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青春》 第三章:走红上海滩(一)考电影演员 第三章:走红上海滩(一)考电影演员

如水莲子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size][/URL] 泉找了一份在车站帮旅客扛行李的活。每天天不亮,他就走到火车站,当火车进站停下来,旅客们走下火车时,他就和其他脚夫一道挤到旅客面前为他们扛行李。还在他和妹妹刚到上海时,就在火车站看到许多贫苦的人靠这谋生,在他走头无路时,他也想到了这一点,于是,找了一个人帮忙,挤进了这一行列中。 他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


泉找了一份在车站帮旅客扛行李的活。每天天不亮,他就走到火车站,当火车进站停下来,旅客们走下火车时,他就和其他脚夫一道挤到旅客面前为他们扛行李。还在他和妹妹刚到上海时,就在火车站看到许多贫苦的人靠这谋生,在他走头无路时,他也想到了这一点,于是,找了一个人帮忙,挤进了这一行列中。



他没有去找毅,也是自尊心在做怪,他觉得自己混成这样,也不好意思去找毅,更不想麻烦他。毅也很久没有和他有过联系,他似乎忙自己的事都忙不过来,而且,他还要照顾舅舅的公司生意,也顾不得朋友了。



这一天,泉来到火车站继续帮别人扛行李。这时,一列火车缓缓驶进车站停下,旅客们从车上走下来,一些脚夫纷纷拥上去,为客人们扛行李。泉也在里边,他帮着一个富太太扛着箱子。他扛着箱子走出站,一辆轿车开过来,车停下,从车上下来一位中年男子,富太太走了过去和那男子在亲热着。从亲密度看,他们是一对夫妻,但年龄上那男人比女的大很多。



泉将那富太太的箱子扛到车后,在司机的帮助下,将箱子放进车子后备箱里。然后走到富太太面前要钱,富太太停止亲热,从精致的手包中抽出钱递给泉,泉接过钱,向太太鞠躬。



泉离开那位太太,继续帮人扛行李。到了中午,泉走到烧饼摊前,买了一个烧饼,要了一碗白开水坐在一边,正准备下着吃。一个蓬头垢面的小女孩站在他的面前,看着他,女孩像是饿了很久,呆呆地看着他,那眼神让人心疼。泉停住了吃烧饼,他把烧饼给了小女孩。温柔的说:“小姑娘,快吃吧。”小姑娘接过烧饼,大口大口地吃着。一大群小叫花子围了过来,也看着他,想向他要烧饼。



他本来想离开这群小叫花子,可他突然想起当初他们一家人的逃难生活,于心不忍,于是掏出零钱交给老板,让他把这些钱全买成烧饼。老板接过钱,给他拿烧饼。泉接过烧饼,给每一个孩子分一个。孩子们抢过烧饼贪婪的吃着,像是饿了很久,狼吞虎咽地吃着。泉有些心疼,他怕孩子们噎着,让他们慢慢吃,可孩子们依然像怕被别人抢一样,大口大口地塞着。



突然,他看见一个十一岁的男孩子站在一边看着,他没有烧饼,可泉手上也没有烧饼了,他并没有数过孩子的人数,只是把自己的钱拿出来让老板给他拿烧饼,因此这烧饼没有够,他只好又给那小孩买,可他摸着自己身上的口袋,可没有摸出一分钱。于是,对老板说,请老板赊一个给他,可老板却不愿意,说自己是小本生意,不好赊账,还埋怨他自己不吃,到是给别人,这街上的流浪儿那么多,顾得过来吗?



泉只好对那孩子说:“对不起,我没有钱了。”



那男孩摇摇头说:“我不要,大哥哥,你还没有吃呀。”他让那群小乞丐向泉道谢,看得出,在这群孩子中,他是最大的,也是他们的头。孩子们含混不清的,边吃边说谢谢哥哥。



泉很同情这些无家可归的孩子,便问他们:“你们是从哪儿来的?”



“我们是从河南逃荒来的,遭殃军扒了黄河的花园口,洪水把我们的家冲没了。”最大的男孩告诉泉。



泉忧伤地搂住他们说了句:“可怜的孩子。”



可那男孩却说:“我们不可怜,大哥哥,你是好人,我们不会忘记你的。”



泉更加同情他们了,又问他们:“你们的父母呢?哦,你们的爹娘。”



“我们没有爹娘。”对于泉的关心,那最大的男孩有些警惕,问他:“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我想保护你们。”泉说。



“保护?”那男孩轻蔑地看了看泉,泉被那孩子看得发愣,他不知道那男孩想干什么,谁知,那男孩趁他不注意,点了他手臂上的一条穴道。



“哎哟,你干吗?你这孩子对我做了什么呀?”泉立即感到手臂一阵发麻,抬不起来,想不到那孩子还是一个练家子,他小看了那男孩。



那男孩解开他的穴道,说:“你连一点武功都没有,拿什么来保护我们呀,还是好好保护自己吧,如果受到别人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把那些人打来趴下。”说完,他带着一帮孩子离开了泉。



那男孩对泉的轻视没有让人生气,他没有想到这孩子还真有本事,也喜欢他们了。从逃难以来,他也接触了许多这样的流浪儿,不过,这个孩子却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泉并不知道,他的举动引起了几个人的注意,在不远处,有几个气度不凡的男子就一直在看着他们,等那帮小孩走后,其中一位年近五十,很有书卷气的书卷气男人对其他人说“选这个人主演咱们的影片,一定红火,他会成为即赵丹后,上海滩的第二个偶像。咱们过去和他聊聊。”



其他的人点头。他们走到泉的身边。



泉见他们过来,便问:“先生,要帮忙吗?”



“这位先生,你有空吗?我们找一个地方聊聊。”年近五十的男子对他说。



“这。”泉犹豫了一下。



“耽误不了你多长的时间,我们可以给你钱补尝。”男子和蔼地说着。



泉沉思了一会儿,便答应了,他不知道这群人是干什么的,但看他们的气质和举止,他也觉得他们是不会害他,况且他一个穷苦力,他们又能害他什么呢?于是,泉和这群人走到候车室,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坐下。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泉问到。



“先生,我看得出,你不是本地人。”高个子男子微笑着说。



泉一愣,他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说,不过,他想了一下,也就照实说:“是啊,我是北平人。”



“北平人,怎么到上海了。”高个子男人有些觉得奇怪。



“找饭吃呗。北平沦陷了,听说上海能够发展,就来了。”泉平静地说。



“我觉得先生并不是长期干这种活的人。”



“你怎么知道?我,我就是一个干粗活的人嘛。”泉有些惊奇,不是本地人到容易看出,可不是干粗活的人却是不那么容易看出的呀,他心想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看得这样仔细,一眼就看出他不是长期做粗活的人了。



“干粗活的人怎么会有这如此修长灵巧的手,我看得出,你过去也是搞艺术的,是弹钢琴的吧。”高个男子笑着说。



“您怎么知道?”连他是干什么都猜出来了,泉对这个人有些佩服了,于是也改口说您。



另一男人对他说:“这位是我们的导演。”



“我经常选演员,阅人无数,错不了,是吧,你是弹钢琴的。是音乐学院毕业的吧。”高个子男人说。



“算您说对了,我是北平音乐专科学校毕业的。”泉不想对他隐瞒什么,于是承认了自己是音乐学院毕业的,不过,他还是没有说他们为什么离开北平到上海,也没有说他在上海的艰难,他想还是谨慎一点。



“北平音专,那可是北方有名的音乐学府呀?怎么帮人扛行李?没有找到工作?”那男人更觉得奇怪了。



泉低下头,没有说话。



“好了,你的经历不告诉我们,我们也可以理解。只是,我们想请你当演员,这是我的名片。”那男子见泉没有说话,知道他还不是完全相信他们,还不想对他们说他的过去,也不再逼迫他,不过,他也想到这青年一定有不平常的过去,他很喜欢他。于是掏出名片给泉。



泉接过名片看了看:“曙光影业公司林风。”他有些惊讶。



“你知道我。”导演问。



“我在北平看过您的电影《山河颂》,我很喜欢这电影了。您不是在明月影业公司吗?”



原来,这位正是明月影业公司的著名导演林风,拍了许多电影,也捧红了许多艺人,泉还在北平音专读书时就看过他导演的电影,他们也常和同学议论那些电影,他的电影很贴近民众,艺术性很强,很有感染力,但也为当局反感,他们不但封杀他的电影,还找许多记者谩骂他的电影,可观众却喜欢他的影片,于是,当局也拿他没有办法。



抗战开始后,明月和明星电通公司都在抗站前撤离了上海,守候在上海孤岛的进步艺术家们在香港一些倾向进步的老板支助下成立了新的电影公司,继续拍摄带有进步思想的电影,向人们宣传坚持民族气节,反对投降卖国的思想。他们正准备拍摄一部名叫《北国之恋》的电影,正在寻找男主角,看见了泉,泉的健康阳光和俊朗外形吸引了他们,而且他的善良举动更让他们感动,这正是他们要找的。



泉从来没有想过演员,就在大学读书时,他最大的愿望也不是演员,而是希望能为电影中配弹钢琴,或者能为林风导演的电影作曲,况且当演员他也不会呀,他拒绝了。导演鼓励他,说不会,当演员可以学,哪个人天生就能做演员呢?再说,你是学音乐的,这艺术是相通的呀。于是,泉答应试试。



正说着,一个青年端着碗馄饨走过来对林风说:“林导演,馄饨买来了。”



林导演接过馄饨给泉。



“这?”泉愣住了。



林导演心疼地说:“你把你自己挣的钱买烧饼给了流浪儿,连自己也不考虑,真是的,快吃吧。”



泉端着馄饨半天没有动筷子,他很感动,想不到林导演这样关心他。



林导演见他不动筷子,便说了一句:“怎么,怀疑这馄饨里有毒呀?”他的话让大家笑了起来,泉也不好意思地笑了,他点点头,吃起馄饨。



吃完后,他和林导演一行来到曙光影业公司,这是他第一次进电影公司,因此,他有些好奇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他们走进电影公司的排练大厅,这里正在招考演员,许多年轻男女等候在门外准备参加考试。这些青年男女都很漂亮,泉都有些看呆了,不过,他没有看到他从银幕上看到过的明星。导演似乎知道他想见明星,便告诉他许多明星都在抗战暴发后离开了上海,不过,新的明星也很快产生。泉听出导演是说给他听的,因此有些不好意思,但也想好好干。



导演带着泉走了进去,叫泉在大厅的椅子上坐着等他,他进内厅去看看。泉点点头。



林导演走进内厅直接找到正在和其他考官们监考的老板,告诉他,他找了一个新演员素质不错,想不通过考试,直接参加电影拍摄。老板听说不参加考试很不高兴,其实电影厂的考试很简单,主要是收取报名费,不参加考试就可以不交报名费,他当然不愿意,一听林导演说那人是从北平音专毕业的,就说到“北平音专又怎么啦,有本事在北平发展呀,去考上海大乐团呀。”他想这人一定是一个没有本事的人,所以才没有去考乐团,而且还想不参加电影厂考试更生气了。



林风说:“不是他要来,是我看着那青年不错,才让他来的,我相信他能成为继赵丹后上海滩第二个偶像明星的。”老板还是要坚持考试,林导演没有办法,只好出来找到泉。泉听说要考试,他并不怕考试,不过他告诉导演,就怕那考试是走过场,因为他不是上海人,没有上海户口,也没有出国留学,他想起了大上海乐团那次考试,明明他弹得好,但还是没有被录取,因此,他想放弃。林导演让他不要放弃,林导演担心他不是学习戏剧表演的,因此也告诉了他要考什么,让他有点准备。



两人一同进内厅。泉走进大厅,所有人都看着他。主考官还是一脸严肃。问他会唱歌吗?音乐专科学校的学生对唱歌来说小事,况且泉的妈妈会唱歌,小时候他们的妈妈教了他们兄妹许多歌曲,因此,这难不到他,因此,他开口唱起来,本来他想唱《松花江上》,但怕惹麻烦,于是唱了首岳飞的《满江红》,主考官点头,还比较满意,又问他会不会朗诵,他点点头,朗诵了一首李清照的《绝句》。他是地道的北平人,说得一口标准的国语,这一点又过关了。



主考官很满意,只是说:“怎么这么重的火药味,也不考你别的,要不,怕房子保不住了。你做做表情吧”。



这让他为难了,因为让他马上哭,可他毕竟是一个男人,又没有什么事,让他在众人面前哭,这是很难为情的,于是,他问:“为什么要哭呢?”



主考官有些不耐烦,心想,这人真是多事,“问这么多干什么,叫你哭你就哭嘛,你是来考演员的。”见他哭不出来,也不为难他,又让他笑,还让他开怀大笑。



他怔住了,不知如何是好。他有些生气,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这哪是考演员的,这分明是耍猴嘛。


考官们笑起来,老板更是不满意,对林导演说:“好了好了,林风呀,看你找的什么人呀,长得到是好看,可就像一截木头,连表情都不会做。”



泉被激怒了“先生们,你们看够了吧,你们如果有半年逃难的日子,你们会笑吗?你们如果有自己的父母死在逃难路上,你们会笑吗?就在刚才,一群饥饿的孩子围着我,讨要一个烧饼,他们是从河南来的,蒋委员长为了阻止日本军队的南下,下令炸开黄河的花园口,洪水冲走了他们的家,他们没有父母,只好逃难,你们能开怀大笑吗?对不起,这演员,我干不了。”



泉转身要走,林导演站起来,走过去拉住了他。



导演对主考官说:“这个人,我要定了,你们也别对他进行考试了,他刚才的慷慨呈词是最好的答卷。”


胖男人生气地一转身离开考场。



“小伙子,感谢你的说的话,我更加坚信,你是一个好演员,因为你是一个有热血的有感情的人。刚才不过是例行公事,其实,在火车站,你就通过了我们的考试了,希望你留下来,帮帮我们,把电影拍好。”林导演拉住泉的手说到。



“林导演你这样做不行吧,他到底有什么本事,让你护着他,非要让他拍你的电影。”主考官有些不满意。


“我看准的人错不了,他只是不习惯我们这种考试罢了。再说,他唱歌不错,又说得一口标准的国语呀。”林导演劝着。



“我看不出他有什么本事,一个小白脸。”主考官轻蔑地说。



“考官,我这个人是不怕考试的,但我不喜欢你这种耍猴似的考试,本来我不想当演员,既然你这样说,那好,这演员我到是要当定了,我就不相信,我不会做演员。”泉很傲气的回了一句。



“好,小伙子,这儿有钢琴,你给他们弹一曲,也让大家看看你这位北平音专的学生的水平。”林导演对泉说。



泉走到钢琴边坐下,打开琴盖弹了起来,他要用实力证明自己不是靠林导演的关系来当演员的,他要干演员这项工作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