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08年:世界经济经历转型 金砖四国改变格局

世界多极化加快

冷战结束后头十年左右,很多人向往并认定,未来的世界将是一个多极化的世界。但同时又认为,美国是唯一超级大国,美国霸权至少还要维持50年,甚至更长;世界多极化只能在曲折中缓慢前进。但事实纠正了观察者的雄辩,世界多极化不是在缓慢地发展,而是在加速发展。姑且不说几年来政治上美国“一超独霸”难以为继,也不谈“单极稳定论”正在破产,只谈经济上力量对比日益明显的变化。

由于经济全球化的影响和跨国公司追求最大利润的驱动,特别是“信息无国界”和“高科技无形之手”的推动,综合国力的赶超,相对说来是更短了,也更快了。本世纪之初,谁会想到中国和印度等国家能有如此惊人的发展速度呢?谁会想到中国的(官方)外汇储备竟然跃居世界第一呢?谁又会想到俄罗斯恢复大国地位如此迅速呢?

继迅速兴起的“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之后,2007年又出现了经济学家们看好的“展望五国”(越南、印度尼西亚、南非、土耳其和阿根廷)。这还没有包括拉丁美洲的智利、墨西哥、委内瑞拉,以及东欧、中亚和非洲的一些国家。

据权威统计资料,目前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新兴经济体外汇储备迅速增加,已占世界外汇储备的3/4,“金砖四国”里3个国家(中俄印)都是“大户”;新兴国家经济占全球经济比重已由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39.7%上升到2006年的48%。“金砖四国”中的中、印,已成为全世界投资最具吸引力的三个国家中的两个(另一个当然还是美国)。

国际权威经济集团的一些研究报告认为,全球经济正经历自工业革命以来规模最大的转型,经济中心正从发达国家转移到亚洲、东欧、中东与拉美等地的新兴市场;“金砖四国”和“展望五国”正在改变世界经济格局。这些看法应该说是比较客观的。当然,这并不是说“金砖四国”和“展望五国”或上述任何一个国家都要成为世界的“一极”了。但这显然是一种发展趋势,而且是不可逆转的。

“国际关系民主化”和“发展模式多样化”加强

“国际关系民主化”同“世界多极化”并行不悖,它否定了美国的强权政治,否定了单一的“民主价值观”。

布什总统吸取第一任期的经验,第二任期着力推行两个新的“模式”。一个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所谓被迫“顺着美国走”的“利比亚模式”;一个是所谓“舆论先行”和“街头革命”的“天鹅绒革命模式”。两年多来,前者对伊朗和朝鲜都未见效,连利比亚领导人近来也公开挑战“美国模式”。后者已引起中亚一些国家和俄罗斯的高度警惕,美国在这一地区并不顺心,有关国家都不同程度地在按照自己的国情探索改革和发展道路。

在美国的同盟国,在其“后院”拉丁美洲,在中东,在中亚,要求“国际关系民主化”的呼声高涨。不断有国家要求摆脱与美国“主从关系”或“顺从关系”、建立“平等的伙伴关系”。美国所谓“铁三角联盟”中的韩国已一再声明,它要在亚太地区扮演“平衡者”,建立“自主国防”。拉美诸多国家都在力图摆脱美国的控制。2006年以来,拉美十几个国家大选,有8个当选领导人是美国不喜欢的人。欧洲和中东也是如此。俄罗斯更是非常明确而坚定地提出,俄美之间应该建立新的“平等伙伴关系”。

此外,很多国家要求建立真正的“集体安全”,强调安全是“相互的”、“平等的”,主张在重大国际安全问题上,不能只由一两个国家说了算,而应该由联合国安理会做决定,或有关国家对话、协商解决。

“发展模式多样化”则是对美国自由主义经济的背离。冷战结束后,美国在全球推行美国化的绝对自由主义市场经济。其一手策划的所谓“华盛顿共识”名义上是要帮助拉美国家挽回“失去的十年”,结果害苦了拉美国家。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在很大程度上也是有关国家盲目遵循“美国模式”的恶果。2007年的美国次级抵押贷款危机,引发了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也表明金融绝对自由化并不能完全规避金融风险。

那些从惨痛的教训中清醒的国家,纷纷探寻符合本国国情的经济发展模式,并且取得了可喜的成绩。这是世界和平与发展进程中的一大亮点,而且显然是“可持续的”。

“价值观驱动”和“利益驱动”矛盾加深

“价值观驱动”和“利益驱动”之间的互动和矛盾,历史上早已有之,一直存在。然而,近几年来,随着一些新兴大国特别是中国的综合国力增强,美、日、欧等的政策在这两者之间的自我矛盾和斗争日趋明显,而且相当错综复杂。估计在2008年以及以后的一个历史时期,都将延续,影响全局。

在一定意义和不同程度上,美国、日本、欧盟等的冷战思维并没有随着冷战的结束而消失,它们仍然死抱着西方的价值观观察和处理问题,始终把中国看成“另类”,把中国定位为所谓“处于战略十字路口的国家”,声称在对华关系上要“避险”。它们嚷嚷要组织所谓对付以中国为主的“民主国家同盟”,建立“自由与繁荣之弧”,推行“价值观外交”。2007年,德国、法国新一代领导人向美国靠拢,美日多方拉拢印度、越南、印尼等新兴地区大国。

但在重大国际安全和热点问题上,它们又离不开中国,不能没有中国的合作和支持。经济上,它们同中国的关系,虽然谈不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但是,与中国共同利益和汇合点在拓宽,相互依存度大大加深,在诸多领域已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当然,经济矛盾和摩擦也不少,有时(主要是中美以及中国与欧盟之间)斗争还相当尖锐。

美、日和欧盟对华“两面下注”,而澳大利亚等国对美、日的图谋“若即若离”,都与此有关。它们在这两个交织的“驱动”中不断晃来晃去,寻求“平衡点”。“绝对平衡”是不存在的,西方国家的“负面下注”能否逐步减少,“正面下注”能否逐步增加,将成为2008年国际形势的看点。

大国合作中摩擦美俄对立加剧

大国之间既有共同利益,也有各自的核心利益。前者促进合作,后者引领竞争和斗争。大国关系正处在重要的量变过程中,不确定因素很多。2007年,美欧关系改善势头加快,与此同时,欧俄关系复杂化,美俄的矛盾和斗争明显激化。

美俄之间曾互寄厚望。前者希望后者继续“顺着美国走”,一面不断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一面试图把“民主的土豆”撒在俄罗斯生根发芽。后者一度十分向往美国,企图仿效和借鉴美国而攀登人类的“天堂”。

可是残酷的现实却表明,“美国先生”总是在欺负“俄罗斯学生”,让它充当“小伙伴”。叶利钦后期已开始意识到这一点,普京出任总统后,更加明确了必须走自己的路。俄罗斯虽然经历了“衰落的十年”,但它在军事和资源方面仍不失为一个超级大国。进入新世纪以来,俄罗斯已迅速恢复大国地位,岂能坐视美国继续挤压它的战略空间,侵犯它的核心利益?

2007年以来,美国又以防止“伊朗威胁”为借口,要在俄罗斯的西大门口东欧国家部署战略弹道导弹,俄罗斯则非常强硬,威胁退出《中导条约》,在暂停履行《欧洲常规武装力量公约》后,加快了战略武器研发,并不断展示战略实力。一时间,美俄两个大国要打“小冷战”的传闻和评论不断。俄美之间的较量究竟如何变化,或许将是今后大国关系的重要风向标之一。

总体缓和局部紧张引发地区动荡因素增多

由于经济全球化的迅速发展、恐怖主义的国际化、“本土化”趋势,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危险,以及全球变暖的严重后果等,2007年以来,大国之间的磋商与合作大大增加,共识和利益汇合点增多,共同利益也相应拓宽了。这些国际形势中的积极因素,会在2008年继续。与此同时,大国之间特别是美俄之间的军备竞争不止,在太空、南北极地区的竞争加强,热点一个接一个,局部武装冲突和战争不断,使得国际形势在总体缓和中局部紧张。

2008年是美国的大选年,两党竞争异常激烈。由于美国的全球战略本质上不会改变,无论是共和党的“美国的帝国使命”,还是民主党的“美国统治下的世界和平”,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国都将是国际诸多矛盾的主要方面,而国际和地区形势的发展变化又不以美国主观意志为转移。因此,矛盾、斗争和对抗几乎不可避免,而且会此起彼伏,处置不当就可能引发战争。

2008年国际热点不少,比2007年有增多趋势,如非洲之角形势、伊朗与美国关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