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久,许久,重新拾起中医的话题…

清晨,还沉浸在厚重窗帘营造的美梦中,模糊中,接到了在上海中医药大学出版社工作的项根兄的电话,项根兄是我的师长,也是我的校友。他说有一位校友——国水弟会造访我校,希早点过来叙旧。国水弟,我是曾经有过面缘的,但从未深交,今日,有空得闲,故早早的晚起,草草梳妆,便前往出版社一聚。


踏上七楼的办公室,久违的一阵寒暄。多日离别,大家一见如故,神交胜于多言。国水弟现供职于安徽省六安市中医院。他是一位执着的中医追随者,一位狂热的本草研究者,一位功底深厚的各家学说的研究学者,一位生于80后,但拥有坚实中医理论和丰富临床技能的智者和先行者。


晚冬的阳光有点暧昧,透过高高的玻璃窗户折射在光洁的水磨地面上,让人感到一丝丝的慵懒,但屋内的空气始终是热烈着的,一阵阵暖意从心底油然而生。


几位年轻的中医药追随者相聚于沪上,我们纵横医史,欢快的畅游于自己喜爱的中医药文化中,从张仲景,孙思邈,李时珍,直至近现代的顾伯华,秦伯未,程门雪,余瀛鳌,裘沛然,孟庆云,黄煌,以至胡春福,刘力红,吕嘉戈等可畏的后生。最终的话题始于我们都熟识和熟悉的尚志钧老先生,一位年近九旬的老人,一位苦苦执着于中华本草辑校,而甘于清贫却孜孜不倦,勤奋不息的老教授。在这里,我们一起感受他那执着于中华中医药文化的追求,一种让我们汗颜的精神。一位为中华本草奋斗了一生的寿者,在浩瀚的文献宝库中六十余载的坚守。一种精神,一种感动……


幸运的是,我们不仅有了尚老这样的中医人,亦有项根兄,海英老师,张总编辑,李欣这样的文化人,在这个时候,他们的职业精神亦让我感动。反映尚老先生艰辛一生的《本草人生》终于集结出版了,虽未有幸谋面,一睹一嗅油墨之尊容和芬芳,亦不免空留遗憾,但是心中还是非常的高兴。


……


席间小憩,难免与国水弟聊起当年的很多很多,一位在中医药杂志发表了几十篇研究心得的中医守望者,一位书房比卧室还要大很多的年轻书生,一位将“困而学之”作为座右铭并将自己的书房命名为“困学斋”的知识饥渴者,一位自己大学清贫却年年获得一等奖学金但默默资助五位大别山区的穷困春蕾的学长,一位当病人的血小板为零依然挽起自己袖口献血的仁慈医者。一位在医疗信息和资源匮乏的山区却对中医执着的年轻人。除了震撼,一种来自心灵深处的震撼,便是深深的佩服。


相比于国水弟,我们身上太多太多的浮躁和喧哗。一位生于81年的年轻人在人生的精神上,在文化的追求上,在职业的执着上,远远的走在了我的面前,遥望而不可及,我感到深深的惭愧。我们都知道在繁华洗尽,铅华褪尽的时候,只剩下精神上的坚守,但是我们什么都没有。


只是知耻而后勇,但是我连这样的勇气都没有,更显我的懦弱与无能。我唯一感到开心的是,在我愈感绝望的时候,国水这样的中医守望者给了我无比的希望和信心。相比于那些和我一样在这浮躁功利社会中迷失的同学们,国水他们这样的中医守望者让我依稀看到未来的光明。


只是那一声遥闻的汽笛声,让人愈感时光短暂,离别突增伤感。只是这样时刻总会要来临的……


“万家灯火一盏明,失眠正适读闲书”。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希翼我们这些对中医药的执着者,通过用自己执着的双手护着摇曳的灯火长明,以求能照亮中医药未来艰辛的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