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纵横 第二卷 猎杀战狼 第22章 希望之树

flxlrh303 收藏 17 2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6/


第二天,联合国驻萨团暂停萨哈几内亚其他地方的维和行动,集中兵力扫荡太阳市各处的武装组织和黑恶势力,抓捕了不少好战分子,收缴了不少武器装备。

中国的防暴大队则在太阳城街头屯驻重兵,严阵以待,全天候武装巡逻,维持城市的秩序和治安。

营地遭遇大量贝贝拉军的偷袭,在政委出色的指挥下,硬是抗住敌人疯狂的进攻,守住了营地,还成功地把敌人拖住。方大校及时回防驰援,毙敌伤敌几十人,活捉几十人,只逃走了十几人,危机结束。

驻地官兵没有人死亡,轻伤八人,比较重的伤者一人,就是那个哨兵,他被子弹划破脖子,但没有伤及大动脉,是不幸之中的大幸。

二十五个战士(其中还有十二个女战士)用实质的行动打消了国内一部分的担心——我国和平年代的军人还能保家卫国吗?

对于这份答卷,祖国满意,祖国人民满意,联合国也非常满意,联合国官员对着方大校竖起大拇指,不住说:“good,good。”

方大校没有安排战狼特攻队的几个队员上街执行巡逻任务,留在营地医院陪伴正在急救的藏狼。

萨哈几内亚的医院几乎瘫痪,医疗条件非常差,医疗设备十分落后,因此藏狼是留在营地医院抢救。

为了抢救藏狼,联合国连夜组织了兄弟维和部队最资深的外科医生,带着最先进的设备和药物进驻中国防暴大队的营地,和中国最著名的外科医生一起做手术。

梁爽他们只除下钢盔和面罩,衣服也没有换,就等在急救室门外。

青狼嚎狼在急救室外烦躁地走来走去,雪狼虽坐在椅子上,但如坐针毡,焦虑之情一览无遗。铁狼易拉罐面无表情地坐在地上,只是他的双手握拳,显示他内心的紧张。

梁爽的内心也很紧张和担心,但他是头儿,不能影响其他队员。他拉住烦躁不安的嚎狼和青狼,只轻轻说了句话,嚎狼和青狼就乖乖地坐在地上,不敢走动。只是把双手放在胸前,不住地搅动,通过无意识的动作把内心的紧张惶急之情强压下去。

梁爽说的话是:“手术要静,脚步声惊吓了医生,手术刀一歪,你们想想会出现什么后果?”

仿佛过了一个漫长的黑暗世纪,手术室的们终于被推开,两个穿着雪白工作服的人走出来。

其中一个身形曼妙,她拉下口罩,露出一张蓝眼高鼻的娇俏脸庞。

这个是来自兄弟部队的外科女医生,格丝医生。

梁爽一个箭步冲上前,紧抓着格丝医生的手臂,颤声问:“医生,伤者情况怎样?”

格丝医生的脸痛苦地皱起来,就像一团揉皱了的纸。

她痛苦地用英语悲鸣道:“放手,我的手臂要断了。”

梁爽不好意思地放开手,格丝瞪了梁爽几眼,卫生眼狂闪,道:“伤者体格健壮,并且在战地就及时进行了输血,已经熬过危险期,恢复得怎样,就要看他的造化。”

“Ye”,梁爽就像小孩一样一蹦三尺多高,其他战友也大声欢呼起来。

格丝把手指放在嘴上,“嘘”了一声,皱着眉,卫生球又狂抛,不满地说:“安静,病人需要休息,还说是战斗英雄,什么素质?”

只要战友的命能保住,对于格丝的小小挖苦,梁爽一点儿也不放在心上,站在那儿傻笑。

格丝医生走过梁爽的身旁,高耸的鼻子又皱起来,就像一只不开心的布娃娃。

她狠狠地剐了梁爽一眼,道:“臭死了,一点儿也不讲卫生。”

说完她就扬长而去,她的女助手跟着离开。

战友们在病房外看看全身插满各种插管的藏狼正在恬睡,才安心地离开,洗澡睡觉。

梁爽挂念着战友,只睡了两个小时就来看望战友,藏狼还没有醒过来,于是他想起那个被他击伤的孩童——人弹,孩童还在营地医院治疗。

梁爽问护士要了几个苹果和一把水果刀,走向孩童的病房。

阳光从窗子透进来,给病房披上件金纱。

病房弥漫着一股浓浓消毒水味道的气息,梁爽最怕闻的气息。

孩童正倚在病床上看护士给他的连环册,他看见梁爽进来,身子骤然缩成一团,眼睛紧紧地瞪着梁爽手中的水果刀,惊恐的目中射出深深的恨意。

梁爽暗叹一口气,缓缓走近孩童,柔声地用英语问:“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叔叔削苹果给你吃。”

不知道这个小孩听不懂英语还是恼恨梁爽,把头撇在一旁,不理睬梁爽。

呵呵,小小年纪,脾气够大的。

梁爽哄女人的方法多,哄小孩的方法就少得可怜。

就在梁爽进退不得的时候,一阵香风袭来。

他不用回头,单凭香味就知道是谁来了。

女人只要和他亲密接触过,女人的体香他就终生难忘,就像警犬的鼻子一样灵敏,但他的鼻子对男人就一点儿也不感冒,他也不明白自己的鼻子出了什么毛病。

嚎狼讥笑他,说他这种症状就是天下第一色狼的症状,如果他不在军营,那么就有许多女孩子报警,报警抓色狼呗。

梁爽头也不回地说:“安娜小姐这么有空来营地?不用做竞选的准备工作?”

香风继续袭过来,一把娇美的声音钻进他的耳朵:“梁警官,你怎么知道是我来了?真神!”

梁爽当然不能把自己对女人体香特别敏感的“特异功能”说出来,他模糊地说:“我是特警嘛。”

这个小孩已经和安娜打成一片,看见安娜进来,就欢呼起来,用本地话不断亲热地叫安娜。

安娜搂着小孩子,对梁爽说:“这个小孩叫xxx索拉纳,本性不是太坏,我兑现当初的承诺,要接这个小孩回去。”

这里的人名字也太长太难记,梁爽记得这个小孩叫索拉纳就够了。他忽然希望自己的脑子迟钝起来,因为他已经猜想到安娜带这个小孩回去的目的——竞选宣传的工具。

一、安娜的竞选阵营可以用这个叫索拉纳的小孩向选民宣扬安利纳酋长言出必行的做事风格,二、可以用这个小孩现身说教,痛斥战争和恐怖主义对下一代的残害。

梁爽虽然不喜欢政治,但他从小就在尔虞我诈的商场长大,商场如战场,如官场,瞬息万变,他自小就耳闻目睹,他想不精通也不行。所以他才不喜欢商场和官场,喜欢和战友坦诚相对,一起喋血沙场。

小孩索拉纳即使是个工具,但能够得道安娜的青睐,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

安娜在场,梁爽和小孩子索拉纳终于可以沟通,原来这个小孩子会讲流利的英语。

梁爽把哄女孩子的那些笑话趣事滔滔不绝地说出来,虽然翻译成英文后不是原汁原味,但索拉纳已经笑得直不起腰。

他和索拉纳玩南方小朋友经常玩的小游戏,乐得索拉纳手舞足蹈。

在战争中和贫困中长大的小孩早懂事,早就失去应有的童真。

梁爽了解到,索拉纳做人弹,只是为家里挣一包三十斤的大米。

三十斤的大米,竟然可以换取一个国家未来希望的幼小性命。如果梁爽不是身临其境,其他人对他说,他肯定认为别人说的是天方夜谭的事情。梁爽回国后,如果说给自己的玩伴听,玩伴也肯定也说他是“大只讲”(说谎话)。

他还和索拉纳讲中国小朋友在宽敞的教室上课学习的情景,索拉纳听得一脸的神往。

原来小孩和女人一样,都需要哄的,方法也大同小异。

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经过一个小时的沟通,索拉纳对梁爽的敌意大减,分别时还用对着梁爽摇着干枯的小手,说着“拜拜”。

梁爽想不到他和这个叫索拉纳的小孩子的一通讲话,竟然……(呵呵,卖关子)

这就是因果,有因必有果。

种下什么树就结出什么果。

对下一代灌输恐怖主义理念,收获的果实当然是恐怖主义。

对下一代种下爱心之树,那么绽放的当然是爱心之花,结出的当然是博爱之果。

所以各国都重视下一代的教育。

现在梁爽和小孩索拉纳的一翻谈心和游戏,会种下什么样的结果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