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46.html


一九四一年一月初,正在桐怀潜寻机与桂军李品仙一七六师决战的张家明司令员,突然接到新四军三支队张振昆司令员转来的军部电报,命令张部迅速集中南渡,支援军部突围,渡江北上。当时顾祝同上官云相已经纠集八万多人,团团包围了军部所在地泾县云岭,我方只有九千人,实力对比悬殊巨大。项英越过叶挺直接指挥部队,要求在江北活动的新四军各部立即南渡回师救援。张家明同志拿着电报,反复思虑,不能定夺。因为他好不容易才将四个团集中起来,准备跟桂军作一次大的较量,借以改变新四军在皖江地区始终陷于两面作战被动挨打的不利局面。可是桂军十分狡猾,三个主力团始终聚在一起,抱成一团,前后距离最远不过五里;又以饶富有刘小拉乎两个保安团做侧翼掩护,像一只紧握的拳头,很难一口吃下去。双方你盯着我,我盯着你,呈现出紧张的对峙局面,谁也不敢轻易挑起战端,更不敢转身撤离,怕对方跟后袭击。此种状态对新四军极其不利。张家明司令员抱着“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信念,想找出桂军的破绽,集中优势兵力,歼其一部,再寻脱身之计。但对峙了半个月,依然没能找到合适的时机。日军的一一六师团十五师团也在一旁虎视眈眈,天天派出战斗机侦察,轰炸,瞅着国共大对决,并随时准备插上一杠子,企图鱼蚌相争,渔翁得利。面对如此严峻形势,交战双方都是欲罢不能。张家明司令员瞧着这份电报,发现了其中的名堂,因为军令上只有副军长项英参谋长赖传珠签名,没有叶挺签名,心里不由一动,陡然想起离开皖南的时候叶挺的嘱咐。立即找到谷一林主任,二人研究对策。这时挺进团林为贤团长前来报告,说他也接到张振昆司令员电报,让他立即带兵赶到无为东乡,与三支队合兵一处,一起南渡。张家明与谷一林相视苦笑。这一年,挺进团打出了名声,以至林团长的大名传得震天响,以至不明究里的人,以为皖江地区,只有林为贤的挺进团一支部队。也不怪张振昆司令直接给林团下令了。于是,三人一起商量,怎么给军部给三支队答复。事实上,他们走不了。后来,三人一致确定,以部队已经展开,一时难以迅速聚拢,这个名义复电。不久,即接到张振昆司令胡主任复电,说情况危急,三支先行过江,你部等收拢后再渡。军部不知是生气了,还是实行无线电管制,没有复电。

这边刚刚处理妥当,那边狗仔副司令派人来报,原驻庐江的桂军周雄二五八团即将来桐,望做好迎战准备。原来,自从周雄部撤离湖东水圩以后,狗仔率领他的突击队一直尾随其后,时不时搞掉几个人,给周雄制造麻烦,以延缓他的进军速度。张家明一听,眼睛一亮,不由大喜,找来地图,细细察看。谷一林主任知道他的心事,想抓大鱼了,马上打电话给各团正副团长,通知他们前来司令部开会。等人都到齐了,张家明司令员也已构思停当。他的目光盯住了桐枞怀潜之间的吴家峪,这可是一个很好的歼敌场所。

军事会议上,由我起草并宣读了吴家峪作战计划:

一,时间:周雄部抵达周家峪之时,无论白天黑夜,即刻发起攻击。

二,地点:吴家峪一线,三县交界处。

三,作战目标:在二个小时内,务必全歼桂军二五八团。

四,敌方可能参战部队:桂军一七六师主力及保安团二个。监控并即时通报日军一一六师团十五师团之动向。

五,我方参战部队:新编第九支队全部四个团及警卫营和周边民兵游击队。

六,作战方针:以四团阻援,即使战到一兵一卒,也务必挡住桂军三个主力团增援,两小时后即可撤出战斗,向长江沿岸转移。以一二三团三面进攻周雄部队,务必在两小时之内全歼;如果不能全歼,也必须在两小时之后撤离战场,向长江沿岸转移;战后,各部不再集中,自行开赴长江北岸,务必控制各渡口渡船,作好渡江准备。

七,司令部人员全部下到一线部队,参加战斗,并随各部一起撤退。各部在战斗及撤退期间,不得打开电台,直到部队开拨到江边后再与司令部联系。

八,各参战部队务必发扬啃硬骨头的精神,不怕流血牺牲,坚决打好这一伏击战,打出新四军的军威。散会后各部立即进入指定位置,不得延误。


第二天下午,桂军二五八团到达吴家峪。周雄立即与李品仙师长联系,李品仙指示他就地驻守,等待下一步命令。那周雄外号“狗熊”,并非浪得虚名,虽然体蠢如猪,行动不便,可是他拥有一种能力,他的嗅觉特别灵敏,总能在平常的空气嗅出不平常来。这不,他又感觉不对了,至于什么地方不对,就是找不到。说起来,这一路急行军,一路烧杀抢掠,桂军虽然收获不小,但头顶上始终有小日本的飞机扔炸弹,地面上又有新四军小股游击队和民兵不停骚扰,弄得桂军士兵吃不好饭,睡不好觉,疲惫不堪,确需一定时间休整。此地距师部已然不远,又是一处易守难攻之地,只要占据前后山口,再多的兵力恐怕也难攻得进来。既然师部指示在这里休息,那就在这里吧。但是他又隐隐觉得不安,不知为什么,心里扑扑直跳。要知道,正是这种敏锐,使他多次在战场上逃得性命。绝不能小视,疏忽大意。他想了又想,看看部队进得差不多了,参谋打马过来,说团部已经安顿好,请团长进去休息。周雄摆摆手,说道,一切你去安排,我还要在这里玩玩。那参谋离开了,卫队长打马过来,请示卫队能否进驻。周雄摇摇头,说,我们还是到山外那座关帝庙里安置吧。卫队长点点头,带着一百名的卫兵,拥着周雄向关帝庙行去。周雄的卫队是有名的厉害,不但人手一支冲锋枪,人胯一匹枣红马,冲得猛,守得稳。最重要的一点是成员都来自周雄的家乡,对周雄忠心耿耿,只听周雄一人的话,其他任何人都调不动。既是他的卫队,也是他的督战队,还是他的刽子手。他能身经百战而不死,跟这支卫队有极大的关系。庐江的日军警备司令,曾多次设计陷害他,有几回他也陷入了伏击圈,都靠卫队冲了出来。今天,他感到情形不大一样,似乎吴家峪的山山草草,都极端地仇视他,都阴谋着想要他的小命。于是,他没有随着部队进驻吴家峪,而是选择峪口外的关帝庙作临时驻所,企求好运。一进庙,便扑腾一声,趴倒在地,连连磕头,乞求关帝爷爷保佑。

刚刚安排停当,周雄想休息一下,蓦然听到一发信号枪,立即从军用铺上跳将起来,穿上皮鞋,冲到大殿上。只见卫队长正在庙前指挥卫兵,牵马的牵马,备枪的备枪,有条不紊,准备迎敌。卫队长过来,请周雄上马,周雄摆摆手,说等等。便侧耳听起了枪声。那枪声爆豆般,密密麻麻,时时夹有机枪扫射,手榴弹爆炸,一浪高过一浪,一阵盖过一阵。听这枪声,至少有几个团的人马在撕杀。

“完了,完了!”

周雄叫过报务员,命令立即发报,说遭遇强敌袭击,请求支援。

李品仙回电,师部知悉,正下令各团,向吴家峪进发,望周团支持一小时。

周雄皱皱眉,望望卫队长。卫队长领会了长官意图,正要认蹬上马,带卫队前去营救,那知周雄又皱皱眉,说,再等等。

半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既没见师部增援部队,也没见他的部下杀出一个来。周雄大惊失色,知道这一战定是险恶已极,快刀斩乱麻,立即命令卫队长,保护团部,撤!

蹄声得得,周雄团部在一百名卫队的保护下,仓皇逃离吴家峪口外。

他的进驻了吴家峪的部下,除了一百多人零星逃得性命外,全部被歼。


却说新四军各团在吴家峪一役后,立即按照原作战计划,分散向长江北岸撤离。狗仔却带着他的学生兵突击队和猎人小分队,在吴家峪战役打响之前,就转身返回。早早来到老洲湾,将渡口连同渡船控制起来,单等着江南来人联系。

江面上,日军军舰来来往往,巡逻艇更是如过江之鲫,每半个小时便可见到一艇。那些日军都架着机枪,俯伏在甲板上,如临大敌。

长江被日军封锁了,可以想见江南战事之烈。

长江北岸的新四军,却也只能眼望涛涛江水,想象着江南弟兄的生死搏杀。

狗仔的眼前,浮现旧日狼头山的猎人突击队的队员来。那些被游强国收编进入江南的旧日弟兄,此刻,正在怎样承受着生与死的考验啊。

不行,不行,一定要到长江对岸去,就算不参加战斗,将那些突围出来的战士接过江来,也是好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