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虎 黑 幕 第十二章 一 念 善 恶

风骑兵中尉 收藏 12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2/


第十二章 一 念 善 恶

嘉年华别墅区在S市为誉为成功人士的专属社区。能在这里购置房产的人,家产至少都在8位数以上。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其中一栋漂亮的罗马风格的别墅现在竟然成了雪虎分队的临时指挥中心。

行动成功后,几个人换乘了一辆三菱吉普车后在城里的闹市区转了几个圈。确定没有人跟踪后,雪虎立刻用路边的磁卡电话联系了马英。十几分钟后,他们被人送到了这里。来人借给他们一直手提电脑,说:“这里是咱们总参的安全点,这部电脑以后用来和首长联系。没有什么特殊情况,我不会到这里来。”说完,那人迅速离开了。

通过MSN,雪虎和马英建立了视频通讯。马英通报说,他们劫持了扳机和夜鹰以后,杨森暴跳如雷立刻赶到基地找“老板”要人。结果“老板”反过来找他要人,两个人吵了一个不可开交。

马英介绍完后问:“你们下一部准备怎么办?”

雪虎笑了笑,说:“我们准备对杨森下手。这小子是解开这个谜局的关键人物,他手里掌握的东西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多。”

马英听完,沉思了一阵说:“嗯!这个杨森是个关键人物,不过他现在几乎成了惊弓之鸟。不带5、6个人几乎不敢出门,关键是他现在深居简出。下班以后,都是直接回家那里也不去。”

这时,毒牙结果话来说:“你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找到他近期的行程安排。我们也会盯着他,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像他这样的人物,不出去应酬几乎是不可能的。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更何况是您老马首长。呵呵。”……

当天晚上7点,在距离S市国安局大约200米的地方。毒牙和夜鹰开着一辆红色捷达轿车,车内的两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国安局大门。

“咱们怎么这么倒霉,妈的。不单要跟外面的人玩命。家里还有人背后下刀子!”夜鹰口袋的手刚把烟盒拿出来一半,就被毒牙一把按了回去。

毒牙看了看他说:“刚才的业余动作是什么?以前没有人教过你,守候的时候不能抽烟吗?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事情是公平的……”就在这时,一辆黑色本田和一辆奥迪V6,一前一后的驶出了国安局大门。

“通知老大,出货了。”说完,毒牙一踩油门跟着两辆挂着国安牌照的汽车。

“主任,解放路的货来了。我刚出门,马上到庆祝路不会耽误送货的。”夜鹰拿起对讲机向雪虎汇报。

“嗯,知道了!累了就换个人,工作要紧身体一样重要!”

“明白!”夜鹰说完,放下对讲机紧紧盯着四辆车外的目标。

“主任,货主好像不对,你再查查看。货主说先到民主路和四环交接办事,我先回公司了。”前车好像已经发现有人跟踪,忽然加快了车速并且不断在各个车道之间变换方位观察。

“明白了,我让你们班长再去找,你们先回来。”……

“班长,交给你了!”说完,毒牙一拨方向盘汽车左转到了一条小路上。

杨森的汽车最后驶进一处位于S市北角的一处小院了。

“老板,货送到了。对,我就在门口。是!走,老大让我们先回去。” 扳机和耗子很快回到了别墅区,进屋以后看到雪虎和毒牙手里正拿着刚刚打印出来的资料。这时,门忽然被推开了一个身穿睡衣的的老年妇女现在门口。由于事发突然,屋内的所有人几乎同时拔枪对准了她。老太太被惊呆了,傻傻的看着屋里这群手持武器的年轻人。

扳机的反应很快,看到情况有变立刻把枪插回枪套里。然后掏出了带有警徽的证件:“阿姨,您别怕。我们是警察,正在执行任务。”

老太太一时没反应过来,双腿不住打颤脸色苍白的看着扳机。扳机不亏是渗透专家,脸上瞬间洋溢着真诚的笑容。轻轻搀扶着老太,坐在沙发上,毒牙看到这里也赶紧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水……

“我操!你小子要是去演戏肯定得个什么飞天奖!”耗子这会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你小子真损,还让一60多岁老太太帮助我们监视对面的人。”耗子此时依然大笑不止。

“别闹了,这是班级的专业有什么好笑的。都过来!”说着,雪虎把资料分送到每个人的手上。

“现在分配任务!耗子,明天你负责把房子的电线弄坏,然后发射手机干扰信号。扳机,你进屋,弄清楚屋里是什么人再把这个窃听器放好。毒牙,你监听电话!我在屋外接应!”

扳机装扮的维修员态度和蔼,面带微笑地听完抱怨以后跟随着一个中年女人进入,十几分钟后扳机大汗淋漓走了出来转过街角,看了一下四周没人扳机快速进入红色捷达轿车。

扳机一把拿过雪虎手里的矿泉水“咕咚咕咚”灌了几口,说:“屋里一个保姆和一个20多一点的女人在,别的没发现。找屋里的情形,那女人是杨森保养的一个情妇。而且对她还相当错,光是手上的钻戒就不止20万,脖子上的翡翠吊坠更是贵的没边。”刚说完,毒牙和耗子也钻进了汽车。随后,耗子冲雪虎点了点头,说:“不错,效果很好!。”……

夜幕深沉,距离房子几百米外的一个小旅店里四个人正收听着窃听器传来的讯息。杨森很谨慎,在家里没有提到过一句工作上的事情。毒牙伸了个懒腰,走到房间的阳台上。看着点点星光,他的的眼睛看着远方的万家灯火。心里的一个身影渐渐清晰,她现在还好吗?她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吗?正想着,身后传来了推门的“咯吱”声。雪虎手撑着身体,倚在阳台的栏杆上。

雪虎太了解这个自己带出来的兵了,俊朗的面孔下是一个思想深邃、思维缜密的年轻人。从他见到江山的那一刻起,就被他与生俱来的傲气和自信所吸引。这些年,历经生死的他成长的速度让雪虎也觉得惊异。一个真正的特种战士,不单需要强健的体魄更重要的是坚毅的心智和冷静的头脑,而他就像是造物主特意雕琢出来的一个杰作。雪虎明白,总有一天他会取代自己的位置,总有一天这个命运的宠儿会给这只光荣的部队带来新的辉煌。

“想菲儿了?这次任务结束,你带她回家看看你父母吧。”雪虎把手里的茶杯递给他。

“呵呵,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等任务完了再说吧,记得我还是新兵的时候,你就告诉我们。一旦身负超常的能力,就要准备好忍受超常的苦难。”毒牙把玩这茶杯说。

“后悔了?”雪虎微笑看着毒牙。

毒牙昂头喝完杯子里的水,回报了一个笑脸后说:“不能和你并肩战斗,我会后悔一辈子!”

“老大!快来!”屋里传来了扳机焦急的呼唤,雪虎毒牙两人几乎同时进屋,此时扩音器里传来的是一阵男人呵斥声:“早就告诉你,别管我家里的事。周末我带我儿子去打高尔夫,这是我早就答应他的。怎么能……”

周日,高尔夫……这时,雪虎的脸上漏出了久矣不见的笑容!

绿草连天,白云漂浮在半空中。阳光不是自云层中散落在池塘和林间。一家三口,正漫步在如诗似画的场景中。三人有说有笑,中年男子不时用用慈爱的眼神看着身边的生命的延续。球场四周,六个充当保镖角色正的国安人员分部在几个哨位正来回巡视。这时,三个陌生人开着一辆高尔夫球车正不紧不慢的向这边驶来。几个保镖对视一眼,一个头目模样的人冲着他们点了点头。其中一组三人立刻上前拦住了球车。

此时,远处隐蔽在冬青丛里的毒牙正把一颗麻醉弹装进M40A3的枪膛里。400米外,三个特工正与球车上的雪虎纠缠。而他们身后,另外三名特工仍然在忠实执行他们的任务。第一枚麻醉弹准确的叮在位置最靠后特工的脖颈上,毒牙右手快速从嘴里拿出第二枚麻醉弹。枪栓后旋拉开,随即装弹枪栓复位第二枪紧接着射出。终于,扳机大声的吵嚷没有掩盖住两名特种昏迷倒地的声音。那个头目模样的人极快,手立刻伸进腋下的枪套里。但是,他却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动作。如果他寻则隐蔽的话,还有可能避开毒牙的麻醉弹。但是一切都晚了,就在他中弹倒地的时候,前面一组特工也同时收到了雪虎三人的袭击。

杨森与夫人还有他们刚刚大一的孩子,此时还沉浸在天伦之乐中。这时,他忽然听到身后传来的沙沙声,那是快速行走后与草皮摩擦所产生的。他厌烦的转过身,正准备训斥那些不听招呼的手下时,他脸部的肌肉却开始僵化,张开的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雪虎三人正一字排开着,像他走来。雪虎带着雷朋太阳眼镜,古铜色的肌肤在太阳的照射下闪闪发亮。带着微笑的面容在外人看来是那么和蔼可亲,而此时的杨森却感到全身肌肉不受控制的微微抖动。但是,多年的特工生涯还是让杨森鼓足勇气用身体挡住了家人。虽然他的腿明显在发抖,但是他怎么也要保持最后的尊严。

雪虎微笑着走到杨森面前,友善的像老朋友一样伸出大手,说:“杨局,老没见了最近好吗?这是嫂夫人和孩子吧?”杨森铁青着脸看着眼前的三个特种兵,紧张的回答道:“呵呵,老张呀!啊!最近挺忙的。”雪虎冲着他身后点了点头,又说:“哟!孩子都长这么大了。哎,你说说现在咱们这些孩子容易嘛!杨局,上次那件事还有点尾巴咱们借一步说话?”说着,紧紧握着杨森的手轻轻往回拉了一下。

“你们先玩着,我和老张谈点工作上的事一会就回来。”说着,杨森和雪虎如多年好友一样,相携而去。

看看距离差不多了,杨森说道:“你们想干什么!”

雪虎笑着说:“别紧张,要杀你我们机会太多了,刚才甚至可以搞个灭门不是吗?我们不是刽子手,我们想要的是什么你自己清楚。不过,你最好和我们合作,别逼我!回头看看你儿子的头发!”

杨森转过脸去,顿时铁青的脸色转成了灰白色。他清楚的看到一束绿色的激光,正在他儿子的后脑上画出了一个叉……“你……”

“别乱看!让你老婆儿子在这呆着,你跟我们走。只要合作,我保证你和你家人的生命安全。呵呵,你也知道弄个什么煤气爆炸一类的事故对于我们来说易如反掌!”

安顿好了杨森的家人,雪虎带着杨森以最快速度来到别墅区。摘下他的头罩,雪虎看到杨森略显肥胖的脸上的肌肉正不自然的抖动着。

“你不用这么害怕,我说了我们不是刽子手。我需要的是合作,合作了至少可以抱住你家人的命。怎么样?”雪虎的语气虽然平淡,可是隐含的杀气却让杨森不寒而栗。

杨森昂起头,看了看雪虎又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独自抽着烟的毒牙,说:“你怎么保证我家人的安全?我凭什么相信你!”

没等他说完,毒牙已经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按下了发射键。

“耗子!准备行动……”

“别!!别碰他们!”杨森声嘶力竭的喊着。

毒牙说:“你还有2分钟考虑时间!2分钟之后,我不保证他们是否还活着!还剩1分50秒!1分45秒!”

“别这样!他们是无辜的!你们……”杨森此时已经声泪俱下,双腿一软跪在地上。

毒牙的数秒声并没有因此而停止:“1分30秒!,1分25秒!”

“我说,你们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们!停下,快呀,快停下我求你了!”说着,杨森如鸡叨碎米一般响头碰地发出“咚咚”声!

毒牙一把拎起了地上的杨森,说:“求我!那些被你们杀死在国外的总参军人有没有求饶!他们该死吗!他们为了祖国战斗在最危险的地方,却被你们这些杂碎为了几个臭钱就……告诉你,你想说,可我现在不想听了!你们到地狱去跟那些屈死的军人们去解释吧!!”此时的杨森已经像只癞皮狗一样浑身瘫软,脸上满是弄不清是泪水还是别的什么东西的体液,他嘴里叨念着:“求求你们,别……”

雪虎一把抢过了毒牙手里的电话大声喊道:“耗子,停下!快停下!”随后,雪虎一把拉开了毒牙然后轻轻扶着杨森把他放到沙发上。

“好了,你家人没事放心吧!不过,你最好立刻告诉我们全部事实,毒牙的脾气真是……你刚才也看到了。”

杨森一把拉住了雪虎,说:“别,我什么懂告诉你们,我什么都说……”

毒牙冷哼一声,转身上楼。打开卧室的房门后,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是,扳机推门进来走到毒牙身后,说:“戏演的真好!比我还好!”

毒牙没有转身,说:“扳机,我忽然发现我自己很可怕,我刚才觉得我坏的很自然,坏的很彻底。”

扳机听完后,拍了拍毒牙的肩膀说:“干咱们这行,好与坏往往就在一念之间。一念为之,恶!一念为之,善!”

毒牙把身体依靠在窗框上,眼睛看着远处。他的心里忽然强烈的思念着林菲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