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8日,北京小雪,少数地方还有冰。北京马上要办奥运会了,各方面都在改进提高,开洒水车的工人,碰到有冰的地方,都先用热水化了,再洒水。


距离新年还有三天,而这个马上要到来的新年,对于刘翔的意义,可能和很多中国人不一样,或者说更加重要一点。他必须在新的一年里,卫冕奥运会的110米栏金牌,现在,刘翔和中国的国球乒乓球一样了,已经是不能输的人了。


田径队,五位冠军的金牌榜


中国国家队田径队的室内馆有暖气,在进门的地方,挂着一个奥运会金牌榜,现在上面已经有五位冠军了,分别是陈跃玲、王军霞、王丽平、刑慧娜和刘翔,这里面只有刘翔一位是男性选手,也只有刘翔一个人目前还在这个训练馆训练着。


本来奥运冠军身份都是一样的,但是刘翔获得奥运冠军的地盘,是在欧美人长期占领的短跑短跨领域,因此他也受到了空前关注。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中国田径队的奥运冠军金牌榜后面的空余处还有两个,或许是在明年,刘翔会再次登上这个金牌榜,或许……


一个广告,价值一亿保险


12月28日,刘翔和史东鹏进行技术训练,这也是记者来到这里采访后,第一次看到刘翔进行110米全程的跨栏训练。


26日,刘翔去拍了个广告,田径界的朋友告诉记者,广告是某保险公司的,这个广告为中国田径队带来了一个亿的保险。田径界的朋友对刘翔做的这个广告评价比较高,因为可以为大家谋福利,中国田径队队员在为国家征战奥运会的过程中,有什么意外,都可以获得赔偿。


“冬训期间,我与外界的联系都将被切断,我将与世隔绝。”刘翔说。本来,刘翔作为中国第一位奥运男子田径冠军,是中国乃至许多跨国企业的广告宠儿,为许多企业带来了丰厚的利润。但是为了备战奥运会,他将在以后冬训的时间内,舍弃一切公开露面的机会,这无疑让许多广告商深为遗憾。“我肯定不会参加任何商业活动,明年我们整个国家队都将致力于备战奥运会。”刘翔相当肯定。


团体气氛,从上海复制到北京


27日,刘翔进行力量训练。刘翔现在已经成为中国体育迷的中心,这一点从田径馆的训练都看得出来。他们在场地中间进行力量训练,而这个“他们”,显然是跟其他到北京训练的运动员们不一样。上海队是作为一个团体来的,其中有些人并不是中国奥运会田径集训队的队员。但训练是需要气氛的,所以是一个团体一起来。


热身训练完时,刘翔躺在垫子上睡觉,一如很多80后出生的孩子一样,散漫而随意。场地上,上海队两个队员在打板羽球,拍子有点像乒乓球球拍,但是上面没有皮;球像老年人喜欢踢的键子,花花绿绿的,在空中飞行很好看。刘翔翻过身来,趴在那里看了一会,说:“打的什么啊?”然后这个年轻人也起身来玩。看来他是很喜欢这个游戏,在训练快结束时,又打了一回。有时候刘翔负于对手,年轻的女队员拍着手叫好。


即使在训练时,刘翔也不时和队友打闹着,嬉笑着,这个年轻人好像具备了随时紧张,随时放松的特性。


史东鹏:我还没脱裤子呢


28日上午的全程跨栏训练,刘翔在飞跑,一开始他连续地敲着栏,也就是跨过去时,踝关节把栏打倒。但是到了后半程,他的跨栏就非常顺利了。从前有一部电影,讲述一个贵族进行跨栏训练时,要仆人在栏上摆着装满香槟酒的杯子,跨过去时,香槟酒不溢出来。刘翔后面的跨栏动作无疑是达到了这个程度。


史东鹏在刘翔后面出场,这个小伙子很有力,跑向终点时,孙海平叫道:“冲,冲!”看了秒表,孙海平说:“大史,成绩不错啊。”稍后,对刘翔说:“翔子,全速来一次。”


史东鹏往回走时,一位女教练说:“东鹏不错啊。”史东鹏得意地说:“我还没有脱裤子呢,穿短裤跑,还要快。”


对手,队友,兄弟


孙海平和史东鹏的教练芦全彬交流:“刚才这次,史东鹏比刘翔快,不过,刘翔后面两个栏放了一点。”


孙海平有着上海人的细心,最近一段时间,史东鹏和刘翔一样,都跟着孙海平训练,有记者问孙海平:“他能跑出个人最好成绩,是不是和最近一段时间跟你训练有关?”孙指导断然否决:“他是河北芦全彬教练的徒弟,他跑得很好,这是应该的。”


史东鹏现在的绝对实力,超不过刘翔,在大阪世界田径锦标赛上,刘翔获得第一,史东鹏获得第五。但如果在明年的奥运会上,两人都站在决赛的起跑线上,互相鼓舞,自然可以在气势上压倒欧美选手。


刘翔对和史东鹏的关系,也有很清醒的认识,他说:“我们关系很好的,既是队友又是兄弟,一般出国比赛或在外地集训,我们俩就住在一个房间,能谈很多很多话,也能互相帮助,我希望他能跑得越来越好,有一天能超过我。他的存在也是我前进的动力呀,比如在国内比赛中,我得总想着他,千万不能输给他,倒不是输不起,不过要真输了的话,恐怕媒体都会把我‘埋’了吧?哈哈,我可不愿意那样。”


训练,睡觉,被隔绝的巨人


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车停在室内田径馆的外面,据称这辆车值八十万元,孙海平和刘翔等人每天就坐这辆车来训练。室内田径馆外面是一个室外田径场,进入田径场之前还有一道关卡,两道卡都要有工作人员把守,这些检查足以挡住外面的人进来。


刘翔每天训练完了,就回附近的运动员公寓,他现在是重点保护对象,所以他自嘲地说:“我每天除了训练,就是睡觉,睡十个小时。”


教练员们这样说:“刘翔是年轻人,年轻人哪里有不想玩的呢?但是他不能像其他年轻人那样,他必须为国家放弃一些年轻人的娱乐。”


所以,我们看到了刘翔在训练时嬉闹,有时他还把队友摔在地上。心理的压力,是必须得到释放的,除了自身产生的压力,还有全中国人的期望所带来的沉重压力。“人们不仅希望我获得奖牌,更希望我必须拿到金牌,这样的压力的确是非常沉重的,毕竟,目前110米栏项目中,优秀运动员非常多,很多人都有可能获得第一。”刘翔这样的话说了好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