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盖情感 第一章 第三节

shxfq9011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9/[/size][/URL] “……这种感觉,一直迂回心头。连续几天来,它像魔鬼一样地纠缠着我,并且滋生出一种强烈的可怜感受来,对自己的遭遇可悲,也对她们感到可怜。只是在同时间里,又掀起早已习惯的,或者说,一个被遗忘了的道德意识,呵,我的上天!她竟鄙夷地朝我丢下了一句:CLUY GLGOLE。”   合上日记本,在上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9/


“……这种感觉,一直迂回心头。连续几天来,它像魔鬼一样地纠缠着我,并且滋生出一种强烈的可怜感受来,对自己的遭遇可悲,也对她们感到可怜。只是在同时间里,又掀起早已习惯的,或者说,一个被遗忘了的道德意识,呵,我的上天!她竟鄙夷地朝我丢下了一句:CLUY GLGOLE。”

合上日记本,在上面用手指弹敲着,“英语的意思是:俱乐部的男孩,……男妓!”刹住话语,观看我的反应,然后继续说:“认为有意思吗?”随后睁大眼等着回答。

“难说!”快速地判定一下它的价值,总的来说,并不认为它有什么价值,“不过,我承认,对它多少感到有了一点兴趣。”

接下去的两个小时,快速又粗略地看了一遍,随后用心细看认为感兴趣的地方,的确有几个章节很有趣。整本日记,记载了主人白翔在梦迷都俱乐部里的种种遭遇。这一点让见过它的人感到惊奇。因为里面的内容揭示了那个社会,在金钱恣意横行的残酷社会里,人们的生活。这一点自然让我感到镇惊。不由地陷入沉思,只到书雄推了一把,才使我脱离因日记本里的内容,引起来的想象思绪。

“怎么样?”他问,“你看过之后对它的感觉如何?”

顺着意思说:“现在的感觉与你所有的感觉是一样的。”

有一点怀疑地瞧视,最后宁愿相信是真的。“说真的,我早就料到当你看过之后,会触感万千。”现在他表现出沾沾自喜,“你不反对,这是一个很好的素材吧?”

“是的。”

“那么利用它写一本书如何呢!”

“这想法不错,是你吗?”

“不是我!”他说,用手指了指我道:“你来如何?”

“我!不!”将头摇得很坚决,“我不行!你认为写一本书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吗?”

“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我认为你有这样的能力。”最后肯定地说,“你真的有这个能力。”

“认为同实际是两码事。”

“好啦!”他漫不经心地说,“你的信心呢?说实在的,我这个人特别留意所有认识的朋友,暗暗记下他们的能力,有一些甚至就连他们自己也不相信。你有这个能力,只是你不相信自己而已”。

首先不得不承认书雄的伟大之处。然而并没有消除我,对此怀疑地认为存在虚假的成分。“可是我从来没有尝试过。”

“如今可以把它变为现实。”

“我担心没有持续的能力。”

“想象力,一切全在于想象力。”

“我想你根本没有听懂,我刚才说的话。”

“你应当知道,别给我来这一套。”

不论怎么说,坚持地认为能够做到这一点。或许是说服了我,或者自己真的有了念头,于是付诸行动。虽然说是一本日记,可是根本不同于日记所包含的性质,它记录的事情零零散散,而且时间长达三年,更无法证明日记本里,记载的事情是否属实。自然,把它当着素材去写一本书。其中的虚构是巨大的,尽管在写的时候遇到诸多的困难,但是,被一种一心想证明自己,有多大能力的欲望给控制住。

----白翔日记抄摘:

……一连三天,被安置在一间极小的房间里,仅只有一个小窗装在房顶上,透过它也只能看到蔚蓝的天空。每天是白开水与面包。听他们解释说,这是减肥的疗程。在今天上午间,由前面隐约地传来录音机播放的一首歌曲,回想起姐姐白虹写回家的那封信里的一段话: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不由地想起高雄的老家,想起了爹娘……。

今天下午时分,那位将我送到这里来的人,见到他的大哥!那人是一个绰号叫‘黑熊’的大胖子。此人有一副让人害怕的凶相。在观视了我们之后,从神态里能够看出,很满意,看来不久就能工作了……。

连续十几天,尽力地构思出一个提纲,在往后的一个月里,写出一个框架。书雄看过之后,对此很满意,大大地评价一番。只是又很快地皱起眉头,显露出不太愉快的神情来,“听我说。”把椅子推到面前,坐下后用手拍着稿纸道:“我十分惊奇地认为整个提纲里所概括的范围是可取的,从提纲里也使我产生对某个方面的强烈感慨来,例如一块顽石,在不同的雕刻者手中,得出来的杰作就不同。”

“你认为这个方案不妥?”我猜想着问道。

“还可以,只是在看第一遍的时候。”

听了此话,一直紧盯着对方,顿时恼火起来,“什么!你在看头一遍的时候,那么你说该怎样?”

“太过于自己的风格化。”

“那又怎么样?”

“问题是十分清楚的,因为涉及的范围太广,自然要遇到很多的困难。”

“可是我自从应约的那一天起,就碰到了因难。”

“我理解这一点。”

在往后的一段时间里,每一次将编写好的章节拿给他看。每一次都用睁圆着眼睛来注视我,当最后的章节写完让他看后,劈头朝我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编?”

“我觉得这样有意思一些。”我看着他,努力地寻思话里的意思。

“真见鬼!”他说,生气地把稿纸推到一边。

“有问题?”

“混蛋!你为什么要这样写?”

话语惹起了火气,“为什么?我怎么知道是为什么?”用手将面前的稿纸用力地拍了一下,想起要求,想起希望的标准,真有一点怒不可遏。“听着伙计!如果你喜欢用你的标准来衡量它的话,那么就让你来,这样应该满你的意了吧!”

“可是我办不到这一点,这是真的,我可以说,真的做不到。”

“这么说,你总喜欢将自己安置在安排者的角度上,从而并不想去考虑别人的难处,以及别人的思维及意识形态,你是这种人对吧!”

“我不好说!”用不安的眼神注视我一下,然后将目光挪开投到地板上,“我想刚所说的话,你已懂我的意思了。”

书雄真诚的话语让所有的火气慢慢地消减下来。

但是有一点,永远也不会妥协。因为知道自己的权力,将此事托于我来完成,那么在各人不同的观点立场上,就坚持独立性,及自己的风格。才不会受到要求的约束,这就是原则,除非当初不找我。一旦参与进来,由我做整体规划的话,那么我的意识及意念要占相当大的比例。

“为什么要这样编!”朝他作出说明,从口袋里将那本日记拿出来。“我得将这里面的所有内容联系起来,这下你明白吧?”

“于是你不得已才加大故事的布局?”书雄叹气道。神态已表明,放弃自己的立场,开始接受我的观点。

“是的!”我用很累的口气回答。

“可是我提出不满意的地方,希望你能接纳!”

“不论怎么样,总是存在让人不满意的方面,没有完美。”

书雄添了添嘴唇说道,“可是这里面没有情感的内容,这是你不会否认的事情,如果一个故事中没有情感方面的内容,那是不会成功的,因为吸引不了人,当然,这项内容又是很难设定出一个新意来。”

“也许对你不会成为问题,只是!可是我……。”

“没有这方面的体验?”

“你了解我,我的生活在别人的眼里看来是很丰富的,事实上内容非常单调,都是那种正常的交往,只有靠幻想与猜测,对异性情感的方面上是一片空白。”

“你有设计的能力,对不!”

我点点头,可是内心对提出的问题感到非常艰难,首要的是根本就没有这番体验。那就只好用上可能的幻想来补充。

但是在那一年下半年期间,结识一位小巧的蒋妇人,如果说她具备美丽,当然那只能是礼貌的说法。那可是人生里的第一次婚外情感的喷发,可是最终的结果是十分地短暂,她的情感经验是那样的见多识广与丰富,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心灵伤害,从那种经历得来的感觉,才真正地理解到被人戏弄是多么的痛苦。

书雄提及的事项,的确值得认真去考虑,加入情感内容,在设计上的确遇到不少难题。

事实上在这个世界上做任何的一件事情,要想成功,想得到别人的认可,其困难程度是相当巨大的。只有参与者才能真正地体味到其中的滋味。

在家中反复地观看着日记本中的内容,有一页的上面写着这样一句话:

我们已是这个星球上万物的天敌,只是这个天敌并未意识到本生天敌的存在,由此可以说,任何的结果似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过程,当死亡的天敌出现在面前时,这就明确地说,整个过程即将结束。这可是简单的事情。

下面是白翔日记抄摘:

“……女士俱乐部,就像广告招牌上所注明的那样,不可能还有其他的某种象征意义,它的里面包含了极为低俗的内容,因为所有的项目都是那么一套,俗不可言。然而有一点且能将她们深深地吸引而来,在俱乐部里,能使女人们不只仅仅认识到自己是一个女人之外,她们同样拥有支配与统治的权力。正是这一点,吸引了各个阶层有钱的女士们,她们在这里能谋求到心理的平衡……。”

从日记的后面翻页来看,差不多有四页是记录着让人看了,摸不着头脑的记录。其记录如下:

“……这时他俩的谈话暂时停下来,房中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华瑞接的电话,事实上该电话正是朝他打来的,那位体态臃肿的商务经理的情妇,玛丽娜仰躺在浴盆里与情人通电话。目前预谋已久的事快成功了。当时华瑞十分气愤,没有冷静下来,非常生硬地冲着电话吼叫,那位远在别墅里的美国女郎可能也很吃惊,要不然不会急得,不用生硬的国语来交谈,而改用英语:

“I wonder wry your asking, is it necessary for you to ask ?”(我希望你别为此事而毁掉自己解脱的捷径)。

“我一直对华瑞有着不能理解的强烈观点。”

而在另一页记录的文字里似乎仍然能看出,尽管只有几行文字,它是上面记录的延续。“there' s no risk。”(没有危险!)

我继续翻到做好记号的一页上,这一行文字像是急忙写上的,字迹相当潦草:“rear well; all right ;let's risk it”(好吧:行:我们豁出去干吧!)

把日记本掷给书雄。在脑海里有一种很强的印象是:该日记的主人,要么是一个很随便,要么就是一个十分沉闷之人。竟在记事的方式上,只做一点保守的提示。但不论怎么样,必须地尊重日记里的内容。也就是说,得像一个破译密码的专家那样,用主观方式把日记里的所有信息,用最佳的方式将它连接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