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战天涯 第一章 第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25/

龙战天涯—海外军团

(修改)

第一章 1.

“‘虎牙’,山地步兵,上士,27岁,共产党员,在打击分裂势力的战斗中有毙敌经历......”

“‘铁拳’,军事情报局特工,25岁共产党员,擅长徒手搏击,精通英,法,德,日,西班牙,和俄语6门外语,执行任务3次......”

“‘利爪’,来自驻港部队,26岁,共产党员,士官,狙击手,擅长枪械改造,没有毙敌经历......”

“‘板斧’,海军陆战队火力手,26岁,最爱的武器:机枪;最擅长的:手榴弹定点投掷,没有毙敌经历,但是,如果有必要,我不怕杀人!”

“‘麻雀’,27岁,空降兵,最喜欢的事情确是爆破......”

“‘哈利.波特’,22岁,某部电子对抗团电子工程师,自学成才,我喜欢做个黑客......”

“‘老猫’,某特种部队特种兵,28岁,有毙敌经历......”

“我们是‘四条牌’,‘方块’‘梅花’‘红桃’‘黑桃’,我们是一个战斗小组,来自特警学院,执行过11次任务,毙敌7名……”

“‘胡子’,26岁,鄂伦春族猎手,擅长运动射击和使用弓箭,‘东北虎’特种部队出来的……”

“呵呵呵呵,我是‘帅哥’,来自国家安全部门,心理战,渗透和审讯是是我的三大特长……”

“‘矮马’,我来自广西十万大山,山里面的战斗是我最擅长的!我个子小,但是我的耐力很好……”

“‘小妖’,我是美国华侨,参加过黑社会,做过杀手,为了躲避仇家进过法国外籍军团,退役。作为一个经历那么复杂的人,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招我进入这个小队……”

最后一名队员离开房间。

罗启云把手里的档案往保险箱里一放,把箱门一关,设定密码,起身走向了门外。外面,艳阳天。

门口两边,背手跨立,站着11名教官看到罗启云的身影出现,他们“啪”一声整齐的跺脚立正——这不是人民解放军的站姿,也不是解放军的立正姿势,而是外军的。

在操场上,14个人站成了一个松散的队形,每个人都和相邻的人隔开了一定的距离,似乎都在戒备着对方,或者准确点说,每个人都给自己保留了一个在心理上的安全范围;只有一个人是懒洋洋的远远站在一边,他是最后一个走出罗启云房间的“小妖”。

罗启云走在前面,身后跟着11名教官。他弯腰从地上抓起了一把沙土,走到了15个人面前站定,锐利的眼神扫一遍15个人,每个人都有一把冷刀从自己的心里穿过的感觉,不由得都把原先松垮垮的身体在霎那间挺直了,绷紧了!然后看着眼前的男人,静静等待着他说话。

“我是你们的总教官罗启云,我背后的是你们未来三个月里教你们各项技能的教官!慢慢你们会互相认识的!”停顿了一下,他接着说:

“你们每个人,从个人来说,都是士兵中的精英,是兵中之王!”罗启云开始说话,同时扬起了手掌,任手上的沙土从指缝间洒下,被风吹散。他接着说:

“但是,现在我看到你们眼前的15个人,就是我手上这一把沙子,风一吹,就全部消逝了!”他手掌一翻,手上全部的沙土都落了下来,然后他拍拍手,说:

“三个月的时间,我希望你们会成为一个团队,成为一颗向着一个方向飞行杀敌的子弹,成为中国龙的利爪和尖牙!那时,我带领你们和你们一起作战!”

他冷厉的目光在一次扫过15个人的面庞,开口说:“在这三个月中,你们可以离开,可以回到你们原来的生活。但是,如果你选择留了下来,也可以在训练中坚持下来,那么,你们将在这个世界消失,没有了现实世界里的身份,没有了你们的名字,只有你们现在使用的代号!你们将成为无名战士在我的率领下为国家作战!”

“现在,教官将给你们分配宿舍和换上给你们的作训服,你们有10分钟的时间!”罗启云大声道。

11名教官中走出一个,带着15个成纵队跑步向宿舍,在路上就给个人分派了号数,按照3个人一间分配了宿舍。

“虎牙”和自己未来三个月中的舍友进了自己的宿舍,他扫一眼室内的布置:三张高低床,每个人床头有一个军绿色储物柜,最靠里是公用卫生间。

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虎牙”开口说:“我是老兵,你们先选!”

瘦高个的一个兵说:“我是‘麻雀’,爆破手,像个麻雀那样话多,我在里边吧,说梦话也吵不着大家!”看见没有人说话,他走到了靠近卫生间的床,把自己的外套脱下叠好,放进了床头的储物柜,只穿了里面的作训背心。

另外一个兵看一眼“虎牙”一双长而有力的腿,说:“我在最外边吧!我是‘矮马’。老兵,腿功应该不错吧?”对方选好了铺位,“虎牙”连忙把自己的外衣脱下叠好放进中间的储物柜,同时回答说:

“我是‘虎牙’,山地步兵,你应该也是靠腿吃饭的吧?”

三个人一起向着门口走去,“矮马”笑着回答老兵的提问,说:“我是边防武警,满山跑抓毒贩和越境的走私分子,也算是靠腿吃饭!”

三个已经初步认识了的舍友来到操场上,已经看到有了其他队员在等着了。而总教官罗启云在看着时间。

15个人到齐。总教官罗启云跨前一步,面无表情的说:“由于要亲自面试你们这帮据说是从各地单位各个地方招集来的新兵,我们今天早上的训练推迟了41分钟!”他手一指大操场上崎岖的跑道,说:

“现在,先开始你们的热身运动吧!开始!”队员撒腿向着跑道跑去,然后有人看见5名教官放开了手上牵着的5条高头长腿面目阴沉的狼狗,那5条狼狗几乎是无声无息的追上了15名队员,把15个人逼的发一声喊,全速奔跑,接着每个人都发现,这些四条腿的家伙速度要比自己快多了,他们象是牧羊那样,把每个试图离开跑道的家伙圈回来,或者在某个脚步想要放慢下来的家伙后面张开满是尖利牙齿的大嘴,在你的身后吐着热气,逼的你不得不全速的在跑道上飞奔——这些来自自己部队中的精英每个人都明白:自己不需要快的过狼狗,只要快过自己身边的人就可以了!

罗启云拿着望远镜看着跑道上已经开始拉开距离了的队伍,跑在最前面的几个是“虎牙”“矮马”和“小妖”,在中间的队员有9个,在最后的是“哈利.波特”“麻雀”“帅哥”,而三条狼狗也跟在他们身后实行单对单的盯人!

“虎牙”首先放慢了速度,等待着最后的三个人,一把拉住了“哈利.波特”的手臂架在肩上,带着他一起跑,“矮马”也退下来拉起了“帅哥”,而“麻雀”却在这时发力,自己的脚绊倒了自己,一个前仆倒在地上,然后惊恐的看着一条“呼哧呼哧”吐着舌头在喘气的狼狗用阴沉的目光俯视着自己!

此刻,在前面遥遥领先的只有“小妖”了!他背后是大多数已经摇摇欲坠连狼狗都没有什么兴趣去追赶了的人们!

罗启云把望远镜倍数放到最大,看着“小妖”的表情:那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他放下了望远镜,向身边的教官点点头,对方在本子“小妖”的名字后面记上了什么。

教官的一声哨音,终于结束了早上的“热身运动”,在5条狼狗的注视下,5,6个队员半跪在地上“呜哇呜哇”的干吐了起来。几个似乎想要忍住的队员也忍不住了,加入了这一行列,这么一来,居然都有9个人在吐了起来!剩下的几个也脸上发白,样子好看不到那里去了!

5分钟后,几名教官跟在罗启云身后走了过来,他们把手上的东西往地上一丢,原来是一堆护具和一条条包缠了厚厚布条大约在一米长这样的棍子。罗启云的声音在大家的头顶响了起来:

“穿上你们的护具,拿起你们的棍子,分单双号站好!”等这些摇摇晃晃的队员分好两排站好,他记者道:

“单号队员对双号队员,那个队站着的多,那个队就可以多休息5分钟!开始!”

15个人无一例外的扑向了棍子,身高里大的“板斧”喊一句“掩护我”,同时就是一个“饿虎扑食”,一把搂起了7,8条木棍,在一个“狮子摇头”,手里抱着木棍甩开了几双手,自己后退,己方的双号队员已经从他手里抽出了棍子,本来比单号的队员少一人的他们却以优势力量投入了战斗——棍子只有15条,“板斧”一下就抱走了8条

“脑筋蛮灵活的!都是先选了棍子直接攻击!都知道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一个教官对站在一边观看的罗启云说。

“哼,也很会钻我话里的空子!”罗启云冷冷的回应道——的确,他只是划分了两边的人手,对胜负的结局做了说明,但是也就如此而已,其他都要靠15名队员自己去发挥了!

包了厚厚布条的棍子打在人身上不会造成致命的伤害,但是,沉重的打击力还是可以传导到身上。

“板斧”的确象是他的名字那样,象一把无坚不摧的板斧,挥舞着手里的棍子在身边队员的左右冲杀追击着单号的“麻雀”“梅花”和“红桃”,但是却顾不上自己身后的队友,正在被两个单号的队员一个一个的打倒在地:“虎牙”把棍子当作连着步枪的刺刀使用,每一次突刺都是快准狠,一击,对方必定倒地,擅长徒手搏击的“铁拳”也不过是多闪了两刺,第三下的时候,肋骨中了招,只好退出;“小妖”双手握住棍尾和靠近中段的位置,把木棍当作了日本的武士刀来使用,每一次击杀,都带着“杀”的一声呐喊,每一次击杀,都有人倒下。

操场上只剩下了三个人了:双号的“板斧”,单号的“虎牙”和“小妖”!三个人成三个点走近了,成为一个等边三角形站定。

“一对一,怎么样?大个子?”“小妖”开口对“板斧”说,仍然是面无表情的。

“虎牙”眉头皱了一下。看着“板斧”,“板斧”“哈哈”一笑说:“这个可是你自己说的啊!”他看一眼“虎牙”,又加了一句:

“你们自己闹分裂,不是我的挑拨的哦!”——但是这句话就是挑拨了!“虎牙”在心里说:看来这个大个子面憨心不憨啊。

“那么,你就等着!”“小妖”扭头对“虎牙”说,然后头又转回去,面对着手持棍子准备着的“板斧”,双手如同握着刀的架势,缓缓举起了棍子,高举过顶——“虎牙”的眉头皱的更加深了,看着这个在几分钟前还是自己战友的人。

“板斧”眼睛如同遇到危险时那样眯成一条缝,他感觉到了一种以前在个人格斗训练中出来没有遇到过的压力!


罗启云拦住了身边的准备上去的教官,说:“我们看着!”

“小妖”无声的挥“刀”砍下——身处其中的“板斧”,站的最靠近的“虎牙”和外围在看着的罗启云和其他教官都有一种感觉:“小妖”砍下的不是一条棍子,而真的是一把锋利的武士刀——刀去如电!

“板斧”举棍,“喀嚓”一声响,他手上的棍子折断!“小妖”一刀砍在他的肩膀上!“板斧”双手举着断折的棍子,目光中带着震惊——如果这把是真刀,那么,自己已经被劈开两半了!

“小妖”毫不理会他,转身面对着“虎牙”,说:“你的刺杀技术很传统,但是,速度是别人的两倍!李小龙在讲解他的截拳道的时候曾经说过:无坚不摧,唯快不破!”他接着道:

“我不一定是你的对手,但是,你也不一定可以赢的了我!因为,我也是以快制胜的!”

“虎牙”微微一笑,说:“打了才说!”他双手端棍,双脚斜分,眼神平静的看着对方。

这次,轮到“小妖”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看着眼前的对手。他在“虎牙”的身上没有看见杀气,也没有看到戒备或者是其他的什么表情,他只看到一双平静的眼睛,平静的看着自己,好像是风平浪静的海面,但是,也许地下就潜伏着汹涌的激流;可是,自己看不到地下的激流!“小妖”切实的感觉到自己遇到了对手!

他看到“虎牙”肩膀动了,他手里的“刀”下劈——

“虎牙”向前进步,手里的“枪刺”刺出,直接,如闪电,直取“小妖”心口,停住,“小妖”的“刀”也在“虎牙”的头顶停住——被5条狼狗在屁股后面追着跑到大多数人都吐了,接着在进行了一场时间只有十几分钟,但是激烈程度一点不少于先前的格斗,但是这两个人还是显示出了超人的控制能力!

“小妖”缓缓抬起自己的棍子抱在怀里,“虎牙”也收回了自己的棍子,驻在脚边。“你好,我是‘小妖’!我是法国回来的,所以,我觉得和大家有点格格不入!”对方向“虎牙”伸出了手掌。“我是‘虎牙’,山地步兵!”“虎牙”也向对方伸出了手。两个都笑了,握着对方的手,眼中都有一种对对方的敬佩。

罗启云的声音再次响起:“休息的也休息够了,自我介绍的也介绍了,拿起地上你们各自的棍子,给我到那边背上背包开始过障碍训练!”他的手一指操场的一边,15个看起来分量不轻的背包在等待着大家!

2.

每天的基础训练,都要把15个队员逼到身体和心里的极限,同时,在训练中,每个人还要观察了解自己的训练同伴,了解他的能力,他的身体素质,他的个人习惯等等,而自己也要把自己的能力完全的展现出来给自己的训练伙伴看到。

一个多星期的训练,让这15个来自不同地方不同单位而且心高气傲的精英军人有了初步的默契,也有了共同语言,至少,他们都一致的把“萝卜头”这个雅号送给了他们的总教官罗启云。

但是,“小妖”还是不能和自己的训练伙伴完全的融入其中,除了和“虎牙”有一些交流以外,他几乎不和其他人说话!

罗启云把一支54手枪拆成零件状态,仔细的清洗擦拭好,看一眼桌面上的计时器,闭上了眼睛,左手在计时器上拍下了计时开关,右手已经拿起了一个零件,和左手拿起的零件组合,开始了计时装枪,只看见他的手指在翻飞,一支手枪在他手掌中成型。

他把弹夹插入把手,一拉枪栓子弹上膛,左手拍向计时器,张开了眼睛,看到了自己的用时,满意的点了下头,把枪插回肋下的枪袋——54手枪和大多数国产手枪是没有肋下枪袋配发的,这个是他自己请人帮制作的。

他起身批上外衣,走出自己的宿舍,开始了今天的查岗。他先去了警备监控室,监控室的上尉向他敬礼,然后指着搏击训练馆给他看。他点点头,想了一下,走了出去。

走到搏击训练馆的门口,关闭的门里传出了沉闷的声响。罗启云拉开了门走进去有反手拉上门,看到了唯一亮着的灯光下,上身赤裸露出了精壮肌肉和几条伤疤的“小妖”起脚一个鞭腿扫向一个沙袋,“通”一声闷响在训练馆中回响!罗启云不由得动容:这一脚如果扫在人身上会是什么效果呢?而且这是在白天那么大的训练后的一脚!

“总教官,找我有事,是吗?”“小妖”在沙袋前站定,微微喘息着看着走过来的罗启云。

“学习泰拳多少年了?”罗启云在灯光照的到的地方停了下来,问。

“8岁的时候我哥哥教我的!”“小妖”回答。看着罗启云脱下了外衣取下了枪袋放在一边,然后听到他说:

“我们来两下,怎么样?”“小妖”楞了一下,上下打量了一眼身高体重和自己差不多的总教官,微微笑一下,问:

“带拳套吗?”

“就这样来吧!”罗启云回答。他向前走了两步,,让自己完全处于灯光下,然后,摆了一个太极拳的起手势,静静的看着对手。

“小妖”目光一闪,他虽然没有学过太极拳,但是却知道这种拳法是一种以柔克刚的内家拳,讲究借力打力,而自己学习的泰拳却是一种刚猛强力为主的拳法。

“小妖”单脚后点一下,却是似退还进,“呔”一声爆喝,起脚扫了过去,带着风声。

罗启云双臂环抱入满月,一迎一架一斜,卸去了“小妖”一脚的大部分力道,跟着一个肘击,肘尖已经点在突然被卸去力道而重心不稳的“小妖”的心口上。

“小妖”脸色微变。

罗启云收回架势,笑一下,说:“我刚才看过你的出腿速度,你还没有用全力!在来!”“小妖”看着自己的总教官,点点头,退回到了自己先前的位置。

他向自己的总教官鞠躬行礼,借以平复自己的心情。直起身体,他还是单脚回点,看着罗启云,无声无息的起脚,方位角度和先前那一脚完全一样,然而,速度却是先前的2倍,而且和先前带着风声的一脚不同,这次却没有风声被带起!

但是,一脚,却扫了个空!脚尖从罗启云身体前一寸不到的地方扫过——在他以为izj的脚扫中对方的时候,对方居然可以后退了那么一寸!

“寸止?!”他低声的道——这是一种高手才可以使用到的靠身法和步伐在方寸之间闪避对手攻击使得攻击停止的方法,所以叫做“寸止”;“寸止”要求被攻击方有很强的心理承受能力和判断能力,否则,走错了一步,就是死路了!

“小妖”自问自己还没有那样的能力。他收起自己的架势,低头躬身再次行礼,说:“我想,在打下去,我会输!”他抬起头,说:

“我想,我知道你找我的目的!”

罗启云转身,把自己的后背完全暴露给了“小妖”,走到自己的外套和枪袋前,把这些东西都拿起,穿上衣服,套上枪袋,才回答说:“其实,我是想告诉你一件事!”他终于转身回来,面对着“小妖”。

“我是,M国华人‘金龙堂’老大,也就是你的哥哥姚新民的联系人;他是国家安插在M国的特工!任务就是为国家情报机关收集M国地下社会已经相关的情报!”罗启云看着呆了一下的“小妖”,接着说:

“当时,他似乎预见到了自己的危险,在和我最后一次接头的时候,他对我说,希望我可以帮他照顾好你这个弟弟。我问他是不是有危险,要不要调回来,他只是说,不能前功尽弃,不能调!”停顿了一下,他接着说道:

“你哥哥的死,不是因为他暴露了,而是因为因为…他联系上了M国的意大利黑手党准备和他们合作,触动了另外一个华人社团的利益,由此造成的暗杀!”他看了一眼,无声的呼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事情发生后,我们马上寻找你,准备把你带回国内,但是,你的哥哥提前做了准备,把你送到了法国,而且,你也很警觉,摆脱了我们的人,然后,在法国外籍军团报名,并且顺利进入!于是,我只能等着你从外籍军团退役!”

罗启云说完,两个人都沉默了,长时间的沉默。

“小妖”的声音有些嘶哑,他开口说:“每年的的10月1日,哥哥都一个人在他的密室里呆着,出来的时候,我都可以看见他哭过!我应该早就知道,他不是一个简单的‘金龙堂’老大,可是,我一直没有去深想过为什么他会在那个日子里哭泣,也没有想过,为什么作为一个黑社会,他却规定不收华人社区的保护费。我只是怪他,为什么要加入黑社会,害得我不能象其他的小孩子那样读书上大学,而只能拿着西瓜刀在黑巷子里伏击其他堂口的人,或者是拿着狙击步枪为了自己堂口的人和其他堂口的老大谈判而做警戒!但是,其实,在内心里,我一直很敬爱他,因为,是他在父母不再以后,把我抚养长大!”他脸上有亮光闪了一下,他接着说:

“他出事前,就让我偷渡到了法国,让我用假身分回到国内来找你,但是,我发现了有人跟着我,我怎么也摆脱不了,于是,我报名进入法国的外籍军团!因为,我想变得更加强,我才可以为我的哥哥报仇!”他举手擦去脸上闪亮的东西,笑了一下,接着说道:

“看来,那些是你派出寻找我的人,被我误会是仇家了!而在我从外籍军团退役后,你,也马上的找到了我!”他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向着罗启云点点头,说: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知道接下去要怎么做了!”

罗奇云也笑了一下,转身走向门口,同时说:“走的时候,记得关灯,另外,你在休息时间私自跑出来,明天你的训练量要加罚!”

“是!长官!”背后传来了“小妖”的声音。

罗启云拉门走了出去,反手在关上了门。搏击馆里只有“小妖”一个人了。

眼泪在一次流了下来,他对着黑暗中M过的方向,说:“哥哥,我决定留下来,就像你一样,和我的队友一起为了这个生于10月1日的国家效忠!”

3.

“给我按照1,2,3号一组,4,5,6号一组这样的顺序,三人一组,把湖边的圆木抬到山顶去!50分钟内完成!动起来!”在罗启云的大吼声中,每天早上的“热身运动“开始了。

15个人象是中了箭的兔子那样飞一般的按照总教官的命令冲向了那堆圆木。

一根根不知道折磨了多少位到这个基地训练过的军人的沉重湿滑圆木被三人一组的抬起,压在肩膀上,三个人自己沟通协调着前进,各自调整着自己的步伐,速度,姿势,呼吸的频率等等,飞快的在并不平坦的山路上迈步,向着山顶冲锋!当所有的圆木被抬上山顶,教官的下一个命令传来了:交换队员,把圆木从山顶搬回原地!就这样在一趟趟的往返和组员交换中,15个受训的队员在受训中认识着另外的14个人!

一直冷冰冰的“小妖“开始在自己的队友面前开始有了微笑。

当夜幕降临,被操练得全身好像是下了开水的面条那么软的队员们,还要坐在教室里接受各个专业教官的授课:世界各主要热点地区风土人情地理政治情况,语言学习,军队警察特点,各类枪械爆炸品的专业知识......

当总教官终于宣布本日的训练结束的时候,在教室里,15个人终于有了第一个默契;他们一起叫了起来:天啊,这里是地狱中的地狱啊!

就在这时,总教官的声音传来:哟嚯,还叫的这么中气十足的啊?全体都有:携带你们的潜水装备,下湖洗澡!给我每个人徒手抓条鱼上来,明天我们吃鱼!

10天在生理心理和身体极限的基础训练结束后,15个人初步被编成三个小组,每个小组人数不等,除了继续接受基础的训练以外,各个小组还要根据各自的人员和任务,接受单独的专门的训练。

行动组,代号“刀锋”:重点学习各国枪械武器以及爆炸品特点以及使用,各国普通以及特种部队战术战斗技巧分析,各国碟报机构工作特点......用组员“铁拳”的一句话形容:“萝卜头”希望我们可以成为一个拥有超级头脑的战斗机器——现在,“萝卜头”已经是队员们对罗启云私底下的“爱称”!

通讯及情报组,代号“刀背”:重点学习化妆易容,各地语言,各类碟报器材的特点及使用,网络战知识,通讯指挥......和书上那个戴着圆框眼镜一样的“哈利.波特”说:我操,原来我最崇拜的黑客高手就是我们的教官?

火力支援组:重点学习狙击战术,伪装技巧,枪械改装,弹道学,气象学,人体结构学,,冷兵器的制造和使用......“利爪”看着自己的教官用一截手指粗细的铁管和弹簧,木条等在垃圾堆里找到的东西,在半个小时,用腰上工具带上的工具制造出一把可以单发射击重复使用的手枪,对着一块10公分厚的木板开火,子弹深深的射入木板中,他没有了语言!

两个月的训练完成,15个人组成的三个小组,已经成为一个战斗团队;队员可以放心的把自己的后背交给自己的战友来保护!

队员们期盼着在第三个月开始的新的训练中,“萝卜头”又还有什么花招来折腾他们!

“从今天开始,我们的训练进入一个新的阶段!”“萝卜头”的开场白说完了,他开始布置新的折腾人的“游戏”:

“离开我们基地87公里以外的县城,是你们今天的目标!”他嘴角现出一个恶作剧的笑容,接着说:

“你们有三天的时间,给我把县城里的情况打探清楚,越清楚越好.比如说县长穿什么牌子的内裤,是在哪里买的;这个县城里有多少个公测,有几个公厕的蹲坑是有门的,可以给我们行动的时候化装变身的;或者是这个县城有多少辆排量2.0以上的轿车,是什么型号的防盗器,有多少辆进口越野车......等等等等情况,越详细越好!”他看着队员们,说:

“为了增加你们的工作难度和趣味性,我把你们的照片发给了当地公安局,说有一伙惯偷集团路过,要他们在这三天留意协查,希望你们没有笨到会被警察叔叔抓住的地步!呵呵呵……他笑着说:

“你们出发吧,我就不不派车送你们了啊,最近汽油涨价了,我们要节约基地经费啊!”

看着队员们远去的背影,一个教官上前一步,忍住笑,说:“罗头儿,你说这帮家伙……会不会真让他们查清楚县长穿的什么牌子的内裤啊?”“呵呵呵呵”这个教官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很好笑吗?”罗启云板着脸问,但是眼睛也有忍不住的笑意。他终于也笑了——看着自己的队员一天天的成型,他脸上的笑容多了起来——他说:

“知道美国人为了杀卡斯特罗,对卡斯特罗的调查细到什么程度吗?”他自己回答道:

“美国人调查卡斯特罗的生活细节,细到要知道他喜欢什么牌子的雪茄,在什么时候喜欢抽上一只这样的程度,然后,他们就制作了一些这个牌子的雪茄,买通了他的一个身边人,想用这种带有毒的雪茄杀死卡斯特罗!虽然,最后美国人还是没有成功!”

“如果这帮家伙可以知道县长的内裤是什么牌子的,是在哪里买的,我亲自下厨做菜给他们吃,你们帮我做证!”罗启云一边转身往回走一边说。

三天后,在湖边,罗启云支起了行军锅,亲自动手把自己的15名队员前段野外生存采回来的野菇和他们打回来的野兔做出一锅好汤,一帮人则在馋涎欲滴的等待着,同时在目光中还在猛拍“萝卜头”的马屁:哇——罗头儿,想不到你除了会折腾我们,居然还有这一手啊?

然而,事实证明,他们的马屁没有用,因为吃饱喝足了以后,他们还没有把牙剔好,天杀的“萝卜头”已经开始下了新的命令:

“这次,你们的游戏是……”新的训练又开始了!

4.

教室里,15名队员看着“萝卜头”和一个武警官员进来,站在讲台上。

“这是边防武警的覃政委!”罗启云对教室里的队员们介绍道。

“边境线发现了一条秘密的地道,是我国境内勾结Y国毒贩偷偷挖的。边防武警的同志接到了情报,说,今天晚上,会有大批毒品由境外武装分子押送,通过这条地道进入我国境内!”他转脸对身边的武警同志说:

“覃政委麻烦你把具体情况给同志们介绍一下吧!”说完,走下讲台,把位置留了出来。

覃政委点点头,也不客套,拿起桌面上笔记本电脑的光电笔开始画图,很快,一张包含了地形高度,地貌,方向等基本环境的平面图完成,通过投影仪被放大投放在黑板上——看着图上清晰的道路,森林,表明地势的等高线等等——一个主管政工的政委居然有不输给专业参谋的绘图能力,不但是15名队员,就连罗启云都觉得很佩服。

“这里是我们边防武警辖区内被称为‘516高地’的地段,我国和Y国的国境线从高地中段把高地分为一国一半!”覃政委在电脑上指点着,接着说:

“三天前,我们接到Y国边境警察部队的情报,说在四号界碑以西125米处发现了一个隐秘的地道口,同时,他们还告诉我们说,就在今晚,会有一批毒品在雇佣军的押送下通过这个地道进入到我国!”他画出了地道的位置,接着继续道:

“‘516高地’是一片雷场,同时,在高地周边还有一片大小不一的配套雷区,这些地雷埋下的时间是在上个世纪我们和Y国发生战争的时候,两国间多次布撒,基本上分不太出哪里是安全的,而且地雷埋下去也距今超过20年,因此,我们和Y国一直没有在这个高地巡逻,成为一个被毒贩利用到了的死角!”他放下了手里的光电笔,扫一眼在座的人们,说:

“我们没有足够的夜视器材个探雷装备,最重要的一点,我们没有对付雇佣兵的经验,尤其是在一个到处是地雷,处处被限制的地方对付雇佣兵。所以,我们得知附件基地有特种兵在训练,我们就来请求帮助来了!’他马上补充了一点:

“哦,我们已经通过有关部门和Y国紧急磋商过,Y国方面同意,当战斗进行中,如果有必要,中方战斗人员可以边境界碑直线距离1公里范围内进入Y国领土追击雇佣兵!”

“这帮孙子,不就是希望借我们的手铲除掉这批雇佣兵吗?”罗启云摇头说道:“到时候我们的和雇佣军的战斗结束,他们只要出来收尾,功劳就变成他们Y国的了,这帮孙子玩这种手段!还他妈的只给1公里的直线距离!”

覃政委呵呵笑了几声,这是他进来这间教室那么久第一次笑。他点头对罗启云说:“的确,他们的边境警察曾经被雇佣兵打的很孙子过!”

罗启云伸出手给对方,说:“我们的小队就和武警的同志联合干他娘的一次!”

“干他娘的一次!”对方重重的握住了罗启云的手,同时又看了一眼对方,自己在心里说:恩,也许和这只军人不像军人的小队合作,会是个特别的经验呢!

5.

黎文元平端着手里的M4A1卡宾枪,看一眼前方埋头疾行的17个人,心里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挫败感:一年前,自己还是Y国特工大队的上尉队长,然而,只是因为自己漂亮的妻子红杏出墙,于是他一刀结果了自己的妻子和那个高干子弟,自己就开始了逃亡;在逃亡的路上,他发现,自己除了打仗,什么都不懂,于是,最终,他不得不进入雇佣军的行列,为了毒品集团的利益和自己的薪水而作战,从此没有了自己的祖国!

前方的17个人中,除了担任尖兵的3个人是自己在半年多的时间里亲自训练的以外,其余的14个人,是自己的老板为了多带毒品而拉来凑数的人。听着他们在几十米以外都可以清晰耳闻的粗重喘息声和沉重脚步声,黎文元感到胆战心惊,恨不得扑上去亲手把那些家伙放倒,撬开他们的脑壳,向他们那些除了毒品和女人以外,什么都没有的脑袋里灌输什么叫做“调整呼吸”什么叫做“隐蔽行军”!

他不是第一次走这条道路了,事实上,这条道路就是他和他的三个弟子亲手开辟出来的:寻找中国边防武警和Y国边防警察部队的巡逻死角,排雷,开挖地道,护送毒品通过!每一次都很平安,中国和Y国的巡逻队都没有人想到要到这个“死角”来看那么一眼!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他,觉得有一种压迫感在心里,他的心,有一种叫做“不安”的东西在生长,越靠近边界上的那条地道,这样的不安越强烈!因此,在分配人手的时候,他派出了自己亲手训练的三个人担任尖兵,自己在后面压阵!

今天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黎文元问自己。他举起了自己手里的M4A1,利用枪身战术导轨上的ACOG瞄准镜搜索前进。

“利爪”趴在伪装衣下方,美国制M21狙击步枪上的加强型夜视瞄准镜淡绿色的视界里,他可以清晰的看到17条人影在埋头疾行,正在进入伏击圈。似乎接到了指令,对方停止前进,全部趴在高低不平的地上,向地道口的方向爬去。从他们的动作来看,除了最前面的三个尖兵还像点样子以外,其余的人看起来都是野路子。不过,从瞄准镜中看到他们手里武器的影像,似乎他们的火力倒是很强大的:13支步枪,其中两支步枪下方还有枪挂榴弹发射器;4支霰弹枪——在丛林地带,齐射的4支手动霰弹枪可以有效的压制住数量多于他们的冲锋枪或者是步枪的射击!

17个人离地道口还有约50米,“利爪”在自己的耳机上小心的敲了三下,提醒自己的队友,准备发起攻击!但是想了一下,他小心的转动着自己的枪口用枪上的瞄准镜缓缓的搜索一遍17人的身后,没有在发现他们的背后有人了。他把枪口转回了地道口的方向,等着信号响起!

这是狙击手“利爪”的第一次实战,在这次战斗中,第一次参加实战的还有爆破手“麻雀”,火力手“板斧”,“矮马”。他不知道其他人是什么样的心情,但是自己的心情却是很紧张,也有一种期待,期待在战斗中可以有所表现——在驻港部队的时候,自己就是一个狙击手了,但是,在那个大都市里执勤的时候,在国内的训练场上训练的时候,自己并没有表现的机会。所以,当有人问他,愿不愿意去一个更加艰苦,但是有实战机会的部队去的时候,他没有做太多的考虑就点头答应了。

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冷血的人,但是,作为一个军人,他还是希望自己可以在战斗中体现自己的存在价值!不过,此刻,当自己的瞄准镜上的“十字线”压在一个在爬动的人身上时,他心里却突然想起了一个过去一直在问自己但是都没有答案的问题:当在自己的枪口500米以外是一个真正的脑袋的时候,自己,真的敢于扣下扳机,就这样从瞄准镜里看着一个生命,被自己击发的子弹给摧毁了吗?尽管,那个是敌人,可是,他也是和自己一样的人!自己,真的敢于扣下扳机吗?

他的呼吸,不由得因为这个问题而急促起来。

“你的呼吸,调整一下,太急促了!”他身边的观察手“老猫”用耳语一样的声音告诫他。“不要想,扣扳机就好了!”这个过来人补充了一句——就是他向总教官罗启云推荐“利爪”担任狙击手,而自己自愿成为观察手;因为在训练中,他看到了一个枪感比自己更加好比自己更加有天赋的人,这个人,只是少了实战的经验,而有实战经验的自己担任观察手和他配合,会是个很好的组合;最终,总教官罗启云同意了这个建议。

“利爪”感激的看一眼自己身边的伙伴,慢慢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继续观察着瞄准镜里那几个淡绿色世界中的红色人影。

黎文元用喉头对讲机通知自己小队的三名尖兵:“注意搜索,我总觉得今天不对劲!叫你们身后的几个混蛋就地隐蔽休息,把他们粗重的呼吸调整好!”

“是,头儿!”耳机里传出了一个回答。黎文元自己把身体伏低,利用手里步枪上的再次搜索他认为可疑的地段。一个红点在瞄准镜里一闪而过,他连忙把枪口转了回去,但是,已经晚了——

一声轰响,爆炸在地道口发生,“麻雀”在地道口设下的诡雷一下子就把一个大意的尖兵掀起,亮光把趴伏在地面的另外十几个人全部暴露出来!

“利爪”扣动扳机,加装了消声消光器的M21枪身震动了下,瞄准镜里一个惊慌失措的家伙扑倒在地,一动不动了——终于杀人了!“利爪”没有来得及去品味是什么心情,已经有密集的子弹从头顶肥了过来——地上的枪手到底是在枪林弹雨里呆过的,马上开火,向着他们认为有人的地方还击,然而盲目的射击,却给了“利爪”发现他们的机会。在一次扣下扳机,又一个家伙头一歪,就这样不动了!“老猫”手里的狙击步枪也跳动了!

中国边境方向突然升起一枚照明弹,“磁——嘶——”的声音中,在空中划出一道光亮的弧线,把枪手们的身影在一次暴露在强光下,而且,这一次,暴露的时候更加长!“达达达达……”枪手们不吝惜自己的弹药,火力全开,向着他们认为有敌的方向倾泻这子弹。

“利爪”快速的捕捉目标,快速的扣动扳机,又是三名枪手倒在地上!此时,照明弹落地,夜幕在一次笼罩这片高地!

“转移!”“老猫”只是一个字,和“利爪”小心的爬行,转移资金的阵地。他们已经在同一个地方开了不下5枪,虽然已经把两个拿着枪挂榴弹发射器的家伙撂倒,但是,这个阵地也不是那么安全了!

黎文元把自己的身体伏在一片水洼里——昨天下过雨,水洼还没有被今天的太阳蒸发干——湿透了的衣服让他成功的避开了“利爪”的仪器搜索!然后,在自己的瞄准镜里,他看到自己方的人至少已经损失了5个人,其中包括自己训练的三名尖兵。但是,在自己的瞄准镜里,却没有发现敌人的踪影!

碰上比自己高明的对手了!难道是我从前的队员?可是为什么会从中国边境会有照明弹发射?难道是联合行动?黎文元问自己:我是救人,还是救自己?这真的是个很严重的问题——他知道自己的内心深处,并不希望和自己昔日的队友作战,毕竟,他们曾经是可以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对方的,可以生死与共的战友;尽管,他也知道,有些东西,迟早都会发生的,当自己走上了这一步之后!

他在自己的瞄准镜中一直锁定着那个红色的移动影子,他无疑穿上了可以防红外线的伪装衣,使得自己的红外体征可以减到最小,那种伪装衣,不是普通的边防军人可以配备!他搭在扳机上的手指缓缓的压了下去!

“普——嘶——”中国边境方向又一枚照明弹发射过来,黎文元连忙把自己的眼睛从瞄准镜上移开,避免眼睛被夜视瞄准镜里突然增强的光线导致黑视,接着他听到了中国产81式班用机枪射击的声音!

中国的军队居然在Y国的领土上行动?黎文元震惊的想,他知道自己没有听错这个枪声!然而他看到了机枪的弹着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升起:他们完了,剩下的人,都完蛋了!这些,应该是中国特种部队,从他们的作战技术来说。

机枪的子弹打在没有清理过的地雷区,“轰”一声响,跟着是连环的爆炸!尽管在地底下埋藏了20年,可是,穿透地表的机枪子弹还是在打中雷体后,点爆了那些地雷所蕴藏的威力!

黎文元咬了一下牙,收回了枪,小心的后退!非常的小心,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背后,还有没有中国人和Y国人。他带领的人全部完蛋,他们身上带着的毒品也全部完蛋!他知道,自己又要开始一次逃亡了!这次,是要逃避自己老板的追杀!他再一次在心里充满了一种失败感,他自嘲的对自己说:我他妈的还真是一个丧家之犬!

爆炸和枪声终于全部平息。天,也亮了起来!

“利爪”,“板斧”,“麻雀”,“老猫”从自己的伪装掩体下站了起来。

“老猫”和“板斧”发现了地上水洼里的痕迹,“老猫”打个手势,四个人分成两组人,顺着痕迹追了下去,半个小时以后,四个人又回来了——离开边境线已经1公里了,而且他们也失去了那个痕迹!

站在昨天晚上的战场上,看着地上的残缺尸体,“利爪”和“麻雀”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老猫”和“板斧”一人一个,把他们扶着离开了。“把尸体和毒品留给Y国边境部队邀功去吧!你们马上回来了,我国境内接头的贩毒分子也被武警的同志解决了!”他们耳机里传来了“萝卜头”的命令。

6.

“利爪”和“麻雀”已经被心理医生叫进去很久了,但是还没有出来。其他队员都在走廊上等着。“老猫”看一眼“板斧”,问:

“我记得,你也是第一次…杀人吧?”

“恩!”“板斧”点头,说:“在海军陆战队的时候,我们都是训练。有一次要到南海区打海盗,去的是另外一个小队,我们队长没有争取上!结果被我们埋怨死了!”他目光中若有所思的,接着道:

“小时候,我表姐很疼我的,到我参军以后,也是她一直照顾我们家,我对她很感激的。但是,她老公吸毒,把上百万的家产全部吸光,最后,为了找钱去买毒品,把表姐也杀了,取下了她手上的…结婚戒指…拿去卖……”这个外表粗豪的汉子,把脸转过一边,长长的嘘乐口气,才说到:

“我不会把那些家伙当成人来看,他们是猪,是牛,是羊,而且还是有病的,会毒害我们的牲畜!”

“我第一次杀人,是一个小孩子,大概在14,5岁这样,他背着书包,走近我们,突然拉响了书包里的炸药就丢过来,嘴巴里还喊着‘安拉至大’,我抬手一枪,就打中了他的头……”“老猫”声音低沉的说:

“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看什么,都觉得那上面白茫茫的一片,好像涂满了脑浆一样!”他也长长的嘘乐口气,把背挺直了一下,接着说道:

“作为‘利爪’的观测手,我很惊讶于他对枪的感觉,和对射击天分,这些,是我怎么苦练也练不出来的!我所强过他的,就是我参加过实战,我想,就是因为这样,‘萝卜头’才让我和他配合!我相信,他是一个好的狙击手,也是一个可以看清楚自己内心,能够走过去的狙击手!”

“出来了!”背后的队员们说,大家迎了上去。

“给他们休息一下!”走廊下,站在他们身边的心理医生对大家说道!

“利爪”和“麻雀”坐在湖边额树荫下,两个人只是看着湖面发呆,却一直没有交谈,也一动不动。没有人上去打搅他们。谁都知道,现在这个阶段,是他们抉择的一刻!而他们自己,也面临着同样的选择。

“我们是杀手,是国家的战斗机器!是我们这个被称为‘龙的子孙’这个民族的尖牙利齿和铁拳!我们的每一次战斗,都有可能是处于最艰难最复杂和最严酷的环境中,我们的每一次战斗,都有可能在我们的手上沾染上血腥!”罗启云对教室里的队员们平静说道:

“你们每个人的档案都还在我的手上,如果,有人选择退出,我会批准,因为,你们在这里的训练成果,也可以拿回到你们原来的单位去,你们也还是可以为了国家的利益而战斗!”

“你们有一天的时间来考虑自己的前途!”罗启云最后说道:

“解散!”

第二天,早上。

教室里已经坐下了13个人,大家都把自己的军装礼服或者直接来之前自己本单位的制服穿在身上,包括罗启云,也穿上了自己自己国家安全部门的制服。

他看了一下手上的表,走到门口,正要关上教室的门,看到了走廊尽头跑过来的两个人,他手上的动作不停,那两个人飞奔过来。

“总教官,‘利爪’报到!”

“总教官,‘麻雀’报到!”

已经关上了一半的门停住了,罗启云说:“迟到,知道要受什么惩罚吗?”

两个人立得笔直。

“罚你没今天负责全部教室的卫生工作!回你们的位子吧!”门开了,两个人“是”的回答一声,一前一后劲了教室,然后,他们看到了13双喜悦的眼睛!

“从今天开始,你们将要脱下自己原来的制服,脱离原来的单位!”罗启云目光缓缓的把15个人都看一遍,接着说:

“你们将有新的身份,新的单位!”

“从今天开始,我们新的单位叫做‘130训练基地管理处宿舍’,简称为‘宿舍’! 你们将成为中国的外籍军团,成为中国的最外围防线,成为‘龙的爪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