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


黄菲真如程浩所说一样,小酒吧被毁,她就毫不犹豫地离开程浩。当问冷剑跟不跟她一起到G省发展时,冷剑摇摇头,黄菲的眼神暗淡下来,用她忧郁的大眼睛盯了冷剑一会儿,突然踮起脚跟,在冷剑的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又在程浩的脸上轻轻亲一口,就毅然转身,乘上南下去G省的列车,直奔G省,绝没有女人的一点儿拖泥带水。

冷剑心想,黄菲如果是男儿身,不是出人头地,就是入狱残度余生。

冷剑只能继续白天找散工打,晚上就睡天桥下,以地为席,以天为被。一晃间,冷剑又流浪了三个多月。

这天晚上,冷剑打完散工快回到天桥下的“家”的时候,他的左眉毛就强烈地抖动几下,他灵敏的第六感在向他发出警报。一股他非常熟识的杀气远远就侵蚀他的皮肤,令他的汗毛倒竖起来。

他的“家”有意外情况,有喋血生死的人在他的家。

冷剑小心翼翼地潜伏回他的“家”,离“家”越近,杀气就越浓,有一种令他窒息的感觉,冷剑手心沁出冷汗,连忙把两枚硬币扣在双手上。

冷剑发现“家”门口站着四个彪形大汉,三个人以一个标准的三角形把中间一个在踱着方步的男子包围在中间。以冷剑专业眼光看去,这三个人站立的位置互为依存,首尾相望,绝对是一个攻守兼备的阵式。

这四个彪形大汉虽然身穿便服,但浑身都迸发出一股非常强悍之气。那个正在踱步的大汉,伴随他刚劲有力的、棱角分明的标准军事动作,这人身上自然而然地迸发出军人才有的特殊气质,摄魂夺魄。另外三人精神爽朗地笔挺地站着,纹丝不动。伟岸的身躯,逼人的气势,标准的军人站姿,犹如三尊威武的雕像屹立在那儿。

这四人绝对是军人,还是职业特种军人。

冷剑放下心来,借助桥墩的掩护无声无息地靠近这四个职业军人。冷剑离这四个强悍的军人几米远时,他的左眉毛在狂跳,皮肤有被烈火炙烤的疼痛感,他全身的寒毛全都倒竖起来,他的第六感在向他发出离开部队以来,最强烈的警报。他骇然失色,已经很久没有人能令他有这种感觉,这四个职业特种军人的杀气竟然是如此之重,竟然能够和方熊子钱中信他们平分秋色。在华美集团救霍襄时,那些杀手和这四位军人相比, 那些杀手只是巨人脚下的侏儒罢了。

那四个职业军人也感受到同类的气息,四双凌厉的目光就像利剑一样射向冷剑藏身的方向。

那个正在踱步的军人迎上前,对着桥墩说:“冷剑上校果然名不虚传,出来吧。”

“冷上校?”这个称呼令冷剑的心一热,他已经几乎有半年的时间没有听过这个称呼。

冷剑慢慢地从桥墩后现出身来,五双电光般的霸道眼神在昏暗的灯光下交织着,激喷出猛烈的火花。五人的心里都狂震,都产生是同道中人的感觉。

踱步军人把手伸出来,手中拿着一个证件。冷剑接过一看,是某某部队的军人证。证件是真的,冷剑虽然没有听说过这支部队,但中国有很多神秘的部队,他没有听说过不出奇,并且这四个彪形大汉特有军人气质,即使是最出色的演员也模仿不了的。

“什么事?”冷剑的话永远能简洁就简洁。

“首长想见你。”

“好!”

四个职业军人给冷剑戴连上眼睛都不露出的头套,冷剑坐上汽车,感觉汽车向城外行驶,行驶了近三个小时后,冷剑头上的面罩被除掉。

冷剑眯着眼,等眼睛适应光线后,才睁开眼睛,打量周围环境。他原来坐的是警车,踱步军人坐在副驾驶室,另两个军人一左一右把冷剑夹在中间。

前面发生车祸,两辆警车停在马路中央,亮着警灯在处理交通事故,来往的车辆全部交通警察截停下来。因冷剑乘坐的是警车,所以畅通无阻。

冷剑发现一些奇特的现象,这部警车的窗户全用窗帘遮挡住,显得有点神秘。拐一弯后,八车道的大马路,空溜溜的,只有这部警车在行驶,现在已接近晚上11点,即使发生交通事故,对面也有车来呀,这种现象极不合理。冷剑还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一辆和这部一样的警车停在那儿,也是全部拉起窗帘。等冷剑乘坐的车靠近了,就开出马路,车中也是一个穿黑制服的警察开车,冷剑无意识地瞟瞟车牌。两部车没有打招呼,配合默契,一前一后地向前开。

冷剑乘坐的车却慢下来,最后在前不见村,后不挨店的大马路中央停下来,而前面的车却一直开,越开越快。

停车的马路突然凹下去,汽车慢慢沉下地面,有一块水泥路面从旁边移出来,和原来路面一模一样,一会儿就把路面的窟窿填补好,不留一点儿破绽。

冷剑的面平静如水,军警也不说话。

汽车一直往下沉,冷剑估算下沉了有120多米时,才停下来。推开车门走下车,车向上升,没有什么奇怪,车在升降机上。冷剑瞟瞟车牌,和在路上碰见的那辆一模一样的警车车牌居然完全一样。也就是说,冷剑突然消失,绝没有人知道。

冷剑暗暗心惊,心想这计划设计得很好,封路的时间绝不会太久。先埋伏一部一模一样的警车,两头都以交通事故为由封路,然后等冷剑乘坐的车来了,就掉包,别人还以为冷剑乘坐的警车一直在前进。

冷剑知道来的地方不简单,肯定是军方的秘密军事基地。他不明白的是军方为什么要这么神秘地召见他,又不蒙上他的眼睛,就不怕他泄密吗?

但他也知道,泄露秘密这种情况根本不会发生。只要军方交代的事,冷剑敢说“NO”,肯定见不了明天的太阳。

几条全部用高级水泥混凝土的构建的走廊,宽4米,高近5米,顶是椭圆形的。在这儿,可以很轻松的开任何的军车。这里,可以承受核打击。

他们走在空荡荡的走廊上,皮鞋敲击水泥地面的声音,清晰地在走廊回荡。

如果你以为这里站岗的人也没有一个,可以随便走,那你还是快点准备身后事吧,只要你有一丝不轨行为,或你ID号不符,头顶肯定有几挺重机枪在伸出来,把你射成马蜂窝。

这种地方冷剑虽然第一次来,但也知道只是表面松弛,实质戒备森严。

在这整天不见阳光的地方,驻守着神秘的部队。驻守在这儿的战士,可能一年也不能离开这里一步,一年也不能看一眼外面精彩的世界。

冷剑现在才知道,以前他在特种部队所受的苦,和这种永远不见天日,永远孤独寂寞的苦比起来,他是太幸福的,太幸运了。

驻守在这里的战士才是真正的无名英雄,冷剑对这四位战士肃然起敬。

经过四道门,每一道门四个战士中就有一个用自己身上的识别卡,在电子刷卡机上刷,看来这四道门,每个战士只能开一道。

在第五道门前,墙上有四部刷卡机,四个军人一齐走上前,一齐同时刷卡,笨重的铁门缓缓打开。

踱步军人向里面指指,意思叫冷剑自己进去,然后和三名战士在门口站岗。

车到山前必有路,冷剑什么也不想,就跨步走进森严的房间。

冷剑刚走进房间,笨重的铁门就缓缓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