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青春》 第三章:走红上海滩(二)遇见冰儿和小龙 第三章:走红上海滩(二)遇见冰儿和小龙

如水莲子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size][/URL] 泉终于找到工作了,成了曙光电影公司的一名演员,他揣着合同回到家中,高兴得唱了起来。冰凝也为他高兴, 冰凝告诉哥哥,她想去一家医学院读书,当医生是她从小的愿望,而且,当她病好后,她也去找个护士之类的职业,可惜,几乎所有的医院都要求有护士学校的文凭,她当然没有办法了。恰好,有一家医学院在招生,那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


泉终于找到工作了,成了曙光电影公司的一名演员,他揣着合同回到家中,高兴得唱了起来。冰凝也为他高兴, 冰凝告诉哥哥,她想去一家医学院读书,当医生是她从小的愿望,而且,当她病好后,她也去找个护士之类的职业,可惜,几乎所有的医院都要求有护士学校的文凭,她当然没有办法了。恰好,有一家医学院在招生,那是一家外国人开办的医学院,条件很好,毕业出来不愁工作,可是收费很高。于是,她没有报名,只是拿了张报纸回家,想与哥哥商量。不过,她知道哥哥一定会支持她去读书的,可是如果哥哥没有找到好的工作,她就不打算告诉哥哥了。可是,她知道哥哥做了演员,于是,把报纸给了泉。泉一看报纸,立刻同意妹妹去读书,并决定明天先带妹妹去报名。而且,泉还说,就是砸锅卖铁也要妹妹去读书,冰凝很感动。



第二天,兄妹俩赶早车去医学院报了名,只见里边已经有很多的年轻人在等着,有男孩,也有女孩。兄妹俩走到队伍后面排队,过了好一会儿,才轮到冰凝,工作人员简单问了一下情况,让冰凝交二十元报名费,并嘱咐她回家好好复习,一个星期后来参加考试。冰凝本来想自己去书店买书,可泉不放心,他想到电影公司一定在等他了,于是,干脆带着妹妹一同去了电影公司。



在曙光电影公司里,林导演等人在等待着泉,老板很不耐烦,对林导演说,再不来就解除泉的合同,可林导演知道泉一定是有什么事耽误了,他相信泉会来的,并坚持等待他的到来。老板对他的行为不以为然,觉得泉不一定有本事,只不过长得还不错,可上海滩长得英俊的男子多着啦,何必为等一个人费时间。



泉和冰凝终于赶到电影公司,他走到林导演面前直道歉,说自己陪妹妹去医学院报名把时间耽误了。林导演并没有怪他,只是老板有些生气,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去。泉怔了一下,林导演对他说,没有关系,老板就是那样。林导演夸奖泉的妹妹长得漂亮,冰凝也向林导演打了个招呼。



这时,走进来一位漂亮的女孩,她走过去,依偎在林导演身边。 林导演爱抚地拍拍女孩,笑着说:“这么大还撒娇。”并把她拉到泉的面前,将她介绍给泉。“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儿,小名冰儿,是这部电影的女主角,过去是演话剧的。”



冰儿落落大方地向泉伸出手:“你好,我昨天就听到我老爹说起你,现在,我们就算认识了。”



泉惊呆了,他第一次见到和他妹妹一样漂亮的女孩,而这女孩的个性是这样的随和大方,心里对她有些喜欢,于是他握住冰儿的手,“我也很高兴见到你,小姐,你真漂亮。”



“什么呀,也学大上海的纨裤子弟,一见面就恭维女孩子。是不是想套近乎呀。”冰儿有些生气了,这让泉尴尬起来,他的脸都有些红了,“不,我没有,我是说真心话。”



“哈,脸红了。”冰儿笑起来,她的声音很好听,然后,她又指着冰凝问:“这是你妹妹吧,长得真漂亮,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呀。”



“我叫冰凝,快二十了。冰儿姐,我哥很老实,他不会恭维别人的,他说的是真的。”冰凝认真地说着,还不忘记为哥哥解围。



“哇,冰凝,你和我一样,名字中都有一个冰呀,我的大名叫冰莹,是取冰清玉洁的意思,你呢?”冰儿很喜欢这女孩,尤其是她的名字与自己的名字一样,有一个冰字。



“我爸爸说,我的名字是从白居易的诗歌中取的“冰泉冷涩弦凝结,凝结不通声暂息”。里边取的。”冰凝也喜欢这个快人快语的姐姐,心想,她是演话剧的也是个明星了,可丝毫没有明星架子,很随和,很亲切,她也喜欢这样的女孩。



两人一见如故,冰儿还动员冰凝当演员,可冰凝从来没有想过当演员的事,冰儿性子急,干脆让自己的父亲给冰凝安排一个角色,导演也喜欢这个漂亮而纯情的女孩,他也看出这个女孩如果当演员一定会像他女儿一样走红,是一个苗子,于是答应了女儿的要求,又为女主角冰儿安排了一个妹妹。在大家的劝说下,冰凝同意了。她也有好奇心,想看看电影是怎么拍的。反正还有好几天她才到医学院考试,而等待录取,又有一段时间,跟着哥哥拍电影也不错。



林导演也很高兴,没想到,又捡来一个女配角,他对女儿说:“我给你找的男主角还不错吧。”可女儿调皮地说了一句,“长得还不错,可演戏还不知行不行,是不是要我兼职当表演老师呀,我可要双份片酬呀。”



林导演打了一下女儿,说了一句“调皮。”而泉也觉得这对父女两还真有趣,和他们拍电影一定好相处。



泉开始了他的银幕生涯,当演员真不容易,虽然他学过钢琴,是音乐学院的高才生,而艺术也是相通的,可最初拍电影,他就是找不到感觉,尤其是拍爱情戏,他更加紧张,连动作和表情都很生硬,让冰儿笑了场,导演很生气地瞪了女儿一眼,冰儿才没有笑,他让工作人员停下,走到泉面前。



泉有些紧张,也有些泄气,他没有想到这表演看起来简单,可做起来却很难,也有些灰心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做不了演员,这对他的自信心太打击了。



“你第一次拍电影,能这样还是不错的。况且你的其他戏都很好,只是你除了妹妹,大概还没有接触过女孩子吧。”导演鼓励他。



这到是真的,他除了妹妹,真的没有接触过其他女孩,在班上同学恋爱成风的情况下,在雅珍等一些漂亮的千金小姐给他暗送秋波时,他依然心如止水,心无旁骛地弹着钢琴,为着他心中的目标奋斗着。大家都知道他很清高。导演启发他艺术是相通的,并让他弹首钢琴曲,在琴声中领会角色,泉点点头,他走到钢琴边,打开钢琴弹起一首曲子,他很快找到感觉,进入表演状态,在冰儿的配合下,他完成了这场戏,导演很满意,冰儿也对敬佩他,向他道歉,说她不应该笑他。



泉这才知道电影公司考演员为什么要让他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像耍猴一样,原来,当演员就是要让他们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刚才两人才情意绵绵,马上就要表演分手的悲痛,刚才才欢笑得像阳光一样灿烂,转眼间就要他哭得惊天动地,这真让人不容易适应。林导演和冰儿很能调动他的情绪,拍高兴的戏时,林导演会讲一个大笑话,让人笑得捧腹,表演悲情戏时,他会放一段音乐,感染在场的人。而泉也知道怎样进入表演状态。把自己的情绪调动起来了。



那天,拍冰儿演的女主角死的戏,泉和冰儿穿上宋朝服饰在摄影棚里读剧本,工作人员已经准备好拍摄,一些工人用水龙头在上面浇着制造下雨效果。场记打板,摄影机开动了。冰儿在奔跑着,一只箭射中她的胸部,冰儿倒下了,泉冲了过去,扑到冰的身上,悲切地呼唤着。他的表演感动了在场的人,导演也有些眼睛湿润。摄影师不停的拍摄着。可此时,泉却触动了他的伤心事,他想起自己的父母和耿大伯的死,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嚎啕大哭起来,导演都喊停止了,可他还在哭着,冰儿坐起来,他扑在冰儿怀里,冰儿愣住了,不知怎么办,而此时,冰凝也跑到泉身边,搂住哥哥哭起来,她也想起了伤心事。导演知道泉兄妹俩入戏太深了,立刻叫人把他们兄妹扶回休息室去休息。



兄妹俩先在更衣间换了衣服,然后到休息室坐下,冰儿给他们倒了两杯水,此时,泉已经平静了情绪。



“泉子,做为一个演员投入的演戏是好的,可是太投入了也不行,这样你的精神会垮掉的。戏也演不好,要学会控制。”



“林导演,对不起,这电影触动了我们兄妹的伤心事。这虽然是表现宋朝的故事,可是和现在是多么相似呀。”于是,他把他们兄妹从北平逃难的过程以及到上海后的艰难全部告诉了大家。



林导演沉默了,他一直觉得泉一定有什么心事,才不愿意把自己的过去告诉大家的,也知道他为什么在车站扛行李,为什么在考演员时会说那一段话,原来如此,他也很敬佩这个年轻人的骨气,就像对他的才情的敬佩。而冰儿听了泉一家人的故事,更是眼泪不断地流着,她发觉她有些爱上这个表面文弱,骨子里却刚强的男子。



那一天,林导演正在指挥拍摄电影,老板让他去办公室一下,他让副导演帮他拍摄,便进老板办公室。



“你找的那个演员还行吧?”老板问了泉的情况。



林导演表扬了泉,说:“他很不错,聪明,悟性很高,进步也快。”



老板对他说的不感兴趣,说:“我只是看着他长得不错,你又坚持用他,因此也不说什么,只是我不希望电影砸在这个新人身上,我可不愿意赔钱,对了,他的妹子呢?”



林导演对于这个总想打漂亮女演员主意的老板很反感,因此对他说:“那女孩只是客串一下,她的戏已经拍完了,回到家复习功课去了。老板还有什么事。”因为片场还忙着在,他没有时间在这里呆着。



“今天上午拍摄的那些戏,我都看了,就是那场悲惨的戏,太悲惨了,让人受不了,你是不是改一下。”老板说到。



林导演不明白,忙问:“为什么?”



“现在到处都在打仗,兵慌马乱的,上海局势又这样,大家来电影院也是为了轻松一下,娱乐吧。拍这样的戏。怕通不过审查。你拍摄古装戏,多拍摄一点爱情吧,少点眼泪,多点风花雪月,别搞得太尖锐了。”



导演有些为难,说:“已经拍好的镜头又剪掉,会伤演员的心的,尤其是泉子,他是调动了他的生活经历来拍摄这场戏的。



“我不管那么多,我只管电影能通过审查,能挣到钱。”



导演觉得与老板没有什么说的,便说:“好吧,我同意改一改。”就离开了老板的办公室。



回到拍摄棚,拍摄工作还在继续。副导演见导演过来,忙问:“林导演,老板找你有什么事?”



“先别告诉演员们。老板说我们今天上午拍摄的悲情戏太悲惨,太尖锐了,让我们改一改。一是怕审查通不过,二是怕观众接受不了。可我很为难,这几个演员表演得最好的戏,尤其是泉的表演,我更不愿意删去了。”林导演说。



“可以用两套方案,交上去审查的戏拍风花雪月一点,我们再保留一点其他镜头,到时候补上去就行了。”导演点头,觉得这方法好,便采用了。



那天下班,泉走在回家的路上,就要到自己家住的家弄堂口,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他吓了一跳,停住脚,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倒卧在地上的人,他扶起那人,借着路灯一看,原来是一个孩子,再仔细一看,这个孩子就是在火车站遇到的那群孩子中最大的那个。泉轻轻摇了摇那个孩子,并喊着:“小兄弟,小兄弟,快醒醒。”可那个孩子昏迷着,没有动静。于是,泉抱起那个孩子,往自己家走去。



泉抱着孩子走进家里,冰凝走出来问:“这孩子是谁呀,怎么了。”泉告诉冰凝,“这是我上次在火车站遇到的流浪儿,这孩子一定是饿昏了,有没有吃的,快拿点来。”



“还有馒头,我去拿。”冰凝想起厨房还有馒头,便下楼去厨房拿。泉把孩子放到床上,然后倒了一碗水给他喝,男孩醒了,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看着泉。泉问孩子“小兄弟,你不认识我了吗?并让你好好想想。”男孩看着泉和蔼的面容,认出了他,他就是在车站给他们孤儿们吃烧饼的大哥哥,“大哥哥”。便扑到他身上。泉搂住男孩,叫了一声“小兄弟。”



冰凝上来,将馒头和一碗稀饭端了过来,“小弟弟,你一定饿坏了,快吃吧。”男孩接过冰凝给他的馒头和稀饭,狼吞虎咽的吃着。泉心疼得直喊他:“慢点吃,别噎着。”



泉等男孩吃完才问:“小弟弟,你怎么倒在了路边,你的那帮小朋友呢?”



男孩泣不成声的告诉泉和冰凝,“他们被日本的飞机炸死了,今天早上,我出去给他们讨吃的,回来就看见他们全死了。”



泉搂住男孩劝他别哭,可一想到他们被炸死的母亲和病死在路上的父亲,心里一阵酸楚。冰凝也抹着眼泪,他们又问他的名字。



孩子告诉他们,“我叫陈小龙,我的爹妈死得早,家里只有一个姐姐,姐姐把我送到少林寺去做和尚,要我学习功夫,为爸爸妈妈报仇。”



“你的爹妈是怎么死的呢?”冰凝问。



男孩告诉他们,“在我五岁那年,财主到我们家逼债,把我的爹妈打死了,就因为财主的家丁有功夫,所以我当了和尚,想学功夫,长大后为爹妈报仇。可是日本兵来了,我的姐姐被日本兵糟蹋了又被用刺刀捅死了,日本兵杀了很多人,连少林寺都要进去杀人,我师傅被他们杀了,我只好离开少林寺,后来,我遇到了很多和我一样大的孩子,他们和我成了朋友,我们讨饭到了上海,在车站,他们都饿得不行了,大哥哥给了我们烧饼,可是,他们却被炸死了,我一个人到处流浪。好多天没有吃东西了,又冷又饿,就倒在地上什么也不知道了。”



泉很同情这孩子,自从上次在车站见到这帮孩子后,他好久没有见到他们了,没想到,他还能和这孩子相遇,在车站他就喜欢这孩子的倔强与机灵,于是,他决定收留这个叫小龙孩子,冰凝也同意了哥哥的做法,小龙高兴地扑到泉怀里,从此,他又有了自己的家,有了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他们都那么美丽那么善良,他很高兴。



第二天,泉带着小龙到了电影厂的拍摄棚。他想向导演推荐这个可爱的孩子,让他在他们的电影中演一个角色。小龙很兴奋,不停地东看看,西看看,问这问那的。一些人问泉这是谁的孩子,泉搂着小龙告诉他们是他的兄弟,小龙也依偎在泉的身旁。



泉找到林导演,说:“导演,我们的电影里可以再加一个小孩。”林导演有些不解,还没有等泉开口,冰儿来了,看着小龙说:“这孩子满可爱的,爸,你是从那里找来这样一个小孩的。”



泉说:“这是我的弟弟。”



冰儿更糊涂了,“你弟弟?”泉只有妹妹,什么时候,有了弟弟呀。泉才告诉她昨天他回家找到小龙的经过。并问小龙想不想拍电影,小龙似懂非懂地问电影是什么东西?



冰儿将小龙带到摄影前面,指着摄影机告诉他什么是电影,见他还没有懂,又带他到放映厅去,让放映师给他放了一个短片,当银幕上出现电影片断,特别是出现老虎时,小龙吓得往冰儿怀里钻。冰儿笑了起来。搂住小龙叫他别怕,那不是真的,电影里边的老虎不会钻出来吃人的。小龙笑了起来。他对电影也感兴趣了。



出了放映厅,他便缠着冰儿教他拍电影,林导演告诉他,拍电影要有真本事,问他会什么,他说会功夫,便在空地上表演了一套拳脚功夫,让所有大人都喝彩,林导演也高兴地笑起来,知道他从小在少林寺学习功夫,便决定在电影中加了一个会功夫的小和尚。



林导演问到:“泉子,你好像早就知道这孩子会功夫呀。”



泉不好意思地告诉林导演,“他点了我的穴。”



林导演笑起来了,说:“你们真是不打不相识呀。”



那天,我只用了不到一成的功力,要不,你怎么受得了。”小龙说。这到是,那天,小龙只是轻轻地点了他一下,他知道泉不会武功,所以也用不了多大的劲呀,要不这文弱书生怎么弹钢琴呀。



小龙在电影中开始演小和尚,孩子又聪明,又机灵,记忆力也好,唯一不足的是不会国语,不过,他在电影中的台词都不多,动作多一些,林导演扬长避短,拍摄进度也还是很快的。



冰凝考上了医学院,成绩很不错,在口试时,主考老师见她在国文试卷上写下了自己最喜欢的诗“生当做人杰,死变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更对她赞赏,觉得这个女孩虽然年纪轻轻的,却很有骨气,于是,对她也很喜欢。两兄妹看榜那天,都高兴得跳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