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八十七章 手足之战

烈鹰少校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size][/URL] 北凉王府和星月帝国的交往很顺利,仅仅一个月,双方就开始了通商往来,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双方的特产是互补的,所以商业流通的最为通畅,而处于最前沿的北安府自然成为了交易的中转站,很快繁华起来,两地的交易从政府对政府很快变成了全民交易,无数的商旅客商云集北安府。 “你的设想果然成功了。”夏龙扬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北凉王府和星月帝国的交往很顺利,仅仅一个月,双方就开始了通商往来,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双方的特产是互补的,所以商业流通的最为通畅,而处于最前沿的北安府自然成为了交易的中转站,很快繁华起来,两地的交易从政府对政府很快变成了全民交易,无数的商旅客商云集北安府。

“你的设想果然成功了。”夏龙扬看着日益繁荣的北安府,高兴的手舞足蹈,“才一个月,北安府已经成为北凉最富裕的地方了。”“话是不错,不过你知道商人可是最好的奸细呢,以行商作为幌子,暗地里侦察这个国家的一切,然后回去通报给他们的国家。”秦中鹰没有丝毫的笑脸。“你这个家伙真是无趣啊,以前穷的时候也没看你有多担心,现在有了钱到反而担心起来了。”夏龙扬叹了口气。“把军事重镇变成商业重镇可是会削弱军队的战斗力的。”“我知道,所以除了用来警备的军队外,其他的野战军队我都让他们轮流驻扎到府外去了,这下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担心,现在该担心的可不是我。”秦中鹰笑着说,“现在该担心的恐怕是暗骑营的那些家伙吧。”……

欧振鹏已经3天没有休息了,大量涌入的星月国商人和他们卖的商品很快充斥着北凉城的每一个角落,但是对于暗骑营的人来说这是灾难性的,所有的重要机构都要加紧看护,而每一个星月国的商人也都要跟踪调查,生怕会做出威胁北凉的事情,不仅如此,他们大部分人都开始突击学习星月国的语言,顿时苦不堪言,当然对于慕容秋雪的监视也只好先放在一边,虽然欧振鹏认为此人跟秦中鹰一样对北凉是最大的威胁,但是显然对这个战功赫赫的将军和世子全力保护的女人,他们无法做出任何行动。

当然,暗骑营的人不知道,在同一时间,慕容秋雪正在把一包熬好的药交给唐馨,“秦将军已经给我找齐了所有的药材,让世子按照这个药方每天服用大约一个月左右就可以根治病情。”唐馨用颤抖的手接过药,泪水在眼睛里打转,“秋雪姑娘,你对世子的大恩大德,我们末齿难忘,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世子受病痛折磨已久,想必夫人也一样,还是尽快去给世子服药,秋雪别无所求。”“大恩不言谢,来日必舍命相报。”唐馨转身走了出去,亲兵们也纷纷向秋雪行礼,然后一起走了出去,嘈杂的府邸转瞬间又变成了秋雪一个人。

“这么说,我大哥的病有救了。”夏龙扬兴奋起来,“不错,在咱们的医药书籍中没有的珍贵药材却在星月帝国拥有,我在来往的商人那里购买了所有能够治疗世子疾病的药,然后把他们都交给了秋雪,现在估计世子的病情正在好转。”“太好了。”夏龙扬快跳了起来,“我有什么可以报答慕容姑娘的?赶快帮我想想。”“这样好吗?”秦中鹰用奇怪的语气问,“世子可是合法的继承人,以前之所以很多朝中大臣,将领看好你是因为他们都不认为世子能够活多久,现在他可以健康的活下去,那么你将要处在什么样的位置呢?”“你什么意思?”夏龙扬的表情有些愤怒的感觉,“那可是我大哥。”“如果你大哥当上王爷后准备对你和我们这班兄弟下手呢?别忘记,大夏是怎么分裂的—手足相残。”“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这是内务府的事。”“王爷直辖的三府,机略府督统的女儿嫁给了世子,内务府只归王爷管辖,外人难以插手,而暗骑营,实际应该叫亲军府,当然大家还是习惯叫暗骑营,对我和我们这些人没什么好感,在六部里,显然除了兵部之外,其他5部都是支持世子的,你常年带兵在外,跟朝中上层没有过多的往来,这里你已经先输了一招……”“够了。”夏龙扬打断了他,“你知道为什么我大哥要叫世子吗?自古以来长幼有序,这是道理,继承大统的也应该是他,我带兵镇守边疆足以,你不用在鼓动我去争什么位子,如果当真有一天我大哥继承王位后要对我下手,那时……”夏龙扬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那时你带着兄弟们去投靠我大哥,相信有你在,兄弟们不会吃亏的,我大哥也是个爱惜人才的人,也很看中你,到时候记得保护好月音和我妹妹就行了。”“你这说的是人话吗?”秦中鹰终于发火了,他虽然知道这个镇守使除了打仗外脑子不是很灵光,但是没想到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我明白你的意思,夏龙扬慢条斯理的说,是,我在军中声望很高,手握军权,加上你们这班久经沙场的兵将,如果我想夺权没有人拦的住我,即使我大哥即位,你也有办法在瞬间攻克北凉城,武力支持我继承大统,但是为了我能夺得这个王位,要牺牲多少人?北凉军人的血流的还不够多吗,北凉王家的人还要自相残杀吗,一个大夏的教训还不够,连北凉也无法幸免吗?你不用再劝我了,我不会去争这个王位,如果我大哥不顾亲情要杀我,那就让他杀好了,我是战士有为国牺牲的义务,我的牺牲能换来一个国家,一支军队的团结,那值得了。” “真是不可理喻。”秦中鹰恼火的说,“今天星月帝国来这里的商人比昨天多了2成。”“我知道。”“你也知道星月帝国对我们的地方早就垂涎三尺,如果不是及时接触,威吓住他们,恐怕他们的营地都驻扎到了风灵谷谷口了,面对这么巨大的威胁,别说我爹身体还好,就是真出事了,我哪里有心思去考虑什么继承的事情,风灵谷是我们用了数十万条人命换回来的,丢掉这里我即使是死也无法跟那么多弟兄们交代,秦中鹰,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也为了北凉能够有一个你认为合适的人领导,但是恐怕我要让你失望了。”夏龙扬微笑着看着秦中鹰,“我信任每一个兄弟,无论是有一样血统的还是来自不同地方的,如果我有一天真的死在兄弟的手上,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果我死了,你要继续守住北安府阻挡西进的星月帝国势力,我知道你有这个能耐。”“这算是你的遗言吗?”“算吧。”秦中鹰无奈的叹了口气,“我拿你彻底没办法了,镇守使大人,不过我可以跟你保证只要我还活着,没有人能够伤害你。”夏龙扬的表情严肃起来,“不许你为了维护我而伤害朝中的任何人。”“放心,我不会叫你难办的。”秦中鹰行礼后走了出去……

一把闪着紫光的宝剑猛的横在秦中鹰的脖子上,速度之快,之准,让秦中鹰这样的高手都吃了一惊,对方在瞬间站在了他面前,银铃般的声音恶狠狠的吐出几个字,“秦大人,好久不见了。”“原来是郡主,失礼失礼。”秦中鹰想行礼,但是发现抵住脖子的剑丝毫没有松动,“我已经不是郡主了,只不过是个武术教头而已,论官职应该是我向你行礼才对。”“不敢,郡主就是郡主。”“按理说你这位将军回来我应该来迎接的,你们这些人打着军事机密的旗号暗地做些小动作也就算了,但是你不该挑拨我们家人的关系。”“挑拨关系?”“你治好了我大哥的病我很感激你,但是你不该挑拨二哥和大哥手足相残,为了你自己。”“为了我自己?”“不错,如果二哥当上王爷的话你可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对吧。”“你都听到了,不过,郡主,你就是这么看我的吗?”秦中鹰冷笑着说,“果然女孩子还是尽量避免卷入这种事情为好。”“别看不起女人,或许我不如你聪明,但是我一样可以杀了你。”夏龙燕勃然大怒。“那就动手好了,我不会反抗的,况且我知道我打不过你。”秦中鹰索性闭上了眼睛,夏龙燕却有些不知所措了,手开始有些发抖,似乎是在思考是不是该砍下去,过了一会儿,她收起了紫电剑,“如果郡主没事,在下告退了。”秦中鹰行礼,“我大哥和二哥感情很好,大哥身体不好的时候,二哥曾经彻夜照顾他。”夏龙燕回忆,“二哥当年想去投军磨练自己,大哥也是很担心,最后亲自扶他上马,他们关系那么好,怎么会手足相残?”“如果人可以不长大就不会,不过可惜你大哥和二哥都是大人了,都掌握着国家的未来,他们会做出一些你看起来不能理解的残忍的事情,但是他们也是被迫的,是无法回头的,就像我们要在战场上杀死那些我们根本不认识的人一样,或许我们有相同的爱好,或许能成为很好的朋友,但是在战场上我们没有任何的选择余地。”“可这不是战场。”“已经是了,从我被刺杀,我父母惨死后我就意识到自己是在战场上,我们都在,想活下去,只能战斗下去。”秦中鹰的眼睛里燃起了怒火,“或许有一天,你大哥会命令我杀掉你二哥,那时我只有一个选择就是杀死世子,因为我不会让龙扬受到伤害,确认了谁想伤害他我就要做掉谁。”“大哥不会这么做的。”夏龙燕已经快哭了。“希望他不会,否则,郡主必须做出选择,杀了我救你大哥还是,放任我杀你大哥而保护你二哥,因为只有你的武功能够杀了我,也只有我有能力杀了你大哥。”秦中鹰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此时,他听见后面隐约的哭声,或许对夏龙燕来说,这样的事情还是不知道为好,但是现实世界就是如此残酷,身处王家顶端的人无法逃避这个命运,即使是夏龙燕也不例外……

夏龙飞昂首走进北凉王府的议事厅内,面色红晕,精神饱满,两边的大臣们议论纷纷,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世子,那个走不了几步就需要人来搀扶的世子早已经不知所踪了。夏龙飞得意的看着两边的大臣,29年了,他终于熬出了头,病痛的折磨曾经一度让他有过轻生的念头,但是他坚持下来了,终于等到了今天。之前差不多所有的大臣都对夏龙扬继承王位抱有幻想,因为不知道哪天这位世子就得一命呜呼,但是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他们心中的天平无一例外的倒向了夏龙飞,于情于理,夏龙飞都是北凉王家的第一继承人,与那个常年在外的夏龙扬不同,同夏龙飞相比,夏天行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曾经叱咤风云的北凉王现在给人风烛残年的感觉,呼吸急促,面容憔悴,看见精神焕发的夏龙飞也只能艰难的挤出一丝笑容。夏龙飞一行礼,“参见父王。”夏天行努力坐正,“飞儿,你的病情好转了,好啊,好啊。”看见王爷这个样子,大臣们的心里都一阵心酸,“父王身体不好就应该多多休息,朝中大事,儿臣和诸位大人就可以了。”夏天行笑了笑,“难啊,忙碌了一辈子,现在想停也停不下来了,不过,看到你能够生龙活虎的站在这里,比什么都好。”“爹,此次孩儿能够痊愈全靠秦将军和其同伴秋雪姑娘相助,儿臣以为,当重赏2人,尤其是秦中鹰将军,此人才华横溢,足智多谋,当调往机略府任职。”夏天行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随后说,“北安府局势未定,秦中鹰熟悉那里的环境,还是先在北安府任职好了,此事就这么定了。”夏龙飞有些不甘心,但是也没有别的办法,但是他并不担心,因为秦中鹰早晚是自己的人……

一只鸽子飞越茫茫草原,在北安府停了下来,负责接收消息的士兵急忙从鸽子的腿上解下一个小竹筒,刚想按惯例打开,一旁的军士制止了他,然后指了指竹筒上的蜡印,“有这个标记的属于最机密的信函,只能交给指定的人看,其他人看了就要被处决的。”年轻的士兵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仔细一看,只见蜡印下面用刀刻着几个小字“秦中鹰”,“是给秦将军的。”“什么?”军士拿过来仔细看了看,“一般这种信函都是给镇守使大人的,怎么会给秦将军呢?”“那我们要不要交给镇守使大人?”“不,那违反军法,你去把这个交给秦大人,我去报告镇守使大人。”军士命令……

“给我的密函?”秦中鹰疑惑的从士兵手中接过竹筒,亲手打开,里面的信函让他吃了一惊,随即把信函装进竹筒,对送信的士兵说,“你再跑一躺,把这个交给镇守使大人。”“是。”士兵接过竹筒,刚想走,秦中鹰叫住了他,“还是我自己去吧。”他拿过竹筒快步向镇守府走去。

“今天北凉的飞鸽传书只有一封,但是是机密函件,是给秦中鹰将军的,所以属下把函件交给了秦将军,然后特来禀报。”军士报告,夏龙扬正在文案上批阅公文,听到了连头也不抬的说,“知道了,你下去吧。”“是。”军士一行礼走了下去,没走两步就听见门外大声传话,“北府参军征西将军领中郎将秦中鹰求见。”“让他进来。”夏龙扬低头继续批阅公文。秦中鹰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抱拳行礼。“中鹰,你来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建议吧。”夏龙扬放下了手中的笔,抬头问。“建议到没有,只是有件事情要告诉你而已。”秦中鹰从怀中拿出那个装着密函的竹筒来,“这个是刚收到的,里面的内容可是触目惊心啊,想不想看看。”夏龙扬冷笑一声,接过竹筒,直接丢进了旁边的油灯中,“根据军律,这种机密函件看完要立即销毁的,你不会忘记了吧。”“你连内容都不看?”秦中鹰大惊失色,“这里面的内容可是跟你很有关系呢。”“军法规定,机密内容不得像别人透露,否则,我可是要按律处理了。”夏龙扬坐回案前,继续批阅他的公文。“龙扬,你能不能怀疑一下我,或者听听内容了解现在的情况,你就这么相信我?如果函件上的内容是让我杀掉你呢?”“你会动手吗?”夏龙扬头也不抬的问,秦中鹰不答话了。“如果连自己最亲密的兄弟都不能信任,那我还能信任谁呢?人活一世总要有几个值得信任,也可以坚定的信任的人,我信任你,这就够了,其他的事情无所谓。”“龙扬,或许有一天你会死在自己信任的人手上。”秦中鹰的心底有一种感动在涌动。“那除了证明我信错了人外不能说明其他的,但是在这天到来前,我会依然信任他。”夏龙扬放下笔,伸了个懒腰,“府里的公文还真是多啊,当个镇守使就这么累,我可以想象我爹的处境了。”秦中鹰一言不发的走了上去,从那些公文中拿走了一半,然后从文案上拿起一支笔,批阅起来。夏龙扬吃了一惊,“这是我这个镇守使的工作。”“如果信任我,就让我帮你好了。”秦中鹰快速批阅着这些文案,“来人,拿一套桌椅过来。”夏龙扬命令,“不过我可警告你,如果我的工作出错了,担责任的可是你。”秦中鹰把自己批阅好的公文放到秦中鹰面前,“在这里盖上大印这可就是出自你的手笔了。”夏龙扬毫不犹豫的把印盖上,“你的才能比我高的多,你做事情,我放心,如果说我还有什么比你优越的地方,大概就是能承担多一点的责任了。”两人没有再说话,埋头批阅着公文。

夏龙飞此时正在自己的府上看书,唐馨走了进来,“信函已经发出了。”夏龙飞放下书,一脸得意的笑容,“没有一个做首领的人能够容忍手下的人背着自己跟别人交往,恐怕现在秦中鹰已经无法和龙扬继续像以前一样亲密无间了,不过你不愧是机略府唐督统的女儿,伪造机密函件跟真的一样。”唐馨面露难色,“秦将军对我们有恩,这样做会不会太对不起他了,而且我们派人以保护为名控制了秋雪姑娘的府邸来威胁秦将军,多少有些……”“我们是在帮秦将军,他那样的人才跟着龙扬不会有前途的,只有跟着我,将来在我的带领下才能建功立业。”夏龙飞冷冷的说,“北凉王只能有一个,我不会再弄丢属于我的东西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