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地 第一章 第十八节

liuz345 收藏 5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size][/URL] 听完朱五分析后,陈癞子终于认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脸色一下字变的阴沉了下来。这刘家院子的乡亲可是待大伙不薄,一听说自己是来打鬼子哨卡的,不知有多开心。把平日里自己都舍不得碰几口的吃食统统拿了出来,好吃好喝好招待。自己总不能到了有难时,便一拍屁股走人吧。这样也太不地道了。可真想管,自己的实力又有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


听完朱五分析后,陈癞子终于认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脸色一下字变的阴沉了下来。这刘家院子的乡亲可是待大伙不薄,一听说自己是来打鬼子哨卡的,不知有多开心。把平日里自己都舍不得碰几口的吃食统统拿了出来,好吃好喝好招待。自己总不能到了有难时,便一拍屁股走人吧。这样也太不地道了。可真想管,自己的实力又有限。单单只是哨卡里的鬼子跟伪军自己倒不怕,可这万一让鬼子把风声露了出去,那麻烦就真大发了。一旦县城附近的鬼子兵闻风而至,到那时不但帮不了刘家院子的乡亲,自己手下这么点人马可能会全陷在庙塘。

左右为难让陈癞子狠狠的拍打着自己的脑门,期望能拍出个两全之策来。站在远处观看众土匪戏弄伪军的老杆子发现陈癞子跟朱五不太对头的行为后,直直走了过来。问清楚事由之后,苦想了好一会对两位把头开了口:“这事到这会还不完全算是死棋,还有补救。时下首先得搞明白这班伪军来这里的真实目的,然后再想法子。看是不是能多争取点时间来帮院子里乡亲先离开一阵子。万一真到了不得已的时候,我带一部分兄弟留下,把鬼子人马拦一拦,也好让大伙有机会跑到山里去。这样一来也不至于大伙一块完蛋。等日后情况好了,你们再帮我跟留下的兄弟报仇!”

老杆子的一番话深深的感动了陈癞子跟朱五,同时也仿佛把朱五从梦中点醒了一般。朱五心里原本并不是十分清晰的一些念头,顿时变得明显了起来。有了办法,他轻松的笑着对陈癞子跟老杆子说:“这二把头提醒了我,这事真还有救。两位不要担心,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要真不成的话,我跟二把头一块留下来拦鬼子。”说完便匆匆朝伪军方向跑去。朱五这突然间的变化让陈癞子俩人一头雾水,只好也跟着朱五一块往前走。一边走,陈癞子一边在心里说:“狗日的朱五,就数他娘的名堂多。整天神五神六,故做悬虚。操他大爷的。”

动作迅速的朱五用最短的时间把伪军分开,开始审问。作为伪军班张的歪眼便成了第一个目标。不知是先前土匪对歪眼威吓时间过长还是这货真的贪生怕死,反正歪眼表现的异常配合。不但有问必答,还自动的举一反三。详细提供一切朱五想知道的,所有哨卡方面的问题。歪眼的良好表现非常成功的让自己逃脱了一场很有可能会让他终身难忘的皮肉之苦。

得到详细情报后的朱五进一步确定了心里计划的可行性后,便一脸奸笑的亲自给歪眼松开了身上的绳索。然后拍了拍歪眼的肩膀,用极具诱惑的声音笑着问道:“兄弟,想活命不?”看着眼前这张堆满笑容的里脸,歪眼使劲的点着自己的头。

随着时间的不断流失,哨卡里一边跟手下鬼子们打屁一边烤火的鬼子军曹小田心里渐渐不安了起来。看着天色有些暗了下来,鬼子小田实在无法安坐下去。披上大衣,匆匆的上了岗楼。

他的不安根本不是对歪眼以及他那一班伪军的担心,而是对与自身地位的考虑。早在他来冷山时便听说过此地并非善与之地,前一段时间这一带抵抗行为时有发生。甚至连先前的守备长官敬山也因此而自剖。如果歪眼他们是在平常例行巡逻而损伤的话,对小田自己的前途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但如果自己为了满足私欲而让一班伪军损失的话,那么最坏的结果就是象敬山那样了。

出于对自己前途的担心,小田站在寒风阵阵的岗楼顶部,用望远镜仔细的朝通往刘家院子的小路上搜索起来,同是也在心里努力的向自己所信仰的大神祈祷着。也许是鬼子小田的诚意可嘉,很快在望远镜里便出现了他要找的人。

一班伪军挟带着四个挑着箩筐的中国百姓正在泥泞的小路上,朝岗楼方向走来。打头的正是伪军班长歪眼,这混帐一边走路还不时回头跟身后的伪军说笑着什么。再看他身后一个个枪挑肩抗着各种物品的伪军,鬼子小田知道这一趟歪眼算是发了大财。看来晚上自己的生日宴会不但会丰盛许多,而且伪军给自己的孝敬也不会差太少。放下心里不安的小田再次用望远镜扫了扫这支队伍。除大概估计一下伪军的行程外,心里那慢慢燃起的邪恶欲火也让他想再次确定一下队伍中是否有他心中最渴望的东西。鬼子小田来来回回的仔细扫了好几通后,还是被迫接受了残酷的现实。狠狠的朝伪军走来的方向吐了一口痰,鬼子小田满心失望,口里骂骂咧咧的下了岗楼。

看着越来越近的岗楼跟卡院,伪军歪眼心里一阵阵的发虚,连带着两腿也开始发软了起来。走在他身后的人发现了他的不对劲,便伸手狠狠扶了他一把,并在他耳边说了句:“要想活着把你兜里的那根金条快活的用掉的话,那你小子最好不要让自己表现出什么破绽。不然爷我手一动,你小子就完了。”

这番让歪眼心里寒气四冒的话,顿时让他发软的双脚变的有力了起来。把手伸进兜里,紧紧的捏了捏那沉掂掂的金条,心里那原本快流失了的勇气一时间又窜了回来。“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这金条也为了自己的小命,怎么着也豁出去了。”下定决心的歪眼小心陪着笑,低声冲后面的人说:“风爷,您放心,小的绝对不会坏了大爷们的事。”说完便小心的冲前走去。今天下午在刘家院子的遭遇着实让歪眼有了一股强烈的死里逃生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原本就贪生怕死的歪眼,更加的珍惜自己的性命。

这事还得从朱五跟歪眼说的那句话开始。歪眼的极度配合让朱五当时就给他松了绑。在歪眼点头表示想活命后,朱五出了门,把正在门外等信的另外三个把头叫到了一块后,便一五一十的把自己心里的新想法告诉了大家。朱五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要有效利用好这班送上门的伪军。首先利用歪眼怕死的心态,软硬相加,说服这孙子跟土匪们合作。一起去骗开哨卡大门,一举拿下整个哨卡。对朱五的提出的新想法,陈癞子仨人在稍加考虑后都一致同意了。因为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朱五的想法还真是一个十分有效的法子。于是四个把头就这一想法开始不断讨论,把它完善了起来。

古语云: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就更别说是四个聪明且又胆大妄为的土匪把头了。很快一份详细有效的计划便产生了。整个计划分三部分。先要让伪军班长能真心实意投靠到自己这边来。关于这一点好办,这人一生一世不就图个权财嘛。虽然这权土匪没法给,可这财还是有那么一点的。尽管不是很多,但要打动个把歪眼之类的还是有富余。再用上点别的硬手段,拿下歪眼绝不是问题。这第二部分就是把其他伪军的军装统统脱下来,全部给土匪自己人穿上。一班伪军有十二个,再加上三、四个打扮成挑夫的,这乔装打扮的土匪就有十五人之多了。十几杆枪加上十几个有功夫在身的土匪,一旦进了哨卡,要把里面十几个鬼子跟伪军统统解决也不算什么怪事。况且哨卡里才七个鬼子。伪军虽然有十二个,可那班孙子几乎没有威胁。搞不好,费不了多大的劲便能轻易把哨卡拿下。这第三步在把哨卡拿下后,以火为信,大队人马再杀将而至,把白天活捉的伪军一块拉进哨卡统统解决。以免去刘家院子乡亲门的责任。等一切忙好放把火撤退后,再让刘家院子的乡亲去最近的据点给鬼子报信,这样乡亲也不会因为哨卡的事情遭太大的连累。

利诱屈人这个道道风标最行,所以陈癞子非常知人善用的把这个任务给了风标。在生存与黄金双重诱惑下,歪眼在极短的时间里便投了降。当然,事情并不会如此简单。手里捏着金条,还没来的及多开心一会的歪眼便风标带到了关押伪军的院子。看着一个个绑得像粽子的手下,歪眼生平第一次发现,运气对一个人而言该有多么的重要啊。

当着这十一个伪军的面,风标递给了歪眼一把匕首。并示意草蛇随便从伪军堆里挑出了一名,然后邪笑着跟草蛇靠到一边看热闹去了。歪眼里在伪军面前,犹豫了好一会,突然整个人像发了疯一般扑将过去,冲着那名满脸惊恐的伪军连刺了好几刀。看着中刀的伪军躺在地上一个劲的抖动后,歪眼两腿一软,便坐在了地上。他知道,打这刻开始,自己便真正没了后路,只能全心投靠冷山土匪了。

对于歪眼心里怎么想,风标没有一丁点兴趣,他只知道这狗日的歪眼算下了投名状,算是比较可靠的了。这招还是朱五想出来的,在冷山这带,土匪入伙可没有投名状一说。反正敢上山干土匪的,大多是身背血案的主。所以这投不投名的根本就没有必要。至于让歪眼这么干,军师朱五是这么跟风标说的:“这人啊,不管是哪一边的。他只要手里沾了自己人的血债,那就只能乖乖的听话,不然会死的很惨。歪眼一看就不是傻人,相信这道理他比谁都明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