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妙语夸苏联 个人国际威信大增

三月春风 收藏 0 288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12_31_91408_6691408.jpg[/img] 1957年11月访苏期间毛泽东与翻译、身边工作人员合影 1957年11月14日,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召开,毛泽东出席了会议并作了发言,中心内容是“以苏联为首”的问题。毛泽东说:“我想谈一谈‘以苏联为首’的问题。我们这里这么多人,这么多党,总要有一个首。就我们阵营的内部事务说,互相调节,合作互助,召集会议,需要一个首。就我们阵营的外部情况说,更需要一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57年11月访苏期间毛泽东与翻译、身边工作人员合影

1957年11月14日,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召开,毛泽东出席了会议并作了发言,中心内容是“以苏联为首”的问题。毛泽东说:“我想谈一谈‘以苏联为首’的问题。我们这里这么多人,这么多党,总要有一个首。就我们阵营的内部事务说,互相调节,合作互助,召集会议,需要一个首。就我们阵营的外部情况说,更需要一个首。我们面前有相当强大的帝国主义阵营,它们是有一个首的。如果我们是散的,我们就没有力量。即使党的一个小组,如果不举出一个小组长,那么这个小组也就开不成会。我们面前摆着强大的敌人。世界范围内的谁胜谁负的问题没有解决。还有严重的斗争,还有战争的危险。要防备疯子。当然,世界上常人多,疯子少,但是有疯子。偶然出那么一个疯子,他用原子弹打来了你怎么办?所以,我们必须有那么一个国家,有那么一个党,它随时可以召集会议。为首同召集会议差不多是一件事。



“既然需要一个首,那么,谁为首呢?苏联不为首哪一个为首?按照字母?阿尔巴尼亚?越南,胡志明同志?其他国家?我们中国是为不了首的,没有这个资格。我们经验少。我们有革命的经验,没有建设的经验。我们在人口上是个大国,在经济上是个小国。我们半个卫星都也没有抛上去。这样为首就很困难,召集会议人家不听。



“苏联共产党是一个有四十年经验的党,它的经验最完全。它的经验分两部分:最大的基本的部分是正确的;一部分是错误的。这两部分都算经验,都有益于全人类。有人说,只有好的经验就好,坏的经验就无用。我觉得这样看不妥。缺点作为教训对各国也很有帮助。有些同志因为苏联在斯大林时期犯了一些错误,对苏联同志的印象就不大好。我看这恐怕不妥。这些错误现在没有害处了。从前是有害处的,但现在它的性质转变了,转变得有益于我们了。它使我们引以为戒。至于大量的正确的经验,大家都知道,我就不需要多讲了。



“苏联共产党在几十年来,总的说来,是正确的,这甚至连敌人也不能不承认。”



根据事先的协商,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后,将发表一个宣言。中共代表团抵达莫斯科的当天,就收到了苏方起草的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宣言稿。中方认为,这个稿子中仍保留着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时的一些片面观点,照着这样的观点发表宣言,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是有害的。于是,毛泽东决定,中方也准备起草一个宣言稿,并由邓小平主持讨论和修改,最后由他亲自审定。



从11月6日起,中方由邓小平牵头,苏方由苏共中央主席团成员苏斯洛夫负责,开始讨论双方各自起草的宣言稿。经过讨论,双方一致同意以中共代表团起草的稿子为基础,再进行修改和补充。



在修改宣言稿的过程中,双方争论最大的是关于“和平过渡”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毛泽东与赫鲁晓夫也多次谈过,并且表示不赞成赫鲁晓夫提出的和平过渡的可能性越来越大,无产阶级有可能通过议会斗争取得政权的观点,但赫鲁晓夫固执己见。为此,毛泽东提出,他与赫鲁晓夫都不再谈这个问题,而由邓小平同苏方有关人员来谈。邓小平在同苏斯洛夫的会谈中,代表中方严肃批评了苏方关于“和平过渡”的提法。

但是,为了社会主义阵营内部的团结,中共代表团同意保留宣言草稿中的“和平过渡”的提法,并在宣言上签了字。这个宣言的主要观点是:现时代的主要内容是由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社会主义是远比资本主义优越的社会制度,目前和平的力量已经大大成长,已有实际可能防止战争,争取和平已成为各国共产党的主要任务;要加强各社会主义国家、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的团结,加强国际工人运动、民族解放运动和民主运动的团结和合作。



尽管如此,中方对“和平过渡”问题仍有不同看法,为阐明自己的立场,中共代表团又向苏共中央提出了一个关于和平过渡问题的意见提纲,提出:“按照目前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状况,从策略观点出发,提出和平过渡的愿望是有益的,但不宜过多地强调和平过渡的可能”。“必须准备随时迎击反革命的袭击,准备在工人阶级夺取政权的革命紧急关头,如果资产阶级用武力来镇压人民革命(一般说来,这是必然的),就用武力去打倒它”。“取得议会的多数,并不等于旧国家机器 (主要是武力)的摧毁,新国家机器(主要是武力)的建立。如果资产阶级的军阀官僚国家机器没有被摧毁,无产阶级及其可靠同盟者在议会中的多数,或者是不可能的”,“或者是靠不住的”。①赫鲁晓夫对中共这个提纲是不满意的,但因中共的提纲既未公开发表,又未向其他兄弟党散发,因而也不便说什么。



11月16日,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上继续举行,毛泽东第一个作了发言。他首先肯定这个宣言,认为宣言用了一个很好的方法达到目的,这就是协商的方法。坚持了原则性,又有灵活性,是原则性、灵活性的统一。这么一种进行协商的气氛现在形成了,在斯大林的后期是不可能的。他还说:这个宣言是正确的,它没有修正主义或者机会主义的因素。



毛泽东风趣地说:“将来我们见马克思的时候,他问我们,你们搞了一个什么样的宣言?他会怎样评价这个宣言呢?有两种可能性。一种可能是:他老先生发一顿脾气,说你们搞坏了,有机会主义的因素,违背了我的主义。第二种可能是:他说不坏,不是机会主义的,是正确的。也许列宁会出来为我们讲话。他说,马克思、恩格斯呀,你们两位死得早,我死得迟,我熟悉他们,他们现在会做工作了,他们成熟了。”



11月16日,又召开了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出席会议的有64个国家的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团。8月18日,毛泽东在会上发表了长篇讲话。在讲到有关国际形势问题时,他提出了著名的“东风压倒西风”的观点。



毛泽东一开头就说:“现在我感觉到国际形势到了一个新的转折点。世界上现在有两股风:东风,西风。中国有句成语: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我认为目前形势的特点是东风压倒西风,也就是说,社会主义的力量对于帝国主义的力量占了压倒的优势。



11月21日,毛泽东离开莫斯科回国。此次莫斯科之行,使他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威信大增。与之相比,赫鲁晓夫不免黯然失色。



这次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云集莫斯科,表面上看是二战结束后社会主义力量的一次盛会,但就中苏两个大党而言,在空前团结的表象之下,却潜伏着某种危机。第一,苏联极力鼓吹“和平过渡”,而中国则对此大泼冷水;第二,苏联要千方百计避免战争,特别是核战争,而中国的态度是既要争取和平但又不要害怕战争,即使是核战争也用不着怕。正是在这些理论问题上的分歧,为后来的中苏大论战埋下了种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