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一篇 蒋介石的归根梦

刀疤男 收藏 0 172
导读:家里每年都要花上一两千块钱订阅各种报刊;开始的时候是我的爱好;可后来因为文字好多次折磨了我的心灵,这个爱好到是遗传给了妻子和儿子;去年底邮政局的人来订报刊,妻子问我有什么需要订阅的;当时我没有在意,只是顺口说让她看着办。结果妻子还是花了两千三百多块钱,主要是为他和儿子订阅了那些很是新潮的报纸和杂志。   说来都不怕别人笑话,我这个人有许多的怪毛病,在朋友的圈子里是很有名气的;在单位做“一把手”,我却不喜欢管理财务;做了快二十年的新闻工作,可我从来不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后来喜欢散文和杂文,可是我也极少去

家里每年都要花上一两千块钱订阅各种报刊;开始的时候是我的爱好;可后来因为文字好多次折磨了我的心灵,这个爱好到是遗传给了妻子和儿子;去年底邮政局的人来订报刊,妻子问我有什么需要订阅的;当时我没有在意,只是顺口说让她看着办。结果妻子还是花了两千三百多块钱,主要是为他和儿子订阅了那些很是新潮的报纸和杂志。

说来都不怕别人笑话,我这个人有许多的怪毛病,在朋友的圈子里是很有名气的;在单位做“一把手”,我却不喜欢管理财务;做了快二十年的新闻工作,可我从来不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后来喜欢散文和杂文,可是我也极少去读文学作品。就说现在写文字,也是马上搁下笔就不知道自己刚才都说了些什么。所以家里的那些报刊杂志我是从来不光顾的;不过到是妻子经常给我讲述她看到的新鲜事情。尽管也是左儿进,右耳出,不过大概是自己多年对文字的喜爱,有意无意还在心头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

昨天晚上,我都躺在床上了,妻子突然对我说,她看到了一则消息,说蒋介石去世后一直没有下葬,他留下遗言,说等光复了大陆,把他葬在中山先生的陵墓旁边。本来妻子对这样的事情是不感兴趣的,今天却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能给我讲起这些来。说到蒋介石,我心里开始有点动了,就让妻子把那本杂志给我找来,我想自己看看。

在中国现代史上,蒋介石和毛泽东是两个永远都不能回避的人物;在那段血腥的历史里,不论是辉煌还是伤心,他们两个人都在其中扮演着无人替代的角色。妻子把那本文摘杂志给我找过来,我翻到了关于蒋介石在台湾最后日子的文字。文章很短,也没有说太多的话,就是说蒋介石在临终前留下了愿望,想落叶归根。另外还说了蒋介石现在存棺的变迁。说到了从开始为之守灵的人有将官,到现在只有校官和不到十个士兵的演变过程。

这本来算不得什么新鲜事情,可是当我合上杂志,就再也没有了睡意。说实在的,如果撇开政治的理念,蒋介石和毛泽东一样,都是中华民族不可多得的精英;我们可以在另外的一个意识形态中对他进行攻击和蔑视,但是就中国历史长河的演义,有谁敢说蒋介石不是一代伟人呢?

毛泽东和蒋介石,两位历史的巨人,在中华历史的发展进程中,也许给生命留下了太多的遗憾;但是做为一个民族的成长过程,他们所做出的贡献同样都是无与伦比的。中华的历史就是这样,就是在一个接一个的精彩故事中把社会推到了今天;尽管今天我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对他们进行评说;尽管我们可以不知天高地厚的去数落他们的种种失误;尽管我们可以恬不知耻的用小人之心去度他们的胸怀;可是历史就是历史,存在就是存在;谁要想泯灭他们,谁要想用他们为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去做遮掩,最终只能是自己变成历史的跳梁小丑;变成让历史也无法容忍的时光过客。

我一直在想,在中华的历史中,没有“二万五千里长征”,没有“台儿庄大捷”,没有“四渡赤水”,没有后来的金门和厦门的相互炮击,那这段历史该是多么的没有味道;我知道,也许有人会以人文主义者自居,也许有人会认为历史就是历史,不需要谁去阐释;不过在历史滚滚的巨流中,能留下痕迹的绝不是无聊小人,也不会是投机钻营之人。

过去我一直不明白,蒋介石为什么会和毛泽东在经历了雪与火的搏斗之后能达到那样的一种默契。后来我有一次机会去了厦门,而且在那里呆了几个月的时间;好多次我一个人走在当年被蒋介石炮击的山坡上,看到对面金门的大旦和二旦,看到那我平生想都没有想过的那种巨型的喇叭,我终于明白了,毛泽东为什么在当初的那个年代就说,把台湾放在蒋先生那里是最放心的。也许这就是两位历史老人心灵相通的地方,虽说他们为了一个政权,为了各自信奉的主义,为了各自的意识形态,让无数的人流血丧命;但是在中华民族的感情上却是有着同样的血脉渊源。

毛泽东有块心病,至死都想让台湾有个中国真正的名分;蒋介石一样,就是死了,他也在告诫后人,不要忘了,在大海的对面还有自己的家乡。也许年轻人没有办法理解这一切,因为那种民族的情结在今天越来越被概念化了。虽说我们今天也在叫嚣这个,叫嚣那个,可我们的叫嚣竟然不及厦门山上那个巨大的喇叭;因为那喇叭融入的是一种情怀,是一种真挚的民族情怀。

蒋介石的一生也许用我们今天的意识形态做标准,他留给人类的遗憾实在是太多了;但是做为中华民族的后裔,他其实和我们没有什么两样。不知道是中国文化的宿命在起作用,还是在蒋介石的心中有了根深蒂固的中国文化底蕴;他在选择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竟然是四月五号清明节。在台湾,蒋介石口口声声说要“反攻大陆”,其实他心中知道,“反攻大陆”也只能是一个政治口号;他知道在有生之年不能再回老家奉化溪口了;于是他在台湾修建了一个宾馆,起名叫“慈湖”,为的是对自己母亲的怀念。

毛泽东去世的前几天,当听到了唐山大地震死了二十四万人,竟然嚎啕大哭;就在去世的前一天,他还看了一百多分钟的文件。一个为了回归,至今不能入土为安;一个为了信念在生命弥留之际还在为民众伤心流泪。我不知道,在中国当今还有什么可以诠释两位老人的精神!

毛泽东走入暮年,没有在任何的公众场合攻击过蒋介石,他多次发出信号,希望蒋先生能回家看看;我理解一位老人的心境,他可以对蒋先生留有余地,那是因为毛泽东一生真的读懂了蒋介石;当年曾经有一个故事,说张国焘侨居海外,混不下去想回国,可是毛泽东不同意。当时我觉得毛泽东是不是做的有些过分了,毕竟他们曾经还是战友和同志。毛泽东都可以容忍蒋介石,为什么就不能容忍张国焘呢。

这个疑问一直到了李登辉那里我才终于明白,一个曾经的中国共产党员,后来成了中国国民党党员,再后来所做的一切毁了国民党不说,竟然把台湾带到了台独的边沿。到这个时候我终于才明白了,毛泽东为什么可以原谅蒋介石,却不能原谅张国焘。因为蒋介石一直也是在为着自己坚信的信念在搏斗,尽管最后在政治的旋涡中失败了;可是他仍然是剑客,是一位敢于亮剑的剑客。

为信念失败那不是做人的失败;我一直有个观点,做人的角度说,蒋介石和毛泽东一样,都是人中豪杰,都是中国历史长河中伟大的巨人。能把自己的信念融入生命的人,才有资格受到人们的尊重和怀念。有时候我突发奇想,蒋介石知道自己身后的那些人已经没有能耐把他送回老家,让他落叶归根了;可是那他为什么还是不愿意入土为安呢?莫非他有另外的用意,莫非他有了一种过人的假想?

毛泽东说,我和蒋介石是一个家庭中政见不合的兄弟俩,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什么样的问题都有可能解决。历史有时就是这么惊人的相似,历史有时候就是这么的富有戏剧性。当年灭掉大明王朝的奴儿哈赤,竟然最崇拜的人是朱元璋;就是我们今天走在北京城里,看到那保护完好的明十三陵的时候,不知道会有怎样的感想;难道说蒋介石觉得他只要把自己落叶归根的愿望流在这个世界,总有一天他会入土为安的。

也许不是国民党,也许会是共产党;也许就是中华民族;因为他是一位历史的老人,他是在为自己的信念奋斗了一生,尽管他有这样或者那样的失误,尽管他有这样或那样的美中不足;但是他和毛泽东一样,代表着中华的一段历史,代表着中国为什么能让一个民族凝聚泱泱五千年的的精神之魂。

不是我在这里异想天开,不是我在这里发什么善人慈悲;因为我觉得一个人如果能把自己融入历史,那么历史就一定不会遗弃他,就一定不会让他的梦想不能变成现实。毛泽东希望台湾回归大陆,我们说,不管最后是什么样的形式,也不管最后是谁的杰作,但毛泽东的愿望一定会实现,因为中国的历史已经告诉了我们,在中华民族的精神宝库中,有两样东西是永恒不变的;一个是对疆土的捍卫,一个是对祖先的尊重和精神的回归。

毛泽东理解了前者,所以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他老人家的这个愿望终究会实现。

蒋介石明白了后者,只要他的遗骨还在,同样也会有让自己的梦想变成现实的那一天。

两位老人都了不起,尽管他们都已经作古成了历史,可是一个的愿望留在了世界里,说不定能成就一个伟人,当然也会让民族唾弃一个罪人。一个折射着中华民族的传统精神,展现中国从古走到今天的真谛,同样也可以拯救一个伟人的灵魂,也同样会折射一个小人无耻的嘴脸!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