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四大名著 剿灭 第八章 江南江北

马鲁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size][/URL] 回到旅馆候正也来不及休息,打开皮箱拿出电脑就开始呼叫基地,并顺便把文件传真了过去。 电脑上的视频一分钟后就连结上了,候正他们用的电脑可是专用的国家军事网络,专门发射的“长征特使”号卫星为其连接,有很高的保密和及时通讯作用。 “01,你们这次的任务没有完成,但是得到这份情报也算是功过相抵,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

回到旅馆候正也来不及休息,打开皮箱拿出电脑就开始呼叫基地,并顺便把文件传真了过去。

电脑上的视频一分钟后就连结上了,候正他们用的电脑可是专用的国家军事网络,专门发射的“长征特使”号卫星为其连接,有很高的保密和及时通讯作用。

“01,你们这次的任务没有完成,但是得到这份情报也算是功过相抵,但是文件的事情你们要绝对保密,除了你们四个其他人都不能告知。明白?”视频上的参谋长一梭子抖出了几十个字。

“是,01明白。请示下一步任务。”候正说得轻声有力。

“其他小队成员基地已通知返回,01小队原地待命,有其他任务。明天中午12点有人会和你们接头并指示你们下一步任务。”

“01明白!”

“好,鉴于你们在机场引起的恐慌已经惊扰了地方公安机关,你们下次任务的活动经费将会被扣除,希望01小队尽快解决经费问题。”参谋长说完赶紧关掉视频,因为候正的眼睛都要喷火了。

“兄弟们,都听见了?”候正转过身看了看后面三个显然听到了经费问题的磨牙的队友。

“我说猴子,你说老头子是不是真的能个狠哦?我们现在手头的资金怕是再住两天旅馆都不够噢。”曾三山哭丧着脸打着哈哈。

“不管了,明天等任务到了再说。我要睡了。”候正说完向浴室走去。

“走吧,回房间。”水京拉起瘫在沙发上的曾三山走了出去。洪闻理也自顾自地收拾起桌上的电脑和文件,一一放进了密码手提箱里。

一夜很快过去了,几个人到是睡得很好。候正却翻来覆去一夜没睡,他知道司令是希望四个人能够达到自给自足的最佳特种分队状态,但是这钱岂是说来就来的,难道自己还要拿出看家本事来?

上午水京先出去了,这小子记挂着胡伶俐的真假,虽然确认了但是看不见人还是不放心。候正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是也随他去了。曾三山也出去摸底了,不过候正和洪闻理没这么弱智会相信只不过实在没什么事做只得任他去折腾。

还差半个小时十二点的时候曾三山笑嘻嘻地回来了,“猴子你看,我们的经费这哈没得问题喏。”说完从身后提出一个皮箱。

“哟嗬,你娃不错嘛!不晓得又是哪些贩子上老你的套?”候正难得地用四川话开起了玩笑。

“嘿嘿,又遭看出来了。我上回注意到的一个地下赌场,这回扫荡了一哈个嘛。反正是不义之财。白天也没得几个人,顺手!”曾三山笑嘻嘻地拍拍箱子。

“反正没什么事就好,人最重要。要十二点了,海豹怎么还没回来?”洪闻理在一旁看着钟说。

“回来了回来了。”随着一声“砰。”房间门被踢开的同时水京兴高采烈地走了进来。

“勒是旅馆,你爱护公物好不好?”曾三山走过去很心疼地看了看门。

“起开。”水京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

“啊啊,你偷袭!”曾三山捂着屁股就要还手,突然从门外闪进一个人影一下子把门关上了。

“哈哈,结果是你啊,毛毛!”候正看着来人比水京刚才更加地兴高采烈。

其他三个注意到进门的人也是一个反应,原来是上次演习的时候一个小队的特警黄寒。

“哈哈,毛毛!”曾三山虽然上次没能一起演习,但是平时训练的时候经常和同是重庆老乡的黄寒自然是熟悉不过了。上去就是一拳。

“哎哟,你们几个。我是来给任务的,不是来挨打的。你看,要不是我关门及时,你们几个的身手那打起来眼尖的见了不立马报警才怪。”黄寒这小子喜欢装B,所以一直用普通话。

“好了好了,我们来听哈任务。”候正也不再嘻嘻哈哈了,拉过黄寒。

“你们这次的任务是去北疆喀纳斯湖,最近我们发现那里的喀纳斯湖怪很可能是东突搞的鬼。”

“没这么玄吧?那湖怪不是大红鱼吗?探索发现早就报道了。东突搞什么鬼?搞个潜水艇?”水京出去了回来话显得比曾某人还多。

“科学家报道的那个湖怪是一回事,最近喀纳斯周边出现不同程度的大爆炸,而且都不是炸弹引起的。而是导弹。我们怀疑的是东突在喀纳斯湖修建了一个水底导弹基地。”

“不是这么神吧?东突哪来这么多钱?”候正也觉得不怎么相信。

“钱对东突根本不是问题,因为全球恐怖组织的大老板本拉登早就在暗中支持东突了,当然,这个事件是怀疑。所以需要你们去调查。”黄寒虽然自己也不相信,但是觉得这是任务也就拿出装B的本事装得一本正经。

“那好,去到是可以去。但是我们到喀纳斯的车费,飞机票谁出?”候正说完不怀好意地看着黄寒。

“这个上面已经交待过,给你们三天时间准备。一周内调查完毕。十天后必须返回基地。经费问题我也无能为力,你们就是把我卖了也无济于事。”黄寒看着四个不怀好意的战友故作镇定。

“嗯,这样也就算了。我们还准备给你接风洗尘的。”候正瞬间变了表情,遗憾地拍了拍黄寒的肩膀。

“这次任务你们就单独和我联系,我的代号是‘江南’,你们代号是‘江北’。我会先到阿勒泰市等你们。”黄寒说完就关上门跑向电梯。还好跑得及时,不然随后追出来的水京和洪闻理绝对会把他身上的值钱东西收刮得一干二净。

“猴子,去阿勒泰用不了多少钱。这点应该够了吧?”水京拍了拍曾三山“缴获”的赃款。

“够了,所以我们得对曾三好点,哈哈哈。”候正看着得意忘形正在看电视的曾三山笑起来。

电视上是一则维吾尔语和汉语双语播报的新闻:“今天上午10点左右,本市一家警方正对其实施布控的地下赌场,被一不知名男子抢劫。抢走现金人民币500多万元,并杀死两名地下赌场保镖。警方对此事正在调查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