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个网友网名叫“LAOMAO”,真名叫向楠,是个自由撰稿人。

她的((中国女性个人奋斗报告))出版了,作为朋友她送了我一本,看完不能白看,于是写了篇读后感发给作者。今天翻出来看看,觉得有点意思:


承作者厚爱,我读完了“中国女性个人奋斗报告”。


书中所写的12位女性,凭着自己的奋斗和把握机遇,一步步地成为了成功人士,其成功的标志是找到了发挥自我的舞台,实现了儿时的梦想,虽然很累但自我感觉很幸福。


现代化的社会生活使原本在经济中占不重要的地位的女性越来越多地走到了社会舞台的前沿,于是有了“白领”“小资”等等,年薪万计,足迹遍布世界,引领时尚,操纵潮流。。。。。。


寻着书中的记述,我发现她们都有以下的特点,能把握住命运的机遇,能熟练地使用英语,身处最现代运营理念的大公司,其中大多是外资企业。不可否认她们自身的奋斗不息,但她们大多是被一个意外的机会推到了一个自己以前做梦都梦想不到的位置或者是曾经梦见过但觉得很遥远的地方。


我常常思考一个问题:我们中国人的绝大多数也是终日勤劳,苦干不息,但为什么我们的生活总是不如发达国家那样富裕和令人感到相对平等?


从我自身的道路来说,我可以说我是我们这一代人〈老天,我不到五十岁的人与现在三十多岁的职业人已经是两代人了!〉中的曾经成功的人,上了高中,插队,当工人,社会大学在我在走上真正的人生之路前给我打下了很好的底子,逢上恢复高考,骄傲地走进大学像海棉一样吸取知识,24岁就胸怀理想,满腹专业知识出海去为中国的远洋事业奋斗。


连续多年不畏艰险,不计较个人得失,不顾家庭生活,一心一意地为实现中国远洋船能够成为世界一流船队的梦想做着自己觉得很值得做的事。当人过三十,儿子出生,回头一看,自己很多曾经不宵一瞥的出国留学或留在机关的同学都已完成了再进修的过程,成为了外资企业或驻外机构的顶梁柱,我才发觉时代变了,我们的国家为了引进先进的经济运行机制把国营企业的人们抛弃了。


知道在一线奋斗对个人的前景并不美妙之后又顺应了组织的安排去经商,岂不知转了一个大圈才发觉在经济转型中最终还是大企业是主流,个人搞企业不过是经济改制时的一次洗牌游戏。


这本书无疑是给现在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一个启示:奋斗吧!世上没有做不成的事,只要你去努力奋斗!


但有一个问题:是不是奋斗了就会对个人有公平的回报?或者说你得到的回报是不是就是奋斗的必然结果?


因为受老一辈人影响,我心中的个人理想自儿时起就是祖国强大,国家富强,只要投身于国家的事业就能得到老而无憾的生活。可短短的人生走过最重要的20年后,一觉醒来发觉世界变了,个性的张扬,自我表现的价值,占有物质的多少成了每一个人心中追求的目标。


大梦醒来事已迟,自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派出去吸引敌人的小分队,当自己拼命冲杀伤痕累累之后才发觉随主力占领京城的人们已在封衔挂勋了,而自己却成了杂牌军。


所以,我不敢说这本书的本意:激励年轻人奋斗,有什么不好,但我自己能告诫我的儿子的是:功利,再功利一点,这样做当你对自己的生活满意时你的国家也会强大,用一句现在商场上的话说:双赢!



这篇东西作者看了后很感谢,还在她另外一本反映网上各类人等书《看谁在线——说出你的秘密》中写到我时特地提到我看完书还很认真地写读后感。


她写那本书时因要我写进去而与我长聊。那书后来发在新浪上,只有与她相熟的人才知道那书里那个网名是我的。


这两天我把这个读后感和我在博客里在去年七。一写的“信仰共产主义”这两篇放在一起看,觉得我的思想有些矛盾:一方面为自己的信仰而幸福,一方面又教导儿子“功利些!”


做为父亲当然都希望把自己的人生总结传给儿子,为的是儿子少走弯路过好日子。这是每个有责任心的父亲的必然之举。问题是老子的经验适合儿子么?


我的老爸还没成年就跟共产党打天下,得天下后埋头苦干,努力钻研,为我们国家的通讯事业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使他人,家人为之骄傲,自己也载誉西去。至今为知道他的人敬佩,也让我的童年,少年过得比同龄人好的多。


我的世界观深深地受老爸的影响:努力学习,努力工作,为国家贡献。我不能说老爸说的不对,在我小学,中学,插队,当工人。上大学,出海的那些年里,本着这样的信念,我努力的付出了也得到了。


可时代在变。


努力学习?每当我和儿子讨论他的功课时,我一方面尽我所能帮助他拿个好分数,一方面自己心里明白:他苦苦学习的很多都是将来用不着的,为考试而学的。


努力工作?一群群工人,技术人员完成了工程,交出了产品,等待他们的是不知什么时候能领到的工资,而企业的领头人不必有过人的知识,才能,仅因为附身于势力集团就可以占有很多很多的物质。


为国家做贡献?经济发展了,我们的军队装备刚刚开始上档次,教育变成赚钱的工具了,医疗和社会保障成灰色收入的重灾区了。可这几件事都是国家机构的基本职责!


毛泽东那一代共产党人是以建立一个新秩序为目的而打天下的操纵时代的人群。因为他们的纲领得人心,作为得人心,因而得天下,因为得人心,人们可以跟着他们奋斗甚至献出生命。


现在是搞经济的时代,国家要钱,人精要钱,老百姓要钱,人人都要钱。钱是什么?是占有物质的权力,也就是说人们生产物质后怎么分?胡耀邦说过:“改革,就是改革分配制度。”实际上就是生产更多的物质不是最重要的了,分到手多少是最重要的。


我老爸不必这样做是因为他那个时代不要考虑占有,毛泽东也不过是有点稿费,根本谈不上有私人资产。我前三十年也不用这样做,那时改革还没深入。当这改革深入来临时我没及时修正我的观念是我活该。


犬子几年后就得走上社会自食其力了,我预测我们的改革还会深入,起码还得有几十年才能回归到更合理更符合人性社会的秩序。在这几十年里,就得功利些。


上一代人矛盾在于一群人要打碎一个不合理的制度,建立一个新制度,他们做到了。当这个新制度要被改革时这些人走了。下一代人的矛盾在于为寻找一个相对公平的秩序,从盲动到理性,会越来越好。


我们这些人的矛盾就是生活在一个变化的时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