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二卷 丛林喋血 090 风暴行动(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地堡里也是一片古怪的安静,吃了晚餐的美国鬼子,一个个以很舒服的姿态在打着酣,睡着了。

这显然是老和尚预料的结果,他轻轻地拍着一个美军少尉:“睡吧,我的儿!”

然后,伏在机枪上,向射击空望出去。

慢慢地站起来,再一次拍拍那美军少尉:“工事也修得不错。”他摇摇头:“可是,为什么次次遇上我们就老输呢?是人不行啊!”

说罢,一步步走出工事来。

几架滑翔机已准确地落下来。

那上面下来的,当然是老虎他们:老虎、公羊子、猛士、大嘴、咬卵匠、机关枪、迫击炮、千里眼、阴阳无常、神枪手,一共十个。

十个人一落地便向别墅冲去。

老和尚继续在外面游荡。

十个人分成三组,一组由公羊子、神枪手、咬卵匠组成,飞身上了别墅顶,从天窗向下攻击。

一组由阴阳无常、神枪手、大嘴组成,进大门向左攻击。

另一组是猛士、老虎、机关枪、迫击炮,进大门向右攻击。


这一会儿整个西贡的首脑机关都被惊动了。

美军司令部的机动部队,警备司令部特别行动部队纷纷朝别墅赶来。

直升机巡逻部队也向西贡码头而来。


汽油已经倒完,几条街道都是油光光的。仿佛正在下一场暴雨。

这当然与暴雨不同,暴雨并不影响车子前行。油呢?

“吱!”

一阵阵尖厉的叫声,在各条街道响起。压过了警报声音。

那是,所有的运兵汽车都在高速行驶中,遇到了问题。

因为街面上全部是油,那汽车轮胎咬不住地面,汽车全部失去了控制。紧急刹车,车子胡乱打起了圈。

顿时,车子与车子相互碰撞,有的翻了,有的撞在了树上,有的撞在了房子上。

车里面的美军象倒出来的饺子一样撞击在地面上。

有的头撞地有的肩着地有的手着地有的脚着地,最背时的当然是撞上了自己的机枪甚至是刺刀,那大约当场昏迷或见了上帝!反正没一个站得稳的,因为后面有人又撞起来了。何况,那地下是油,汽油啊!

拌上了汽油的“饺子”,当然不需要水煮了。

这些老虎都告诉给了这些人的。

他们把火柴丢下去,然后就,跑啊!

那早就充满了挥发的汽油气体的大街轰的一声燃烧了起来。

霎时间,更悲惨的故事就降临在了这帮不走运的美军头上。

火一下子把他们包围了起来。

他们惨叫,他们打滚,反正都是在汽油燃烧的大火里。

火几乎把整个街面都燃烧起来了。

人烧出了油又被烧干,烧成枯碳。

汽车的油箱又爆炸了。

随后准备进行战地采访的美军战地记者,当时就泪流满面。

美军后来把这个场面称之为:不人道的屠杀!

老虎很多年后,听说了,只说了一句话:“让这些该死的美国佬去看看朝鲜,用汽油烧人是他先强加在我们头上的!”但随后他又笑了:“不过,这也是我们老祖宗诸葛亮常用的。我十三岁那年看三国就看会了的!”


这里老虎却在大发脾气。

老虎生气当然是极为可怕的。

因为老和尚在饭菜里做了手脚,所以,一个别墅的守军几乎都进入了深深的梦乡。

所以,老虎他们进去没有遇到抵抗。

但是他们还是停下了脚步,因为在地下室关押那位越南中南区领导人的房间,装满了电网。

叫来了老和尚,把门外的守卫弄醒了,但是外面的美国士兵也进不去。

这房间只能从里面开。

怎么办?

外面的爆炸声,一声接一声。

而且美军的直升机直接到了别墅的上空,正在问,别墅可有异常。

老虎虽然镇定地回答:“一切正常。”

但是,现在关押那位领导人的房间传来了电话铃声,也就是说,美军现在在查里面的情况了。

可是,里面的美军守卫和中南区的领导人都进入了深沉的沉睡,根本无法接电话。

久不接电话,等于就是告诉美军,别墅有事了。

老虎当然是在生自己的气,因为他还没有想出一个办法。这当然是极为可怕的一件事。

老虎抓住老和尚弄醒的美军士兵,手一紧,那小子的喉管发出藕破裂的声音。委顿在了地上。

老和尚轻轻捏住了他的手。

老虎松了手,退了一步,深深地吞了一口气,慢慢地闭上眼。

“这个电源的总控制在屋内,而电网布满了墙上、门和窗户。”老和尚轻声道。

“干脆用这些美军去闯电网,把他的电网撞短路。”大嘴道。

猛士摇摇头:“这些电网如果连着爆炸装置,那我们都得玩完。”

美军的直升机群,轰鸣着向别墅来了。

照明弹从空中象星星一样坠落下来,美军空中特种攻击部队开始向下降落。

机关枪的机枪率先响了起来,“哒哒哒哒”的枪声,打破了别墅的宁静。

老虎突然回头对老和尚说:“把你的解药给我!”他接过解药,再回头:“所有的人退出去!”

众人盯住他。

老虎猛地回头:“这是命令!”

众人回头冲出别墅。

外面的枪战,已经达到了白热化。

迫击炮依托美军的阵地,抱着美军的高射机枪,猛烈地扫射着。

打得空中的直升机被迫四散开去。

机关枪把机枪对着五十到一百米的离地空域大面积扫射着。

但是,美军的空降兵还是象漏网的鱼一样向地下掉。

大家冲出来,便纷纷钻入了美军工事里。

一个个拿起美军的武器,毫不吝惜,把子弹象雨一样向美国鬼子泼去。

只有一个人除外。

那当然是神枪手,他仍旧不慌不忙地保持着有节奏的射击速度。那当然是可怕,因为每一颗子弹,总有一个美国鬼子魂归天国。

是的,正如老和尚说的,美国鬼子的工事真的不错。

既坚固隐蔽,又囊括了整个别墅的空中和地面的每一个角落,还有绝对合理而先进的杀人武器。

这一下在阮氏十二雄手里,还有没有美国空中特种攻击部队的活路呢?

答案:没有!

第一拨下来的士兵全部报销了。


老虎平静地把一些美军的被子堆在了门前,点燃了火。

然后脱下衣服,把烟雾扇进门里。

烟雾越来越大,几乎把屋内布满了。

警报猛然响起来。

老虎这时抓起那个被他捏碎了脖子的美军士兵,把他猛地一下朝门上砸去。

门轰然一声被砸开了。

警报一下子变得格外尖厉。

但是没有电击的现象发生,显然,这里面设计了危险时候,外面向屋内冲进去救人的装置。

老虎已闪身扑了进去。


美军显然疯狂了,根本不管下面还有他们的士兵,炸弹和火箭炮一起朝着别墅四周的工事轰来。

霎时间攻势纷纷灰飞湮灭。

阮氏十二雄可是知道美国人的个性的,所以听见炸弹的尖利叫声,便一个个仰面朝天,在炸弹中翻滚着。

或者灰尘满面,甚至被弹片击中。

但是没有一个离开自己的位置。

就在这爆炸声中,老虎冲了出来。

肩上扛着一床毯子裹的一个人。

这时,美军的直升机又向下面空降特种攻击部队了。

老虎发出了一声大喝:“别墅爆炸,全体撤退!”

身子已向别墅后急窜。

别墅后面是显然经过人工削凿的,足足三十米高下,寸草不生,笔陡笔直。三个成三角形的地堡布置在这里。

这会儿却是那公羊子守在这里,早把那绳索吊好。

老虎抱这那人,抓着绳子向下直滑下去。边滑边大喊:“全体跳崖,别墅马上爆炸!”

公羊子猛回头,见兄弟们正一瘸一拐的跑过来。

不由得破口大骂:“狗日快跳崖!别墅要爆炸!”

降到半空的特种兵已经开始向地面射击了。

别墅就在这个时候,轰然一声爆炸了。

巨大的火光和巨大的冲击力,一下子把整个别墅区抬了起来,向天空向四周飞散开去。

十二雄都是一等一的反应高手,如果开始老虎吼还没听清,这会儿是听清楚了。

一个几乎立刻原地起跳,以各种各样怪异的姿势,向着崖下扑去。

但是爆炸是那样的可怕,巨大的冲击力,鼓荡着空气,冲击得阮氏十二雄飞了起来,象鸟一样在空中飘摇着。

“哦!”大家几乎同时发出了忍受不住的叫声,那压力太大了。

老虎已滑到了离湄公河面十来米处,绳子一荡,他脱了手,向河里扑下去。


美军空降特种兵们就更惨了,飞向天空的泥、石直射下他们。钻入了他们的肉体里。有人把持不住空降绳,直直地掉下来,摔成了一堆肉泥。

更多的美军是到地上时,已经丧失了战斗力。

就是没丧失战斗力的,看到这一片瓦泥,一时也茫然不知所措。


老虎抱着一个人直扑向波涛汹涌的湄公河。

不过,他马上找到了幸福的感觉。

因为有一条巨莽和一个人正等着他呢。

能在河里等人的当然是水蛇,能象本家兄弟一样控制一条巨莽当然是水蛇。

水蛇把人接到巨莽身上。

其余阮氏十二雄的兄弟已经,纷纷落了下来,“咚咚咚咚”地直砸入水里,一个个砸得头昏脑晕的。

幸好水蛇也早有准备,那水里还有他召集的,大嘴在码头上的兄弟。

当然,这些兄弟也早就是越南地下党员。

这会儿,一条大船开了过来,码头兄弟们,把阮氏十二雄弄上船,向着湄公河下游冲去。


所有人都长出了一口气,那中南局的重要领导人醒了过来,看着老虎。

老虎轻声道:“首长,我是老虎,受中南局派遣救你。”

那位领导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公羊子第一个还了阳气,对着湄公河放肆地叫起来。

阮氏十二雄都在他的叫声中恢复了过来,月光照着的湄公河就象一个野性而妖娆的姑娘,令大家很是兴奋。

老虎却一个人站在船头。

猛士来到了他的身旁(他只是断了一节手腕,那脚瘫是装出来的)。

老虎轻声道:“美军会很快反应过来,他们空中和河上的力量,我们,还是中南局都是无力对抗的。”

猛士轻声道:“你想怎样?”

“中南局给我们定的第一个接头地点是会莱,那么到的时候,天亮了。”

“你估计敌人什么时候能赶来?”

“不超过半个小时!”老虎轻声道:“我们十分钟后下船,进入两岸的丛林。然后,向会莱进发。”


一切只能正如老虎所料,西贡总部的官员到达现场后,立刻判断出,越共已经救出人向湄公河下游而去。

立刻,一队武装快艇从西贡码头出发了。

接着直升机也出动了,沿着湄公河作为快艇的接应。


快艇在半个小时后发现了老虎他们搭乘的船只。

立刻直升机丢下照明弹,把船只照亮,快艇喝令船靠岸。

但船上只有几个老实巴交的船员,他们有运货的清单。

快艇扣留了船只,向回开。

接着继续向前面追去。


这时,老虎和他的兄弟,还有十个码头工人已经进入了丛林。

选择了一个高冈,停下来宿营。

中南局的领导人吃了做的饭,精神恢复了很多。

月光下,他盯着老虎:“你就是那个来自中国的游击队顾问?”

“是的。”老虎轻声道,他需要养足精神。

领导人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人,他的瞌睡显然不多。

他很瘦,有着肺结核病人那种微嘟的嘴唇。只有那双东方人特有的不大眼睛,却格外明亮。

“你是一个战术天才。”

老虎微微一笑。

“我很想听听你是怎样把我救出来的。不知会不会打搅你的休息。”

“会。我想明天一早赶往会莱。”

领导人摇摇头:“我想,晚一点没关系。那样敌人可能会松懈一些。”领导人把自己的身子摆得更舒服一些,轻轻咳嗽两声:“我们中南局,根本没有那么大的力量,在会莱摆很多人接应我们。”

老虎点点头:“好!那么我们明天睡晚点。”他也把自己的身子摆得舒服一些,才轻轻地说起了整个过程。

这是一个不错的老人,他丝毫没打断老虎的话,除了咳嗽两声,一直静静地听。

终于,老虎讲完了,老人轻轻地咳嗽两声,轻轻道:“你怎么知道,烟进来,电网会暂时关闭?”

老虎笑得露出了牙齿:“我总是会想我所听的每一句话,和经历过的每件事。因为当电网无法进入时,我想起了一件事。”

老虎透过树叶的空穴,望着遥远的夜空:“那是我从朝鲜战场下来时。无时无刻,不想着再一次找美国佬报仇。所以常常写朝鲜战例的学术文章。一次,一个教授找到了我。他是一个喝过洋墨水的军事研究家。他说:你对美军认识有偏颇!”

老虎笑了:“我有时也是个很固执的人。我大声地引述我的所见所闻。他宽容地笑了。他说:我不是驳斥你的观点,我是要告诉你,你也要发现美国人做事的特点,甚至是优点。”

老虎翻了一个身,喝了一口水:“于是,他谈到了美国人做事很严谨。他说,比如,他可以很残酷地对等我们的伤员。但是,他就是残酷对等你,也一定按照他的研究步骤。也就是说,他们在还没准备杀你的时候,就一定有保护措施。而我们在战争中是可以抓住这种机会的。”

老人盯着他:“你赌了一把?”

老虎点点头:“如果他们打算杀死你。这样防备其实就等于说不可能救出你了。我的任务也就不可能完成了。我不能接受这个结果,就只有赌了一把,我陪着你!”

老人长出了一口气:“光有勇气成不了将军,光有知识也成不了将军。老虎,你将成为一名杰出的将军。如果有战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