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两辈子 第二部 呼啸的炮弹 第二十九章 顺手牵羊 第二十九章 顺手牵羊1

renliangkelly 收藏 4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7/[/size][/URL] 任江自然知道自己参与的杨家岭和张古山的战斗就是震惊中外的“万家岭大捷”,只是没打到最后,着实让他惋惜。没地里又让人抢去声名对于他而言,反倒是小事一桩了。 江涛是队里最沉稳的人。他虽然带着一分书卷气,但刚毅的表情里,让人一眼就看出他是个作过大学问的人。但为人圆转,处事干练让人对他刮目相看。任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7/


任江自然知道自己参与的杨家岭和张古山的战斗就是震惊中外的“万家岭大捷”,只是没打到最后,着实让他惋惜。没地里又让人抢去声名对于他而言,反倒是小事一桩了。

江涛是队里最沉稳的人。他虽然带着一分书卷气,但刚毅的表情里,让人一眼就看出他是个作过大学问的人。但为人圆转,处事干练让人对他刮目相看。任江从第一眼见到他,就觉得他类似电影中的进步知识分子。看他一脸沧桑的表情,便让人猜测他多了三十,其实还要一年他才到而立之年。王立行虽然有些于江涛相似,但骨子里全然不同。性格上保守拘束,但作战风格上泼辣、强悍。是难以一见的良将之材。江涛则更像军师的角色。两人的共同点就是相貌堂堂,知书达理。按照这个层面看,与他们俩相比任江失色不少。女子择婿,如先选任江而非他二人,岂能用有眼无珠来形容。

转眼已快入冬,战士们去年的棉衣早就被抽出棉花来另作他用。部队开始时行军速度飞快。但一过长江,便慢了下来。一路只能步行,战士们的布鞋几乎都成了拖鞋。站在山坡上,眺望着部队消失在道路的尽头。任江露出甜美的笑容,任已经转凉的秋风拂过脸庞。他鼓动着喉结,一副恬淡无为的姿态。

江涛几步并作一步的赶上山坡,看着任江陶醉的模样。觉得好笑之余,还是惊醒了他的美梦。“老任,你看天气转凉。上次缴获日军的临时军火库里只有武器弹药,并无棉被、棉衣之类。战士们在夏天还好,不用盖被子。尤其现在部队行军在外,帐篷也没几副。今年冬天怎么挨过去?”

听着江涛的话,任江心里也不停算计着:去年冬天是在淮南地区度过的。那时自己依附在第五战区的怀抱下,要甚么便先得到甚么补给。眼下如何是好?

他盘算许久也没得出什么答案。只好走一步算一步。部队并没经过严格的队列训练,走起路来松松垮垮,瞅着便来气。尤其是那帮刚招进来的心兵。精神是抖擞的,但嬉皮笑脸,互相聊天。显然将行军打仗当成儿戏。任江刚想避开江涛的话题,上去去责问。伍皆朋一颠一颠的跑来,一路上捂着腰间的毛瑟枪匣。主要那玩意设计的不太合理。一旦跑起路来,一抖一抖的。

他气喘吁吁地样子,抹掉了汗水后,道:“队……队长,此去东北30公里处。果然找到了日军一所野战医院。”

自从渡过长江,任江就神秘兮兮地命伍皆朋带着侦察排去执行一项任务。侦察排忽然消失在众人眼中,反而让其他人猜测他们此行的目的。对于这点,任江守口如瓶,连江涛都没告诉。并非他故弄玄虚。待得伍即朋一行人等归来,便真相大白。任江答应齐花瑶一定弄到阿司匹林,当然要打日军野战医院的主意。如果一开始便暴露了派出侦察排的目的,那任江又如何能在齐花瑶面前有炫耀的资本呢?江涛听完伍皆朋的汇报,颔首而笑。任江在齐花瑶面前逞能的事,他还是有耳闻的。

日军在江北的挺进速度甚快,所以尚未建立稳固的阵线。由浠水,任江的华中大队得以从大别山系见缝插针地钻入日军内部。侦察排和狙击排就像是撒开的网,成若干个小组,散布于主力四周,一旦遇警,则立刻互通音讯。

第6师团的野战医院设在太湖县,编制为240人。周围的的守卫部队是其补充预备役兵员的一个中队而已。大批的日军仍在对朝武汉进军的途中。

任江为了避免与鬼子的主力部队相遇,一般都让部队白天休息,晚间行军。一个风和日丽日子。华中大队开近到距离太湖县不到5公里的地区。县府设在晋熙镇。用军用望远镜都能把那小小的县城看个透亮。

任江派了四个侦察排的战士化装成平民潜入晋熙镇。鬼子在县城门口布置了检查岗,进出必须搜身。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四人均空手而去。反正只是要探听野战医院的情况,无须带家伙。

任江把部队安顿在城外五公里处,饱餐一顿。忙里偷闲,三连老兵在保养枪支;迫击炮排在模拟射击;工兵连在调试火箭弹定时装置。那些耐不住寂寞的男兵,有些借故找女兵排的姑娘聊天。有些摸出藏了很久的烟卷美美地抽上几口。有些则在地上画了棋盘,排兵布阵捉对撕杀。任江和江涛于几个连排长聚在一起商议偷袭计划。

“上兵伐谋。今日我们共商大计,众位请踊跃献计献策。”任江发表了类似开场白的致辞。

江涛微笑着摇摇头。

“江参谋长你摇头是甚么意思。难道不赞同队长的话?”田丰毅有时 “憨”得可爱。

其实江涛只是对任江最后的那句感到可笑而已。

王立行没有理会田丰毅的“声音”直接道:“出其不意,诱蛇出动,速战速决。此十二字应该是此次战斗的宗旨。”

江涛点点头。

“江参谋长。你这次点点头又是甚么意思?”田丰毅可爱的一面把众人都逗乐了。大家捧腹大笑让他觉得十分窘困。“笑,笑甚么啊。有啥好笑的,怎么不告诉我?”

陈斯君摆摆手指头道:“修已知道你,你却不知羞。”此句出自宋·大文豪欧阳修讽刺几个自以为是的年轻人所言。

任江罢罢手,令众人又回到会议中来。

“我们最主要顾忌的是敌人重兵便在此不远处。如果打草惊蛇,第6师团一个反包围,不出2个时辰。你我便会成为日军重炮下的尘埃。”江涛分析道。

“还用夜袭怎么样?”张杰伤势基本痊愈。上一次夜战他没参加上,还记挂着。

范天昊也是第一次被拉到高层作战会议里,不太习惯。不过他却考虑得甚是周全。“张排长,恐怕这次就不太适合夜间作战了。上一次夜战是因为地点在白天已经有过一次攻击,摸熟了地形。而且鬼子是因没有料想到背后悬崖上会上来敌人才被我们一举击破。现在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县城。除了几个城门外,没有像上次那样可以出奇兵的突破口。所以要是再由夜间出击,敌我双方都会陷入混乱的困境。”

众人听罢,心下暗中称是。范天昊考虑的不无道理。

齐花瑶忽然问道:“难道我们白天攻击?”

“恩!不错。我们不仅要在白天攻击,而且要大腰大摆的进他们的野战医院,再明目张胆的退出来。”任江笑眯眯地说时,扬扬得意。

“原来队长早就胸有成竹。有了妙计还一定要最后才透露。”田大壮埋怨道。

江涛心道:任江这家伙喜欢卖弄的个性不知甚么时候才能改掉。不过他又不便说出来。只好顺着任江的话道:“老任,有什么计策就直说嘛。吊人胃口的事,多做了,别人下次可就没兴趣听了。”

“其实和王连长的意思很接近,我们是要引蛇出动,不过叫做调虎离山更确切些。”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把县城的守备队引出来,再攻野战医院。”陈斯君拍手叫好道。

“对头!丫头挺机灵的嘛。”任江称赞道。

“嘿!”陈斯君得人表扬,心下自然愉悦。

“不过这调虎离山还是有些道道的。不能打的太猛。不能人数太多。否则鬼子一见那么多人攻来,早就龟缩在城里打防守战了。所以我只派出一连,换上些农户的衣服,装作游击队去攻城。虽然这种想法有些幼稚,但鬼子只不过是一个守备队,谅那队长也不是正规军校毕业。绝想不会想到游击队会傻到去攻城这一层。”任江说的信誓旦旦。众人便知这是一锤定音了。

约莫申时三刻,那四名侦察排的战士安全归队。经过一下午的打探,城内情况基本摸清。县城有四门略成矩形。野战医院便设在城西一所教堂内。整个现成大概只有一个中队的鬼子把守。也许是鬼子十分放心,以为中国军队没有能力钻到腹地内。

翌日卯时二刻,任江派出了一连由田丰毅率领的“游击队”。任江恶狠狠地“嘱咐”他,只需败,不许胜,要是把鬼子打回老窝。就乖乖地提头来见。而且要求他把鬼子吸引的越远越好。完事后在20公里外的猫儿岭汇合。

不出20分钟。只听得稀稀拉拉的枪声从晋熙镇那头隐约飘来。任江和几个指挥官举着望远镜欣赏着自己编排的“戏文”。

第6师团在晋熙镇守备的鬼子猝不及防。他们从来没考虑到居然在师团防线的纵深处有中国军队出没。当中队长问讯赶来,仔细勘察了对方的情况。不禁哈哈大笑道:“良し、そうしてすべてを殲滅するもらって行きましょう。”(好啊,那样的话,让我们歼灭他们全部。)对面毫无队型和战术的支那军队仿佛就是砧板上的肉,随时可以吃掉。

逢场作戏便要作到十足实。田丰毅让一连的战士们在不被鬼子杀伤的情况下,随意让他们发挥。众人的演技孰优孰劣便当下立判了。除了朝天开枪那种无聊的举动外,全部做遍。

那个傻到冒烟的中队长,自以为很是了得。认为要全歼这股冒天下之大无不韪来攻城的支那游击队,最好全队出击保险。他心下,除了这股敌人,再无其他。尤其城里并无什值得保护的东西。料想也没人趁火打劫。他却不曾想到,有人想对那野战医院下手。

眼前只不过是些操着步枪的游击队。他们似乎想攻进县城。可缺乏重武器的情况下,只是打到了几个城门外的哨兵,却进不了城。中队长威风凛凛的挥舞着指挥刀,命令4个掷弹筒小组和两门迫击炮朝一连轰击。几发炮弹下去,那群支那游击队“知难而退”,四散奔逃开去。

中队长忙不迭地赶紧命令两个小队长分头包围,将对方夹成一股。自己率一小队正面压上去。

“游击队”三面受敌,只得朝后“退却”。鬼子的中队也随着跟进。好似在演出一场凤求凰。

好戏只上演了不过一个小时,让编排戏的人觉得似乎太顺利了些,兴致索然。望着空荡荡的城门,任江一整衣衫,由侦察排开路,真正大摇大摆地步入了晋熙镇。身后人马鱼贯而入。

城里的百姓看得最是糊涂。日军到这里已经一个月有余。虽然并没发生像南京大屠杀那样惨绝人寰的事件。可生活在异族的统治下,总归是不幸的事情。但见驻守此地已经个把月的鬼子居然在一小时内跑了出去。而国军后脚跟就进了城,就像是变戏法似的另人眼花缭乱。他们甚至还没做好欢迎准备。任江带着他那起奇异的装扮,带着队伍精神抖擞地穿过现成最繁华的街区朝城西进发。

一路有侦察排那几个探过路的战士做先导,甚是顺利。来到教堂前,侦察排的战士立刻站成持枪两排,三连的战士如猛虎下山般冲了进去。里堂顿时传来鸡飞狗跳的声响。幸好曾叮嘱过,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开枪。

工兵连忙乎着在四周布置定时炸弹,甚至都来不及拭汗。任江谋计向来算到三定之后。鬼子发现上当之后,必然会心急火燎地赶回。知道野战医院遭劫,想来也会来查看。到时候这个备好的“蛋糕”便寻到主人了。

狙击排则上了周围几户人家的屋顶,警戒四周。女兵后卫排和轻迫击炮排被任江留在城外看管部队辎重。

任江在四个侦察排战士的簇拥下,走进了野战医院的大堂。地上躺满了日军伤员。他们遇袭,本想反抗,可见到三连每人一挺的轻机枪,便被唬住了。整个院子都被三连围的水泄不通,任人插翅难飞。便走脱不了一个鬼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