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我“缺心眼子”!


最近比较郁闷!


这郁闷源于前日几位中学同学聚在一处喝酒,大家都在说自己的车,房,官,钱,惟独我津津乐道说在铁血里耍得如何开心。大家有些惊诧,人到中年了,咋还在年青人扎堆的地方花精力混些得不着实惠的事。一位师J说我“缺心眼子”,她的意思是说我对生活太理想化。我还生活在我们少年时光受到的教育描绘的的美好世界里,没回到现实的生活中。


听了她的话我无语,也得承认她说的话糙理不糙。



我是太理想化生活了,应该感谢我的父母,是他们给我了美好的童年,这样的童年生活使我走入社会后很乐观,感谢他们给了我一个良好的出身背景,在中国过去几十年的社会里,这一点对一个人的生活幸福很重要。感谢他们给了我一组不错的DNA,因为有这个,我生性开朗,豁达,对别人看来不如意的生活却觉不到痛苦,对别人认为得不到简直就痛不欲生的事,我却无所谓。



对于生活中的痛苦,没文化的人逆来顺受,有文化的人感慨万千,有些却尽一生的精力与生活抗争,力图改变自己的生活,为了得到自己想得到的一切,那怕是付出很多很多代价。



我即不是文化人也识几个字,我看人生不过是来这个世界上走一回,走得如何都是几十年,好也罢坏也罢,顺心也罢不顺心也罢,都是最后回归原始元素。



就是因为我这样“缺心眼子”,我已经走过的路相对来说还是很顺利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足矣!



也许我有点宿命,人一生下来基本就定了他一生有多少喜怒哀乐,能与命运抗争的人是活跃的,但内心得到的快乐些么?对命运顺从的人内心的痛苦或许会少些。



我无法也不想改变自己的DNA,更不想改变自己的命运,我曾驾驶大船努力航向航程的目的地,对于自己生活的前方我想最好是顺其自然。



在网上写贴子,博客,现在被很多人用来发泄对生活的不满及郁闷,也许这样一发泄就好受多了。我可没这感觉,在网上即使是发泄一下能够改变一下自己的心情状态,对实际生活能起多大作用还很难说。



我不过是幻想这也许电子载体能成为人类留给后人的一点记载,过去的人们因为留下的记载少,现在的人们对他们的生活努力探索也知之甚少。如果过若干年后,后人们从这些电子文字中能多了解一点这个时代人的生活,不知道他们会怎么看。或许会说:一帮SM!


人活着得有个念想,说小了得自己得给自己一说法,说大了得有信仰。我对自己的活着的说法就是顺其自然,信仰就是我信仰共产主义。一说这个还真是怪了,当我说说我活得顺其自然时,人们不过是觉得我是跟没志气的苟且偷生者,或者说是个公子哥儿混混,这还不算啥,那有那么多活得惊天动地的,现而今即使是活得风光的,其标志就是有钱或有权。


但一说我信仰共产主义,人们看我的眼光就真是看一个“缺心眼子”的咯。


我16岁上山修理地球,知道按党章18岁才能入党,因此没交申请书,两年后回城,多年后得知道我是党支部内定的第一发展对象。当工人一年没交申请,完全是以为上买压着N个老工人在盼望入党。大学时申请入党,也被定为发展对象,终因成绩不够门门优秀而不成,出海了,一次次有党员与我谈话,到我离开航船,还是没有填那个等记表,偶尔的机会看到我的档案,才知道最后一条船的党支部已经上报组织,我再上船就可以举手宣誓了。可惜我没再上船。


离开了国有企业,到如今我想找组织都找不着。


如此着迷于共产主义,我有我的道理。


中国共产主义比起老资格的英国,德国,苏联共产党她不是最老,比起一些执政党的执政时间她不是最老,而今天她八十有六了。

她现在有七千余万党员,加上已去世的估计有上亿人在她的旗下列名过,古今中外还没有那个政治集团有过如此多的成员。

有如此多的成员,如此长的寿命可见是个好党。


按自然科学的观点人与动物不同之处在于人会制做工具,而我认为在于人有精神寄托,人们把宗教视为精神寄托的一种形式,而共产党反对或不赞赏宗教,为何?因为共产主义就是一种宗教。

共产主义是宗教?不会吧,当然是!也许早期的共产党人把共产主义当作信仰,现而今的共产党人大多是注重于实际好处,不然怎么一些国家的共产党一旦失去执政党地位便党员人数大减,即使中国共产党的一些成员一旦自己的生活与党无关了便成了只在党员名册而不履行党员义务了。

我至今还是信仰共产主义,这样做理由一:我是人,人就要有信仰。理由二:我粗知佛,基督,***及其他信徒众多的宗教,比较而言只有共产主义思想合我想法。

人活得有滋有味就得对未来有希望,对现在的生活满意,宗教的哲学思想解决的就是这两件事。

世界大同,天堂,西方极乐世界。。。。。。不过是名词不同,都是让人们对未来有希望。

修行,祈祷,献身。。。。。。都是摆脱感觉到的不如意的生活的解脱剂。

不是共产党的成员不要紧,还可免去那么多的繁文缛节,我信仰共产主义自己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