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小姐"国内外收入情况曝光 法国只要五欧元

山坡的记忆 收藏 30 21515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12_30_89886_6689886.jpg[/img]   中国“妓女”国内外收入情况探密   色情场所目前遍及中国城乡,而越来越多的妓女为了多挣钱,争相偷渡到国外卖淫。在性产业野火烧不尽的情况下,妓女的个人收入因人而异,总体收入却相当可观。据资料显示,中国两千万妓女年均总收入达五千亿元人民币,佔国内生产总值的6%;这类人的消费也甚惊人,估计每年带动社会总消费额达一万亿元。有调查称,北京及一些大城市的妓女年收入均在二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妓女”国内外收入情况探密


色情场所目前遍及中国城乡,而越来越多的妓女为了多挣钱,争相偷渡到国外卖淫。在性产业野火烧不尽的情况下,妓女的个人收入因人而异,总体收入却相当可观。据资料显示,中国两千万妓女年均总收入达五千亿元人民币,佔国内生产总值的6%;这类人的消费也甚惊人,估计每年带动社会总消费额达一万亿元。有调查称,北京及一些大城市的妓女年收入均在二十万元以上。


曾经有媒体报道,一个小城市的政府迫于市民的强烈反对,对卖淫女的工作环境稍加整顿,引起卖淫女的不满,于是纷纷提款离去,一时银行动摇。当地政府迫不得已重新开始筑巢引凤。可见卖淫女和性产业已经成了地方经济繁荣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性产业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不少城市的支柱产业。


国内妓女月收入两万元


目前,中国卖淫女活跃的色情场所有:髮廊、歌舞厅、大酒店、娱乐城等,通常的分配比例是:场所收取三分之一的嫖资,而卖淫者获取三分之二的嫖资。现在仅从半高档卖淫场所——大酒店分析,通常是卖淫一次400元,按一个妓女每天接客四次计算,一天收入1600元。如此,则酒店可得530元,妓女入账一千余元。除去不宜接客的生理週期,则一个月纯收入也有两万四千元。


在从事性服务的女性眼中,最受欢迎的是南韩男人。从卖淫女的自述中看出来,在性交易过程当中,她们希望能够受到平等对待。中国男人在完事后,就从衣袋里掏出钱来,往床上一扔说“这是给你的”,让人感觉很不舒服。南韩男人完事后,则会把钱捏得小小的,然后轻轻地放在女方手心上,说:“妹妹,这是给你买化粧品的。”儘管对中国男性颇有微词,但个体老闆仍最受妓女欢迎,其次是大小官员,而打工仔、长途司机等皆在不受欢迎之列。


调查发现,酒店的卖淫女多喜欢做一次性交易,不喜欢早早被包夜。她们一般在晚上2点之前不同意包夜,而只有2点之后才同意。原因是如此操作可以多赚一些。有妓女说:“我的身体,一年纯收入也是二十多万,比一个小公司的收入还多。”这就是为什麽那麽多的姿色不俗的女子争相卖身的经济原因。


华人女郎巴黎廉价卖身只要五欧元


相比在中国的卖淫收入,很多妓女偷渡到国外后,语言不通,人地生疏,很难顺利拿到色情行业的职业牌照,因此偷渡到国外后,只能廉价卖身。有的东北女子在巴黎廉价卖身只要五欧元。在东南亚,“小龙女”(来自中国的年轻卖淫女子)早已是一大主力。马来西亚警方去年拘捕了一千八百多名涉嫌卖淫的中国籍女子,而今年仅头五个月就已拘捕了一千一百多人。在曰本、法国、澳大利亚、美国等地,中国籍卖淫女也随处可见。


大多数华人刚到巴黎时法语不流利,第一份工作往往是在华人餐馆或者小店里找到的。而巴黎的侨民多来自东南沿海地区,东北人很难融入现有的华人圈,也很难找到工作,不少人迫于生计才进入色情业。知情人士称,这些色情业者中存在大量非法移民。


当夜幕降临后,她们便出现在巴黎华人区美丽城一带,其中有的是已为人母的东北大嫂。她们用笔在手心写下价钱,一次7欧元到10欧元。在长度不过一公里的大街两侧,分散着二十余位华人面孔的色情业者。大多数情况下,她们的要价是30欧元,其中个别人也会因生活所迫将身价降到5欧元。


既传统又开放的中国妓女


虽然中国任何一项现行法规还找不到色情业合法的条款,但形形色色的色情业的蔓延,却早已成为不争的事实,舆论界也屡有关于色情业开禁不开禁的争论。青岛大学医学院张北川教授长期研究性病、爱滋病,接触和研究了大量个桉,他认为:“贫困与近年来出现的贫富分化所激发的消费慾念,成为一部分妇女走上色情路的动力。而社会价值观念的变化,使得全面禁娼缺乏社会基础”。


在这种观念之下,很多人认为,从事色情行业的女性大部分来自农村,但事实上,最大的来源是中小城市,其次是大城市,由于,农村人的观念比较传统,从事这一职业的人最少。中小城市,观念比一些大城市都开放,另外,加之就业压力较大,而又贪图享乐,因此,产生了大批从事色情行业的女性。


虽然中国从事色情服务的女性越来越多,但不能说这些妓女都是开放的。她们惟一开放的是认为生殖器可以租出去赚钱,除此之外,她们的思想观念、性行为方式、日常爱好都非常传统。在广西,从事商业性交易的女子之间从不谈论性,只谈做过生意或接过客,不谈生意的细节。从事性服务的女子最害怕真相被家人或同乡识破,心理压力非常大;她们嚮往正常的爱情生活,把卖淫的业务和谈情说爱的私生活分得很清楚;她们也有自己的男朋友,也担心自己以后不会生孩子。


在上海一个劳教所内,一位两次被劳动教养的女子明确表示,她涉足卖淫只是为了积聚资本。她说,卖淫的危险性她并非不知道,但她还是想干到三十岁,“到那时,谁让我干我也不会再干”。她说实在太需要钱了,父母体弱多病,家境贫穷。她想借从事这一行业改变家庭经济。等钱攒够了,就做正当生意。她认为:“有了钱,别人会对你另眼相待。”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