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修改版之三.找着空子敲闷棍. 15.实力不足,敲闷棍啦!

7821144 收藏 10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size][/URL] 再入上书房,载镔感慨万千,被咸丰踢出门儿之前那段日子还有更长时间没来呢.无所谓,载镔觉得咸丰更多属于懿妃.他一个小毛孩儿,勾人水平哪儿能和懿妃比……呸,根本没得比,有载淳属于自己就行了.但这次不同,咸丰给气成那样儿,两个月内就重新召见,以载镔二十六岁的思维自然能想到肯定有特别原因,机会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再入上书房,载镔感慨万千,被咸丰踢出门儿之前那段日子还有更长时间没来呢.无所谓,载镔觉得咸丰更多属于懿妃.他一个小毛孩儿,勾人水平哪儿能和懿妃比……呸,根本没得比,有载淳属于自己就行了.但这次不同,咸丰给气成那样儿,两个月内就重新召见,以载镔二十六岁的思维自然能想到肯定有特别原因,机会啊,哈哈......

正拜见时就听咸丰说:‘还不谢过翁师傅,不是他,朕永远不想见你个小兔崽子.‘


切,咸丰,见不见这江山也有一半儿是我的,只要打倒懿妃,全是我的,你以为自己是那根儿葱!


载镔心里虽骂着,对翁同龢满心感激.翁同龢不住向小阿哥示意,他是要载镔好好把握机会.嘿嘿,您放心.


‘皇阿玛,您终于召儿臣前来了,皇阿玛,上次是儿臣无知,请皇阿玛赐罪.‘再次跪在咸丰面前,载镔底着头拼命挤眼睛,怎么什么都没有涅?靠,应该有点红了吧?


‘载镔,其实皇阿玛并不觉得那句话错了,但你应该和皇阿玛一人儿说,而不是当着众人面,懂吗?‘


哎,老咸这话在理儿,其实咱当时就后悔了,好,不在心里骂你了.载镔接受着教训:‘是,儿臣知罪,当时实在是看不下国土皇权不断沦丧啊,请皇阿玛明查.‘


‘朕懂你忠心,不必再说了.今日叫你来,是因翁师傅说小阿哥才华横溢,朕也是看你身上确有神迹显现,才智远超真实年岁,这才在你翁师傅苦求下宣你.说你有经天纬地之才,定鼎天下之志,他既如是说,朕心内极是安慰,望你不要让朕失望才好.‘


‘翁师傅过奖了,但儿臣定然尽力为皇阿玛分忧解难.‘想想,表决心的话还有什么来着?怎么一句都想不起来了.


‘过不过奖一会儿再说,载镔,朕想问你,可恶的E国人打算强占我数千万顷国土,朕自然不想给,但E人势大,不但趁火打劫,其它列强也给予支持,你说朕该怎么办?‘

咸丰肯定急疯了,连狗屁皇帝威严都不讲究了.


‘这......皇阿玛,您是否让儿臣好好儿想想.‘一时之间,载镔上哪儿找好主意去?


‘无妨,朕给你三天时间,不能再长了.‘


‘那好,皇阿玛,兹事体大,儿臣要静心考虑,请皇阿玛准许儿臣告退.‘


‘去吧!如能有妙计,朕封你为郡王.‘

咸丰开始许好处,但载镔是为了好处吗?何况,这好处也太小了,让位子差不多.


不多时,与翁同龢一起重回重文殿坐定.‘翁师傅为何在皇阿玛面前如此抬举?‘


‘小阿哥之才,微臣并未吹嘘呀!‘


‘您如何敢肯定我一定能有主意?‘


‘小阿哥对过去似乎不大灵光,却对未知把握极准,不知微臣说错没有?‘


载镔没应声儿.嘿嘿,这话说的对,对过去一塌糊涂,对未来却能大慨清楚,翁同龢哪年哪月哪日去世载镔都知道,只是想让这人才晚死十几二十年就是了,一百岁嫌少.


‘小阿哥在此静思,我去看看大阿哥,少让那严老头儿瞎教一点儿.‘翁同龢倒了一杯茶放案上,笑模丫儿走了,而载镔转眼间沉思起来.


不错,真给忘了,明明看了清史,但应付过YF联军就无耻的自鸣得意起来,竟忘了<<北京条约>>还有最令人憎恨的E国一份儿.是的,载镔最憎恨E国,哪怕是原史未来中给人拆了骨头的E国与Z国结成准战略伙伴关系,也时时限制所谓伙伴.在这清代,它是那最卑鄙的流氓.别说,其它列强当流氓通常在明面儿上,属于那种嘴里直说‘我就是流氓,最爱抢劫‘那类,但E国是专门雪上加霜的流氓,趁火打劫是这王八的最爱,偏偏爱以什么调停为借口.它有着变态般的扩张欲,当然,载镔混黑社会时争了十年地盘儿,扩张欲并不次于这王八,但他狼就是狼,不披羊皮.这E国王八却是披个羊皮都披不好,狼嘴狼尾巴都在外面儿晃荡,恶心.


没错,想起来了,<<北京条约>>的受益国是Y国F国E国三方,YF基本上就是要了金钱和间接金钱利益,E国却强抢去了包括库叶岛在内的四十七万平方公里土地.前生的蒋飞对库叶岛有着近乎偏执的感情,因库叶岛曾是中华领土,所以他对地理书上说台湾是中华第一大岛屿极端难受.面积不是问题,是因库叶岛面对地太平洋不说一览无余,也就千里外一链千岛群岛,不像西太平洋第一岛链外还有第二岛链.如果库叶岛不丢,再占领千岛群岛,那是多么美妙的国之第一大岛啊!


所以,于实事求是中先追求最底目标,首先保住库叶岛.但怎么保住呢?怎么保住呢?怎么保住呢?载镔脑汁绞尽.


与YF联军肯定会打进京城一样,清朝根本没能力保住这块北方领土,载镔本事再大,一个人也无法在E国人的熊掌下守住领土,


怎么办?苦思中,低头看到桌上摊开的孙子兵法,入眼是那句人门最耳熟能详的名句:兵者,诡道也.


诡道,.流氓的诡道是什么?最著名的就是......你别笑,呵呵,不错,打闷棍.


真正得流氓的格言是决不能吃亏.吃亏了就用阴招找回场子.知道什么是流氓吗?至少有一条要记住,那就是决不要脸.什么江湖义气,那叫狗屁.什么光明正大,那叫扯蛋. 但载镔却爱摇头苦笑,以仗着自己熟悉历史耍过两次诡道,还有什么诡道可走?


虽有强烈的责任感,载镔还没能力为找回尊严,只能让祖国少受一些损失.所以,他先不让劳崇光出卖香港的协议签订,再策划以出卖香港找出的理由少赔款,因为租香港根本得不到什么租金,并不令人亏心.这样的闷棍,敲到手断,用脚也要敲下去.但这种损失一定有,只是减少损失的闷棍,敲起来并不开心.


那E国有什么漏洞可以打出闷棍呢?


载镔想来想去没想出主意来.其实,E国做为农奴制国家,在列强中腐朽第一,可这倒霉清朝更腐朽,主动去打E国是做梦.哎,M国的农奴制怎么就被伦肯打下去了呢?


嗯,M国?怎么又联想到M国了?


载镔的脑海中似有电光闪过.M国与E国两者间一定有个他所知道的关系,肯定有,否则心不会跳这么快,载镔明明记得自己看到过什么,而且是个能占便宜的闷棍,就是忘了敲在哪儿.抡起拳头敲脑袋,他隐隐约约间想起是有一记天大闷棍可敲,只要找住这个机会.

这个机会在哪儿呢?

对,应该是M国占了E国一个大便宜,很大很大.


想到很大很大,载镔脑海里又灵光一闪,狠狠敲了一下脑袋暗骂自己怎么傻了,如此大事竟想不起来了.不错,应该是这几年.


脑中刚刚豁然开朗,载镔猛然站了起来风一般窜出重文殿朝寝宫冲去,十五六岁的贴身小太监几乎追不上.


关门前吩咐小太监给把着,随后摸出清史,查看起附带的十九世纪世界大事年表……找找找,在这儿了,不错,就是这条条记录.载镔终生眼光发直了,嘴里呵呵嘿嘿哈哈怪笑不断,像个精神病人.因为那条太妙了……1867年,是1867年,现在是1860年,嘎嘎嘎,对不住,M国人,咱就大大方方占个先机.手快有手慢无,反正您这时候也没想到,就便宜了我的祖国吧!


太阳西斜时,带着气喘嘘嘘的贴身太监,载镔风火火赶回重文殿,一把拉出正笑嘻嘻着把严老夫子辩成铁青脸的翁同龢.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走走走,翁师傅,咱们马上去见皇阿玛,我想出了一条妙计......‘


‘小阿哥想到何等妙计如此兴奋莫名?能否透露一二?‘翁同龢的兴致立刻勃勃.


‘这计策如能够完成,那我们不但不会吃亏,反能占几分便宜.自然,这便宜并不好占,大清朝今后要还是今日这般模样,终究也难守住,最多空欢喜一场.但就目前来说,倒是能让朝廷保住几分面子,历史上勉强能交代过去.翁师傅,此计细节您马上就知道,现今是让皇阿玛接受这提议,您这边鼓可一定要敲好啊!‘


‘小阿哥但请宽心,我敲边鼓的功力正日日见长啊,哈哈......‘


说话间,两人兴冲冲赶到了上书房,还没请人通禀,上书房门口的传话太监先开了口:‘小阿哥和翁大人今儿那么高兴啊?‘;


‘让公公见笑了.‘翁同龢抱拳回礼.


‘麻烦公公了,请您通禀皇阿玛,载镔求见.‘载镔随后招呼着.


‘这些日子皇上日夜操劳,天天儿的散了朝还召见几位大人议事.这不,今儿又有几位大人在......‘


‘那等一会也无妨.‘载镔觉得静一静也好,正好想想怎么打动咸丰.


‘别介啊小阿哥,奴才该死,这破嘴就是啰嗦.早多会儿皇上吩咐奴才了,只要小阿哥到了,随时可见驾.小阿哥,您请,奴才给您带路.‘

原来这太监是要拍马屁才多说了几句.即到即见,说明咸丰重视,这太监就想巴结巴结小阿哥.


‘那麻烦公公了.‘载镔没工夫儿得意.


刚到上书房内室门边就听见咸丰在骂人:‘废物,一群废物......‘

嗨,老咸啊老咸,大清国就是废物当权,你本人都这档次,骂人也没意思,对不对?


‘小阿哥,皇上近些日子火气大,您可要当心.‘传话太监好心提醒.


‘谢公公提醒,我省得.‘咱就是来给咸丰顺气儿.


传话太监先进上书房禀报:‘皇上,小阿哥与翁大人到了.‘


‘哦,载镔那么快就来了?‘咸丰望着这太监,想看出点什么.


这太监跟了咸丰多年,察颜观色乃是一等一好手:‘皇上,小阿哥与翁大人满脸喜气,看来皇上您也有得高兴了.‘


‘滚滚滚,嗯,宣他们觐见.‘听说载镔与翁同龢满脸喜气而来,咸丰心情竟立时颇有好转,带着丝笑意赶太监去干正事.


一番拜见,咸丰叫载镔见过几位大臣.四个人,其中有载垣和肃顺两个未来的顾命大臣,那俩没听说过,又是清史专家.

相互拱手见过,四大臣仔细打量小阿哥.‘敌未出国土前谈和者为卖国贼”之言在朝廷中造成极大影响,四人中有三个在第一时间听到小阿哥豪言,但那次小阿哥一直跪着没抬头,走时又是[滚]出去,竟没看清人,这次有机会好好看看神迹阿哥了.


‘载镔,急忙忙见朕何事?‘嗨,皇帝都这么假模假式吗?摆什么架子装不着急?可惜载镔着急.


‘禀皇上,小阿哥思得应对俄人的妙计......‘翁师傅道出正题.


‘哦,赶紧说说.‘咸丰扫了四大臣一眼,从塌上伸出身子催促,四大臣局促不安起来.不知有没有人盼着小阿哥满嘴扯蛋,免得丢了朝廷重臣的高级饭票.


‘皇阿玛,午间听翁师傅说,E国人正挟势占我数十万平方公里国土,儿臣于愤慨中开始思讨对策,拖皇阿玛洪福,灵光一闪间想得一计,现供皇阿玛垂询.‘


‘不要多言,快说.‘咸丰早急坏了.


‘是,皇阿玛,只是儿臣先要实话实说,恳请皇阿玛静心听儿臣叙说.‘


‘讲.‘


‘皇阿玛,恕儿臣直言.我大清确实没力气保住那数十万平方公里国土,即便没有E人强讨,那片国土也人烟稀少,不服王化,这是我大清对其少有重视之故.既然无法保住北疆国土,皇阿玛不如就将其给了E人......‘

听至此,咸丰嘴张了张,四大臣脸上带笑,可能心里正幸灾乐祸,神迹小阿哥也要卖国啊!但载镔只恭身对着咸丰,结果咸丰甩甩手,接着听策.


‘给是给E人,但库叶岛不能丢.不但不能丢,还要想法得到库叶岛前方千里处的千岛群岛,以免将来从北方出海却被封锁.皇阿玛,圣祖皇帝的海禁实已名存实亡,大清再不能不重视海洋,此点还请皇阿玛细思利弊,这仅是儿臣建议.即便皇阿玛不允,近些年里也无大碍……


还说库叶岛,E人自不愿少抢了土地,我们可用其它北疆国土代替,大不了多给三五万平方公里.皇阿玛,极北国土,其实并不仅仅大清本身难守,E人也要经营多年方可.而E人是想要不断蚕食大清,一时之间也不是非要哪一块.再请皇阿玛恕儿臣直言,以大清目前实力,代替库叶岛之国土,或更多国土,数年或十数年后,极有可能也要落如E人手中.所以儿臣认为,E人所强讨之国土就不要强留了.‘


引言说完,看看咸丰反应,保全库叶岛只是载镔个人心愿,咸丰要是不同意,将来再夺回来就是了.只要咸丰没意见,嗨,不可能有意见.让翁同龢这等人才去谈判,保得库叶岛十几年安稳,它就不会丢掉了.


‘海禁是否名存实亡姑且不谈,朕问你,就算库叶岛有那般重要,但你这妙计只是要留住库叶岛吗?‘不出所料,这引言不能让咸丰顺气儿.


‘皇阿玛,儿臣是歇口气,话还没说完.‘


‘快讲.‘


‘皇阿玛,虽说北疆因大清力量所限而难保全,但终究是祖宗基业,怎能说丢就丢呢?否则何以见列祖列宗啊?最少要保住大清有足够颜面,有个不错的交代,皇阿玛,您说呢?‘


‘足够的颜面,怎么保住颜面?‘载镔从头到尾一通大实话,咸丰虽不高兴也得听,心里难受一回事,对事实状况他很清楚.因而,能保住足够得颜面,他不会没兴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