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1134

中悦 收藏 10 3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1134


东京防御圈东面是大海――东京湾,南-西-北三面受敌。沈湘了解到的情况是,防御圈南端是濒海的横滨-川崎,曾司令命令空运抵达羽田机场的陆战二师一个装甲营和东京旅早已占据该机场的一个机步营组成川横集群,前伸出两个连占住了巨大的横滨海军基地,嘱咐部队绕过川崎不要进占,要提防美军可能对川崎一处重要战略武器工厂实施核打击,川横集群西面将与陆战二师“格子”部队的南防御线东端在富士山-八王子地段相接,攻击东京防御圈南端的敌军应为日本南部叛军的第2混成旅团和第8师团一部;

东京防御圈的西北部和北部被横田基地贯穿,美军残部6000人在里面防守,看起来,北部叛军要进入东京,横田基地首当其冲,横田基地东端到东京湾畔的船桥镇之间有30公里的缺口,北缺口只有陶支队主力600余人把守,防区内还混杂有一个刚反正到政府军方面不久的步兵联队,这个联队态度摇摆不定,勉强保持中立,随时可能反水在陶支队背后捅上一刀, 北面来的东北方面队叛军第6、9师团5万余人和大凑地方队3.5万人要以多大兵力攻击横田基地?以多少兵力攻击北缺口?这些都是未知数,陶支队还放了一个大队200人在皇宫西北,这里情况非常复杂。日本政府军眼下只有1万余人,由卫队组成的主力集中在皇宫地区,正准备向西北方向攻击打开一条通道,把天皇和临时内阁送入横田基地;日本第一陆军一直在猛烈攻击横田基地,同时以主力攻击台湾号和曾集团登陆部队,主力20万人因此被消灭,只剩处于横田基地内侧弧形地带内的残部一万余人,把东京中心区与横田基地隔绝开来,察觉政府军和基地内美军集中力量对进攻击打开一条通道的意图后,集中了6000人在通道地域,摆出即使与政府军刀兵相见也觉不允许天皇落入美军手中的姿态,陶支队的这个通道大队就摆在这个敏感复杂的地域。通道地域的西南面,横田基地南段有一座地上 2层、地下3层的钢骨水泥建筑,驻日美军总司令部就设于此,美军放在这里的兵力也相对较强,沈湘希望美军总部能够顶住日本叛军东部方面队第11师团主力的攻击,如果顶不住,第11师团穿过横田基地南段就与内侧第一军残部会合,接下来将直接攻击罗旅长设在嗣谷车站的前进指挥所,那里只有顾处长的一个分队和旅部少量剩余部队,加在一起不过300余人。

从横田基地南端到东京外防御圈南部川崎西面的八王子,33公里长弧形地带的防御就由沈湘的机步一营负责。沈湘手里开始只有罗旅长带的装甲突击群残部200余人中的“主力”110人和12辆战斗车辆,面对着即将发起攻击的东部方面队叛军第10师团全部和第11师团一部共约3.3万人,如果南部叛军打通了关东山地的南防御线,顺着松山-甲府的公路铁路下来了,沈湘也得接着,如果第2混成旅团击溃了防御圈南端的我川横集群,漏过来多少都得沈湘接着。正在彷徨无计抓耳挠腮的时候,格子部队在八王子的一位排长打电话过来说,他那个排的八王子防区可以再往西北延伸8千米,“放心,在我的管片内,一个鬼子也漏不过去!”

沈湘不相信一个排可以守住20多公里的防线,还漏不过一个鬼子来,不大可能,豪言壮语罢了,解放军兄弟部队在给自己打气,关键时刻,真是伸手拉了兄弟一把。 沈湘的防线一下子缩了8公里,还有25公里长,要用110人守住仍是不可能的。

怎么办? 常规的办法是向内收缩防线,但是沈湘明白情况不允许这样做。台湾号受到了重创,离心副炮拦截能力大幅下降,鬼子如果接近到25公里,步兵炮密集地打过去台湾号就拦不住了,战列舰挨的炮弹越多损坏越重拦截能力越弱,会有更多炮弹落到军舰上,恶性循环之下,很快军舰就被炸毁了。台湾号一毁,离心大炮的钢铁火力圈消失不见,绝对优势的日军步兵一拥而上,东京防御圈立即土崩瓦解,本集团剩余的4000多人很快就会全军覆没。 曾司令布置任务时,明确讲了死守30公里半径的东京外防御圈的意义。 立川汇交枢纽距离台湾号恰恰30千米,是外防御圈西南段的重心所在,必须死守。

很想打电话向旅座再要一点兵力,话到口边,又咽了回去。整个曾集团还剩4300人,船上还有1100人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不能再动了,曾司令已把能动的工程人员勤杂人员等全集中起来下了船。1个完整的机步营夺占羽田机场后放在川横集群守南端,陶支队800余人守北缺口和通道;内层防御圈,从皇宫到码头半岛的补给交通动脉只有工兵营一个连,这个连守护着银坐-码头半岛一线的撤退车队,车队有中国平民请愿团一百余人和日方被迫给出的战争赔偿1700吨黄金、归还的大批珍贵文物和绝世珍本**大典,台湾号战列舰正在拼命抢修,随时可能爆炸,车队的人还不能上船,银坐地区三国四方的武装力量分布态势复杂,仅靠2个工兵排去应对十分吃力;皇宫地区设有曾司令的中国驻日军总部,必须设在那里,因为日本天皇和临时政府也在那里,那里是日本眼下的政治中心,可是曾司令手边只有不到500人的部队,四面明敌出没暗敌隐伏,应付周边各种突发情况已是极为艰难,无法再抽人,内防御圈的中段是罗旅长的嗣谷前进指挥所,只有300人,直接面对着日本第一军残部的3000余人,也是非常艰难,如果叛军11师团冲破横田基地南段,一个冲锋就到了旅长那里,他那300人怎么撑得住?内层防御圈再往南是国会公园,那里现在是一片死寂的真空地带,接下来是中国大使馆直到海边,这一段放了100余人警卫着,不能撤,那里聚集着大批的日本工商政要人物,在上半夜双方打得炮火铺天盖地的时候,中国大使馆附近一发炮弹没落,我们不打,日军因为顾忌大批避难要人和日本正在那里谈判的一个代表团,也不敢对那里打炮,现在那里越聚人越多,平民百姓拉家带口赶往那里避难,形成了一个聚集了30余万人口包括各国使节外交人员和国际红十字会在内的安全岛,我们无法撤退那么多人,也不能接走使馆人员放弃那里,曾司令说中国军队必须驻守在那里,给战乱中的日本人民提供一个安全、稳定、建立信心的所在,将在中国和日本临时政府主导的吸引各方力量归附凝聚、平定叛乱由乱入治的政治军事斗争中起到至关重要的表率作用。这么重要的地方,日本政府军拿不出人来,美军自顾不暇,全靠不到300人的中国军队把守,是太艰难了。

计算下来,外防御圈西南段自己手里能得到110人的精锐战斗部队和旅装甲突击群剩余力量中三分之二的战斗车辆,已是曾司令和旅座拿得出来的全部了。沈湘咬紧牙关,把110人分编成3个排,1排带3辆坦克3辆155迫击炮车2辆装甲车死守立川汇交6千米的核心阵地,2排带3辆装甲车分据点防守从这里到八王子的17公里地段,3排一个班带一辆装甲车放在立川汇交核心阵地与横田基地南端之间2千米的空隙地带,2个班放在防线弧形后面、中国大使馆北面和国会公园西缘之间的地带当预备队。

沈湘命令:核心阵地一个大点、2排3个小据点这4个点必须死守,日军如果胆敢从各点之间的大空档穿越,就呼叫战列舰的炮火全部歼灭。各个据点也要使用确定范围内的机动防御,充分依靠战列舰的炮火,尽量避免用步兵轻武器硬拼。布置完,自己亲自指挥1排匆匆建立了核心阵地,3辆坦克相距1500米左右埋伏在射界相对开阔的3处倒塌楼房下,顶上的倒塌楼层要至少经得住我方一发203毫米炮弹的轰击,3辆坦克之间的两个间隙后方300-500米各布放了一辆步战,用车载50机炮和机枪打掉穿越空隙的漏网敌军,保护坦克据点侧背不被日军迂回,再后面数百米地带的废墟间机动着3辆155迫击炮车,按前方报出的数据打支援射击,沈湘自己的指挥部放在右后方也就是北面那辆步战那里,他对与横田基地间的空隙地带总感到不放心,整个防线的北端也就是右端是最复杂的地带,不仅与日本人打军事仗,还要跟美国佬打政治仗,一个不小心让日军通过美军阵地,旅长那里就悬了。想到打政治仗,沈湘心里就打鼓发慌,惋惜程律师现在要是还在身边该有多好,埋怨上面怎么不再给自己派个政委来,七上八下之际,一排长低声报告:“营长,鬼子上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