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前线之毒魔僝身 第二十五章 逝去的天空 第七节

liushunyong379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URL] 其实,当天下午“10。08”枪案专案组的人已向关厅长报告说:“经过对入城收费站的监控录像的反复翻看,已确定当晚刘抑志从训练基地返回城里时,有一个人坐在副驾位上,虽然效果不好,在灯光的强烈照射下,不能分辨是男是女,但专案组已决定要先找到这个人,并准备从集训队入手。”现陈聪向他报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






其实,当天下午“10。08”枪案专案组的人已向关厅长报告说:“经过对入城收费站的监控录像的反复翻看,已确定当晚刘抑志从训练基地返回城里时,有一个人坐在副驾位上,虽然效果不好,在灯光的强烈照射下,不能分辨是男是女,但专案组已决定要先找到这个人,并准备从集训队入手。”现陈聪向他报告了车上坐的是陈冰雪,他就立即来到陈聪家,因他家就住在陈聪家的楼上。

关厅长进了陈聪家坐下,陈聪就急忙把陈冰雪所说的情况详细地告诉了他。

关厅长听后望着陈冰雪说:“小雪,这次的枪案影响很大,也很严重,最主要是如果我们不尽快破案,不尽快把凶手和幕后指使者抓获,刘抑志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因从现场看、从事后刘抑志被迫转了几次院来看,凶手很强大,他们有不杀死刘抑志决不罢休的意思,这个情况,你爸爸也知道。你再好好想想,你那天从基地上了刘抑志的车后至警官学院的这段路上还有什么情况,因从时间上来看,刘抑志是在你下了车离开你后,约两分多钟就被追杀了,也就是从你下了车到第一现场,他没有时间接触过什么人,从警官学院后门到第一现场,也就一分钟多点的路程,事后从刘抑志的电话记录上看,他也没有接通过或拨通过什么电话,凶手怎么就这么准确地知道他的行踪呢?现刘抑志还在昏迷中,我们只能看能不能从你身上找到一点线索……”

听关厅长说完,陈冰雪感到了害怕,可那天确实是正常的搭车啊!她低着头苦苦回忆那天晚上的经过,好长时间都不说话。

看着陈冰雪沉默着,关厅长又提醒陈冰雪道:“那天晚上,你在车上是否发现刘抑志有什么异常?是否发现有车辆跟踪你们?在车上刘抑志和你讲了些什么没有?你们是否接通过电话?”

看到陈冰雪还是沉默着,陈聪插话道:“小雪,关厅长在等你回答呢!”

陈冰雪回过神来说:“没有,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我也没有发现前后有车辆跟踪我们。在车上刘抑志好像心中有事,他一句话也没和我讲。我们都没有打过和接过电话……”陈冰雪说着说着就了哭起来。

“你哭什么?有什么就说什么嘛?” 陈聪见陈冰雪哭了起来,说话的声音也就大了一些。

陈聪的夫人,一个心地善良没有上过一天学的农村妇女,一直陪坐在女儿身边,听到陈聪对着女儿大声说话,认为是陈聪把陈冰雪逼哭了,也激动了起来,她站了起来望着陈聪说道:“你叫什么,难道小雪会去杀人,别人不了解她,难道你也不了解她?”说着话也不管关厅长的尴尬,就硬把陈冰雪拉进卧室,去安慰她。

为了缓和一下气氛,从不吸烟的陈聪拿起一包招待客人的烟,发了一支给关厅长点着,自己也点了一根。他望着关厅长,说:“厅长,你别介意,这孩子平时很坚强的,怎么今天就只会哭,我一个老公安了,你相信我,等她情绪好一些,我再问一问,如有必要就把她交到专案组那里。”

关厅长笑了笑说:“老陈,你怎么往那方面想,我是急啊!这么大的枪案,我们只有不放过任何一点线索,才能尽快破案。小雪这孩子,过去几个月来,我是早不见她晚见她,多懂事的孩子,我们怎么会说怀疑她呢?可那天偏偏是她坐在刘抑志的车上。从目前来看,凶手在作案之前是准确撑握了刘抑志的行车路线和时间的。哎,不说了,难说小雪也只知道这些,她是又急又怕才哭的。不过我还要问你一下,当天晚上你接到小雪的电话时你是和些什么人在一起?”

“前天晚上,也就是星期五晚上,胡亥请他们科的同事吃饭,胡亥也叫我去坐坐,吃完饭,胡亥开着车,我坐在车上,在回家的路上接到的小雪的电话。

“胡亥也是一个很优秀的小伙子,我想,因事关重大还是叫专案组的人去了解一下他吧!你别介意,我的考虑主要还是因刘抑志出事前是陈冰雪搭他的车。”

“这有什么,只要需要,你派人去问就行了。”

“胡亥这个小伙子我不太了解,只听禁毒总队的李总说工作很出色。”

“他是东北人,在公大时与小雪是同班同学,也是农村的孩子,老家条件也差。听他讲,他上大一时,肖力,那个花霸大酒店的肖力,你见过。”

关厅长点了点头。

陈聪接着说道:“肖力和他是一个县的,肖力在来花市投资前,为了回报社会,到老家与他们县政府及教委协商,资助了一些在读的贫困大学生,胡亥就是他资助的困难学生之一。肖力到我们市里来投资发展,胡亥来花市看肖力,肖力看胡亥人不错,就认作了义子。因小雪与胡亥是同学,也因胡亥的关系我认识了肖力。胡亥每次来花市小雪都陪着,后来他们慢慢相恋了。不瞒你说,因小雪与胡亥的关系,肖力也多次跟我说过,所以胡亥大学毕业后,我就把他要到了禁毒总队工作。胡亥这小伙子人好,也老实,在单位上口碑也好,在前两年参与侦破了好几起大的毒品走私案,多次立功受奖。去年在你调来厅里之前,念厅长不顾我的反对,说人才难得,就通过党委会破格把他提到禁毒总队侦查处情报科的科长位上,大体情况就是这些。”

关厅长听后说道:“我叫专案组从侧面了解一下就行了,看来还得等刘抑志醒来后,看有没有重要线索。”说完,关厅长站起来走了。

第二天中午,陈聪遇见关厅长说:“昨天晚上你走了后,我又问了一下小雪,她确实没有什么疑点。”

下午,关厅长到了禁毒总队,他叫李总安排总队侦查处的所有同志开个会,他要为侦查方面的工作作一些安排。在会上,关厅长讲了一些侦查处在整个禁毒工作中的重要性及对过去所取得的成绩作了肯定。开完会,他叫处里科长以上领导留了下来,他特别注意了胡亥,胡亥高高大大的,已明显发福。关厅长有说有笑地和处里领导谈了一些工作上生活上的事,特别表扬了胡亥在过去几年来的表现。胡亥给关厅长的印象是,人比较老实缅腆,没什么心机。当着胡亥的面,关厅长对李总说,胡亥年轻有为,一定要注意培养,现在全国马上就要发动打一场禁毒人民战争,要多涌现出一些像胡亥这样年轻有为的侦察员。会后,关厅长又与李总单独谈了一下,从侧面,他从李总的口中得出的结论也是胡亥比较踏实、肯干。

晚上,关厅长与陈聪通了电话,交代陈聪说:“不要在胡亥面前提起小雪乘坐刘抑志的车及当时通电话的事,那会使胡亥感到有压力,他没有什么疑点,此事也不要让外人知道了。小雪那里也尽量安慰,不要再提了,坐车只是一个巧合,专案组这边我想也不要再往‘坐在副驾的那个人’入手了,那会走进死胡同,还会给胡亥、小雪造成不良影响,一切等刘抑志好了再说。”

又过了两天,陈冰雪又试着对陈聪说道:“爸爸,刘抑志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我想去看一看他。”

陈聪说:“现在连我都不知道他住在哪家医院,他会没事的。另关厅长也说了,那天你乘坐他的车只是巧合,以后不要再提这件事了。”

陈冰雪没办法只有在心里干着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