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16.力取不可,那就骗.

是真心着急就好办.载镔见此情况后郑重其事着说道:‘国土不能白给,皇阿玛可以跟E人换.‘

‘换?怎么换?换哪儿?‘听到换,咸丰连问数个问题.


‘对,皇阿玛,您就用E国人看中的国土换一块他们的土地......‘


‘胡言乱语,E人最是贪得无厌,怎可能与大清交换国土?他们占不到便宜能罢休么?‘能换咸丰绝对愿换,说出去也好听啊!


‘皇阿玛,E国的确如您所言那样是世上最贪得无厌的国家.皇阿玛,儿臣刚刚说了,大清国现在是争面子,所以,不能要求E人换给上好土地,此点希望皇阿玛明查.‘


‘哎,载镔,你就说换哪儿E国人才可能愿意吧?‘


‘皇阿玛,在E国极北方,有一块称为阿斯拉加的不毛之地......‘


‘极北不毛之地叫阿斯拉加,你怎么知道?‘


载镔跪地回禀:‘皇阿玛,儿臣就是知道这个地方.‘


咸丰盯着载镔的后背想了想:‘嗯,朕明白,接着说吧!‘


‘这阿斯拉加因终年大雪纷飞,气候严寒,又少有人烟,所以E国人并不想要它.当然,对大清来说也一样,但我们只能换到这块破地方.不过,阿斯拉加大小与新疆相当,是E人要强占大清国土的三倍以上,儿臣想,只要得到那里,颜面上肯定说的过去.只是,到时与E人签订协议后,皇阿玛要费心流放些重刑人犯和健壮士卒过去,做出戎守之势才好.‘


‘载镔,你这主意确实是朕近日所听过最好的了,但E人就是不想要这阿......斯拉加,也不会轻易与大清交换国土,毕竟有新疆那般大小,E人肯定要狮子大张口吧?‘


哈哈哈,咸丰,你是不知道阿斯拉加的价值啊!就是E国人开价一亿两银子,且不二价,也要凑钱借钱买下来.只是M国人花了720万M元得到它,换算成二十一世纪价值,也不过几十亿M元,每平方公里几千块.咱是敲闷棍的流氓,敲掉未来M国六分之一国土,出价还不能比M国高.


‘皇阿玛,这没办法,大清目前之实力只有任人漫天要价,然后就地还钱.但只要对阿斯拉加有些了解,E人也不会开太高价,三四百万两银子,最多五百万两,可以接受.‘


‘那好,等朕想想,你等都跪安吧.‘咸丰挥退所有人等,却深深看了载镔一眼.


出了上书房,载镔与要出宫的四大臣拱手道别,想与翁同龢说说话.那四个家伙见小阿哥竟知道传说中北海地理,都有些刮目相看了.


等四大臣走远得当儿,正与翁同龢说着闲话,那个传话太监就追了上来:‘得亏了小阿哥没走远,要不跑死奴才了,皇上口喻,宣您再去见驾.翁大人,您也一起来吧.‘


跟着太监顺原路回去,还没叩见,咸丰就挥手叫免了:‘载镔,朕要听你好好儿说说那阿斯拉加,真就光是个面子?‘咸丰叫载镔回来就是问这关键问题.


‘皇阿玛,儿臣正要找个机会单独向您禀报,以免人多了泄露大计.哪知皇阿玛英明神武,直接想到了.‘咸丰这段时间挺可怜,捧捧他.


‘你多心了,是不是要朕把翁爱卿也赶走啊?刚才那几位大臣虽心向和谈,但也不愿太丢颜面,如果占了便宜,他们还有功劳可争.不过,能少点人知道内情总是更好.‘


‘皇阿玛明见,翁师傅绝对值得信任,而且儿臣跟翁师傅提及过阿斯拉加,所以与E和谈时,儿臣觉得翁师傅最合适,只要皇阿玛派个重臣为正使即可.‘翁同龢不去谈判谁能去?话不要太明显就是了.


翁同龢一楞,他对世界主要列强倒略知一二,但哪儿听过阿斯拉加啊.于是,咸丰眼睛还没转向他就底下头装谦虚了.


‘上次和谈,翁爱卿居功至伟,要不朕怎会专叫他回转?载镔,快说说阿斯拉加有什么好?‘


嘿嘿,咸丰能开点壳,载镔也就不隐瞒,因为他是最不愿卖国的皇帝吗.


‘禀皇阿玛,那阿斯拉加表面上确实是不毛之地,风雪不断,严寒无比......‘


‘朕听你说过了,也知道极北之地本就如此.朕要知道那表面之下.‘


‘皇阿玛,那阿斯拉加地下储有大量黄金和黑金,一亿两银子也买不了十分之一.‘呵呵,阿斯拉加的黄金储量有多少,载镔知道个屁,总之不少就是了.但吹牛吹大了,咸丰还把他怎么样不成.


‘哦,真得吗?黑金,还有黑金吗?‘


‘确实如此,至于黑金,沈括<<梦溪笔谈>>中叫其石油,而将来世界要靠石油推动,所以这石油的确堪称黑金.‘

咸丰没多大眼光,石油的作用随口说说算了.至于阿斯拉加的战略价值更懒得多嘴.反正原史中将来的M国什么NND系统和北美防空司令部另找地方建去……不,根本没得建,南北战争无论如何要利用上.如果直接令M国不能强大起来,甚至找机会让M国四分五裂,干嘛不干.虽说难免要遗憾不能与一个强劲对手决斗.


中华杨大大的作品没话说,就是对M国的思路太温和,谋取M国帮助有什么好?既然终究要对立,直接拆了它不更好吗?作品中的杨史二人都是大学生,知识多,回到清朝就做领导,拆M国的机会比流氓大多了.


‘那好,朕就委以翁爱卿清E和谈副大使一职,六王继续为正使.翁爱卿放心,和谈以你为主,朕会让六王不要制肘爱卿.翁爱卿多与载镔了解一下这阿斯拉加,以妥善应对.‘


‘是,定不负皇上重任.‘翁同龢跪倒谢恩.


哎,咸丰,你不是要封我为郡王吗,忘啦?哦,封王要到朝会上吧?不过也无所谓.只要咸丰支持这建议就好.载镔小小埋怨一下,接着心里喊声万岁,哈哈,阿斯拉加要改名儿了,要成为中华一个省了,哎,对了,叫什么省好呢?

到了十月二十五日,咸丰逼着弈沂要配合大清和谈副使翁同龢与E国交涉.所以,弈沂是沉着脸听着翁同龢表演,他的权力被皇帝亲手剥夺了大半,心里生气,不用装B也一脸哭丧像.

而翁同龢与小阿哥互为师傅一年多,虽说还是个正派人,流氓手段却领会了不少.只见他鼻涕一把泪一把,无比委曲的请E国无论如何要给大清国留点儿面子,不能让俺大清子民指着朝廷脊梁骨骂.


‘翁大人想怎么样?‘E使巴布罗夫厌恶中问.没办法,委曲翁师傅了,但这事只能他去办.整个大清朝,翁师傅是唯才华横溢又目标清晰,而且沾染上痞子气的人.载镔不行,区区一年磨练时间哪里够,以他那流氓脾气,随便碰上个谈判老手,三句话就要谈崩喽.所以,他这几年只能装孙子打闷棍,闷棍当然打着爽,就是孙子难.


‘公使先生,贵国面积广阔,本无需再要土地.可是,既然贵国非抢......非要不可,大清又保不住,我们也只有给.但祖宗留下的国土被贵国白白拿去,我等死后怎么向祖宗交代?公使先生,无论如何请您向沙皇陛下通禀一声,给大清国留点面子吧!‘

翁同龢接头儿涕泪横流,弈沂在一旁暗自摆头,觉得丢面子.真他妈的,大清的面子早丢光了,哪还有面子可丢?


‘翁大人想怎么保面子,请快直说.‘巴布罗夫给翁同龢闹烦了.


‘公使先生,贵国土地无数,总该有点荒芜不毛之地吧?大清愿要一块贵国最没价值的土地,说起来也算是各自所需,与贵国交换国土,这样,于贵国利益并没损失,大清也留了面子,您觉得如何?‘

翁同龢可不谈阿斯拉加,E国人生性多疑,提了反而不好,要引着他自己摆出来,所以慢慢儿耗方为上策.


‘那不可能,E国怎能做这样的事呢?‘意料之中,巴布罗夫要装腔作势.


‘公使先生,您别着急,说是换,大清还是愿意密秘付一笔钱,只是贵国最好能答应我们两点小小要求.‘知道龟儿子要钱,翁师傅先提出来.


‘哦,哪两个要求?‘


‘第一,金钱补偿以密约形式为好,您说呢?‘翁同龢摆出一副死要面子活受罪之态.


‘我可并没答应您,翁大人.不过还是愿意听听您的第二个要求.‘


‘交换土地最好大些,我国愿意多付补偿费.‘


‘翁大人,您让我想想.‘巴布罗夫开始考虑E国哪儿有难以管制又最没用得地方,还能卖一笔钱.


哼哼,只有阿斯拉加.E国是个大陆国家,习惯于陆上扩张,因而始终对清朝有蚕食欲望,却因不重视海上力量,对隔着海峡的美洲一直没有兴趣,对阿斯拉加一直缺乏管理,也懒得管理,要不怎么会卖给M国呢!


‘哦,有一块地方,风光秀美,面积广阔,就是远了点儿......‘


巴布罗夫正准备好好吹嘘一下,却被翁同龢打断了:‘公使先生,面积大点我国当然喜欢,所在远一些,也可以接受.但风光秀美之处价值是否太高?我们没那么多钱,大清只要一块够大的不毛之地即可,远不远也无所谓,价值过高就算了.‘翁同龢似退实进.


‘那我再想想.‘


想个屁.在巴布罗夫心里,所谓风光秀美之地是阿斯拉加,不毛之地也是阿斯拉加.E国不会交换整体大陆的任何一块,那就只有阿斯拉加是块飞地.


‘嗯,你看这个地方行不行.‘割让国土的谈判桌上当然有地图.巴布罗夫的手正指在阿斯拉加的位置上,翁同龢在小阿哥第一次指出时就印在心里了.


翁同龢多聪明的人啊,见目的将要达成,不但不露一丝喜色,脸上表情反而更加难受,伸手比划了半天后哭丧着脸说:‘公使先生,这也太远了吧?能否请公使先生换一块地方,比如这儿......‘

说着,翁同龢比划着阿斯拉加对面的西伯利亚大陆最远端那个角儿.


‘哦,那不行,翁大人,您还不如要我们的欧洲国土……您太过份了.‘巴布罗夫满脸怒容,像被抢了孩子.他妈的E国狼,明抢别国国土怎么不说过份?靠你妈来着.


‘那......那就是这儿好了,哎,总算是给皇上一个交代.‘翁同龢做意志消沉状.


‘不不不,翁大人,这只是我个人愿意卖给清国的地方.可您这提议并不在此次和谈计划内,我还要向沙皇陛下报告后才能决定.‘

倒也是,还不到得意之时.


‘当然当然,还望公使先生多在沙皇陛下面前美言几句.到时,大清能保住颜面,自当感激公使先生.‘翁同龢顺手一个好处许了出去.


‘不客气不客气,翁大人是朋友吗!我愿意帮您这个忙,但此次和谈不得不推迟了,看来还能再见到翁大人.‘


‘先不急,公使先生,还要求您一件事.是关于库叶岛......‘


‘哦,萨哈林岛,您想怎么样?‘巴布罗夫的牛眼又瞪了起来.


‘是这样,您看,现今我国已海防大开,自然比以前重视海岛一些,也好与各国做生意吗,您看是不是......‘


‘那不可能......‘


巴布罗夫打断了翁同龢的话,随即又被翁同龢反打回来:‘别急别急,公使先生,还和刚才一样,我们换,不过您要坚持不同意,就算了.‘是的,没谁要求翁同龢一定要保住库叶岛,包括载镔,毕竟不是非要现在保住.


‘怎么换?‘巴布罗夫好奇中问道.事实上,E国想得到新疆~蒙古~东北,清朝所有边疆国土都想吞下.但一次强占太多是否逼的清朝拼命不说,列强出于嫉妒和互相限制的必要也要阻挠.所以,E国不至于非要这次占据库叶岛,留到几年后也行.这样一来,并不是不能给清国这个面子.


翁同龢连比带划,将E国原想强占之地往西推进了一点,经一番讨价还价后,巴布罗夫在原四十七万平方公里的基础上,多要了两万多平方公里.但这不是协议,只是口头商定,所谓个人原则是也.


接着,翁同龢按提早订下的策略基础,又以出海方便为由要求得到千岛群岛,其实当时的千岛群岛并不属E国,但先跟E国心照不宣,抢他妈的倭国小鬼子也会少些阻挠.

巴布罗夫没再表示什么,只说下一轮和谈时再说.就这样,第一次和谈结束.和谈自然比书中所述复杂千倍,合谈前准备,合谈中策略,合谈后送礼等等,无法尽述.第二次和谈也是如此,恕不细表.


1860年12月7日,清E第二次和谈结束,清朝留住了库叶岛,但对千岛群岛,E国代表双手一摊,表示无能为力,清国想怎样与E国无关.呵呵,也好,很好!


因为是清国提出用其它国土抵消库叶岛,以E国人的贪心当然要多占.因而,清国损失了四十九万两千平方公里国土,但和约上是以阿斯拉加交换.E国人也给了方便,从交割之日起的十年内,允许清国不超过六十人的小规模军队押解罪犯使用E国领土[海]到阿斯拉加.载镔当时就想,总有一天,到阿斯拉加的陆海通路任意使用.E国,你丫滚回欧洲去.


一百五十二万平方公里的阿斯拉加,E国人怎会白白换给清朝.经过翁同龢的艰苦努力,E国同意双方交换国土抵消后,对剩余土地付补偿费,每平方公里补偿三两七钱银子,E国得到了白银380万两.


至此,<<北京条约>>尘埃落定,清朝丢了香港与北方近五十万平方公里国土,加上<<天津条约>>和<<爱辉条约>>,E国强占清朝领土超过百万平方公里.连着F国,清廷总共赔付了1367万两白银,这一切换到了成为列强笑谈地阿斯拉加.清廷也的确算是挣了点面子,阿斯拉加很大吗,但耻辱呢?


载镔则不忧不喜.因为,不过是在耻辱中敲出的利益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