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第七卷 南京大屠杀 一百六十五章 狙击团大决战(二)

haoren5100 收藏 11 6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27.html


我们不敢跑在小道上前进,只能在小道边上,借着树林或草丛的掩护前进,这样做是为了防止敌人在山上的殿后人员向我们所在的这面山下警戒,现在的月亮亮光大了很多,我们要是讲究小范围的穿插前进,绝对会被发现的。

我一个人单独在左边,大头和田奎在右边,就这样,我们跑跑停停地向山上面前进了大约四百米,就在轮到我前进时,大头猛地对我打了个停止的手势,我一看他,他马上对他的右角上边一指,只见一颗大树上有个东西稍微移动了下,从我这的侧面望去,刚好看见他的枪杆向外伸出了三十厘米,正瞄准着山上,露出的枪管是短了点,可在笔直的大树杆上是那样的明显,然后我留在原地警戒,大头和田奎慢慢地,小心地向右面爬去。

我以为这是鬼子最外围的警戒线,就放心的在原地等待着结果.我的心很激动也很兴奋,这说明我已经接近兄弟们了,兄弟们一定就在山顶上,不然鬼子也不会把殿后的警戒线设在这了。我不知道现在的双方情况如何,因为四周都很寂静,没有一点枪声,这很不正常。可另我没想到的是,十分钟后,大头和田奎又悄悄地爬了回来,我一看那树上,那个在树上做警戒的鬼子狙击手,依旧不动的躲在树杈上,我奇怪的看着他俩。

两人趴在我身边,田奎做警戒,大头对我轻声的说:“大哥,那地方最少有八个鬼子狙击手,有三棵树上各有一个鬼子,而且地上最少有五个鬼子在慢慢地向山顶上爬,我们怎么办?”

娘地,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我们不是碰到了鬼子殿后的警戒线,而是糊里糊涂的就闯进鬼子的进攻中心来了,这可麻烦了。不过还好,我想鬼子现在和特勤团打的正紧,他们一定以为身后没敌人,所以连放哨警戒人员目标都只是瞄着山上,嘿嘿!他们不知道,也有日本人出卖他们。

我对他俩拍了一下,然后右手大拇指对自己一指在向后一比,见他俩点头后我又轻声的说:“我会合阿超他们后,你们看我手势把那树杈上的鬼子干掉,然后你俩为一组立即往西面撤退,和我们在西面山下会合,万一冲散了就我们按第二套方案办,听明白了吗?”

见他俩都对我点了下头后,我背起枪,小心的向离我们五十米远,正看着我们的阿超他们三人爬去。

“我们摸到了鬼子的屁股了,等下就掩护大头和田奎先撤退,定要在这段距离,把树上那些鬼子狙击手打掉,然后按第二套方案撤退。”快速而小心的把命令对阿超和刘震峰下达后,我立即对一直被刘震峰压在地上的赵学军说:“你就紧跟在我身边,先前他(我对刘震峰比了下)说的话你都要执行,不然你鬼子没杀成倒把小命丢了可不要怪我。”

见他看着我的眼睛点头后,我才对大头和田奎用右手竖起了大拇指。

很快,两声清脆而细小的枪声响起,伴随着两个重物从树枝上落下划破树杆和树叶的声音在山林中回荡,鬼子狙击手也和我想像的一样,没有发现目标并不会贸然开枪,但他们那转身的声音却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山上猛地传出一阵细小的枪声,然后鬼子狙击手也开始对自己发现的那些子弹出膛时所产生的小火点开枪,双方的枪声很密集也很短促,就好像一人只打一枪似的,整个森林马上就恢复了宁静。

在这样的环境中,双方的枪法自然是没话说,一个不好就能让对方发现自己的位置,地理上对我方有利,因为四周都是漆黑一片(躲在茂密的树林中,月光很难照进来,就更别说发现草丛里的敌人),进攻方想要冲上山顶,那可就困难了,但在人数上鬼子又弥补了这点,他们可以拉长战线,从两边包抄,当然,这主要是时间问题。

鬼子是不敢冒险打出照明弹,但我方人员在山顶上,可以从另一面不远处向这儿打。

我们后面四人是开枪,因为我们没有发现鬼子狙击手的位置。我见大头和田奎都顺利的向西面撤退,刚要行动,从山顶后面猛地连续射出十颗照明弹,立即就把这片山坡照的跟白天似的,我立即就闭眼趴倒,顺便用脚把刚要起来的赵学军又压了下去。

很快,慢慢地睁开眼睛,适应了亮度,马上就压低瞄准器向山上的树杈上搜索,一名鬼子狙击手立即进入我的视线。

我慢慢地抬头看了看身边的野草尖,见野草尖是由西向南弯腰,然后看了看不远处的树叶在经受着风的洗礼,树枝到是没动,我知道是一级西南风,在用右手大拇指估计了一下那棵躲着鬼子的树到我这的距离,大约两百米到两百一十米,对子弹飞行轨迹的影响不大,但还是有一点。

边用左手托住枪,右手放在扳机上,边瞄准目标边用脚对赵学军碰了碰,然后把头向身边的一片矮树林摆了几下,哪知道这个多嘴的笨蛋没理解我叫他先爬到矮树林躲起来的意思,反而想爬上前来问我,还好他身后的刘震峰立即抓住了他,带着怒意的小声对他说:“大哥叫你爬到那片小树林躲起来,快去!”

这个目标也太狡猾了,他用绳子把自己固定在树干上,而这棵树的直径也就二十厘米左右,他左手刚好绕过树干托着枪,偏着脑袋瞄着山上,这样的掩护真是完美,对方绝对不会想到树杈上没人而树干上有人,就算是被对方发现了,要想在这样的环境中击毙他,难度系数绝对是相当大的,可是他没想到我在他身后发现了他,就算刚才大头他俩暴露了我们的行踪,可他现在是前后都有敌人,绝对不能乱动,只能求于我没注意到他了。

我瞄着他脑袋右侧边上的中心,这样就算是风速和距离(当时还不知道那是地球引力)对子弹有影响,也能击中他的脑袋。

“嘣!”

那鬼子立即身体一震,然后就全身一软的向下掉去,可绑在他胸部的绳子托住了他的身体,他没掉下来,身体稍微向后倒着,四肢也向四面垂掉着,远远看去,就像是树干上猛地长出四根树枝一样.稍微有不同的是,这四根树枝边有些黑色的东西在滴落。

枪声一响,我们几人都是不敢移动分毫,等了大约三四分钟后,阿超才开始慢慢地向我爬来,然后小声的在我耳边说:“峰少,我俩好久没一起到山上打猎了,这次试试?”

我是真没想到阿超这个时候有这样的想法,当下想起我们一起打野猪的情景,立即兴奋的对阿超竖起大拇指,然后又想起了赵学军,有他在身边可不行,还好有个刘震峰,立即对身后的刘震峰打了个过来的手势,刘震峰是兴奋的爬过来,可听到我要他单独带着赵学军从山下向西绕道而行后,不情愿的说:“大哥,我们就让他自己从山下走吧?这家伙什么都不会,就会乱说话,我怕自己万一不好,让他被——”

“现在我是以团长的身份命令你,执行命令吧!”

他这才很不情愿的带着赵学军向山下爬去,不过你还别说,这个赵学军虽然什么都不会,而且又爱问这问那的,但他特能吃苦,穿的衣服早就被刮的像个叫花子,右手手腕子都露出来了,左脚的膝盖皮已经被蹭破而流血了,可他在爬行的过程中硬是没哼一声,这点能吃苦的劲头我很喜欢。他一个善良的农民当然不懂这些狙击要领了,可这些都是可以学的嘛,只要他有吃苦耐劳的精神,还有什么不能学会的,不错,真的不错!

阿超也想到我所想的,和我对视着笑了下,然后我在阿超耳边小声的说:“我俩也来个比赛,从这往西面迂回‘打猎’,打乱鬼子的部署,顺便也看看我俩到底谁厉害。”

见阿超兴奋的点了下头后,我们正要开始‘打猎’,从山顶上又连续打出了照明弹,这次更多,足足有二十颗,把天空照的贼亮贼亮的,我俩又不得不低头,可却很清晰的听见密集的枪声,最另我感到以外的是还听见了两声手雷爆炸声。

很快,我和阿超抬头看了对方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的忧虑,因为我俩都明白,那手雷绝对是兄弟们扔的,也就是说,两边的距离已经只有五十米了(一般来说,一个人最多能把手雷扔出五到六十米远,如果谁说能把手雷扔到一百米远,老子第一个揍他,骗谁了?),中日的两个最精锐的狙击团决战已经到了关键时期,我们处于下风,我和阿超不得不加快着进行预定好的计划。

借着照明弹吸引了鬼子狙击手目光的机会,我和阿超同时向西穿过矮树林,然后来到一片草丛边,由于我们用的都是灰蓝色的伪装网,面对月光的照射下,在黄黄的草丛中会很显眼的。我和阿超互看了眼,然后都想起了我过生日时射杀第一头老虎的情景,当时老虎在玉米地里爬行,可它却压垮了好大一片玉米杆子,也让我知道了它的位置,现在我俩都想到一起了,知道自己决不会当那老虎,所以我对阿超弩了下嘴,见阿超点头趴在地上用枪给我做警戒,我立即沿着这片黄草坪边和树林子接触的地方侧身面对树林,抱着毛八枪向前爬行。

大概爬行了二十米远,我右手大拇指向上面伸了下,然后就把身体趴在一棵大树底下,为开始爬过来的阿超做警戒。

当阿超爬过来后,我又开始按原样向前爬,可我刚爬到二十米远正要伸起大拇指时,阿超的枪响了。

“嘣!”

一个鬼子从我右侧四十米地的树上掉了下来。

我立即就趴在原地不动,尽量把身体紧挨着树干,阿超也同时趴在地上,慢慢地缩回枪,然后移动到旁边五米处趴下。就着样过去了一分多钟,我知道鬼子在搜寻我们,可我们也有苦衷啊,山顶上已经时不时的传出来一点枪声,这说明双方的距离很近了,我们人少,让一千多狙击手挤在这么点大的地方,我们绝对吃亏,我和阿超得赶快打乱鬼子的计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