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八章 反第一次围剿 第三节

wanglong6410 收藏 9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经过一夜穿插,凌晨5点20分,龙行健带领的支队主力330人到达齐宗城北的一个叫杜南村的小村庄。这个村庄紧挨119号公路,按照地图,据齐宗约15里。 经过9个小时的行军,“龙支队”主力已经向东穿插了80里,除了中间休息半小时外,部队几乎马不停蹄。周峰带领的尖兵排一路行走在队伍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经过一夜穿插,凌晨5点20分,龙行健带领的支队主力330人到达齐宗城北的一个叫杜南村的小村庄。这个村庄紧挨119号公路,按照地图,据齐宗约15里。

经过9个小时的行军,“龙支队”主力已经向东穿插了80里,除了中间休息半小时外,部队几乎马不停蹄。周峰带领的尖兵排一路行走在队伍前面3里左右,按照事前的规定,不到万不得已,绝不惊动敌人,悄悄从几个村庄边上通过时,可以清楚地看到敌人燃起的篝火、帐篷和哨兵的影子,但愣是没有惊动任何人。其原因一是东面的敌人没想到“龙支队”竟然向东,比较大意。第二个原因是封锁几十里的区域凭借一、二千人是无法做到的——对手都是轻武器,连一门迫击炮都没有,对道路没有任何要求。所以轻易撕破了兰斯人的“防线”,其容易程度连龙行健都觉得太轻松了。

龙行健决定就驻扎在杜南村,在这里潜伏一天,侦察好进攻目标,晚上行动。

周峰与钱骁勇都不同意驻扎这里,离齐宗太近了,而且紧靠119号公路,一旦发生情况,非常不易脱身。

龙行健主意已定,下令一中队进村侦察,其余战士就埋伏在村南的树林里。

20分钟后,周峰匆匆赶来报告,“村里没有敌人”他还带来了一个老汉,老汉是赶早出来找昨天丢失的羊的,遇见了悄悄进村的周峰等人。

“原来驻着几十个兰斯人,前几天都走啦。”老汉见到自己的军队,兴奋得两眼放光。

“老丈贵姓?”龙行健很和气地问。

“我姓谭,叫谭三。是个贱民,贵姓可不敢当。”

“谭老伯,村里有多少人?兰斯人住在村里时是在村民家住吗?”

“是。兰斯人分散住在村里,每家都有。哦。村里有120来人,小村子嘛。”

“这两天兰斯人来过吗?”

“没有。”

龙行健叫秦祥俊带谭三到一边休息。他将齐平和周峰、钱骁勇两个中队长找来,“因为杜南村太靠近齐宗,而且紧贴119号公路,敌人不会想到我们来这里。部队立即进村,封锁所有出村道路,村民许进不许出。进村后立即安排部队吃饭休息,绝对不准扰民,明白了?”

330人的“龙支队”哗啦啦冲进了杜南村,在起床早的村民们惊愕的注视下,将所有出村的道路封锁了,村边的所有房屋都派了岗哨,年轻的军官们和气地向居民讨要开水,蹲在路边吃自带的干粮。

龙行健让吴亮去向老乡买2套衣服,他跟吴亮说,“按我和你的身板借,明白了?”说完,将齐平、周峰和钱骁勇叫来,说了他和吴亮化妆侦察的事。周峰立即反对。

龙行健沉下脸,“从现在起,必须无条件服从我的命令。我不在的时候,齐副队长有最终决定权。”

龙行健喝着开水吃完两个饼子,他的第一个上级——储家雄连长原来的通讯员,现在2中队1排长吴亮手里拿着两套衣服,领着村长走来。龙行健向村长介绍了自己,说明为什么不让村民出村,“我们就住一个白天,天黑就走,敌人不会知道我们住过的。”村长像是个胆小怕事的,连连点头。

龙行健问村长周围的情况,村长结结巴巴地说着,他说的一个情况引起了龙行健的注意,“你说东面不让人去了,为什么?”刚才村长说杜南村东北20里的地方。兰斯人围起了铁丝网,严禁神华人走近,那个地方距公路也很近,不过那不是119号公路,是连接两个集镇之间的低等级公路。龙行健再问,村长就说不出更多的东西了。

“也许是敌人的仓库。”龙行健猜测道,“看看就知道了。”

龙行健和吴亮换上村民的衣服,身上藏了手枪,跟村民买了几只羊,和吴亮约定了彼此的身份,赶着羊出了村,沿着一条羊肠小道向东北走去。走了不到2里地,天就大亮了。龙行健扬着鞭子,大嗓门唱起歌来,“太阳一出满山红,好看的女儿爱英雄------”吴亮第一次见龙行健如此,“支队长,这歌是你们那里的情歌吗?”“是呀,我家是观石州玛北郡的,我们那里自古就是出精兵的地方,女孩子都喜欢当兵的------我小时候就是听这个歌长大的。”

“我将来去你老家找媳妇行不?”

“怎么不行?”龙行健说,但他自己却感到离开7年的故乡已经变得陌生,只有那清脆嘹亮的山歌仍然清晰地回绕在耳边。

“吴亮,你怕不怕?”

“怕什么?你不怕我就不怕。”吴亮忽然觉得支队长不过是个18岁的大孩子,“你怕不怕?”

“怕。第一次打仗好像有点哆嗦。”

“嘻嘻,我也是。”吴亮放开了,“打起来反而不怕了,打着打着就不怕了。”

“嗯。现在我们都是老兵了。吴亮,我一想到兰斯人占了我们这么大的地方,心里就恨得发疼------当兵的,最耻辱的莫过于此。想想这些,就不怕了。”龙行健脸上没有了刚才的顽皮,变得庄重无比。

吴亮不再说话了。他不太懂这些,他当兵是为了挣钱,神华帝国军人待遇高,比在家务农强。

两人闷声走了大约10里地,小路两面的树丛庄稼一下子没有了,视野一片开阔。龙行健站住脚,因为他听见南面两个农民喊叫。随即意识到是在喊他。他掉头走了过去。

两个农民在砍没长成的树,“小娃子,哪个村的?不要命了?”

“咋回事?”

“你不是这儿的!”农民狐疑地看着他俩。

“我舅是杜南村的,我来走亲戚,诺,这就是我舅的羊。”

农民哦了声,“前面有兰斯鬼子,机关枪不认人呢。还是回去吧。”

“咋回事呢?”龙行健问。

“哪有那么多咋回事?让你回去就回去,我们是为了你好。”

“他是我表哥,”龙行健一指吴亮,“我们跟村里的小四子打赌,将羊赶到秋林,他给我们每人10个铜元。”

“你俩一定是得罪这个小四子了,他害你们呢。”农民朝地上吐了一口,“坏了心了。这种玩笑也可以开么?告诉你,前面有兰斯人的监牢,里面关着我们许多战场上被他们抓去的,根本不让人走近,一过就开枪。”

“你怎么知道?”龙行健问。

农民一指南面,“我们村就在南面3里,这片地都是我们的,狗日的兰斯鬼子,将地占去不说,还打死了村里3个人。有一个就是不小心走近铁丝网被打死的,好几天才将尸体抬回来。”

“我是问,你怎么知道里面关着我们的战俘?”

“战俘?啊,我怎么不知道?一个多月前才修好,一车一车的人拉来,被关进去,村里好多人都看见的。”

“啊呀,看来这个小四子真是害我们呢。”龙行健眯着眼向东北看,什么也看不见。

“老哥,你去过里面吧?兰斯鬼子修俘虏营时,你们村好多人都参加过劳动吧?”

“你怎么知道?”

“猜得呗。他们给了你多少钱?”

农民警觉地看着龙行健,“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有什么意思。好奇呗。如果你告诉我,我把这个给你。”龙行健从口袋里摸出一包香烟,“偷我舅舅的,我们可抽不起。”

村民眼睛一亮,“真的?”

“当然。”

齐平等人见龙行健回来很高兴,他们派了几个小组,远远跟在龙行健后面接应,没让他和吴亮发现。

“是一个战俘营。关押着1000名左右的战俘。我估计敌人的守备兵力不会超过1个中队。”龙行健将农民的话复述了一遍,把自己的判断说了出来。

“就打这个战俘营,把战俘们解救出来!”齐平狠狠地拍了下手。

“然后呢?”周峰问。

“问得好。”龙行健赞赏地说,“我们在敌人的肚子里,一步不能走错。现在我们就利用白天的休息时间,好好想想我们下一步的行动。”

上午很快就过去了,119号公路上通过了十几辆兰斯人的军车,但没有在杜南村停车。午饭后,龙行健强迫部队睡觉,他也在一户人家的门道里睡了3个钟头,5点钟的时候,他将班排长以上的干部叫来,开始布置晚上的行动方案。

他在地上画了一个简单的草图,对着草图讲了半个小时,“明白了?”大家齐声说,“明白了。”

“我再强调一遍。进攻的路线只能是南北两个方向,其他部分埋设有地雷。攻入后以班为单位活动,歼灭多少算多少,半小时后撤出,不集合了,到这里集结,”龙行健的手指落在齐宗东北的雷马村,“雷马村,记住了。部队在雷马等到天亮,然后根据情况展开下一步行动。我只等到明天早上6点钟。”

天黑后,“龙支队”分成了两部分,龙行健带3中队,齐平带1中队,借着夜色悄悄运动到战俘营的南北两个方向,潜行至战俘营大门的200米左右,按照事前的计划,部队静静地等候着,直到凌晨1时,随着龙行健和齐平的一声令下,早已憋足劲的部队以机关枪和自动步枪开路,一下子冲进了战俘营,兰斯军两个大门的守卫兵力各一个班,执勤士兵只有2人,根本来不及反应,“龙支队”几乎没有伤亡就冲进去了,战俘营立即炸了营,守卫战俘营的兰斯军齐宗警备司令部第3大队第1中队从梦里醒来,像没头的苍蝇四处乱撞,许多士兵被赤手空拳的战俘活活打死,不到半小时,战俘营已经化成了一片火海,战俘们拿着守军的武器,跟着他们的解放者从南北两个方向撤退了,等守卫齐宗的兰斯军点齐人马到来,战俘营已化成了灰烬。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