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专稿:2007年台湾军事战略发展与准备

专稿:2007年台湾军事战略发展与准备


2007年,台湾军队在陈水扁“为保卫台湾而战”,“以武谋独”的备战精神策动下,继续秉持着加快构建有效的“吓阻能力”,积极推动新的指挥体制、军事变革、军队转型方面建设,不断强化“以空海战力为优先的三军联合作战”的军事战略和“质精、量适”战备准备建设。其主要表现在:


一、加快军事变革准备,基本完成第一阶段“精进案”调整


台湾军队“精进案”于2002年3月19日提出,计划以10年为期,分两个阶段实施,共精简员额8.5万余人,削减幅度达22%。

根据台湾军方公开信息资料显示,台湾军队2007年,可基本完成原定2003—2007年第一阶段,以“精进组织、强化联战战力”为主线“精进案”调整任务,共精简员额4.5万余人,总员额剩余34万人。

2008年将开始有步骤的实施第二阶段(2008~2012年)以“军事转型、提升吓阻能力”为主轴,再精简员额4万人,总员额剩余30万人战略调整。

依计划,台湾军队通过第二阶段兵力结构的调整,结合武器系统的更新、三军联合作战能力的强化,会取得质量上的优势,从而进一步提高“吓阻能力”。


二、推进新的指挥体制,强化下一代兵力整建和各军种建设


原先,台湾军方指挥系统分为2个,即:作战命令由“总统”通过“参谋总长”下达,预算和装备则由“国防部长”负责。而目前加紧实施的“精进案”,最终将使2012年台湾军方的军政、军令全部实现一元化,台“总统”可通过“国防部长”指挥军政、军令和军备三大系统。

在作战指挥上,台湾军方2007年已确立完成“联合作战指挥机制”基本组织构架建设。

现已知,其最终的“联合作战指挥机制”,指挥层级区分为“战略决策”与“战略执行”,各军种脱离各作战指挥链。与此同时,将台湾陆军导弹指挥部扩编成“导弹司令部”,全面提升统筹台湾军队“远距离导弹、精准导弹与防空导弹战力”,并设立“电子战测训场”,整合舰载与岸基反潜作战指挥体系。

在各军种建设上, 2007年台湾军方继续强化下一代兵力整建工作。虽说6100亿新台币的军购案通关受挫,仅有部分军购案获得通过,但台湾军方仍按照原定计划,积极推进“优化人员”、“构建组织”、“督导战术”方面转化工作。

台湾军方高层多次公开强调,陆军要以“常备打击、后备守土”为指导,强化机动打击作战能力和防空反导能力;海军要以“高效质精、快速部署、远距精准”为目标;空军要以“早期预警、防敌奇袭、远距接战”为整备目标的军事准备,全面提升联合制空和反制战力等下一代兵力整建工作。

从目前种种迹象表明,尤其是2007年台湾军方“汉光23号”演习战役准备,“兵棋推演”过程与战斗演进和实施结果看,台湾陆军已由过去主战军种的“主导角色”调整为协助作战军种的“支援角色”,其具体任务亦转变为:“深远作战、维护基地安全、负责地面防空、负责岛内绥靖作战”。这一方面发展变化,也是2007年度台湾军事发展转变最为显著的特点。


三、强调反导与信息化作战能力,为整军备战的当务之急


台湾军方认为:若以传统常规作战手段的范畴来衡量,当前大陆在作战飞机、潜艇数量、弹道导弹上占有对台绝对优势,可据此对台实施封锁作战。但是在C4ISR作战能力、兵力与火力投送、两栖与空降作战、后勤保障等方面仍处于弱势地位。因此,台湾军方研判认定,在此背景之下,大陆对台湾实施海陆空三栖立体作战的成功的变数不是没有。同时,台湾军方亦认识到了传统常规作战手段若不与信息战力充分整合为一体,则传统常规作战能力极易被对手削弱。因此,台湾军方把发展C4ISR系统,强化反导弹系统与信息战能力作为2007年整军备战的当务之急和重点。

台湾军方认为:要维持其军队的第二次打击能力,关键在于其信息系统在信息战中生存能力的高低。以此为原则,台湾军方一方面要加强其信息系统在信息战中的抗破坏强度;另一方面台湾军方拟将其信息系统使用频宽的设定,在基准使用频宽的基础上,按照在信息战中遭受第一次打击后信息系统可能产生的破坏程度作为系统频宽的余量来构建军队使用的信息系统。同时,台湾军方还强调要把快速扩张的民用通讯系统作为军用信息系统的备份。

台湾军方认为:现已拥有较为健全的陆上雷达与情报收集系统;太空情报与信息收集系统的构建正在进行之中;惟独在水中尚缺少相关的系统。有报道显示,2007年,台湾军方已开始谋划在台湾岛周边水域部署1-2个融多种声呐感应器、发射器,以及相关电脑网络组成的侦察监控网,并用数据链和电脑网络将太空、陆地、水中三个侦察与信息收集系统整合为一体,最终建立一个覆盖台湾全岛的大立体预警信息系统。这个系统的建立,将会起到台海陆空军装备效用倍增器的作用。由于台湾低岛地域较为狭小的特点,这一系统的形成显然是较为容易的。

台湾军方认为:在信息战的硬作战手段方面,大陆军队的指挥中枢和后勤基地多数并未采用适应现代战争条件下的强化与隐蔽措施,台湾可以利用太空、空中侦察手段,并使用精确制导武器对其进行攻击,瘫痪大陆军队指挥与后勤中枢的运作,这已2007年“汉光23号”演习中表现出来。


四、强调“联合战力保存”、“联合截击作战”、“联合反空降”和城市巷战演练


2007年的“汉光23”号演习,是陈水扁卸任前的最后一次,层次最高、参演兵力最多、课目验证最齐全、规模最大的联合作战演习。此次演习以2012年面临大陆军事威胁为假想背景。在演习地域上,演习突破以往在局部战区实施的作法,首次同时在北部、中部、南部、东部以及外岛等5个战区展开,可谓“遍地烽火”。

与此同时,动员兵力达28万人,使参演人员达到台军总数的1/6。在演习内容上,更突出“联合作战”,重点瞄准“联合战力保存”,“联合截击作战”和“联合反空降”演练。

除此之外,2007年台湾“国防部”还公开表示,台湾军队2008年的“汉光24”号演习日程将延迟举行。在实兵演习阶段,除了惯有的海空联合作战之外,演习重点将倾向于陆上战斗,战役假想不仅限于反登陆作战,还将包括岛内城市的防御、联合兵种旅遂行城镇作战等巷战内容。


虽说尽管台湾军方演习巷战并不是第一次了,但将“汉光”军演的重点倾向陆上战斗却是头一遭。

从“歼敌于海上”向“巷战等待美日救援”转变,也是2007年台湾军事发展变化发展最为突出的特点。


五、加快实施外岛延伸和扩大纵深战略,增建“外岛”导弹和火炮阵地


近年来,陈水扁当局不断强化外岛军事战力,图使外岛成为台湾军队实施“先制”、“反制”作战的跳板,成为“捍卫台湾的第一道防线”和“对大陆威慑的基地”。

有资料显示,2007年,台湾军方依据11月初所规划的方案,已正式将金门防卫部炮指部改编为金防部炮兵群,指挥官由少将降为上校。台湾陆军金东119旅、金西127旅,分别降编为金东守备队和金西守备队,指挥官也由少将旅长降编为上校指挥官,联勤金门支指部指挥官亦同时降编为上校。

据台湾媒体介绍,金门防卫部兵力最高峰时期曾超过10万,近10年来,金门防卫部各作战部队,已从师级单位降编到旅级单位,在2007年11月进行下一波撤兵计划后,金门已无旅级单位,只剩下守备区,以每个守备区2-3个营估计,整个金门兵力可能会只剩下大约7000人左右。

依据“精进案”,台湾军方实行的是“火力换兵力”策略,是在减少兵力的同时,增建导弹和火炮阵地,妄图把外岛变成“毒刺”,充当“直接攻击大陆本土的发射台”。

另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台湾军方从2006年开始编列为期两年的整备计划,预计在2007年底前完成马祖导弹阵地的整备。从台湾军队一退伍士兵,近期在博客上所发布的照片看,马祖、乌丘的导弹阵地的整建工作已全部完成。

在外岛延伸及东移战略纵深方面,台湾军方把远离大陆的太平岛和东沙岛等南海岛屿也包括其内,并在这一地区建构“潜艇伏击区”。与这一系列调整相呼应的是台湾军队在金、马等外岛加强“天弓”等对空导弹阵地部署。

台湾军方的如意算盘是,让靠近大陆的外岛作第一道防线,保护台岛西部的二线机群战机东移,以利于战时保存战机,提高存活率,以此为外部势力介入赢得时间。


六、强化“不对称作战能力,加快下一代高精准武器和网络战投入力度


2007年10月8日,台湾军方领导人李天羽到“立法院”做“国防部业务报告”时声称,面对解放军持续增长的军力,台军必须确保在“质”的方面获得提升。因此,台湾军方规划在2008年积极发展“不对称作战能力”,以便建立起有效的吓阻战力。

李天羽在“报告”中表示,台军在2008年将首先从指挥战、网络战、电子战、心理战、情报战等“不对称作战”的“软杀伤”方面着手加强能力建设。除了软的一手外,台军还将加大对所谓“下一代高精准武器”的投入力度,图谋打造“不对称作战的硬杀伤武器”。

资料显示,台湾军队2008年度用于高新武器装备研发和引进的预算达1267亿元新台币,较2007年增加了399亿元,其采购重点集中在能提升“不对称”战力的武器装备,主要包括美国的“铺路爪”远端预警雷达、“爱国者3”导弹、P-3C反潜机等。

在另一方面,台湾军方针对大陆的网络作战行动,除了在2001年7月正式成立,外称“老虎小组”的网络战部队之外,包括网络战在内的“资电作战”,已被台军视为未来五年兵力整建的首要项目。

据悉,2007年台湾军方在此方面计划继续投资近900亿元新台币,占未来五年台军事预算的11.9%。目前已发现的包括台军“老虎小组”网络部队、“国安局”和军情局三支台湾正规网军的使用手段,主要为数万个“木马”控制端IP和数千个“僵尸网络”控制服务器。


七、改革兵役体系,由原来的强制征兵政策改为志愿征召和强制入伍相结合的策略


由于当前台湾社会经济形势不佳,两岸关系紧张等因素,台湾青年参军的积极性一减再减,为了减少这方面的影响,2007年台湾军方又宣布:军队义务服役年限由2006年的16个月,再减少到2007年的14个月,最后将在2008年减少到12个月,并逐年提高募兵比例,实现“募兵为主、征兵为辅”的调整目标。

由于役期缩短也造成预官和义务役士官的大退潮,部队缺员情况严重,使得台军战斗力空前下降,战力已接近历年来最低。


八、结语


总之,我们从上述台湾军事战略调整和发展准备情况来看,台湾当局仍视大陆为主要的“假想敌”和潜在的严重威胁。

台湾军方在进一步强化实际作战能力的同时,更加注重其质量建军、兵力整备、联合指管、信息化作战等系统的统合及安全系数方面的发展建设。这给两岸关系蒙上阴影,也使对台军事斗争和祖国统一大业更具复杂性和艰巨性。

伴随着陈水扁为“入联公投”的加紧准备,更使台海局势进入“高危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