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纵横 第二卷 猎杀战狼 第23章 遇袭

flxlrh303 收藏 18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6/


营地遭遇袭击,战士受伤,牵动了祖国人民的心。

事件才过了一天,祖国就组织阵容强大的慰问团来慰问防暴大队,还捎来一辆民用的猎豹牌越野汽车,作为大队用车。

防暴大队几乎全体出动,做好安全保卫工作。

粉碎了贝贝拉武装集团后,太阳城安静了许多,来驻地的一路上没有遇上任何的意外事件。欢送慰问团回中国大使馆时,方大校没有安排战斗力最强悍的战狼特攻队员参与慰问团的安保工作。

梁爽就知道方大校有另外的任务相托。

果然,方大校在简陋的作战室,神情严肃地对梁爽说:“国内这次派遣慰问团有两个目的,一个是慰问我们驻地官兵,一个就是……”

方大校顿了顿,没有接着说,却话锋一转,说:“这里稀有金属丰富,我国研制的一种新式武器需要一种稀有金属,这儿可能有……”

“首长是要我秘密保护从国内神秘来的科学家,到野外提取这种稀有金属?”

“聪明,这次的任务属于秘密性质,不能兴师动众,不能开军车,不能身穿维和警察服装,不能暴露身份,保护彭科学家的重担就落在你们特攻队小组身上,你也不用和队员说科学家的身份。”

“是,保证完成任务。”梁爽右脚狠狠一碰左脚,立正,挺胸,收腹,敬礼。

方大校面有忧色地说:“经过各国特工的秘密调查,这个贝贝拉身后有一个神秘组织,叫蜘蛛组织,首领叫蜘蛛,手下的人叫丝士。这个蜘蛛是个人物,熟读我国的兵法,善于运用心理战术。前晚袭击你们和营地的人中,就有蜘蛛组织的丝士参与。经我国军情处的分析,这个蜘蛛组织对我国怀有恶意,处处针对我国的维和战士。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要小心这个蜘蛛。”

“报告首长,狼我们也可以战胜,何况蜘蛛?我们要一脚踩死它。”

“别大意,这关系到我国新式武器的秘密研制。嗯,那辆越野猎豹汽车是经过改装的,是防弹的。为了隐蔽性,你们所持的武器及其防弹衣等装备都是国外的,面对一般的意外事件,为了不惹出麻烦,执行任务时你们将配备麻醉手枪,催泪弹、闪光震撼弹,沙漠之鹰手枪当作是后备武器,而放在猎豹车上的AN-90突击步枪只有在最危险时才能使用。”

科学家多数是秃头,思想家也多数是秃头,政治家也有很多秃头的。在梁爽的印象中,好像带个“家”字的都是秃头的。

这个五十多岁的彭科学家也不例外。

科学家的脑顶早就成了“地中海”,“地中海”上寸草不生,精光闪亮。

难道靠脑子吃饭的都是秃头的?

聪明绝顶,绝顶聪明。

难道就是说聪明的人就多绝顶?绝顶的人也比较聪明?

哈哈,中国的古人真聪明,造个词也能体现这种别人绝不会留意的现象。

梁爽对造这个词的先人不能不佩服,他在猜想造这个词的人这么聪明,会不会也是绝顶呢?

艳阳高射,炙烤着大地。

营地附近有一大片没经开采的草地,芳草也被烈阳晒得低下头弯下腰。

草地上,三个看牛郎在看十几头牛。

这不足为奇,萨哈几内亚是个视牛为宝的国家。

即使在战乱时期,三个人看十几头牛,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乘着暮色,嚎狼驾驶着猎豹越野车从侧门飞驰出营地,奔向郊外。

梁爽坐在副驾驶室,锐利的双眼紧张地扫视周围的一切,他的心里始终有不安的感觉。

为什么不安,他又说不出口。

他的胸前挎着一个防水背囊,背囊里装的是一台电脑,科学家使用的电脑。这个电脑凝聚了科学家的心血结晶,绝不能有丁点儿的损失。即使他们全部战死,在死前也要把电脑毁掉。

青狼和铁狼则紧挨着彭科学家坐在第二排的椅子上,把科学家护在中间。

他们身穿传统的阿拉伯白色长袍,武器就绑在双脚上。

这个科学家不修篇幅,为数不多的“珍稀”头发也乱蓬蓬的。他的一切都奉献给了科学,所以没有时间和精神去处理个人的事务。

行走了四个多小时,科学家都在闭目养神,突然他大叫停车。

嚎狼马上紧急刹车,科学家的头几乎撞到前面的椅背上。

梁爽连忙把麻醉枪和沙漠之鹰都擎在双手上。

科学家喊完,就没有下文,只向梁爽做个要电脑的动作,他接过电脑,对着电脑键盘狂敲起来。

梁爽扭头看看科学家写的东西,电脑屏幕都是些奇怪的符号,这些符号认识梁爽,梁爽可不认识它们。

所以梁爽很佩服靠脑子生存的科学家。

科学家可能灵感来,所以要赶紧把灵感记录下来。

灵感犹如火花,稍纵即逝,犹如昙花一现,若不立即记下来,恐怕就如流星飞逝一样,不能把它拽住。诗人的灵感是佳句,画家的灵感是佳作,军事家的灵感是谋略,而科学家的灵感是发现,就如流星一样,只要抓住它,必将光芒万丈,璀璨于浩瀚的历史长河。

梁爽他们不敢打断科学家灵感,不敢惊动在忘我工作的科学家。

他们悄悄走下汽车,手缩起,拢在宽敞的袖里,而枪则紧握在手上,别人是看不见他们手持着枪的,而AN-90突击步枪就放在他们最容易取到的地方。

黄昏,苍山如海,烈云如炽,绚丽多姿。

景色很美,夏味浓郁。

此处荒山野岭,已经接近沙漠的边沿。

停车的地理位置十分不好,被附近光秃秃黄橙橙的、了无生气的小山丘包围着,如果遇袭,空旷的地方只有一辆孤零零的防弹车,根本没有纵深可以运动。

此处停车是兵家大忌。

梁爽看看天,发现本来美丽的沙漠边沿的黄昏景色变了。

黄昏一如往昔,混浊,慵倦,温曛。

残阳落在地上,如火苗碾碎在地上,比落叶凌乱。

梁爽不敢惊动科学家,怕稍有异响就把科学家的灵感吓飞。但他心中不安之感越来越浓,脑海中有一个不详的预感飞来飞去,但他就是抓不住他。

这和科学家的灵感一样道理吧,用心去抓,不一定能捕捉得到,但无意中灵光一闪就可以紧紧地抓住,所以灵光一来,一定要马上记录下来。

梁爽放弃捕捉不安的原因,打手势叫战友们把AN-90突击步枪擎在手上,站远一点警戒。

队员们对梁爽的举动有点不理解,但队员深知队长战狼的特异感觉,因此很忠实地执行命令。

科学家工作起来忘了时间和空间,时间在他十指如飞间悄然溜走。

辽阔的沙漠一望无垠,放眼望去看不见一点绿色,高高低低的沙丘被狂风雕刻成一个模样。天边的夕阳不情愿的慢慢收起最后一缕阳光,天空扯上了黑色的大幕。不经意的望去,月牙和几颗闪闪发亮的星星,静悄悄的挂在夜空上。

一只秃鹫低空掠过,划起一道诡异的弧线。

看到秃鹫诡异的飞翔,梁爽的灵感在脑海中如电光石火般狠狠划过。

他终于捕捉到让他不安的信息。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梁爽在秃鹫掠过的刹那间就捕捉到危险的信息。

危险的信息就是营地前面的牛。

牛能给梁爽造成危险?准确说,看牛的人非常可疑。

梁爽身在南方,虽然没有做个看牛娃,但也深知牛的脾性。骄阳似火,怎会在可以热死牛的中午时段看牛呢?况且营地前面的草地也没有什么水源,牛喝什么水?

想到危险来源,他感到一股寒气从正面袭击了他,子弹一样在里面炸开,贯通腹脏。他听到他的牙齿在响,还有心脏被金属撞击,当当报时的钟声。

他现在几乎可以肯定看牛的人是在监视营地的一举一动。

梁爽大喝:“上车,撤。”

迟了,就在梁爽大喝的同时,有两枚冒着烟的、就像催泪瓦斯的手雷扔在汽车附近。

难道来袭之人也使用催泪瓦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