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火场遭遇战(2)

山鹰2007 收藏 4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URL] 最危险的是一次我们就要找到便道前,3人一组的南蛮子学着我们的样儿彼此进入了我的视线,和我一组的8班战士王建、夏国强立马抬起了枪口和我与敌人对峙起来。这时敌人那边都先把枪口朝上了,我们当然也朝上了;就这时敌人竟然用蹩脚的普通话用我们的口令对我们喊话:“越戍千年!” 顿然我心头一惊,便是被火烤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最危险的是一次我们就要找到便道前,3人一组的南蛮子学着我们的样儿彼此进入了我的视线,和我一组的8班战士王建、夏国强立马抬起了枪口和我与敌人对峙起来。这时敌人那边都先把枪口朝上了,我们当然也朝上了;就这时敌人竟然用蹩脚的普通话用我们的口令对我们喊话:“越戍千年!”

顿然我心头一惊,便是被火烤了个大汗淋漓也恍若忽然落进了冰窟窿里浑身都凉透,汗毛都竖了起来;我瞬间意识到是敌人,狡猾的敌人正用我们的方式确定我们的身份!如果放在其他连队,来着天南地北的战友们操着各具特色透着各色乡音蹩脚的普通话本就是件平常事,但六连不同;自从连长下车伊始,六连的现代化、正规化就抓得很紧,尤其是注重六连战士们的文化教育和政治教育更是摆在了和军事训练同等重要的位置。在英雄辈出的红1团,六连之所以能成为1团的中流砥柱并不仅仅是因为更英勇善战,而是比其他兄弟连队更有文化知识,政治思想素质更高。随着连长的到来,更是把这优势要求到了极致;他要求每一个六连的兵在入伍半年以内必须能基本用标准的普通话彼此交流,都能写得手规整的字,参军三年的老兵则至少要具有当时高中文化水平。(PS:80前普遍的学历水平是初中,并因为文革影响都打了折扣。)为此,谢连指和赵副连指付出了不少艰辛。咱们的班、排长包括老兵在文化上对新兵们的辅导便在朝不保夕的老山战场也从没停歇过。一个六连的兵若是入伍半年连普通话也说不标准,这人一定会被老兵用脚踢烂屁股的。就像谢连指说的一样:“部队就是个大熔炉,我们不仅仅要你们为尽忠,更要教会你们怎样做人成才。你们要记住:性格决定命运,文化决定前途。战场上千万个董存瑞也抵不过战场下一个钱学森对我们这个国家,对我们这支军队有作用。一个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好兵。六连很小,而你们的路却很长,将来去作一个对国家、对人民更有用的人,比现在为国尽忠更重要……”

我该感谢连长、指导员,正是那一瞬间我便意识到了那是敌人。就像连长一直强调的一样,战场之上细节决定生死成败。正是由于敌人这在兄弟部队算不上的瑕疵令我飞快察觉到了。但我很担心身边一组的王健、夏国强或其他战友露马脚,又不敢动作大了,让敌人发现反常。于是就在敌人说出口令的片刻,张口就用从老甘那儿苦学来的一句越南话搪塞对方:“塔蒂,塔蒂,默萨瑟卡伊!(等等,等等,我是自己人!)”

这句话是侦查部队的战友在遭遇敌人盘问时的经典回话,战友们一听瞬间明白,一颗放下的心又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鲁索?(什么事?)”敌人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但还不放心继续盘问道。

我继续卖弄着从老甘那儿苦学来的经典话语回道:“默奴古索沃?(我能过来说吗?)”

敌人迟疑了片刻,道:“卡沃!(可以!)”

我点头,道:“默奴古。(我过来了。)”

我明显感觉在敌人一松气,放下了枪,小心警戒四周。但我不敢怠慢,背着举起右手来做了个通用的停止手势,向深藏在后面的战友示意不要轻举妄动。心里估摸着敌人敢一句话暴露自己肯定还有后招。

果然,不过数秒又有三个敌人在烟火里隐隐约约出现。还好因为能见度太低,他们没看见差点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差点吓尿了裤子,两腿不自觉发抖,脸色惨白的王健和夏国强。我强作镇静,撤下了防毒面具,回头向他们笑了笑,示意他们要冷静,再戴上,随即大着胆子向敌人走去;敌人看我走了过来也没提防,以为有情况交待,其中一个也向我走来;当时在陡坡上敌在上,我在下,他们也看不清我们具体身高,不然可就真麻烦了。(PS:越南男性身高普遍很矮,普遍1.70上下;中国男性的身高普遍在1.70以上,这也是那时战场上甄别敌我的粗略方法之一。)我在陡坡上爬着,着两手抓地的时机,右手在掌心抓了块碎石紧握在手里,一面向敌人。爬一面用眼睛紧紧观察着敌人位置,绕是早就身经百战,一颗心也不由‘砰砰’直跳,这回我可是亲身领教了为何老甘立功没我多,却偏生这般牛气了。现在这年头那叫‘玩儿的就是个心跳。’,比起如我先前这样和敌人明着干,这可刺激多了。

纵然是坡度7、80度的陡坡,十几米的距离也很快会到。由于我们戴着的防毒面具在越南人那是西贝货,而且头盔规格也不一样,我可吃不准那些家伙是不是迷糊鬼,再说越南话也就会8句,再一问就被看穿。就像老甘说的,贵精不贵多,多了记不住也难免露马脚,关键时候能给自己争取个生存机会就成。此时我深以为然,并下定决心就在我看清敌人面孔的瞬间让南蛮子尝尝咱子午门的成名暗器功夫‘没羽箭’。说来前两回用它全是为了避自己人黑手,这次若是用上了就是不幸光荣也没辱没咱子午门暗器宗师张清,张师祖的名声。就在我和敌人眼对眼,看清了彼此时,他明显被我这骷髅头给吓着了,正撕开捂着口鼻的汗巾,要向侧一倒长口大叫不好……就在此时!

“着!”我心里大喝一声,运上内力右手腕一抖,一颗飞石便如陨星坠地一般眨眼准确砸进了那敌人张开的口中!飞石硬生生砸进了那敌人口腔里,一颗飞石堵在咽喉,出气不及,敌人痛苦着两手狠抓着喉咙,哀号都不成,飞滚下陡坡,这是在火场里,肯定是活不成了。

我一把石头抖了出去,还没等剩下的敌人发出一声惊叫,瞬即向前一扑卧倒在地,左手趁势一扶挂在胸前的56冲枪托,刚一倒地左手就稳住枪头,并同时右手扣在了扳机上,右肩顶着枪托,两眼紧盯着敌人就一个点射,同时大喊一声“10点,12点,打!”

就在那敌人倒地的一霎那,早有准备的夏国强和王建瞬间举枪就射,跟着是与敌人同时枪响同样有了准备的其他组战友!距离很近,我们就比敌人快一线举枪,几乎不用瞄准,冲着浓烟中忽隐忽现的身影一通扫射,再点射,敌人盲目、仓促而紧密的枪声瞬间就变得异常微弱,沉闷,最后声音象是被传走了似的,随着我们枪口的青烟,伴着咧咧的山火和呼呼风声淡淡消逝了。

交火激烈而急促,由于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敌人仓促的射击大部分放了空枪,只有少部分枪法出众的敌人把我们挂彩了;我们人比他们多,而且早有心理准备,虽然看不清单但能准确同时对着敌人大致方向准确扫射,由于距离太近,避无可避,密集的弹雨就像一阵风刮过似的瞬息就把敌人放倒了。当然就在所有敌人倒下的一瞬,我一声大吼,所有人都和我冲了上去,对着敌人又是一通补枪。从交火到最终解决不到短短10秒,但战场之上每一毫秒都会决定一个人的生死。台上1分钟,台下10年功;别看这次遭遇战虽然比起先前几波有些曲折和惊险也能同样顺利消灭敌人,但那也是连长,指导员平时狠抓文化和细节的功劳。我们不仅要比敌人更勇敢,更要比敌人更聪明;没有智慧的无畏勇气在六连每个人眼里都是害人害己的,这也是六连比之其他英雄连队最大的不同。

(PS:再过一节令人郁闷的山路转场之后,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山地强攻冲锋和配合默契的班组攻坚战。下节主要是给二卷最后高潮一部分打底子,希望大家耐心点,我的存稿不多了,还要去酝酿二卷上半部分最后的关键情节。感谢大家关注,谢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