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修改版 第一卷 危难受命 第20章 天龙计划1

flxlrh303 收藏 1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URL] 第二天,冷剑拨了个电话,这个电话居然接通。 “喂,哪位?”话筒传来的居然是许昆的声音,冷剑差点儿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 “冷剑,需要帮忙。”冷剑的话永远生硬而简洁。 “哦,冷大哥需要小弟帮什么忙,小弟现在虽然是逃亡生涯,但在A市,我还能帮手的,请说。”落难中的许昆还是这样爽快和豪气。 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


第二天,冷剑拨了个电话,这个电话居然接通。

“喂,哪位?”话筒传来的居然是许昆的声音,冷剑差点儿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

“冷剑,需要帮忙。”冷剑的话永远生硬而简洁。

“哦,冷大哥需要小弟帮什么忙,小弟现在虽然是逃亡生涯,但在A市,我还能帮手的,请说。”落难中的许昆还是这样爽快和豪气。

冷剑说出一大堆常用的物品,和一些违禁品。

沉默一会,许昆说:“你有什么用?”

“帮不帮?”

“别生气,小弟当然帮。”

看来王伟豪在A市的势力确实大,警方通缉许昆只是虚张声势。

“冷兄弟,你要这些物品干什么?”许昆问。

“为我的朋友向天龙公司寻找公理。”

“什么?寻找公理?小弟听不明白,冷大哥能说详细点吗?还有,你叫我联系各大媒体的记者,有什么用?”

冷剑抿紧嘴巴,许昆知道,就是用棍撬,冷剑也绝不会再蹦出半个字。

对许昆的热情相助,冷剑只能说谢谢。

许昆对冷剑的身手赞不绝口,诚邀冷剑加入他们组织,跟他们一起混,并说如果做得好,可以去在G省的总公司。

冷剑坚决地说不,这不是计划中的内容。

是夜,月黑风高,夜深人静。

天龙公司总部大楼还灯火辉煌,灯光在瑟瑟的寒风中颤抖。

公司的门口,保安在不断游戈,每层楼都有几名穿黑西装的彪形大汉在巡逻。戒备森严,不像普通的公司。

蓦地,一条黑影如猿似猴,灵敏地从大楼后面攀登上五楼。从一个窗口蹿入五楼。

借着照进来的路灯光一看,这人手中没有任何攀登工具,赫然是徒手攀登。


年关越来越近,大街上的人们喜气洋洋,有点过年的气息。

韩豹五大三粗,满脸肥肉,目露凶光,典型黑恶势力头头的风范,和董事长这个文雅的称呼一点儿也拉不上边。

韩豹在他宽敞的会议室里,坐在软绵绵的大班椅上,对着一干十几人的公司各部门老大,一边把椅子打着旋儿,一边在心里美滋滋地想:今年天龙公司被市里评为“文明守法好单位”,今天将迎接市公安局和g省的公安厅杨厅长来公司检查验收知法守法学习情况,这对于一间企业来说是莫大的荣誉。现在“华美”的王伟豪集团垮了,在A市他是独大了。

呵呵!他乐得笑出声来。突地,他眉头又皱皱,鼻子猛吸几口气,他觉得今天办公室的味道有点怪,隐隐约约有汽油味儿和硫酸味儿,看来清洁工偷懒,再这样下去,要辞退她。但想到自己财源广进,这丝不快很快就烟消云散,他又沉浸在他旖旎的意淫中。

韩豹意淫一会儿,敲敲桌子,会议室慢慢静下来,各部门老大在静待龙头老大的最后发言。

会议室的门“砰”地被踢开,又“砰”地关上,并按下保险键,锁死。

哪个小弟吃了豹子胆,敢乱闯公司会议室重地?

众人齐转首,韩豹身子暴起,猛抬头,刚想怒骂。

众人眼前一花,那个推门的人跳上会议桌子,连打三个漂亮的后空翻,眨眼间就落在韩豹的右侧身边。

众老大和韩豹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人就抡起韩豹的右臂,用力一旋转,“喀嚓”骨头清脆的暴碎声响起。韩豹的惨呼还没出口,那人抓起韩豹的左手一扯,韩豹的整条左臂暴长几寸,那人跟着一手刀砍在左肩膀上,又是一声骨头碎裂声,这时韩豹的惨呼才出口。

那人还不停手,用手把韩豹肥胖的身子向后一扳,腿猛一踢韩豹肥肥的屁股,韩豹身子向上飞起,双脚恰好搭在桌子上。

那人捏掌成拳,猛击在韩豹双脚的膝盖骨上,两声令人牙酸的骨头暴碎声几乎同时响起。

“啊!”韩豹的惨呼嘎忍而止,晕死过去。因为那人已铁掌一挥,狠狠地扇在韩豹的脸上,韩豹的全部牙齿和着鲜红的液体欢快地从主人的嘴里蹦出来。

快!

狠!

辣!

毒!

只几秒时间,电光石火间,韩豹就剩下只有性命的废人。

这人就是冷剑。站在冷剑右身旁的一个老大,捏着右拳向冷剑打来,冷剑左掌一把抓住他的右拳,用力一捏,跟着向下一拗,他的左腕骨关节粉碎,左手废了。在他张开嘴惨叫时,冷剑的右拳狠狠地砸在他的右肩胛骨上,“啪”的一声,他的右肩胛骨也粉碎,整条右臂彻底报销。“啊”的惨叫声甫一出口,冷剑的左拳就击在他的下巴上,他的身子轰然向后飞去。在半空中,半条断舌,几颗牙齿混着鲜血,在他的嘴里狂喷而出。他的身体重重地跌在几米远的光滑的地板上,也晕死过去。

各部门老大这才看清袭击的人是什么样子。

这人穿一袭普通迷彩服装,脸黑冷酷,坚硬如大理石,左脸颊有条长约一寸,粗如小指的疤痕。双眼射出饿狼般的幽幽的寒光,不带人类丝毫的感情色彩,望之令人胆颤。

“我就是你们扫荡浩菲酒吧的报复人。”冷冰冰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和节奏,如幽冥地府传来收割灵魂的召唤声。

寒!

冷!

抖!

这是人吗?冷剑此时犹如从阴冥地狱中钻出来的恶魔,如洪荒时代择人而噬的怪兽,老大们情愿遇上真恶鬼也不愿意遇上这个人。其中一个老大用颤抖的手掏出手机想打电话,冷剑的右手一扬,众人眼前又是一花,一道白线从冷剑手里激射而出,狠狠地射入这人脆弱的眼睛里。这个老大捂着眼睛,痛苦地在地上打滚,发出催心裂肺的嚎叫。

白线当然是冷剑弹出的一圆硬币,这个老大的眼睛当然报废。

“别乱动。”其余老大噤若寒蝉,纹丝不动。

老大们的心紧紧的收缩着。想动?给十个胆子加二十颗心,他们也不敢动。冷剑的冷,狠,辣,毒已把他们的信心狠狠击毁。

“冤有头,债有主,没有参与的,退后一步。”

如得到某种神秘的命令,老大们都退后一步,整齐划一,可以比得上训练有素的军人。

“你们最好退出天龙公司,退隐江湖,以后发现你们再欺压百姓,强占强抢,这两人就是你们的榜样。”

他们是亡命之徒,死不可怕,但像韩豹一样双手双脚残废,牙齿也没有,余生都要座在轮椅上,都要靠人服侍,那就比杀了他们还更可怕,还更要命。

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和喧哗声,老大们面露喜色。冷剑冷眼一扫,淡淡地说:“我要把你们弄成超级残废,门外那群废物能阻挡得住?”

老大们的心一寒,冷剑骇人的本事他们见识过,他们可不想变成像韩豹一样的超级残废。变成超级残废,那可没趣,绝对大大的没趣。

“记住我的话。”冷剑冷冷说完,从怀里掏出两支手枪,走向大门,提着枪打开门,向外张望。

一大群人前呼后拥地围着一个人向冷剑走过来,这群人冷剑进天龙公司时就在门口遇见过。

被众人包围的人四十多岁年纪,身材魁梧,浓眉大眼,双目炯炯有神,虽然穿西装,但举手投足间棱角分明,不自觉流露出一股军人特有的霸气,很有气派,一看就是一个颐指气使惯的人物,他就是杨厅长。

这人的旁边是一位二十三岁左右的年轻漂亮的女孩,穿一袭淡蓝色的职业套装,套装窄窄的腰身,把她纤纤小腰和高耸的胸膛衬托得更加玲珑剔透。女孩粉脸淡妆,白里透红,更显得俏脸娇艳欲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犹如蕴含着一泓潭水,清澈透明,顾盼之间,眼波流动,流光溢彩。

这女孩给人的是充满活力的美,是充满野性的美,是充满激情的美,是个性张扬的美。现在大多数女孩都在扮无病呻吟的美,这个女孩个性张扬的美特别引人注目。

杨厅长旁边还有一个肩扛着二级警监警衔的老警察,二级警监警衔可是厅(局)级副职的领导,对着杨厅长赔着笑脸,其余相陪的警察最低的警衔也是二级警督。

一众穿黑色制服的警察,众星拌月般簇拥着混身透着英气的杨厅长和个性张扬的美女秘书,更使杨厅长和秘书耀眼得如黑暗夜空中的启明星和北极星。

众警察正围着领导高谈阔论,二级警监警在走廊上对两旁的办公室指指点点,像是在向杨厅长介绍什么。

突然一条黑影逼开众警察,扑向杨厅长,用左手扣着杨厅长的脖子,高喊:“打劫,走开。”

开什么玩笑,在一众警察面前打劫?

一众警察完全没有反应,还以为有谁敢和领导开这种玩笑。

“砰砰”,当二声清脆的枪声响起,他们才相信这是真的。

定睛看看,只见一个穿迷彩服装的年轻人,手持双枪,左手扣着领导的脖子,手中的枪则顶着领导的下巴,右手向上举着的枪,枪口还冒着青烟。

在一众警察的簇拥下挟持来企业视察工作的上级领导,开什么国际玩笑?

警察都没有这种思想准备,更没有应付这种突发情况的经验,特别是警官们,他们高高在上指挥惯了,哪会想到会亲自面对这种情况,还和劫匪短兵相接?

在五秒钟之内,警官们全都懵了,呆了,傻了。

有两个反应快的警官想掏枪,但他们忘了一般情况下,他们可没有配备着枪。

乱!

混乱!

极度混乱!

一众警界官员面对此情景,面面相觑,毫无办法,眼瞪瞪地看着冷剑把领导拖向韩豹董事长办公室。

“放下杨叔,我跟你走。”一声清脆的声音打破尴尬的沉静,个性张扬的美女越众而出。

“有性格。”冷剑的内心不禁赞叹,他只见美女满脸通红,对冷剑杏眼圆瞪,别有一翻美感在心头。

冷剑盯着美女的胸膛,她的胸牌上写着“G省法制报记者丁楚”。美女以为冷剑轻薄,气得粉脸更加红,小嘴不禁骂出来:“下贱!”

冷剑也没有心情注意听,用枪指着丁楚说:“你想有大新闻,就跟着来。”

那知美女丁楚的胆子比天还大,竟然真的孤身跟上来。

那个叫杨叔的喝道:“楚儿,别胡闹,快走。”

美女丁楚听而不闻,依然跟着冷剑走向董事长办公室。

一干警官愣愣地看着,面对如此场面,也束手无策,眼瞪瞪地看着冷剑劫着上级领导进了董事长办公室,也眼巴巴的望着美女记者跟着冷剑走进董事长办公室。

嚣张的是,这个劫匪打开办公室的房门时,还叫警察进去把受伤的韩豹和另一个老大送去医院,并放天龙公司其他高层领导出来。

大多数警察虽然讨厌憎恨在A市为所欲为的韩豹,在看到龙头老大韩豹的惨状,都猛地倒吸一口凉气,这绝对是人间炼狱。警察们无不义愤填膺,无不摩拳擦掌,恨不得活活剐了冷剑。可惜领导在冷剑的手中,他们透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

送韩老大去医院后,惊魂稍定的其他老大们,再也没有争权夺利的兴趣,更没有人敢提为韩老大报仇的事。虽然他们很多人早恨不得韩老大快点死,但韩老大的惨状萦绕在他们心头,挥之不去,永远成为他们的梦魇。狐死兔悲,他们高兴不起来。

他们之中,真的有人从此退出江湖,不退出的也只是一个花瓶子,没有狠性的花瓶子。因为他们的雄心,他们的信心,他们的狠心,彻底被冷剑狠狠地击得粉碎。

这就是冷剑所需要的效果,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杀一人不如令那人生不如死,这会令这人或一个团体失掉勇气和信心。

射出的箭不可怕,可怕的是箭在弦上。攻心至上,冷剑一向运用得应手得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