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二卷 丛林喋血 091 新婚和变故

zhurui1963 收藏 2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太阳已经把森林照得亮堂堂的,部队才又一次出发了。

因为有码头地下党的同志带路,大家沿着湄公河的丛林朝会莱进发。

老虎遵从了老人的建议,部队按两天的行程,一步步地向会莱而来。


会莱是西贡向东南入海的第一水陆码头。

民居靠河而建,以木楼为主,虽然显得比较杂乱,但是也格外的热闹。

这里平日里驻着一支负责治安的南越军队,从老虎袭击别墅救走中南局领导人的当天晚上开始,就逐渐有美军进入。还不时有直升机光临小镇上空。

一时节,整个小镇的气氛都紧张了起来。

在小镇的东边山上有一个不起眼的小村落,从村落向下,有一条小路绕过小镇。

就在这天早晨,一支美军特种分队,突然包围了村庄。

美国佬也不进攻村庄,而是在村落的外围驻了下来。并派人向村里传话:我们要在这里完成一个特殊的任务。所以,村庄的人必须配合,照常生活、劳作,只是不准外出!

美国人对老百姓是说得出做得出的,所以,老百姓也不敢违抗。只得照常地生活和下稻田干活。

但,这对于黎英来说,就很要命了。

她奉命带着一支特别分队,潜伏在村子里,接应老虎。也就是说,这个村子,就是老虎在会莱的接头地点。

黎英不怕牺牲,也就是说,牺牲这整个村庄和他带的特别分队,只要能让老虎他们和中南局的领导人脱险,他也在所不惜。

然而,这个机会可不是那么好来到的,因为他不知道,老虎他们究竟什么时候来到。早了,那是白牺牲了。老虎他们同样不知道美军在这里布置了陷阱。晚了,那不过是陪着老虎他们牺牲。

美军的计划确实很毒辣,最让黎英忧心似焚的是,美军在山上布置了强大的干扰器,她带的电台根本无法与外界联络。


老虎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他的电台也被强大的干扰屏蔽了。

一时节,老虎也犹豫起来。

老人是一经验丰富的战士:“我建议,派地下党的同志前往村庄侦察。敌人在会莱有强大兵力,这应该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老虎摇了摇头:“地下党是一些坚强的战士,但他们的战斗经验和我带的部队不在同一个档次。我们不能让他们去作无谓的牺牲。”

老人继续道:“还有一条路,我们根本不进去。回头在丛林里,找一个地方休整,等待时机突围。”

老虎皱了皱眉。

老人微微一笑:“不到村庄去看看,大约大家的心都放不下。”

老虎咬咬牙:“只有冒险派一人进入村庄。这样,我们有两种选择,一,敌人并没有在村庄埋伏,我们可以乘机接头出去;二,敌人已经有埋伏,那么从我们这边进村庄的道路,敌人一定网开一面。我们可以把接应我们的同志接出来。”

老人点了点头:“好主意。只是这个要进去的同志是很冒险的。”

突然,一阵快速地脚步声响起。

老虎再次皱皱眉:“老和尚的脚步为什么也这么乱?”

老和尚已经一头钻了进来。

“老虎,黎队长来了!”

老虎只觉得大脑轰的一响。

一阵轻柔的笑声传进来。

那是黎英的声音。

接着黎英的人也进来了,举手对老人和老虎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原来,那黎英也判断出了美军一定在从上游丛林来的方向留有缺口。于是,她决定带她的人,当夜从溜出来。

但是,美军防备很严,在缺口布了很多暗哨。

最后,只有她一个人,依靠自己独有的在树上攀缘的技术,突了出来。

老虎盯着她,好半天没说出话来。

老人只愣得一愣,便看出了其中的蹊跷,忍不住笑起来。

老和尚也偷偷地一笑。

老人一拉他,两人早跑了出去。

黎英不顾一切地一下子投入了老虎的怀抱。


老虎不得不听从老人的建议,把部队向后撤。

老人是一个老游击战士了,他提议去一个丛林村庄:涌泉。

涌泉是湄公河丛林的一处隐蔽之地,这里因为有数不清的喷涌泉水而得名。

这是一个零散的村落,或者说由很多小村组成的村落。

人们在里面过着自给自足的,近乎原始的生活。由于食物充足,人质朴而好客,道是个休整的好地方。

第二天,一大早阮氏十二雄,就开始了他们的军事训练。

这里虽然是丛林,但是因为有一大片稻天和河流冲击区,所以,形成了很大一片空地。阳光显得靓丽而干净。

老人一大早就招呼黎英和他去爬山,一方面看阮氏十二雄的训练,一边谈着话。

阳光下的阮氏十二雄越训练越有劲,吸引了喜欢早起的越南老人,这些老人们一个也看呆了:“天啦,他们仿佛是天上来的神啊!”

有老人竟然双手合拢,顶礼膜拜。

因为阮氏十二雄正在演练,他们从黎英处学来的丛林树木攀缘技术,被他们结合自己的工夫,演练出来,比之黎英的柔美。自然稍逊一筹,但是,其飘逸其高远其迅捷,则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是那黎英也看得面上露出了激动的太阳色。

老人叹口气:“中华泱泱大国,人才辈出啊!可叹,美国鬼子在我国大地肆意横行!若有这等豪杰相助!何愁鬼子不灭呀!”

黎英面色一暗:“留不住啊!”

老人慢慢回头:“你与老虎果然真心相爱?”

黎英点点头。

“索性我便作个主,你便在这里嫁给他。然后,回返中南局,你我二人再一路感化。”他轻轻捋着自己的长须,悠悠道:“所谓做事在人,成事在天。若不成,也只是天命不济了。”

黎英默默无语,她太知道自己的这位恋人了。他的内心比他的外貌更为坚定。

老人猛回头:“哦,孩子,这样或许可能耽误你的青春,不知你可愿意。”

黎英摇摇头:“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一天,我也死而无憾。”她立了起来,望着整个阳光照耀的丛林、河流和稻田:“我懂事那天起,就把自己的一切交给了这片河山。”她眼中的泪水沥沥而下:“我多想既拥有这片河山又拥有自己的爱人啊!”

老人默默地双手合十,向太阳祈祷着。


让老虎高兴的是,这里已经出了美军电台的干扰区,上午,他们就和中南局取得了联系。

中南局要他们耐心等待,会很快派人前来联系带路,让他们回到中南局。

也就在这个上午,老和尚和老人一起走了进来。

老人开门见山地说:“我们是来做红娘的。老虎!”

老虎的眼睛亮了一亮,接着轻轻地叹了口气:“你知道,军人结婚没那么容易。”

老人已经哈哈大笑起来:“你知道,你们的毛主席和我们的胡志明总书记是怎样说的。越南和中国是同志加兄弟。你和我侄女黎英结婚,那是亲上加亲。这有什么不可以?”

老虎摇摇头:“你知道,结婚后,黎英不可能和我去中国,我们将一直分开着。这是很残酷的!”

老人猛地一拍桌子:“牛郎织女是你们中国最羡慕的。有什么了不起!事情总是一步步来!先把婚结了再说!你是怕得不到上级的批准!我亲自来给北越总部发报!”

这是一个固执而雷厉风行的老头,立刻钻到了电台旁,把水蛇赶下了座位,发起点报来。

老虎静静地看着他,他真的有点佩服这个老头了。尽管因为纪律,他们都只能叫他0号首长,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但是,这几天的接触,他觉得单从个人军事素质上来看,他也不比自己这些心中自认老子天下的第一的人差。

不知,老头和总部谈了什么。

他离去四个小时后,总部的命令就发过来了:根据中南局的建议,中越两方都同意老虎同志和黎英同志结为革命伴侣。


老虎的心里很乱,他走出了军营,一个人漫无目标的走着。

然而,他看到了老人。

两人顶着下午发黄的太阳,上到了山坡。

“我很乱,心里。”老虎控制不住,把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

老人慈祥地轻声道:“我对黎英也说过。你们中国有一个牛郎织女,织女明知道,天庭不可能让他嫁给一个凡人。但是为了爱情,她敢于藐视一切。而我们都是共产主义者。马克思、恩格斯都是赞扬爱情的,而且是伟大的实践者。现在,中越双方都批准了你们结婚,你应该高兴,应该去找自己的恋人,把她拥入怀里,然后请我们喝酒。这样你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才是一个真正的军人!”老人越说越激动,一把抓起老虎,手上格外地有力,硬把老虎提了起来,另一只手指住远前方:“去吧,把英等哭了,我会找你算帐!”

老虎看到了竹林河边的黎英,他的一身都沐浴在红黄的阳光里,象一棵美丽的随风摇曳的翠竹!

“勇敢冲上去!我的孩子...”老人激情地话语象风一样把他推了过去。

老人象小孩一样快乐地向山下跑去。

“孩子们,快出来呀!我们今晚上有人请我们喝喜酒啊!”

他的情绪和这个消息本生,都让阮氏十二雄首先疯狂了。

尽管他们早就把黎英当成大嫂,但是,当黎英离开后,他们甚至比老虎还沮丧。

现在,幸福伴着童话般的丛林夕阳来到时,他们怎能不疯狂?

添人进口,在古老的村庄本就是大喜事。

一时节村里的人们拿出了自己最好的食品,拿出古老乐器。

阮氏十二雄立刻赶做的鞭炮。

夕阳落下去,音乐响起来,鞭炮声声,欢乐的歌儿在古老的村庄飘荡...

这一夜,所有的人都醉了。

包括这位圣人一样的老人。

他喃喃道:“我高兴,我真的高兴,我甚至已经忘记了一切,这是多么美妙的时光...”他醉了。


当又是一个早晨降临到村庄时,黎英醒了,她哭了:“老虎,我终于成了你的新娘!”

老虎一声长啸,从铺里翻起来,大声地宣布:“我有了新娘!”

阮氏十二雄的又一天训练开始了。

老人仍旧站在山冈上。

望着老虎和他的兄弟,一身都禁不住在颤抖:“这是一群永远不会失败的勇士!”

他回头看着黎英:“孩子,祝贺你!”


五天后,一位来自中南局的联络人,到达了涌泉。

老虎和他的战友和他的新娘,保护着老人,踏上了前往中南局的道路。

因为联络人是中南局的王牌交通员,对这一带丛林,可以说是了如指掌,所以,一路过去,除了道路难走,一切都是风平浪静。

一切事情都出现在那个黄昏,那个黄昏,因为要过一个小镇。

老人让联络员和黎英扮着一对夫妻,先进去联络。

老虎他们在山冈上等待。

那本来是一个美丽的黄昏,黎英走时,向老虎嫣然一笑。

老虎心里有些担心,但是老人说:“相信他们,他们都是老交通员和老游击队员,有丰富的敌后工作经验。”

老虎无话可说,只是举着望远镜在山上远眺,直到他们进入了小镇的房屋堆里。什么也看不到了。

小镇一直很平静。至少在远处的山冈上,是觉得一切很平静。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失,天变青又开始变暗,袅袅的炊烟也看不清了。

老虎变得越来越烦躁不安。

老人的面色也越来越暗。

公羊子实在忍不住了,站了起来:“老虎,让我进去一趟!”

老虎没有说话。

老和尚突然抓起了枪:“如果我活着回来,算我违抗军令!”

就在他身子出去的一瞬间,老虎一把抓住了他。

“他是我的老婆,不用别人装大尾巴狼!”他站了起来:“如果我不能回来,由老和尚指挥,护送0号首长回中南局!”

然后,他走到了老人面前:“首长,这是我个人独自行动。”

老人摇摇头:“不,我命令你去!带两个人去吧。注意,有危险立刻撤退!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是!”老虎一个立正。

回头点住公羊子、咬卵匠:“你,你,跟我走!”

三人一翻身,乘着夜色向着已经亮起灯的山下小镇扑去。

从山冈一路下去,树木越来越稀疏,逐渐就是稻田。

三人分散得很开,成品字型,一步步朝小镇而来。

小镇真的很安静,三人是从左侧面的树林上的居民的房顶。

三人分三路,齐头并进。

一家家地从房顶向室内观察。

直到来到了小镇的伪警察署。

警察署里也很安静,无所事事的警察们,正在喝酒赌博。

三人耐心地继续前进。

小镇并不大,一个时辰后。他们已经走到了尽头。

老虎也迷糊了。

难道这样两个大活人,凭空消失了?

老虎望着头上的月亮,久久地一言不发。

“让兄弟们下来,把伪警察署端掉。审问警察!”咬卵匠恨恨地道。

老虎皱了皱眉,久久地长吐出一口气。

接着,慢慢地一步步向山冈回头走去。

“老虎!老大!头儿!”公羊子急切地叫。

老虎轻声道:“先把老人送回中南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