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英雄传 第二卷  生死九一八 第五十五章  决死抗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五十五章 决死抗日

巨响、震动、冰冷!

卫华觉得自己仿佛是浸在冰冷刺骨的惊涛骇浪中的一尊泥菩萨。生命悬在一根发丝上,随时都有可能沉没。

“不!我不要死。”半梦半醒间,那根维系着生命的“发丝”突然断了,卫华看到自己的身体,犹如称铊一样,落入深海中。双手无力的拍打着冰冷的海水,两眼张望着,犹如深井中望月,只能看到顶上的一小片天空。

倏的一下,卫华坐了起来。两眼睁开,犹如灯泡。一直在卫华身边照料他的安吉儿,被吓退了几步。杏眼睁着,两手向上举,身体向后仰,差点儿跌倒。数秒后,回过神来,见卫华仍是一副痴痴呆呆的样子,走过去,问道:

“你终于醒了!”

“我在哪?”

“指挥部。”

看到卫司令醒来,权当临时指挥部的会议室,顿时爆发出来惊天动地的欢呼声。将外面的炮声都给压了下去。先前的愁闷,随着这欢呼声,被一扫而空。

因为,卫华已经给他们造成了一个印象,有他在,就有办法。这个世界,没有他办不成的事。

“轰——轰——轰——”就在卫华发愣的这会儿,大楼的附近已落下了数枚炮弹。震得窗棂一阵哆嗦。整幢大楼仿佛随时要坍塌了一样。

“鬼子打进来了?”卫华问了一声。

提到鬼子,先前的欢呼声,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愁闷在脸上尽显无疑。

卫华见陆机就站在自己的左边,朝他问道:“还能顶得住吗?”

陆机摆着头道:“日军采取焦土战略。用炮弹一寸一寸的犁,犁平一点,步兵就前进一步。我军街垒的优势不复存在,但和鬼子打阵地仗,我们又不是对手,不得不边打边辙。打了五个多小时,鬼子的炮弹,已经落到指挥部附近了。我们正商议着撤退。”

“不能撤,铁血西几十万人,一撤就会混乱,也没有地方撤。”卫华说完,将目光投向陆机身后的黄显声,“警钟兄,你有什么办法?”

黄显声心道,你问我有什么办法?还不是问我有没有流血?等我兄弟的血全都流干了,今后还有谁能制衡你?心中虽这样想,但嘴上不能这样说,露出一副悲壮的表情道:“日军兵强马壮,我们唯有以身报国,前仆后继,用血肉筑长城。”

“部队伤亡多少?”

“很大……”

陆机道:“步兵师填进去了二个团,黄副司令的警察部队,填进去了三分之一。再这样下去,我们的血会流干的。”

“航空处呢?他们怎么没去轰炸鬼子的炮兵阵地?”

空军可是炮兵的天敌啊,要是有他们在天空盘旋,鬼子炮兵还能发威吗?

“昨天进行的高强度的轰炸,导致航空处飞机损耗严重,必须抢修,但缺少零配件。今天早上,鬼子又对航空处进行了轰炸,损失很大。”

卫华的头脑中闪过,关于东北空军的资料,苦笑了一下。原来,这些空军,大多数是摆样子的。全年训练不足一周,资格最老的飞行员,全部飞行时间,也不超过三百小时。数量也很少,全东北仅三百多架,而航空处,仅七十多架。与日本空军,无论是飞行员素质,还是飞机数量,都不在一个档次,根本无法正面相抗衡。

卫华扶着床沿,拼了命的下床,起身。身体一动,肌肉扯着伤口,痛疼袭来,闷哼一声,就不再作声了。众人见卫华脸部肌肉都变型了,牙关紧咬,额上渗出了黄豆大的汗珠。

“快躺下!”安吉儿一见,担心他的伤口再度裂开,急忙伸出双手将卫华搂在怀中,不让他起床。嘴里骂道:“你不要命了吗?伤口已经裂开二次了,难道你还想裂开第三次?如果再度裂开,上帝也救不了你。”

“你放开我!”卫华将浑身的疼痛用声音吼了出来,音量大得如同打雷,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而这个安吉儿,则像触电似的松开了手,“蹬蹬蹬”的后退了几步,脸色惨白。很快,当他看到,卫华站了起来,拔掉插在身上的输血管时,她惊讶的脸色,变成了愤怒。用尽最大的力量喊道:“我是医生,你是我的病人!你必须听我的!”遂,又冲了上去,紧紧的抱住卫华,又朝其他人喊道,“将病人放回床上去。”

陆机等人一动,马上就停了下来,因为他们看到了卫华那坚定的眼神。安吉儿察觉众人神色有异,回头朝卫华看去,见卫司令一副,冷冷而坚决的样子,内心生起一股寒意,手不知不觉得就放开了。摇着头,不可思议的说:“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将自己的生命,完全不当一回事的病人。上帝啊,救救他吧。”

卫华咬牙忍着身上的疼痛,吭出几个字,“当你的祖国受到了侵略时,当你的民族也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你就知道了什么是国仇家恨,胜于一切。”

既然日军的是依靠炮兵,打开局面的,那么假如能够端掉日军的炮兵阵地的话,就可以扭转这个不利的局面。现在这个时候,除了卫华还有谁可以做到这一点?卫华依靠意志,将最后一点生命能量给柞出来,下了床。希望依靠这最后的能量,再创造一个奇迹。

“把枪给我!”卫华想弯腰去收拾,放在床角的那些装备,却发现自己好像是站在长满倒刺的囚笼里一样,哪怕动上一根指头,都会痛入肺腑。唯有命令,叫别人帮忙。

陆机提起沉重,冰冷,沾满血迹的武装带(武装带上系着手机、子弹盒、指挥刀),还没有往卫华的腰上系,泪就流了出来,“卫司令,您就休息吧,打仗的事,有我们这几万弟兄。”

“帮我系上!”卫华命令完,见陆机仍是不动,知道他的想法,放缓了语气,劝道:“我是想休息啊,但鬼子不休息。我们中国爷们,岂能让鬼子给看贬了?鬼子不休息,我们奉陪到底。我倒要看看,到底是鬼子的枪炮强,还是咱们中国爷们的骨头硬。”

“卫司令!”满屋热泪横流,热血激荡。

此刻,英雄好汉们的血性,一起暴发了出来,泪象喷泉似的往下流。

黄显声上前一步,双手紧紧的握住卫华的手道:“先前,兄弟我,还以为你别有用心。藏了一手,对不住啊!大家随我来……”黄显声带头走到沈阳市地图前。指着东区一片仓库道,“这是一个秘密军需仓库,储存有三十二辆坦克,四十辆步兵战车。还有相关的零配件,和油料。由战车营的李有才看守着。我们只要说动他参战,突然冲击日军的炮兵阵地,也许可以扭转,现在的不利局面。”

“太好了!”众人鼓掌相庆。

“只是……,”黄显声皱起了眉头,“要说动他参战,并不容易。”

“他有什么条件?”卫华问。

“这人贪财,从这方面也许能打开突破口。”黄显声左右看了看卫华他们的脸色,心中担忧,这儿的人,好像没有一个是富翁啊。

“贪财!”卫华与陆机相视而笑。

义勇军缺人才,唯独不缺钱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