孪生兄弟兵——做普通一兵难度真不小

悲情撒旦 收藏 2 51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12_30_89211_6689211.jpg[/img] 哥俩双双评为优秀士兵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12_30_89213_6689213.jpg[/img] 相互督促相互补短 孪生兄弟兵——做普通一兵的难度真不小 某摩步旅战士 颜培光 颜培亮 人的一生,总会发生许许多多的故事,有些事就如同一杯白开水,平淡无奇,转瞬即逝,而有些事情却陈年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哥俩双双评为优秀士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相互督促相互补短


孪生兄弟兵——做普通一兵的难度真不小 某摩步旅战士 颜培光 颜培亮


人的一生,总会发生许许多多的故事,有些事就如同一杯白开水,平淡无奇,转瞬即逝,而有些事情却陈年佳酿,回味犹长。2007年发生在我们兄弟俩身上的故事,就如那坛陈年的佳酿,难以忘怀。


我们是一对孪生兄弟,一个叫颜培光,一个叫颜培亮。因为相貌相像,从小到大穿着同样的衣服、留着同样的发型、一同在一个班上学,所以我人们从小到大就是别人关注的“明星人物”。2006年12月,我们哥俩从山东德州入伍,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从倍受关注的“明星”到普通一兵,从平凡战士到优秀士兵,几经周折,才让我们找到了自己的战位。


也许是沾了双胞胎的光,一到部队,我们就受到了特殊礼遇:大家对我们另眼相看,连队干部经常来嘘寒问暖,听指导员说,有的领导还特意交代要重点培养我们呢。说实在的,看到这么多人关心爱护我们,我们心里感到倍儿温暖。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我们高兴不起来。


本来我们哥俩被分在两个连队,谁知,经过几位干部的折腾,几天后,我们被调到了一个连队,而且被分到了一个班。紧接着,“烦恼”也找上门来:明明是颜培亮犯了错误,颜培光却被指导员批评了;内务评比时,颜培光得了第一名,颜培亮却被班长拉着上台领奖,弄得我们啼笑皆非。不过这也怨不了别人,在家时,连老妈有时也分不清我们谁是谁呢。



这些都是小事,我们无所谓,我们最怕的就是受到的特殊照顾了。为了把我们打造成“精品”,营里的领导可没少下工夫。训练中,班长对我俩是重点培养,生活中,排长要求我们俩形影不离,要看一样的书,玩一样的游戏,就连表演节目也非得安排我们一块上。其实,我们虽然是双胞胎,性格却有很大的区别,一个喜欢动,一个喜欢静,更让人受不了的是,作为连队的一个“品牌”,我们简直成了连队的形象大使,什么事都得冲在第一线。一次驻地电视台来做节目,也不知哪个环节出了差错,明明我们俩学的是计算机专业,刚过了一级,自考的大专,却被说成是一对大学生士兵,英语过了四级,计算机获得微软资格等级认证。节目刚播出,有两个准备考学的老兵,就拿着英语书登门请教,二连的一个排长还把坏了的笔记本电脑拿过来让我们帮修理一下。面对人家热情的笑脸,无能为力的我们羞得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因为应酬的事多,我们的训练成绩也不理想,新兵连的第一次小考,我们俩的成绩并列倒数第一,你说丢人不丢人。这还不算,最近我们发现,一向亲密无间的战友也和我们疏远了,看我们的眼神显得怪怪的。按他们的话说,我们是明星级新兵,他们高攀不上。


事情弄得越来越遭,我们心急如焚, 那天,营里组织新兵到军营网吧网上冲浪,我们哥俩一合计,偷偷地把心中的烦恼发到首长的信箱里,令我们惊喜的是,我们的苦衷得到了很多战友的共鸣,他们纷纷在博客支援我们:


兄弟情深:我们也是一对双胞胎,和你们的情况差不多,经过一些“热心”的同志策划、设计、忙活了半天,把我们制造成了“明星”、打造成“景点”,谁知却结出了苦果。因为军事素质差,每当哥哥站到领奖台,战友看我的眼神,心里有一点酸酸的感觉,恨不得有个地缝都钻进去。


亮剑:看到你们的故事,联想到一个叫《如此包装》的小品,好心培养人,没想到适得其反,闹出一连串的笑话,领导批评战士埋怨,搞得军营不和谐。双胞胎兄弟的烦恼,隐藏着好大喜功的问题,名利思想一作怪,人为的制造景点,打造自己的政绩工程,就会禁不住犯一些不顾现实的错误,无形中把官兵当作了展示政绩的演员。


三言两语:以兵为本我们不能只停留在嘴边纸面上,对名不副实的问题不能视而不见,对基层官兵的反映不能充而不闻。否定自己肯定面子上不好看,但对战士的健康发展却有利,落实科学发展观的过程,很大程度上是自我否定的过程。新战士初到军营,就像是一张白纸,我们在上面画上什么就是什么,所以动手为他们规划前程之前,我们带新兵的同志,还是应该多问问他们,反复斟酌,三思而后行。


兵心可鉴:虚假而热闹的东西终究要归于沉寂,但若不从根本上检讨,劳“兵”伤财的事儿仍不可避免。部队要有知错就改的勇气。否定自己很难,但对促进部队健康发展是必要的。这件事启示我们,树立正确的政绩观是做好工作的关键,必须时刻用群众的满意度审视自己,在实践中检验、校正。这样,得到拯救的就不只是双胞胎战士,还有我们的工作和我们自己。


几天的时间里,局域网上跟贴灌水的不下百余人,军区前进报的编辑任旭还以《双胞胎的烦恼》为题在一版刊发了我们的故事,并作了点评。


星期五的下午营长陪着一个两杠三星的领导来看我们,和我们唠了很久。第二天,旅里新兵办公室作出了决定,弟弟颜培光留在一连,哥哥颜培亮仍回二炮连,并且规定,从现在起,没有特殊情况,任何人不得干扰我们的正常生活。那一刻,我们俩别提有多高兴了,终于可以过上平凡人的生活了。事后,营长和连长指导员为此事还特意向我们道了歉呢。


少了表演的烦恼,多了战友的支持。我们兄弟俩终于可以有时间全身心地投入到火热的军事训练之中。虽然我们兄弟俩专业不一样,但我俩还是相互比较,相互激励,看谁训练场上流汗多,看谁工作得到表扬多。一段时间后,我们兄弟俩都有了不小的进步。


对了,还忘了告诉大家一些好消息。自从成为普通的士兵后,我们兄弟俩可是喜事连连,在旅组织的阶段性考核中,我们哥俩分别夺得条令和队列两个第一名,同时戴上了大红花。年底军事专业考核,我们又双双取得了优秀成绩,年底还一同被连队评为优秀士兵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