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越之战中的炮兵

赵子龙大将 收藏 20 1429
导读:中越之战中的炮兵 -------------------------------------------------------------------------------- 中越之战中的炮兵 当时接触最多的是“红军团”(我不说番号了,共军名副其实的红军团就两个,38A一个,沈阳军区一个,熟悉的都能猜出来),我们参加演习就是坐他们的步战车去的。步战车大家知道么?就是步兵战车,这玩意儿既不是坦克,也不是装甲车,装着火炮,能带反坦克导弹,可是也能够载运七名步兵,最厉害的是车体材料好,轻得很,

中越之战中的炮兵

--------------------------------------------------------------------------------


中越之战中的炮兵

当时接触最多的是“红军团”(我不说番号了,共军名副其实的红军团就两个,38A一个,沈阳军区一个,熟悉的都能猜出来),我们参加演习就是坐他们的步战车去的。步战车大家知道么?就是步兵战车,这玩意儿既不是坦克,也不是装甲车,装着火炮,能带反坦克导弹,可是也能够载运七名步兵,最厉害的是车体材料好,轻得很,比59中坦克快多了,越障性能还好,里面也比坦克舒服,带有减震系统,当时这玩意儿还少得很,--- 如果有人问中国军队最早装备步战车的部队是哪个军?告诉您,就是三十八军!时间是一九八八!那时候全军都看他们的试点呢。

因为是新武器,整个团也就是四五台的样子,所以不是首长坐,就是客人坐。整个演习期间,就是步战车最出风头,忽前忽后,那一次以后,中国军队才全面开始装备步战车。


我们能接触的除了宣传部,就是几个参谋,后来才知道,他们都是打过越战的,其中有一个外号叫“炮手”的,他的战功可算传奇。


我们和他们相处融洽,他们觉得学生也单纯,没有坏心眼儿,而且我们中间也真有发狂的军事爱好者。当然如果问部队高层的情况他们也不清楚,好像按照他们说法杨得志也没有真正上前线,按照军官的看法是这些老家伙比较明智的还是留在后边好,添乱。杨是明白人,所以不去干涉战术指挥。


后来听说有些老兵私下炫耀把越南女人拿铁丝一捆怎么怎么样,其实多半是道听途说,当时也有耳闻,似乎只有一例。犯纪律的是撤退时广西那边负责爆破的工兵,被越南人的全民皆兵搞得太苦了,有点变态的报复。回来的处分十分严厉,犯纪律根本不是普遍现象。从他们那里听来的大多数和我们宣传的差不多,只是具体得多。


他们说部队当时普遍反映火力不足,还有就是越南人的穿甲弹比我们的厉害。单兵素质我们好,身体也好,可是作战经验不行。这位“炮手”,是从坦克部队直接提到长沙炮校的。他的战功在云南方面立下的,当时此人在14军的40师,还是59中坦克的坦克兵,战斗打响后他们奉命包抄老街的一个车站。战斗是夜里开打,连着打了两天还没有拿下老街 -- 我们以前的印象好像中国军队打过去摧枯拉朽一般,实际上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越南人在老街的部队是地方的省防军,打野战不行,可是防守很顽强。坦克部队一直是给步兵作火力掩护,就是打火力点,但是第三天中午,他们强行穿过老街市区穿插的时候,突然和越军的装甲部队遭遇了。


当时“炮手”的战车在山路上拐弯,忽然发现正对着越南人的一辆坦克,双方都傻了,越南人傻是因为我们穿插得快,我们傻是因为一直没有碰到越南人的装甲部队。双方不管不顾就开了炮。结果越南人的炮打飞了,我们的炮打中了,可是小小的PT-76愣是打不穿,把我们这位“炮手”急得一炮一炮接着打,什么也顾不得。越南人不是被震晕了就是被打蒙了,操纵失灵自己翻了车,滚到山坡下面去。据说这是我军击毁的第一辆越南坦克。事后才发现当时我们也是蒙了,上的是杀伤弹,也就是带小钢箭的开花散弹,这个打坦克怎么打得穿?!该换穿甲弹可是一车人全忘光了。


这位“炮手”说其实也不怕,距离太近了,大不了撞它,59中重得多,结果也是一样,不过还是炮打的过瘾。



老街一战我所见到的战史上很少纪录,因为我军打得并不惨烈吧。而按照当时参战部队人员的说法,这一仗越南人打得十分顽强,顽强到什么程度呢?“炮手”那个连的三辆坦克配属一个步兵营打那个车站(名字记不得了,按照回忆应该是穿过老街市区,到达附近的一个车站,不是老街自己的车站),打完一看,越南人的死尸有八十多具,俘虏只有两个,这两个后来还企图夺枪被打死了,实际上一个俘虏都没有抓到。整个老街攻坚战抓到的俘虏不到十个,这个比例,快赶上日本人的武士道了。关于老街抓了多少俘虏,我曾经从不同渠道打听过,确实没有超过十个的说法,但这也是越南人谅山和同登以外,抵抗最顽固的一个地方。以后,俘虏就多了,这主要是抵抗的越军良莠不齐,很多是民兵和公安部队,而且失利以后士气不如最初了。


我们的损失也不小,既包括步兵,也包括装甲兵。


为什么在第一部分里面提到步战车呢?因为我们当时的话题就是从步战车开始的,部队的人说,要是七九年有这个,步兵的兄弟哪会死那样多人呢?


当时的步兵跟着坦克往上冲,坦克叫做配属,步兵的机动方式主要有三种,实战检验下来都很糟糕。


第一种是卡车运输,这个只能在战线后面,到前线不能用卡车,一来越南道路特别差,卡车不能越野,二来根本没有防御能力,对地雷也没有抵抗力。所以这种做法前线很少。


第二种是步兵搭乘坦克前进,但是敌军可以对坦克进行扫射,越军的高射机枪打平射,打不穿坦克,但是打搭载坦克的步兵,步兵根本无法还手,这个情况云南这边因为得到了广西方面的通报,注意了,损失比较小,但是广西方面损失就比较大了。


第三种是乘坐装甲车。我们那个时候的装甲车就是一个铁壳,而且速度慢,挡挡弹片还可以,在越南人的反坦克武器面前根本不行,重机枪上穿甲弹就打穿了。而且主要的防卫武器 -- 顶置机枪周围没有护板,机枪手上去一个被打掉一个,没办法,我们在公路上,目标是明的,敌人藏在隐蔽物后面,我们看不到。当时越南人最有效的反坦克武器叫冰雹火箭弹,苏联造,没有制导,但尾部有四片尾翼,平时贴在火箭上,一打出来火箭要转,尾翼就甩开,打得准,方向性非常好,效果比我们的四零火箭筒好。越南人的战术也很巧妙,就是坚决埋伏,放过我军的59中 -- 冰雹打不穿59中的正面装甲,专打装甲输送车,而且专打有两根天线的,那是我军指挥车的标志,和“炮手”他们配合的那个营,三辆指挥车被打掉两辆。当时没有办法,只能每辆装甲车都竖起两根天线,分散敌人火力。实际上,在越南的复杂地形,普通装甲车根本吃不开。步兵都羡慕要是能坐上坦克那样有装甲,火力强的战车就好了。这就是我军后来开发步战车的原因,步战车有炮,而且炮手在炮塔里很安全,跑得比坦克还快,还能搭载一个步兵班,部队都说是好武器。实际上,现在中国陆军的步战车已经成了一线步兵战车主力,普通装甲车已经被放到后面了,他们的顶置机枪上也都加了简易半圆形的防盾,一套才1200元人民币,打仗的时候就能救机枪手的命,这就是所谓血的教训。


但是中国军队打得也不坏,14军也是中国陆军的主力之一,后来大名鼎鼎的“廖锡龙集团军”就是它,部队素质相当不错,过红河的时候(对么?老街哪里有红河么?)损失比较大,以后,部队没有死板的挨打,步兵下车,发扬我军小米加步枪的风格,和越军巷战,狙击战,这样损失就直线下降了。当时“炮手”他们提供火力掩护,用的59式中型坦克,装备炮一门,机枪两挺,火力不错,但有个致命的问题 -- 观通条件差。这有两个原因,第一,59前身是苏联坦克,苏联坦克都是又扁又圆,视野很糟糕,第二,我们当时不重视通信这些软设备。军官们形容,一演习,首长们就问:这次有多少坦克参加啊。好像国防现代化就是坦克多似的,质量建军当时还没有深入人心。结果,打起来步兵挨揍,坦克团团乱转,找不到目标。后来步兵也学乖了,专门安排一个人负责通知坦克掩护。怎么通知呢?步兵用枪托砸坦克的装甲,砸左边,就是左边有敌人,砸右边,就是右边有敌人,多少有些效果。更有胆大的坦克车长干脆推开车窗,露出身子指挥,这可是很危险的。


其中有一个战例说明中国兵还是反应挺快的。


那是越军驻守的老街公安局,步兵打不下来,叫坦克支援,开始来了一辆62轻坦克,立刻被越军的反坦克火箭给打穿了。这才叫59中坦克上。实际上中国当时有三种坦克,一个是59中,一个是62轻,还有一个水陆63式。反击战59和62都有使用,63用的极少,广西方面越南人扒开水库,当时我们的59式还不能潜水使用 -- 德国人二战打苏联的时候坦克就可以潜水了,我们70年代末还不能,悲哀啊 -- 到水深的地方只能用坦克往里填,装甲兵直骂63式跑到哪里去了,可是因为上头没想到越南人来这一招,要也没有啊。他们说62也不行,装甲象纸一样薄,只有 59能打。能打是能打,越南人也知道要坦克上来自己要完蛋,重机枪,高射机枪,火箭弹,没命的往外打,反坦克手雷都扔,我们的坦克车长一看,这样硬冲不行。他把战车撤到公安局对面的马路上,沿着马路高速横向驶过公安局门前,炮塔扭成90度对着公安局的楼,不开炮,只打炮塔里面的同步机枪,不停的减速加速,冲过去,再倒回来,反复的打,终于把越南人的火力点都干掉了。 -- 我们问:为什么不开炮呢?军官们告诉我们,那时候59式运动中打炮根本没准,停下来就要挨家伙了!但是用机枪就不一样,越南人一般的武器打不穿59,可 59的机枪手可以从容的干掉越南人的射手。


我们的坦克部队朝鲜战争后,就没有参加过其他战斗,因此在使用上有一定偏差,实际上越南北部地区山势险恶,道路崎岖,根本不适合坦克出动,强行使用,装甲部队损失不说,也把原来机动灵活的步兵束缚在了公路上,入越作战十天以后,前线就很少见到坦克出现了。


他们还记得吴忠将军这个人,虽然当时吴忠因为早年有追随四人帮的名声不好,但据说吴忠还是会打仗的,当然他们都没有跟过吴忠,只是装甲部队里面说,吴忠敢拍板。他曾经同意过装甲部队对59坦克进行过一次现场改装。这也是相当传奇的一件事了。


那是在高平攻坚的时候,广西方面126师的部队打到一个叫做博山的山口,遭到越军一个特工营有力阻击,双方隔着一条小河对射,步兵要求坦克上去打,但是坦克部队不同意,因为那是个堤坡,坦克上堤顶去打,就暴露在对面的反坦克炮面前了,那是找死。


这个时候有个机械兵说59坦克炮的射界是0度到70度,但只要把炮管上面的一个仪器卸下来,再拆掉几个螺丝,炮口就可以朝下打,那样,坦克停在反斜面的最高处,车体不露出来,只露出半个炮塔,炮管也可以伸出来朝下打。这个主意不坏,但是谁敢干啊。天晓得一开炮会出现什么现象。


正在这时候吴忠来问了,为什么还没有拿下来,底下部队就说了情况,吴忠说你改吧,打好了,给你记功,打坏了,我负责。


结果就这样上去打了,这边的目标只有一根炮管,越南人再准也打不到它啊!一举击毁越军反坦克炮四门,七个火力点,摧毁一处人工绝壁,顺利拿下博山。


那时候吴忠已经是待罪之身,等着回北京受审呢!


装甲车,实战中效果不佳



“炮手”是那些参谋里面资格最老的,只有他亲身参加过79反击战,当时是14军的坦克兵,我们关于79年战斗的事情,大半听他讲。


打到莱州以后,14军的坦克就很少参战了,前线保留的装甲部队是广州军区独立坦克团。如果看数字,14军的坦克打的很惨,我军战损车次超过了出动车次,几乎没有一辆没受过伤,实际上并没有那样严重,这是因为坦克是技术兵器,按照规定不能象步兵那样“轻伤不下火线”,损坏必须通报,就显得损失大了。真正全毁的数量极少,最多也就是一个后送维护,就是送回国内修理,那就是重伤了。


实战最大的损坏是越军轻武器和地雷击伤车上的观通系统,履带等薄弱部分,修补起来很快,几辆损坏严重的坦克是被越军的冰雹火箭打的,还有一辆比较倒霉,帮着步兵掏洞,被越南人从顶上扔下一个炸药包干掉了。中国坦克最薄弱的地方,其实是在顶上,因为这个地方很难中弹,用不着厚装甲,假如一个炸药包扔到坦克前面,那是根本没用的。我们的修理车很棒,79年在行进间就能更换坦克的炮塔!


但是上面吓坏了,一看坦克这样多战损,就舍不得上了,让他们留下看油库。“炮手”不认为我们的装甲兵打得不好,他的看法是:我们打得最狠,才有那么多战损么。听听也不是没有道理。


按照步兵的说法,坦克在掏洞的时候就没用了,以前提到有个电影里面,咱们的人用竹竿挑着炸药包摧毁越军火力点,这个有真实的依据,我见过这样的资料。79年反击战里面,我军最出风头的是炮兵,因为他们的火力太猛了,中国军炮兵的火力编成甚至超过一贯强调炮兵的苏联,这个可能很少有人注意到。不过,真正打出炮兵威风,还是老山。论轻步兵武器,当时我们不如越南,越南公安军用的微型冲锋枪,在38军见到过,是陈列用的,84年缴获,那时候我们的微冲还没有列装呢。最上镜的是装甲兵,因为那是中国战车部队第一次大规模出击,而最能打的,其实还是步兵。这是中国陆军的老传统。因为主要想写炮兵和装甲兵,步兵就不多着墨了。


用竹竿掏洞,是云南方面部队的发明,怎么发明的呢?实战中越南人钻洞抵抗,我们打不进去,洞里面曲折,无后坐力炮的炮弹不会拐弯,威胁不到越南人,中国步兵爬到洞顶炸开了一个窟窿,越南人见势不妙,拼命往外打枪扔手榴弹,上去两次喷火兵都给打伤了。部队一看,还是动脑筋吧,他们把几丈长的竹竿前面吊上手榴弹,象钓鱼杆一样吊进窟窿里,然后来个半天炸 -- 好么,手榴弹的杀伤破片覆盖连火力死角都没有。手榴弹挂在半空,越南人在下面干看着挨炸,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这种活计,坦克就干不来了。他们用的手榴弹还是缴获越南人的钢珠手榴弹,杀伤力比我们自己的还大。


说到缴获,“炮手”在油库期间,步兵“老大哥”给他们送来一批冲锋枪自卫,装甲兵看了,发现是苏联造,知道是缴获的好东西,那时候我们的步兵还在用半自动步枪呢。问步兵,人家说抓了个中尉,供出来一个越军仓库缴的。因为打老街的时候越南人的顽强给“炮手”印象很深,当时对步兵老大哥佩服得很。具体人家怎么抓的,就不知道了。


这个细节我曾经查过有关资料,有一个越军中尉的事情,似乎有点儿象他说的,如果真是两件相关的故事,倒是可以连在一起看了,当然他们说的也许是另外一个越军中尉。


我看到的情节是一个回忆录,说一支步兵连队,穿插中迷路,顺手袭击了越军一部,因为突然,越南人连衣服都没穿就被抓了,也无从知道都是些什么人,他们带着俘虏穿插比较麻烦,连长在前面,就往后传话:“往后传,把俘虏看好”。这本来不算什么,但夜间行军,悄声传话,到后面,就成了“往后传,把俘虏干掉!”,看俘虏的四川兵特别听话,也不管什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抄枪就要打。开始俘虏被抓住还不紧张,这时候一看中国兵要动真格的马上就吓昏了,一个劲儿的磕头求饶,那四川兵根本不管这套,拉住一个照着脑袋就要搂火。那俘虏吓坏了,忽然用中国话叫起来。这时候连长发现骚乱,赶到后面来看,又好气又好笑,又奇怪这俘虏怎么会说中国话,审问下来才发现自己稀里糊涂踹了越南人一个特工连的连部,因为是特工,所以不但熟悉中国的俘虏政策,而且会说中国话,他们听到“把俘虏干掉!”都十分惊讶,心想中国人怎么这么没脑子?大概因为恨我们是特工吧?他们怎么知道的?! 一害怕,就把他们的中国话吓出来了。


结果发现里面有一个中尉,这个中尉交出了一个弹药库。可不知道是不是“炮手”他们听到的那个中尉了。


人们一般认为这就是中国军队在对越战场使用装甲兵的情况,其实,后来还有一次使用,那就要提到步兵里大名鼎鼎的张友侠了。




装甲兵在南疆打的最后一仗属于凑巧,假如没有松毛岭大战,装甲兵就赶不上趟了,因为以后越南人被打怕了,再没有组织过大型作战,两山轮战基本是步兵放哨,炮兵敲鼓,装甲兵呢,用不上。


松毛岭和老山什么关系,为什么对越自卫反击战我们打赢了,又出来个“收复老山”?为什么越南人对老山这样玩命?兄弟也是问了参战的官兵才知道真情。


原来老山这地方属于双方对国境理解不同的一个特殊地点。给您一个形象的说明,这个是当时一个姓常的军官给我比喻的,他参加过712松毛岭大战。


您张开嘴,把下巴使劲往前推,您的下颌就是一张老山的地形图,嘴里是中国,唇外是越南。


国境线的两处界碑,一处是您的左槽牙,一处是您的右槽牙。老山呢?就是您右边的虎牙,您左边的虎牙是八里河东山,比较低的下门牙呢?是松毛岭。


这里边就有问题了。越南人认为,国境么,就是界碑连直线,两个界碑一连,老山,八里河东山,松毛岭,包括松毛岭后边您那半条舌头,都属于越南。中国人认为,国境么,是按照山川走势的,当然按照分界岭的中心线划分,所以,应该是沿着八里河东山,松毛岭,老山的山脊划分的。


这就是老山领土争端的由来,所以,双方都认为这是“祖国的神圣领土”,从心里就觉得对方是侵略者,所以打起来也就特别的惨烈。


这一块土地可不小,松毛岭长度5公里,老山,八里河东山到界碑差不多也有5公里,一个梯形,总共30平方公里左右吧。


那么我们为什么没有先占老山呢?因为按照国际惯例,国界的分水岭上,两国都是不驻兵的,所以79年反击战后我军并没有在老山派驻军队。越南人呢?它79年后一般不太敢惹中国的,也基本遵守国际惯例。可是在老山它驻军。原因呢?它认为那是越南国境内的领土阿,驻军理直气壮么。


但是老山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它的特点是南缓北陡,好像中国南方的分界岭都有这个特点。如果中国方面控制了老山一线,越南人就需要把自己的防线向后推7,8公里。更重要的是老山面对越南一方是一个盆地,越南人丢了老山,再想从这里威胁中国,就要先派部队进入盆地,再仰攻老山,但是中国人居高临下,你一进入盆地我就了如指掌了,让越南人的作战难度大大增加。


结果,就是中国军队1984年4月大举收复老山。那一战中国军队准备得非常充分。我所去的部队有一位参谋,原来是38军侦察大队的人,他们参加了收复老山的战斗,任务是深入到越南一侧进行侦察。他讲的具体侦察任务记不清了,好像是针对越南炮兵,大体是和一般的战前侦察差不多,但是有一个细节我还记得。


他们钻到了老山背后,穿着越军制服 -- 这个好像不符合国际战争的惯例,有点儿不绅士,可是东方军队经常这样干 -- 当时还是天刚亮,他们发现通往侦察目标的路要穿过一个越南村子,按照计划应该绕道,可是没走多远就发现村庄周围都是雷区,时间太紧,指挥官一咬牙,硬穿!


按照战前侦察的情报,这个村子没有越南驻军。但是他们都知道,越南人是全民皆兵,一旦被发现打起来,老山上的越军把退路一掐,这十几口子人就别回去了。所以大家都很紧张,手都勾着枪机,随时准备打了。不过他们也想碰运气,因为毕竟天刚刚亮,越南老百姓不该起这么早吧。


真的如同他们所预料的,穿过了半个村子,还没有人发现。可是,就快到那边村口的时候,路边一个门一响,有个女的出来,看见他们就愣住了。


当时大家都紧张坏了。


有一个兵比较聪明,他见势不妙,就朝那女的笑了一下。给我们讲的这位说:他笑得比哭还难看。那个兵后来说,他想越南军队和解放军挺象的,也许也有军民鱼水情,看到自己的老百姓,应该笑一下吧。


不过好像越南人没有这个传统,那女的脸一寒,把手里的水桶倒掉,就关门了。


这后边大家就一直提心吊胆,直到任务完成回到了阵地,才确信那女的没有去报告,大概她以为碰上了个不正经的越南兵吧。这是收复老山的一个多月以前,以后开始打炮,越南人的警惕性就高多了,再没那样容易蒙混过关。


收复老山一战基本是打的炮兵,奇怪的是我认识的这几位军官,大多是长沙炮校出身,里面却没有一个对这一战有多少具体的了解,他们比较了解的是松毛岭大战。


松毛岭大战,就是1984年7月12日越军越北军区发动的夺回老山的战斗,越军核心是316A师(步兵)和168炮兵旅(炮兵),当然还有其他部队,这两个番号是我当时记下来的,前一个肯定正确,后一个没准。316A师是越军王牌军,中国军队的老对手。79年曾经驰援高平,差一点儿包了许世友的饺子。不过它的胃口太大,兵力太分散,结果反而被中国军队先一步强占了通往高平的交通要道,它攻不能攻,慑于上级压力又不敢跑,结果它的指挥官使出昏招,在我军两大集团之间停留过久,遭到两面夹攻,损失惨重。据说打老山之前,它的师长已经不是79年那个。


中国军队的守军指挥官是团长张友侠,我查了一下,他是将门之后,开国上将张宗逊的儿子。张宗逊打仗挺厉害,可是吃过炮兵的亏,1946年集宁战役,他碰上了傅作义手下的名将郭景云(后来的35军军长,1949年在新保安战败自杀),双方同时强占一座山峰,结果土八路先上去了。郭景云急了,命令炮兵猛轰山顶的张宗逊部阵地。但是国民党炮手水平不佳,炮弹都飞过山头落到了后面,把郭景云气的要枪毙炮兵指挥官。没想到的是张宗逊更惨,他为了防炮没有在顶峰放多少人,把部队都藏在了山顶后面的坡上,结果飞过山顶的炮弹正好落在人群里爆炸,郭景云没费多少力气就拿下了山顶阵地。这是张宗逊上将少有的几个败仗。


这次张友侠也是守山顶,兵力和越南人比是1:7,可是他的处境和老张将军完全不一样,因为听他招呼的炮兵,比越南人强太多了-- 还有坦克。


关于张友侠的传说,在三十八军采访期间我不知道守军的指挥官是他,只听说是一个步兵团长,他的身世和姓名,都是后来证实的,以上的部分,则是来自有关资料,不是独家的报道。而且,那些三十八军的参战人员,也没有谁真正在他身边干过,关于他的情况,多是“我的战友XXX说...”这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



38 军侦察大队应该是参战了,这有两个根据,一个是我在那里看到过他们在南疆的照片,当时我曾经问他们:“你们三十八军没有到越南前线打过吧?”回答的军官是愣了一下,然后说:有,我们的侦察大队上去了。以后才看到他们的照片。还有一个就是那位给我们讲“笑比哭好”的老哥,他可是老山英模报告团的,在中央电视台亮过相 -- 也惹了麻烦 -- 大伙儿也许还有印象,当年电视上的英模报告团,有一位老哥讲侦察,讲到侦察到越南领土上,自己觉得有点儿问题,就赶紧解释为什么要侦察越南的地方,还说出来骑线岭上不驻军的事情,结果罗里罗唆讲了十分钟。越说越给听众造成混乱:咦,我们不是“收复”自己的领土么?怎么好像仗打到越南地盘上去了?这就是他阿!


打仗行的,干宣传往往出洋相,当年认识一位某县商业局局长,一问,他当年在东北剿匪的代号是20X首长,咦,少剑波不是203么?惊讶之下一问,才知道《林海雪原》的作者曲波,真实身份就是当年的203!和这位局长是老战友呢。白茹,就是曲波妻子的原型。但是,这位老哥说起来一脸的不屑:“曲波?写东西行,打仗?那可不行。。。”看看合影,唉 -- 曲波先生千万不要看我的这篇文章阿,-- 当年仰慕小白鸽的朋友们恐怕要失望了。看来,打仗和动笔,真正是两回事。


言归正传。



张友侠团负责的防线是在老山防线的中段 -- 门牙的位置,称为松毛岭,左边是八里河东山,就是左边的虎牙,右边是老山主峰,就是右边的虎牙,在左边虎牙和门牙之间,有一条流出的口水,就是从中国流到越南的盘龙河,河边有一条公路。盘龙河下游的水口村,是越军组织进攻的中心,盘龙河的支流清水河在前面横流,河北面的一片草地,就是越军秘密潜伏的阵地。越军的部署,后来的分析是主力潜伏松毛岭前,采取不要火力准备,奇袭的打法,另以一部分兵力猛攻八里河东山。


说白了,就是利用盘龙河的河谷往上摸,不去动右边的那颗虎牙 -- 老山主峰,而打掉中国军队阵地的门牙,如果能扩大战果就拿下左边的虎牙 --- 八里河东山。


具体大家了解的战斗经过我就不多着墨了,战前我军情报极为准确,炮兵对越军埋伏地域进行了地毯式的猛烈炮击,越军一线指挥官被打死,但是一声不出,以至于我军误以为自己判断错误,结果午夜敌军突然发动袭击,直扑守军阵地。


这里就要说为什么那样表彰李海欣了,大家都知道他战死后所驻守的阵地改名为“李海欣高地”,因为他的贡献太大了。李海欣高地原名142高地,是松毛岭一线警戒阵地中最高的阵地,它的侧后方就是松毛岭二线阵地的大门:169高地,再后面,就是张友侠的老窝核心阵地了。他的贡献是最先发现敌情,在周围一线警戒阵地全失的情况下钉子一样挡住了越军的主力,使越军无法快速通过一线,奇袭中国军队的主阵地。越军拿不下李海欣高地,被迫把奇袭改为强攻,用猛烈的炮火攻击中国军队阵地,而后发动步兵攻击。


这可就不容易了。


中国军队打老山,炮火准备了二十多天,俘虏基本都是聋子,那是什么炮火?要知道中国军队的炮兵一向骄傲的不得了,尤其是三十八军的。那是真厉害。我们在观摩塞北大演习的时候见识过了。那一次有炮兵准备,步兵冲锋的科目,三十八军的老参们牛的不得了,告诉我们,你们看着,三十八军肯定是第一。


没有近距离看过炮兵射击的根本领会不了那种威风。我们离着还有一百多米,耳朵里塞着塞子,一开炮的头一个感觉太丢人了,就是:快跑啊!--那是人逃避危险的本能。什么叫地动山摇,仿佛空气在颤抖,大地在燃烧,122自行榴弹炮打炮的时候就是这个感觉!老山我军的火炮据说比这个口径还要大!炮击对敌人危险,对自己人也危险,我军79年反击战的时候,好多炮兵都因为开炮震伤,落下了终身难愈的疾患。到老山战役的时候,炮兵普遍穿戴了防护服装,包括特制的耳塞。这也是中国军队因为走向现代化而带有“人情味”的开始。人家给我们指点,看,炸的黑烟是炮弹,白烟呢,那是电影道具一样,预先埋好壮声势的炸药。

果然是三十八军第一!


下来,崇拜之余,问他们怎么能有把握。人家老参傲气的说:公开的秘密。炮击的时候怕误伤自己人,步兵冲锋的出发点要离开炮击炸点一定距离,二战的时候日军是四百米。中国军队的标准是三百米。三十八军呢?演习的步兵指挥官厉害,通知 -- 一百米接敌!


什么叫王牌军阿,这就是王牌军的概念。第一是从上到下嗷嗷叫,敢打硬仗不要命,第二是真有那个本钱,离的那样近,炮弹要是象赵本山那样“忽悠”一下,三十八军的军长就撤职了,可是这么多年,愣是没出过事故。我们后来去参观,炮弹爆炸的弹坑,就像尺子量的一样,一排一线!那是第一排炮弹打的,那是第二排打的,清清楚楚。这背后就是精确的射击技术,还有就是平时对设备的不懈良好维护。所以三十八军有把握拿第一,用老参们的话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别的部队,他不敢这么干。


万岁军,真傲气啊,听说当年张灵甫的整编七十四师,也是这样的风貌,看来古今中外的精兵都有一样的地方。


打老山,中国炮兵可算打出了威风,真正步兵的冲锋,已经是清扫残敌了。


越军的工事修得十分坚固,他们打美国人有经验的。比如标准的半永久防御工事,几乎全是半地下式,射口很低,先搭起框架,架一层钢板,上面横一层,纵一层,再横一层三排碗口粗的原木,南方的硬木坚硬如铁,火烧不坏,就是火焰喷射器也没办法。上面铺波纹钢板,再上面是三米厚的红土覆盖层,顶上再加两排交叉的碗口粗原木,覆盖波纹钢板,最后压三层沙袋,盖伪装绳网。够坚固的吧?


战后到越军阵地上看,中国军队的大口径加榴炮,只要一发命中,就把这样的工事变成一个大漏斗!里面的越南兵连全尸都没有!


就是这样,中国军队还打了二十多天的炮才往上冲。越南人幻想一个小时的炮击就拿下来,他们以为用的是卡通片里的原子大炮?


但是越南人也有优势,那就是松毛岭正面投入的战斗经验丰富的六个团精兵,而且老山南坡是缓坡。张友侠呢,只有一个团,要分散守点,捏不成拳头。


越南人忘了,中国军队的炮兵比步兵还多,就集中在松毛岭的背后,三十八军的老参告诉我们,中国军队的大炮射程15000米,老越的也就咱们一半儿,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敢和我们打对射!不过,他们对越南炮兵还是满佩服的,真是不怕死,被我们几倍的炮火压着打,人仰马翻,依然信守职责,自始至终顽强的掩护步兵的冲锋,越军炮兵的损失,绝不比他们的步兵少。


此外,中国炮兵,还有一手绝招。



7月12日凌晨开始,中越双方在松毛岭前方全线展开激战,第一个回合中国前沿阵地除了李海欣高地全部失守。


越军步兵的单兵素质和步兵指挥令人钦佩,这是所有参加过对越反击战的官兵的共同看法。远距离炮战中国军队占有绝对的优势。肉搏战中国士兵单兵也占据优势,平均每人体重比越军高10-15公斤且有较好的训练。但是近距离的步兵战术越军出色,因为他们的中级指挥官都是越战或者柬战老兵,经验丰富,指挥灵活。中国军队则因为受到阵地点线的限制,在第一线上难以打出好的战术动作来。在许多回忆录中都可以看出,老山一战越军信守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经常在一个阵地上形成以多打少的优势。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