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管仲——霸主仲父,娼妓业的始祖

管仲——霸主仲父,娼妓业的始祖



管仲是春秋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军事谋略家,他主政齐国几十年,首先开创了一代霸业,说实话,春秋五霸的后四个除了重耳还像那么回事儿以外,基本没有能与齐国这个霸主成色相比美的,可以说有三个是“伪霸主”,这点可以看出虽然当时的齐国不能代表整个中国,管仲顶多也就是山东省委秘书长的职务,但他的经济、军事和管理才能已经少有人比,堪称一代人杰。



至于辅佐称霸的精彩故事不多费笔墨了,这里只对其个人问题作一个评价。



我认为,管仲首先是一个“真小人”,虽然那时还没有老孔的儒学,小人和君子的概念也没有深入人心,但也得承认儒学崇尚君子鄙视小人的做法太理想主义了,结果熏陶出来一大帮“伪君子”,有的还自命不凡,出来对小人们指指点点。管仲没有落入这个俗套,自身利益始终摆在第一位,年轻时与鲍叔牙合伙做生意,分钱时老是多拿多要,当兵也怕死不肯冲锋,还师时却走在前面,这要是碰着孔老爷子和朱熹先生那还了得,骂个狗血淋头是跑不了的,估计小人的帽子得给扣上,那些分钱多了就不要,给统治者卖命冲锋的傻冒才是他们二位喜欢的,所以统治者喜欢他俩的书,不过我们老百姓还是觉得管仲更真实更可爱一些。


其次,管仲是一个完全的务实主义者。求真务实是现在提倡的治国之风,这点管仲做得很到位,他没有喊什么“口号”,也没有杜撰出什么思想来“教化”老百姓听话,看看他的治国方略有时真值得深思。“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他知道礼节和荣辱不是教化出来的,教出来的那是假的,吃饱了穿暖了才有功夫寻思那个,比起儒家的“饱暖思淫欲”不知实在了多少倍,那明显是不让我们吃饱嘛!太过分了。他主张的“令顺民心”极像现在的以人为本思想,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能提出这种理论已经实属不易了。


第三,他是一个实干家,并不是空想主义者。他提出“授有德、务五谷、养桑麻、育六畜”无一不是实业兴邦的理念,在当时的生产力水平下,这些问题抓好了,一个国家怎能不富强,称霸是必然的。难怪齐桓公说齐国能有今天全拜管相所赐,并称之为“仲父”,这是出自内心的佩服和最好的肯定,比起遵照遗命假惺惺地叫一声“X父”不知要真多少倍。



有意思的是,管仲还被称为娼妓业的保护神,这并不是空穴来风,各行各业找一个历史人物来当保护神已经司空见惯了,卖肉的是张飞,剃头的是关羽,小偷还找了一个时迁呢,可是娼妓业怎么摊到老管头上了呢?冤枉吗?


不冤。



关于娼妓的记载在春秋时候早就有过,最早出现的是“私妓”这个词,《史记、货殖列传》中记载“赵女郑姬,设形容,鸣琴,目挑心招,出不远千里,不择老少者,奔富厚也”,就是说跳舞,抛媚眼(目挑),不管老少,有钱(富厚)就行,这种勾当现代词就叫“娼妓”。可见这东西并不是现在才有,也不是舶来品,自古有之,古人也是人嘛!


但是,真正的国家经营的娼妓业,正是老管所创。



管仲在采取一系列措施增强国力的同时,还设置了“女闾”,现在干脆叫“妓院”,他是第一个设置官方妓院的人,这个措施的确增加了国家收入,换句话说,齐国打仗的军费有一部分是“婊子”捐的,尽管难听但这的确是事实。现在有点明白了齐国为什么没有完成秦国干的事了,“第三产业”毕竟不稳啊,靠“娱乐”业来支撑国家有泡沫经济的嫌疑噢,还是秦国来得实在。



从这一点还可以看出,管仲比较通析人性,这比“食色性也”的理论还要早上几十年,他知道齐桓公好色并没有当诤臣,去义正言辞地犯颜直谏,而是顺应主子的脾气,还发扬光大了一番,既然有钱人都有这毛病,那就别偷偷摸摸的了,来吧,“国营”的开张了,但娱乐税一分也不能少,还是重税。



可悲的是,这种不光彩的敛财伎俩被别的国家看到后纷纷效仿,一时间官办娱乐场所成风,这钱挣得倒是挺容易,但罪名可是给管仲扣上了,一问起来就说,我们可是学他啊,他是名人,名人还能有错吗。真替管仲感到不值呀。



更可悲的是,几千年来这种风气泛滥不止,唯一敢对其宣战并宣称已经打败它的千古只有一人,大家都知道了吧,可惜的是,现在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