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母行动 第八章 第二节

shxfq9011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2/[/size][/URL] [内容简介] 在国防部大楼的一间办公室里,辽阔把一份需要往上汇报的文件发送了出去。开始忙着往该去的一个地方进行联系。首先是同国家安全局取得联系,他很想了解清楚,在已过去的几个小时里,该部门的运作情况怎么样。国家安全局也可以说是一位来自情报局的负责人,此人负责这方面的事项,他很快给了中校一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842.html


在国防部大楼的一间办公室里,辽阔把一份需要往上汇报的文件发送了出去。开始忙着往该去的一个地方进行联系。首先是同国家安全局取得联系,他很想了解清楚,在已过去的几个小时里,该部门的运作情况怎么样。国家安全局也可以说是一位来自情报局的负责人,此人负责这方面的事项,他很快给了中校一个答复。

“在半小时之前,”此人在电话里说道:“我们终于弄清楚了,潜伏在海沟中的V型导弹核潜艇上所有官兵的情况资料!这些资料已经传输到了基地与海军的指挥部里。”

“那么蛙人可以进行他们的工作了吗?”

“是的!他们现在可以进行计划的事项操作。目前,国家新闻信息部门,已经接到了国防部下达去的指令,让他们对外开始了新闻宣布。”

这种做法是针对各种舆论的最佳解决方案。同时也是对军事演习突然进行,随后又很快结束的原因,向外界充分解释的方法。新闻发布的内容同时也对潜艇中的水兵起到了精神上的稳定作用,以防他们的海军司令部,不再给他们传送过来,过激的命令指示。

新闻宣传上是这样说:在我军演习的海域里,曾经或者是在不恰当的时候,一艘台湾的V型导弹潜艇误入演习海域中,由于潜艇的机械出了问题,潜艇搁浅在海沟中。大陆方面收到了请求救援的信号,决定实施援助行动。由于是全方位攻防的水面战斗演习,该海域里布满了深水的防潜炸弹,海军正在努力地清理该水域。好让援助救护部门去进行工作。

而事实上,临时组成的谈判高手与专家,打扮成蛙人的式样潜入海中,潜到V型导弹潜艇的那里,正在对V型导弹核潜艇里的全体官兵做着心理攻势。并解决他们提出来的问题。

“现在的情况进展如何?”

“目前好像有了一点进展,至少现在与V型导弹核潜艇上的军官进行了接触与对话。”

“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他继续问道。事实上这是有意识地问,因为他知道一切已经全处在控制当中。

“要知道,我方的蛙人机械师,他们可都是一些工作狂,同时,我不得不说:他们又是最容易被激动的一群人,他们可能会用自己手中的拨手去敲击潜艇的艇身,如果可能话,我想他们也一定会这样去做,在不能取得任何结果的时候,他们会毫不留情地,将潜艇的螺旋桨给拆卸下来,他们会这样去做的,我保证这一点。”

“看来已经容不得他们有选择了?”

“这是确定又明显的事情。”对方很果断地回答。

辽阔与情报部门通话结束之后,还朝其他的相关部门去了很多的电话。当期待的那个电话传来时,整个心身都紧缩到了一块。希望不是那种不想得到的信息。

“展翅凌空!”电话里只传来一句够得上是暗语的回答。

听到内容,紧缩的心房开始慢慢地舒展开来。他放下电话。

现在欧洲方面的事情已结束,所有的精力可以集中起来。廖括已经把那个叫西尼·闶阆特的女人带出了德国,现在正在去法国的途中,当他俩乘坐法国航班到达新加坡,再转乘航班直接飞往印尼的首都雅加达。

到此时,完全可以说,外围工作全都完成,只有核心工作正等待操作了。

最后,中校朝南方未来战事基地指挥要塞打去一个电话。打给要塞里的上将,及基地主管的说明电话,因为他将按计划里安排的那样,不久之后将乘直升机到达。

在基地的指挥系统里,特意地为解救人质事件,专门开辟出来一个指挥操作室。一些担负起围绕人质解救行动事项的操作员,他们已经进踞到了里面。他们将一直在此工作,直到人质的问题得到解决。

国防部辽阔中校打来的专线电话,被自动地转接到这个指挥系统中。此时此刻,也正好碰上,上将王进旭与基地总负责人,屠清仁在这个指挥系统的控制室里。他俩是围捕V型导弹核潜艇的主策划人。

俩人没来得及回到主控制室里去,而是命令将主控室里收到的最新情况转发到这里来。

现在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什么样的意外都可能在这个时间里发生。传输来的信号被输送到大屏幕上显示。

经过将近快一天的围堵。V型导弹核潜艇上的指挥官,不可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它如今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处境里。潜艇上的官兵现在怎样在想,怎样在思考都是很重要的。

“让所有的水面舰只离远一点。”上将王进旭下达命令,一旁的屠清仁认同地点头。

命令立即传达给水面各种舰只上的指挥官。上将偶然间回过头来,看到曲靖朝身边走来,他伸出手去。屠清仁像是被一个信息吸引住,急步地走到另一组屏幕操作柜台。与那些忙于操作的人员谈论起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曲靖中校握住上将伸来的手,对方直起身来问道:“德国方面的事情进展怎么样?”

“十分地顺利,目前正前往新加坡的途中。”

“印尼方面的事情也像计划中的那样进展顺利吗?”

“是的,上将!一切都按计划里安排的那样进行着。”

在印尼首都雅加达的一幢建筑物里,中方绰号为‘高山’的间谍情报人员,接到指示密电,他来到客厅,印尼情报局的专员查扎尔与手下人正等着他。两国的情报人员一起携手来完成一件事件,现在是对事项进行周密安排的时候了。

随着与高山一起在工作上的联系加深,他的工作激情竟被对方的工作方式给激发出来。那是一种有趣的激励。只是与他共事的时候,职业特性就不自然地冒了出来,而且很快占了上风,他尽量地铭记着自己的所见所闻,以及一切的诸多事项。

在同对方研究如何去接近海盗的时候,中方间谍网的布局及人员让他震惊,可以说:中方情报人员早已渗透到印尼政府的各个部门里。

他暗暗喜庆中方能有这个解救人质的行动,不然的话他仍然要同他们斗智斗勇,现在这个谍报网彻底地暴露在他的面前。

查扎尔对直呼他的真名是不习惯的,“我还是唤您为高山!”他说道。想想看,此人曾经是他立志要破获的外国谍报网的头头,‘高山’这个代号以深深地刻在脑海里,现在改称对方为陈军的确有一点拗口。

“我同意!以后就这样地叫唤吧!”陈军笑着说。“现在西尼·闶阆特一行人已经来到了雅加达。”

真有办事的风格,查扎尔内心里称赞中方办事的效率与计划的周密。

他站起来朝他的手下人做了一个手势。一行人随同高山走出这幢大楼。开始分别去干自己的工作。

查扎尔在乘车回到情报局的路上,着力地分析一件事情来。因为他觉得上级吩咐与中方携手处理事件的时候,有一个意图让他来猜测。他必须弄懂这个意图,这将对日后的前程至关重要。

事实上猜与不猜,已不是所面临的问题。从许多的资料上,早已彻底地掌握了细节。真正要猜的是:上头权力人物们的内心里,他们的真正意图是什么。

客观上来说:没有哪个国家愿意在自己的国土上有一支不能控制,有可能会被其他因素去指导的军事力量的存在。理论上讲,海盗在哇哇喱岛上设置军事设施,以及使本区域范围内,相邻的许多岛屿上的政府职能部门都陷入瘫痪,这早已构成了国家的安全问题。可是从技术上讲,海盗的存在是受到一部分权势人物暗中默许的。以至在国家安全的报告中,只字不去谈及海匪。

他不由地扭头瞧视车后座上的助手,一名胖乎乎的人,这在印尼的地理位置上,是很少有胖得连走路都喘粗气的人。但是他是一个智囊人物。

“对上级的吩咐事项里揣摩出一种什么意思?”查扎尔问道,他想知道他的看法。

“情报部门与国家安全局的权力人物绝大多数人,是站在想尽办法去除掉海盗这颗毒瘤的立场上。”

“只是我真有一点闹不懂,国家力量竟还不敢挑战海盗力量?”他苦笑地叹气。

“政客的策略!”

查扎尔很不解,他鼓励对方说出他的见解来。

“你想想看,”对方说,用神态示意照他提及的方面去想,这样对将要说的话就不会显得很吃力。“我想我们的某些部门十分地臃肿了!”

“我们不能对政策去提出见解,只能从一种学术上的角度来分析臃肿将意味什么!”

他将车窗摇了下来透透气,外面的热能真让人受不了。

早晨起来的时候,在他的那幢公寓里一边吃着早点,手中拿着报纸,眼睛盯着电视机,天气预报说,印尼正遭遇历史上罕见的热浪袭击,在未来的几天里气温还会升高,将达到45度的高温。虽然他的汽车开起来到处咔吱作响,里面的空调却很强劲,可是为出席与中方代表见面所穿的盛装让他流起汗来。

“从医学的角度上来说,”胖子继续刚才的话题,“臃肿必然会使一些部位不健康。”

这种理论性的话题连小孩子都知道。只是查扎尔并不认为这个比喻是肤浅的,其中包含的寓意让他联想起国家政府的某些机构的犯罪行为来。同时他的话里还夹带着希望他指明的一个,可以让他去思考的,并且去提出见解的方向来。

“不能否认的一点是,中国人办事,他们的做法让人觉得并不信任我们。”他说。

“不可能会忘掉,是与什么样的部门合作。”

“情报部门!”

“有一点我想问一问你,中国人要求提供机场其用意何在呢?”他示意上司往这方面去想。

对方的提醒,的确让查扎尔思考起来。现在惟一的解释是:那就是国防部与该国私下里达成了一项秘密协议。借中国人之手来除掉这个毒瘤。国防部的人有意安排的,这样就不会使那些政客出来阻挠。

“我想现在,我们的看法是一致了。”

“是的!”

回到办公室,查扎尔感到办事的效率必须用中国速度与中国的方式才能做好,中国人一贯讲究运筹帷幄,是的!这就是他们决胜千里的方法,在制定计划时,尽量地周到与完善。

要想很好地同中国外交官打交道,想从他们那里得到便宜,绝对是没门的事情。他们都是纵横捭阖方面的专家里手。不可能同他们在较量中取得胜赢来。现在的一切都不用多想,干完自己分内的事才是最主要的。

他让秘书将要找的人叫进来,事实上被他预先约定的人早已等候在办公室的一侧休息室里,他们都是印尼的谍报人员。

他们来到上级的办公室里。查扎尔朝两人做了个请坐的手势。

还是公事公办的做事方式不会受到别人的指责。查扎尔告诫自己,同情报人员是不能讲友谊的。可以毫不保留地说,如果你想同这方面的人员建立友谊,那将是人生中最大的失策。因为没有人对这个方面会真心投入。他们只认准一个规则,一切都以国家的利益为重。一旦国家利益的需要,他们是任何人,任何的情面都不会去顾及,立即铁面起来。原因是他们早已被训练成没有情感的机器。同时也是只照令办事的国家机器中的组成部分。

“我想听一听你们方面的情况如何?”他问道。

两名谍报局的情报人员,就像众多印尼人那样,没有让人感到有明显的特征。两人都是干瘦型的人士,其中还有一个前门牙齿经过牙医认真修理过,也许是受到某个重物的撞击损坏。他俩分别来自不属查扎尔管辖的一个调查部门。情报局里的调查部门是专门从事侦察情报人员忠诚度的部门,整个情报局中的情报人员可信度的调查就是他们的工作内容。

“夸脱·门坎里!”情报人员介绍道,“此人最近被海盗提拔成为联络处的联络员。”

“他有一个弟弟,在雅加达的一家夜总会里当老板,不能小瞧此人,”另一个接着对查扎尔道,“此人的鬼点子相当多,想设法与他们接上联系的人都得经过他这一关,他仿佛是把关人员。”

“今晚你俩设法与此人取得联系!”随后查扎尔从他办公桌的下面柜子中,拿出一个很大的手提箱来,“这里面是伍佰万美金的现钞,”他说道,“它们都是纳税人的钱!国家的钱!”

“我们知道了。”两人同时回答。

“其他事项都安排好了吧!”

“是的!”俩人点点头。其中一个从查扎尔的手中接过装钱的提箱。

“好啦先生们!但愿我们的计划是完整的。”

“绝对妥善安排好啦!”

两人告辞后。查扎尔仿佛松了一口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