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修订]70后心中的解放军叔叔。

kohoo 收藏 162 15940
导读:很早以前就已经以解放军叔叔之类的题目写了不少文章了,当然那是在学校里,是语文老师安排的作文,印象中从来没有得到过老师的好评,不过倒也从未觉得委屈,因为那时确实不善于写文章的。还好,总是记得写那些作文时,自己心中的崇敬和感动。 很多年过去了,也终于觉得自己的文章还可一看时,就很想把解放军叔叔这个老掉牙的题目拣起来,好好写一写,可是又觉得自己肤浅了,所以又不自觉的去深入的了解他们,从他们用刀枪棍棒去夺取第一支枪,到他们在毛泽东的旗帜下从胜利走向胜利,从中理解了、了解了,可是也更加的迷惑了,为什么他们不

很早以前就已经以解放军叔叔之类的题目写了不少文章了,当然那是在学校里,是语文老师安排的作文,印象中从来没有得到过老师的好评,不过倒也从未觉得委屈,因为那时确实不善于写文章的。还好,总是记得写那些作文时,自己心中的崇敬和感动。

很多年过去了,也终于觉得自己的文章还可一看时,就很想把解放军叔叔这个老掉牙的题目拣起来,好好写一写,可是又觉得自己肤浅了,所以又不自觉的去深入的了解他们,从他们用刀枪棍棒去夺取第一支枪,到他们在毛泽东的旗帜下从胜利走向胜利,从中理解了、了解了,可是也更加的迷惑了,为什么他们不怕鬼?为什么他们即便是“原木”也能战胜一切敌人?为什么《脚踏着祖国大地》里说胜利是他的传统?为什么他们那么英勇?那么顽强!为什么当我在《鲁豫有约》里看到冯小刚说他不相信有人会那么勇敢时,我脱口说出“你不了解他们”。为什么接着为什么,从心理学到管理学,从领袖到党......

越研究就越来越迷惑了。

终于有一天,我想明白了,我为什么要去钻牛角尖呢?我又不是什么专家,我只需要把心里的、眼里的、脑海里的写出来就可以了,我已经不再需要老师的赞赏了,我只是需要把它写出来就可以了。哪怕完全不好看。




七十年代初期的日子,我已经不记得了,那时太小,待在西北穷山中的我,是被母亲用层层小棉被包着,从北京西郊的某个大院中抱着来到这里的。那个年代里,也算一件可以炫耀的事情了吧,在襁褓中我就坐过火车了!也许婴孩时的经历决定了我长大后天南海北的到处跑,从来不愿停下来的脚步。

在那个天比现在蓝,水比现在清,没有黑社会,没有钉子户,没有砸烈士墓,也没有钱的年代,孩时的我经常见到解放军叔叔,因为他们的营地就在我们学校的外边,当然不是围墙外,我们那时没有围墙,当然连大门也没有,因为没有小偷,因为解放军叔叔就住在进入我们的山谷的入口外边,他们常常跑进来跑出去的。

那时的我,认为解放军叔叔住在身边是很正常的事情,直到有一天我才在大人的不经意中知道了三个字——“保密厂”。这也决定了我的童年中,最重要的成长因素——解放军叔叔。

最初的印象就是他们的起床号,或者说是我们大家的起床号。冬季的西北干冷刺骨,天没亮我们全厂一半人就会被吵醒了,谁让他们6:00起床呢,索性就起床吧,反正哥哥姐姐7:00要上学的,贪睡的我常常被母亲骂,你看人家解放军叔叔,早都起来了!于是本来可以继续在暖被窝里“再暖和小小一会儿”的我只好不甘心的钻出被窝,在一阵尖叫中穿好衣服,当然也会得到爸爸的赞扬——好啊!快赶上解放军叔叔了!

长大以后很多年,当我已为人父时我才反应过来,那个年代,解放军叔叔是我们一致认可的好榜样。从他们把我们生下来的那一刻就是。那不是别人要求你去学习解放军叔叔的,那是我们的爸爸妈妈认定的,他们认定解放军叔叔是我们这些孩子们值得学习的榜样。

在妈妈去医院上班时是要顺道送我去托儿所的,这时便常常看到解放军叔叔们背着一大堆玩意在冲锋,妈妈当然不是这么告诉我的,妈妈说他们在跑步,你也要这么锻炼身体!可我不是这么理解的,他们确实在冲锋,因为他们总是喊“冲啊!”,然后跑在后面的就会猛跑一阵,前面的旗子就被后面的超过了。和电影里一样,当然在冲锋。

也常常见到有人被绑着,几个人拉着他跑,后来爸爸说这是在帮他,可我问爸爸这是不是拉壮丁?要是帮他为什么不背起来呢?爸爸说,解放军叔叔都是男子汉!不怕苦!不怕累!所以自己的路要自己跑,可以拉,可以推,但是不能背,要不就不是男子汉了。你要学解放军叔叔做个男子汉!要不我就打你屁股!!!很多年以后,父亲说到这里时仍然是咬牙切齿的,想来在那个没有暴汗、也没有暴寒只有暴打的年代里,他一定想把我一脚踢到河里好好“锻炼锻炼”的。感谢父亲的耐心!感谢有解放军叔叔这个榜样!

让我最开心的时候是看电影,那时我们是露天放电影的,没有美国大片,所以也没有门票,操场连大门都没有,怎么卖票?社会主义国家看电影是老百姓的精神文明的需要,卖票?那是资本主义的尾巴!于是四里乡村的老百姓和我们都搬个凳子或者石块或者土坷拉一坐,等天一黑,就开始了。这时候,我就常常谎称要撒尿,偷偷跑到最边上,或者最后面,找解放军叔叔玩,他们永远都在那些最差的位置上,一找一个准。因为他们总是等电影开始了才过来的,我常问一个姓李的叔叔,为什么不早点来?可以占个好位置啊!要不下会我帮解放军叔叔占位置?他总是笑笑,有时还给块糖吃,但是从来没答应让我给他们占位置。

李叔的腰有伤,妈妈说是和苏修打仗时留下的,冬天常常到妈妈那里开药,于是到处乱跑的我便和李叔混熟了,李叔也常常带点糖果赏给我,假如我乖的话,还有战斗故事听,那真是最幸福的日子。

看电影找解放军叔叔玩后来成了时尚,我们这些小屁孩的时尚,因为他们是带枪的,每人都带枪,那时我们要是能偷偷摸上一下,在手上粘上些枪油的味道,是足以令全班男孩羡慕一个星期的,至少要下星期放电影之后才消退的,要是能在衣服上留下点油渍,足以笑傲江湖了!我想,56半之所以成为我的最爱,少不了孩童时他带给我那些无上的荣耀!至于《中南海保镖》里说“三棱枪刺是解放军特种部队惯用的枪刺”这句话,嘿嘿,我觉得真是“戏言”啊!那可是解放军全军惯用地玩意!当然也是兄弟我的心头好啊!

至于令我登上江湖第一人的54式手枪,却令我痛并快乐着。8岁的我,已经和李叔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没有他的默许,我哪敢和叔叔们撒娇?哪能蹭来一手的、满身的甚至满脸的枪油?即便被暴打无数次也坚决不洗脸,一定要满脸枪油第二天去上学才满意的我,身后最坚定的战友就是他!可是,他从来没打开他腰间的牛皮枪套,让我哪怕看上一眼。但是那个冬夜,他违反了纪律,在我的衣服上印下了54手枪的印记。因为他问我你愿不愿意接过叔叔手中的钢枪,保卫祖国,勇敢杀敌?早已乐翻了的我完全忘记了后来的事情,只记得回家后被暴打以后激动无比的心情,以及从此以后的无上荣耀。

一个星期后,我在小兵张嘎的欢笑中,四处寻找着我的李叔,哭叫着你骗我!解放军叔叔就是解放军叔叔,怎么能不当解放军叔叔了呢!你们把我李叔藏到哪里去了!你们不是解放军叔叔!你们是日本鬼子!!!最后躲在解放军叔叔身边默默的流泪,即便全身都是枪油,也不能给我一点点的安慰。那一天,我明白了什么叫退伍,什么叫转业,什么叫战友。

我常想,那天我是不是真的接过了李叔的钢枪?是不是还太小,还不能算是男子汉?要不为什么老天爷还要再一次的考验我呢?

长大些以后,我知道了我的李叔是营长,还是一个小兵的时候就是最好的兵了,在乌苏里江光荣负伤的他因为忠诚,也因为优秀,逐步成为我们这个保密单位的保护神,也许是因为身体的原因,也许是因为这个岗位的重要性,李叔一直都在这里守护着我们。那年月,常常有台湾特务在晚上搞情报,几乎每年都有,印象最深的是78年,有一晚在我们的山谷里打了几个信号弹,后来说是那天晚上打信号弹的时候天上有个卫星,我们就这样被美国人发现了,后来又说他信号弹没打完,美国人可能会误判,但反正这里有个目标是肯定了,再后来说特务打信号弹时被李叔的兵抓到了,所以没打够信号弹,但即便如此,毕竟暴露了,因此很多人包括李叔他们也受了处分,说美国人、苏联人找我们厂找了二、三十年,最后被台湾特务装扮成的或者买通的卖货郎、弹棉花或者爆米花之类的游荡人物给搜索了出来,那之后我们附近就再也没有见过这类人了。李叔的转业估计也和这事多少有点关系,虽然这绝对是安全部门的责任。

我印象中李叔他们对山谷周边的情况非常了解,常常告诉我哥在哪个山头上面的五味子已经熟了,哪个山头后面的花椒可以摘了,于是我哥常呼朋唤友,很快便大呼小叫的满载而归。而每次摘花椒之后,妈妈就让哥哥把最大的颗粒挑出来,晒干后作成药包给李叔送去,这之后很快就要天冷了,你李叔要用的。爸爸也会让哥哥顺便把泡好的药酒一起带过去。而李叔这时总会让哥哥带点野获回来,有时会是野兔野鸡这些好吃的,有时李叔拉练回来也会叫他的通讯员送点山货。那便是我最爱吃的山葡萄了。

李叔的通讯员姓王,年纪不大,但是却是个老兵,我印象中他一直是李叔的通讯员,最开始,妈妈让我叫他叔叔,后来我和他混熟了,有时也叫他王哥,他老为这个生气,后来老是小屁孩小屁孩的叫我,我就更喜欢叫他王哥了。

李叔的兵里,和我最好的就是王哥,每次拉练回来,他都负责给我带山葡萄,我后来自己从来也没能从山里把山葡萄成功的带回家,嫩嫩的山葡萄无法经受长途跋涉的颠簸,除非拎在手里,然后一路上用一只手攀爬。李叔常对我说要学习你王哥,他是我最好的兵。

王哥是我们的孩子头,我上学以后才知道他是我们少先队的辅导员,常常带着一帮小屁孩搞活动,也经常给我们全校小学生讲战斗故事,我们最喜欢的解放军叔叔就是他,每次和他出去,就是最调皮的同学也会老老实实的听话,搞春游什么的他一个人能带我们全年级三个班满山乱跑,也不出事。相反,搞秋游时,全年级老师一起出动还能走失俩小孩,漫山遍野的找半天。我们的父母们后来回忆起都觉得把孩子交给他就俩字——放心。

王哥对我们是真心实意的好,他带来给我们做辅导的叔叔们也是真心实意的对我们好,所以哪怕是老师最讨厌的孩子都愿意听他们的话,也因此和我们的家长们关系非常好,但他常常说,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一直都觉得他是自发的对我们好,但是很多年以后,我和那些伙伴们终于想明白了一件事,王哥这些解放军叔叔们,对我们都好,而且都是真心实意的。他们不是跟我们混熟了才对我们好,他们对我们就是好,他们从来没和我们抢过看电影的位置,他们从来没有怨言,我们偷他们的土豆,他们会批评我们,也会告诉老师,但仍然欢迎我们去玩,最后我们认定谁要是敢偷解放军的东西,谁就是乌龟王八蛋,没人愿意和他玩,回家还要被老爷子暴揍一顿。

他们陪我们玩,给我们盖厕所,给我们修屋顶,帮我们种田,帮我们收获,对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们可能和我们某些人有些私交,但是他们对我们就是好,或者更好。无论新兵还是老兵。也许这才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态度吧!

所以我们这些小屁孩就是喜欢他们,就是愿意听他们的,我们也真心实意的对他们好。我们常说,要是小日本来了,谁谁谁去放哨,谁谁谁去递情报,谁谁谁负责运弹药,谁谁谁照顾伤员,那个上次偷了一个鸡蛋的谁谁谁要先绑起来,免得做了汉奸。那人便立即委屈的说,我都还回去了,还帮着喂了好几天鸡了,解放军叔叔都原谅我了,你们怎么还不原谅我呢?于是哭哭啼啼的去找解放军叔叔告状。于是便来了个老班长之类的,对我们说,他偷鸡蛋是违反纪律,不是投敌叛变,你们要分清是非,要不然就不要你们当解放军了。于是我们便开始研讨什么叫分清是非。多年以后,我们发现在做人的道理上,老师教的太少了,还好有解放军叔叔。也许就是这些点点滴滴的东西,把我们心中的正义感、责任感等等等等完全的激发了出来,回想童年,我们这些小屁孩身上的很多优秀品质不是老师教导的,而是直接来自于这些生活中的普通一兵。他们的正义感、荣誉感打动了我们,他们的勇敢和顽强熏陶了我们。

王哥和那几个经常轮换的辅导员是我们心中最完美的男人,他们伴随着我们的成长,在李叔离开后的日子里,王哥对我的照顾更加细致,也渐渐让我平复了心情。那时侯我能够保持住学习成绩,甚至激发了我的斗志全是他的功劳,我就象他的兵一样逐渐坚强起来。

那时的我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王哥说,你是李叔最好的小兵,所以绝对不能给李叔脸上抹黑。多年后,我明白了那时他所承受的压力,这话他说给我听,也说给他自己听。

就象是命中注定一样,英雄总归是英雄,好汉总归是好汉。一时的挫折才更显大丈夫的豪情!

老天爷对我们的考验从未停止过,我们的山区遇到了百年不遇的水灾,暴雨连续下了近两个月,山谷中的小河早已变成了汪洋,谷口在一开始没几天被泥石流冲垮,这个易守难攻的山谷变成了一个湖,然而湖水却不断流进来,然后跨越谷口的沙石堆积层外泄出去,结果大量沙石被堆积在谷口,逐步堆成了沙石坝,厂区被山上的泥石流淹没了一大片,所有家属楼一楼全部被泥浆吞噬,洪峰一个接一个,谷口的沙石泥坝越积越高,外面不敢爆破泄洪,下游数十万群众无处可逃,而谷内水位则越来越高,泥浆最深时离二楼不足一个篮球,所有农田全部冲毁,山谷里的农民和我们一起开始食用山洞里的战备粮。学校在河边,操场边的几棵核桃树只剩树梢可见。洪水不退,被隔离在对面山上的老百姓没有山洞的支援,早已断粮,且部分老幼因饮水不洁,至腹泻不停已近脱水,但水深流急,连试两天木筏都无法穿越,三百米小山谷竟成天堑。

幸得军人素质过硬,两边全靠几只手电打战时讯号来联系,此时只有绕行山谷上游,送粮过去,平日单程要三天的路程在暴雨和泥石流不断的情况下堪比天险,对面老百姓多次想饶过来也不能成行,几个精壮民兵的老娘在对面,拼了老命去闯关,半天不到遍体鳞伤的爬了回来,告知山洞指挥部,徒手都精疲力尽,背粮过去几无可能,然形势危急,只好造大筏,争取成功。

幸有山洞保障,父亲等和数名副总工亲自设计大筏,迅速建成装粮,指挥部选最强十二军人成突击队。王哥任队长,集剩余自行车胎充气,每人得两只,战前动员时立军令状,定取胜利,败则不还!遂率勇士上行数里操筏冲击,力竭时终至对岸!停阀上粮后发现一老二幼命已垂危,药物以难回天,报知山洞后,受命立即送回山洞抢救,然对岸军民数日无粮以草木充饥,早已力竭,无人可换,王哥遂以前沿总指挥之名决定率勇士返回,行前观地势形要后言明此为决死冲锋,必有损折,可拒绝,无人退后,遂于一刻钟回气后,率部再次冲击,指挥部派部下行数里接应,行至河心,有大浪,颠簸不断,筏行艰难,力竭者不断,筏重力少不得划,遂顺流而下,渐至沙石坝,筏必倾,病患必损,危急时刻,王等让出车胎捆绑病患,率尚有微力之二名勇士,跃入急流,以力推之,惊心动魄间,已损二人,渐至岸边,然已难见其出水呼吸,接应兵卒拼死跃入洪流接应,仅得以绳索捆绑病患,然王等勇士,于众目之前已随浪逐流。

阀过沙石坝倾覆散裂,谷外军民全力营救,拦河搜索,仅得三人。

病患渐康,对岸军民无恙。王得胜,不得还。其余勇士已随仙去。

水退后军民欲以碑纪之,然灾后重建资贫物乏,唯放弃,每以口耳相传,得英烈名。

因秘,不得广为传。

余年幼,不得出,洞内得噩耗,痛哭中心力渐强,遂知李叔之钢枪方已得。

数年后,余等随父母离开山谷,未敢忘,倍思之。

闻两山作战,士卒拼死,战将用命,忠勇壮烈不可数,智勇双全敌胆寒。赞林海欣,小土丘,必亡地,不退不降,宁死一战,寸土必争不求活,向我开炮声不息,赤胆忠心,杀敌无数,成千古英烈魂!学史光柱,无畏生死战沙场,血染军旗亦向前,双目失明志更坚,小草威名天下传。

轮战间朝野变革,人心不稳,嘲讽多,嬉笑众,军中有怨气,斗志仍未减,英勇依旧;吃大苦,受大难,血染南疆心不减,猫耳洞里逞英豪!铁血丹心,风采依旧!

渐长后,求兵役不可得,就大学,心中钢枪更坚。

军训时,军民皆不认真,唯吾队列标准,动作娴熟,军资挺拔,不怒自威,班长赞,可为标兵,荐于连长。连长问,何以如此,答曰已从军十年,问为何,遂告知,指导员在旁听毕,曰有此英烈,我军必胜!时值改革十年,南疆停战,嘲讽我军者甚多,又逢多事之秋,军民不稳,此言令听者一镇。


93年深圳化学品仓库爆炸,蘑菇云高达数里,港澳可见,武警支队数千官兵英勇拼搏数日,终拦火龙,灾情受控,后沿街而眠,民聚而慰问之,主动买水送之,言感谢解放军!有小兵抱怨,我们是武警,被一老官一脚踢翻,骂曰:鸟人,我们都是解放军!奶奶个熊。


为国为己拼搏中南北闯荡,见武警纪律不振、军队士气低弱者甚众,恨其不争,怒其自弃;

96年伴上级领导进藏慰问,巍巍昆仑,白雪皑皑,唐古拉山,冰封四季,兵站将卒,缺衣少食,三十年粮草仍在食用,少壮兵卒面如老叟,曰此为生死线,十留一。将卒谓守土有责,言条件有限,接待欠佳,吾等皆惭,领导泪流满面,曰皆为活英雄。余知但有忠勇兵将在,定可重镇战鼓,再扬旌旗。

97年香港回归夜,观礼后与同事好友聚集深南大道,部队封路,十步一哨,时暴雨倾盆,军姿挺拔,纹丝不动,沿途群众热情不减,冒雨等待,观95步枪,品新式背具,赏丛林战靴,评头论足。待车龙行至,有广播志愿军歌,引数百群众和之,时车上军人英姿勃发,豪情万丈,气壮山河!

某日闻长江抗洪,百万大军云集,忠勇英烈无数,千里江岸,上至达官将帅,下至民夫走卒,无不用命,悍不畏死,鏖战数月,终得胜果,得见旧观,战将精、气、神具佳,万民空巷,夹道相送,上至老叟,下至婴孩,心潮澎湃,热泪盈眶,如十送红军,此情此景,余一生仅见,军心、民心团结一心,此军不败,遂心安。

新千年,发神舟,射嫦娥,歼十起,枭龙飞,昆仑太行两相宜,谓之硕果累累,知其忍辱负重,终得甘来;

再某日,有美利坚国,受飓风袭击,灾情紧急,军警至,乘甲车,穿甲具,枪甲林立,不为救灾,只防民乱,民心怨,军心散,此军只懂自保,不知护民,必败。


观亮剑,赏突击,便知民心。

不抛弃,不放弃,可知军心。

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


本文内容于 2008-1-9 14:51:16 被kohoo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