不理会毅。小龙也看了毅一眼,转身跑过去追冰凝。



冰凝跑回家,扑到床上哭泣着。小龙在旁边安慰着:“姐姐,别难过,不是泉哥不理我们,是那些人太多,把他挡住了,泉哥是好哥哥,他不会不理我们的我们是他的妹妹和弟弟呀。”



“小龙说得对,冰凝,你呀,怎么连话都不听我说完,你哥哥那么爱你,怎么会扔下你呢?可你要明白,他现在是明星,不是像过去那样,他得应付很多人,怎么能时时陪你呢?”毅走了进来。



我还是希望他是过去的哥哥。”冰凝伤心地说。



“瞧你说傻话,他过去是什么,一个苦力,你们兄妹两的生活都维持不了,还累一身病。”毅安慰到。



“我知道,他过去做苦力?那天,我看到他给别人拉货,我的心都疼极了。”冰凝的情绪好多了。



“是啊,他那么心高气傲,宁可做苦力也不愿意给日本人弹琴,可为了你,他再苦再累也不说,你不知道吧,有一次,他遇到几个地痞流氓,还被打伤了。”



冰凝想起哥哥挨打的事就很为他心疼。她也觉得自己太任性了,哥哥不是那种人,他绝不会成了名后就什么都忘记了,只是他身不由已呀。其实,哥哥能成功也是她感到高兴的事,哥哥能够拥有那么多影迷,能在大上海一夜成名,这也是她的愿望呀,哥哥永远是她的哥哥。



“毅哥,你别说下去。”



“我刚才提到我舅舅的轿车,并不是在炫耀,本来,舅舅硬要我和他一同坐轿车去。可我却不愿意那样去见我的好朋友,所以就没有坐车去,可谁知那些人那么势利眼,那些保安对于坐轿车的必恭必敬,我只是想,要是我们坐轿车,谁敢阻拦,那你和小龙不就能给泉献花吗?”



“别说了。”冰凝越发后悔,她不应该扔掉鲜花,她应该像一个普通观众一样坐在电影院中,看哥哥和冰儿姐姐的电影,为他们祝福。等回到家中,再把花献给哥哥和她最喜欢的冰儿姐姐。 毅等她情绪稳定下来后,马上安排她和小龙买酒买菜,准备等泉回家给他庆贺,他们都相信,不管多久,他们都要等着泉。



在电影院里,泉和冰儿主演的新片正在上映着。全场观众静静地看着电影,他们都被吸引住了。当银幕上,冰凝对冰儿背诵着那首诗“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时,全场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泉和冰儿两位主演也愣住了,他们也鼓掌起来。



“我老爸担心观众不能接受这场戏,想不到观众反应这么好。”



泉点头说了一句:“是啊,人心所向呀。”



而影片最后那场戏开始了,只见冰儿演的角色被金兵杀死,泉抱住她痛哭时,场内几乎屏气凝神,泉也想起拍戏的情境,他的眼睛也湿润了起来。不过,他想到电影放完后,他们还要参加舞会,还要和那些达官贵人见面,心里就很烦,于是,和冰儿说了几句,两人起身悄悄离开坐位,骗过门口的保安,逃走了。



走在大街上,两人恢复了顽皮的天性,开始打闹追逐起来。



“我们这两个主角居然提前溜走了,待会儿的酒会可怎么举行呀。”



“明天呀,老板的鼻子都要气歪,报纸上也要连篇累牍的报道我们失踪的消息。”冰儿笑着。



“你不怕吗?”泉有些为她担心。



“有什么可怕的,这样的失踪我不是没有玩过。”冰儿淡淡地说。



泉有些疑惑,“真怪,你是一个女明星,我以为你早已习惯那种场合哩。”



冰儿认真地说:“先更正一下,我不是明星,第二,不是所有明星都喜欢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生活的,其实,我才没有想到,你妹妹居然那么纯洁,上海滩的女孩子有哪一个不喜欢当明星,可她就能抵御这样的诱惑,去医学院读书,当医生。”



“是啊,我妹妹就是这种性格。”说起他的妹妹,泉感到很骄傲,但他还不知道,因为白天冰凝没有给他献花,还在生他的气呀。



“你应该为你妹妹的性格而高兴,说实话,在娱乐圈里很难免有失身的,或者被达官贵人买回家做姨太太。我要不是老爸给我罩着,说不定也。”冰儿的眉宇间有一种忧郁。



“是啊,这娱乐圈就是这样,所以,我不让我妹妹参加什么首影式。”泉在这娱乐圈虽然不久,但也看到过一些女明星堕落,她们大多都是身不由已呀,当老板想打他妹妹的主意时,他断然拒绝了。



“原来是你不让你妹妹参加首影式的呀,我还以为是老板不让她这个配角参加啦。”冰儿明白过来,为什么没有冰凝参加首映式。



“老板对我说,让我妹妹和他一起出场,我拒绝了。”泉有些气愤。



“这个老色鬼。对了,电影散场了,我们到你家里去,看看你的妹妹,好吗?”冰儿也想见冰凝,她一直有些喜欢这女孩。



两人回到家中,冰凝一见哥哥,心里的不痛快又出来了,她转过身不理泉。



泉喊了声妹妹,见冰凝不理他,有些纳闷,他看了看毅,又看了看小龙,可两人也转过身,他知道妹妹又在耍小孩脾气了,就走到她身边,抱住她的肩,“怎么啦,不高兴,看了哥哥的电影吗?里边还有你和小龙呐,你们演得真好。”



冰凝还是不理他。



小龙说:“我们没有看电影。”



泉很疑惑地问:“为什么,我不是给你们买了票吗?怎么没有去。”



小龙这才告诉他,“冰凝姐姐本来买了花,想献给你们,可人太多,挤不进去,冰凝姐生气了。”



泉很内疚地对妹妹说:“对不起。”



冰凝发火了,冲着他大喊大叫起来:“你走,你去当你的明星,去坐你的轿车呀,还管我干什么。”冰凝真的伤心了,她大哭起来。



泉搂住她,“好妹妹,别哭了,是哥哥不好。”



“冰凝,你误解你哥哥了,哥哥一直牵挂着你,本来电影厂还有个舞会,老板还要我们去会见那些达官贵人,对了,毅,还有你的舅舅他们,可我们却不愿意和那些人见面,这不,我们回家了。”



毅听到冰儿的话,惊奇极了,“天啦,你们怎么这样,连公司为你们举行的舞会都不参加了,天啦,明天上海滩可热闹了,还有。”



冰儿笑嘻嘻地接过来,“还有老板会气得吐血。没事,有我老爸罩着。”



毅不担心冰儿,“你当然没有事,可泉子呢?人家好不容易找的工作,就有可能丢了。”



泉并不在意,“丢了再找吧,我还可以到话剧团弹钢琴呀,最重要的是陪妹妹开心。”



毅摇摇头,“既然你当了明星,这种场合就得适应,这些不可能避免。”



泉反问他,“你说我,你今天为什么不和你舅舅他们一同出席我的影片的首映式,或者开着你的小轿车到电影院呀。还有,这时你应该在舞会上呀,和那些花枝招展的小姐们跳舞,怎么跑到我这个破旧低矮的小屋来了呀。”



毅说了一句,“我一个人去那儿没有意思。



“奇怪,大上海舞厅的漂亮女孩多着呢,你不去和她们玩玩,你过去不是这样的呀,莫非。”林冰儿看了冰凝一眼。



冰凝的脸红了气恼地说:“冰儿姐,你说什么呀。”



毅摇头,说:“我算服了你们了,惹不起,看来我非被你们同化不可。因为我自己都没有想到,我这个大上海的花花公子居然现在不想去那些场合了。” 毅从泉的家中感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温暖。而泉从毅的举动中感受到一种友情,他们过去虽然是同学,但却从来没有这样过。而冰儿也为他们之间的情谊感动。



毅不在说什么,而是让小龙把他们准备好的酒和菜拿出来,他要为泉在上海走出第一步庆贺,没有酒杯,他们只好用碗,大家都喝得有些醉了。



第二天,泉和林冰儿来到电影公司,见老板的脸色很难看,他们装着没看见,想溜,却被老板叫住了。“昨天晚上,去哪儿了?”老板问他们。



“我昨天晚上肚子不舒服,所以电影还没有完,就回家休息了。”泉对老板说。



“冰儿小姐,你也是肚子不舒服吗?”老板又问冰儿。



“老板,你知道我一向就不喜欢那种场合,本来还是想坚持,可是,喝了酒,突然有些头晕,所以,对不起。”



老板很生气,“好哇,一个头晕,一个肚子不舒服,你们两个金童玉女昨天害得我们好苦,我们陪了多少笑脸,撒了多少谎,才把事情摆平,本来想对你们进行惩罚,不过,看在你们的电影不错,很叫座,因此,下不为例,原谅了你们。”



泉和冰儿相视一眼,笑了。



老板还是不忘记冰凝,让泉叫他妹妹她能到他们公司当演员。泉告诉老板冰凝已经在医学院读书了,学校管理很严格,请不到假。老板便让冰凝假期来客串角色,下次还说要导演给她安一个戏份重的角色,甚至可以考虑做女二号。可泉并不为此动心,只是说了一句到时候再说吧。



老板离去。冰儿望着他的背影骂他老色鬼,又想打冰凝的主意,泉当然知道老板的别有用心,他是不会让妹妹来的,泉搂住冰儿,“冰儿,我们没有事了。”



“当然没事了,我们能有什么事?毅还担心老板会炒我们的鱿鱼,其实,我昨天就知道,老板怎么舍得我们这两个当红明星呀,就算我们今天辞职,马上就有公司和我们签约的。



其实,头天晚上,当他们偷偷溜走,没有参加舞会时,许多记者和达官贵人都在问老板原因,老板问林导演,林导演也说不知道,老板很没有面子,只好撒谎赔笑脸把事情摆平,他很想惩罚这两个年轻人,可是他知道,现在的泉和冰凝可不是过去的小青年,他们一举成名,是上海滩的新生代偶像,已经有好几个电影公司想挖他们了。他当然舍不得了,因此就没有追究这事。



林导演也说了他们两句,不过,他本来就喜欢泉,因此没有骂他,到是把自己的女儿批评了几句。事情也就算完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