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十二月都是这样的,都在不愉快中度过的!除了讨帐还是讨帐!除了心烦还是心烦!不想和任何人说一句话,夜里睡不实在。一言难尽啊!!!

今天心情稍微有了一点点好转,就上来和大家说说的痛苦和忧伤,俗话说----一吐为快,只有把心里的难受说出来就会好受一些的!希望如此……

三年前前,一个客户在我公司订做了一批广告牌,当时付了一批款项后,没有结清我的帐,至今还欠我三千元钱。时间长了,人又不见来,打电话又不接,最后一次我换了个电话号码打过去,当时他接了。当听到是我的声音时立马挂了电话。气的我非常难受!有句老话说-------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治治这小子,非把这三千元要回来不可!

12月21日这一天,我联系好两个在警队的战友,正好第二天是星期六,所以我也向图区请假两天,和两个战友约好第二天一大早出发去陕北要帐,当天下午我把我的微型车开到修理中心好好保养了一下,然后加满汽油。晚上我老早的就休息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我的两个战友、两个员工开着我的微型车上路了。我没有让战友他们穿警服,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也没有穿警用大衣。

恰好这一天是冬至,早上走的时候天气晴朗。觉得不是很冷。但是汽车沿着西兰公路一上北部高原,空气中多了几分寒意!我关紧车窗,打开暖风。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汽车驶的飞快。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到了礼泉县城,我们停下车在路边简单的吃了几个包子后又上路了。

沿着312国道一个小时后到了乾县、然后就是彬县,在彬县段前方堵车了。听路边走的行人说前方发生事故,堵了好长时间。我们在此停留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有前进一步。

我看了看手机已经都十一点多了。我就对战友说我们还是先吃饭吧!路边有一家饭馆我们把车停在门口。俗话说-------冬至这一天要吃饺子,整个冬季就不会冻耳朵了。呵呵……所以我们就吃饺子。大概老板看到门前堵车,有心抬高了价格。一斤普通的羊肉饺子竟然卖到20元一斤。没办法啊!只能任由宰割了。我们五个人吃了三斤饺子,喝了些热气腾腾的饺子汤感觉好了许多。不过没有喝酒。出了远门怕交警啊!我们细嚼慢咽在等候道路通行。饭馆老板不停的给我们白眼看,嫌我们影响了他的生意。

道路终于通了。车流开始移动了。我们急忙上车插入车流缓慢的向前移动。一千米的路程我们走了尽40分钟啊!过了事故段后,我看了看手机,已经下午一点多了。我加大马力一路向西北方向驶去。

经过彬县,然后就是长武地界。进入长武地界后,我们走走停停问问。对这里我不太熟悉。按照他原来留的身份证复印件地址我们一路询问。终于在下午4点多我们才找到他居住的村子。这是一个小山村。只有几十户人家。到了村口,我拉上车窗窗帘,我让一个员工下车询问他的家在那里,我再三叮嘱他不要暴露身份。

半小时以后,员工回来了。一上车他就说:“我问了村里的几个老人,他们说这个人家里平时只有老母亲和一个儿子在家,他是家中的老大,平时不在家,一般只有星期日中午回家一趟。”听了他的话,我心凉了半截。看来只能守株待兔了!

就这样,我们一直静静的坐在车上守侯在村子的唯一出口处。外面天气越来越冷,天气变的阴沉沉的,仿佛要下雪的样子。车一直发动着,暖风也开着。天这时候慢慢黑了,我看了看油针,好象油不太多了。我扭过头对他们说:“咱们先找个加油站加满油再说。”

临走的时候我下车方便了一下,一推开车门,一股凛冽的寒风吹来,我打了个罗嗦,天这时候已经漂起了雨夹雪。站在路边匆忙方便完后我急忙上车。

开了十几里路才找到加油站加满油。雪花越来越大,看样子这小子不会晚上回来。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歇息一下。我们到了镇上找了一家酒店。要了几个好菜,然后来了两瓶太白酒。一顿饭我们吃了尽三个小时,吃完饭后,我们在镇上找了个旅馆休息下了。这里的环境好差,卫生也不好,室内没有暖气,被子上还有一股脚臭味道,闻的我们直发恶心,冻的我们直发抖呀!而且价钱也很贵,一个晚上每个人30元!大概是看到我们是外地人吧!为了要帐,只有忍了!!!一夜我们几个人几乎没有睡觉,就坐在床上一直到天明。

天刚发亮,我们就赶紧起身,匆忙洗把脸,在外面商店卖了写方便面、面包、矿泉水之类的急忙上车开向目的地。车上的感觉就是好,暖风吹到人身上很舒服,大家一下子困意上来了。到了村路口,我停下车,我让两个员工轮流值班死盯着进入村子的每一个中年男人,(临来时我把他的身份证相片放大了。)一有相似的人就叫醒我。然后我和两个战友在车上坐着睡着了。

突然间,我被员工摇醒,我急忙睁开迷糊的眼睛向窗外望去,一个中年男子走过。我仔细看了看--------不是他!这么一惊,我也没有了睡意,索性我亲自值班观察。我让他们都睡一会。

除了观察没事干我就抽烟,谁知抽了两根,车内就呛的受不了了。我下车透了透风,外面好冷好冷!雪花加着雨点打在脸上很疼。我心里暗暗骂着鬼天气!

就这样一直等了进三个小时都没有人影啊!看看手机已经中午10点了呀,我开始失望了!正在我灰心的时候,开过来一辆出租车停在了路的一边,从车上下来一男一女,提着东西。我无意间看了一眼。猛的我的精神来了。就是欠我钱的那个人!!!我急忙摇醒战友和员工。战友听说看见人了。立刻睁大眼睛向车窗外边望去。我指了指那个人给他们看。战友示意我不要着急,先派一个人下去远远跟着他,看他到那家屋里去。然后再做决定。一个战友自告奋勇的下车跟踪,临走时我让他小心点。

半小时以后,战友回来了。告诉我们他进了一户人家。随即我们开车直奔那家门前赶去。到了那家门前,我和两个战友下车直奔屋内。两个员工在车上。

刚进大门就听见屋里说笑声很大,我和战友直接进了房子。看到我们几个陌生人进了屋子。他们愣了一下!

我开门见山的说:“老张,认识我吗?”他这时候也认出了我。赶紧起身说:“是你们,先坐。老二给客人倒水。”炕上他的老母亲也说:“娃子,是你的朋友,赶快让人家坐下歇歇脚”我听到老人家这么说就回答到:“大婶,我找张哥有点事情,我们出去谈。不影响您了!”我摆了摆眼色示意他出去。

我们来到前院,我直接对他说:“老张,打电话你不接,人又不过来,兄弟我只好不远千里跑到这里来,我想你不会令我失望吧!”听了我的话他脸红了。这时候那个女人也出来了问什么事情。看样子是他老婆。我大概说了一下情况,拿出欠条让那个女人看了一眼然后又装进我的口袋。

他老婆听了后不停的指责他。给我们不停的说好话。他们让我们先喝杯水暖暖身子,这就给我们取钱。然后他们在旁边屋子里呆了一会过来了,给了我三千元,他们还让我们吃了饭再走。看到他老婆那么客气,我原先想要路费和油钱的念头也取消了。毕竟他们家里还有一个老母亲呀!我就把欠条给了他们,然后我们就出门了。他们夫妻俩一直把我们送到车跟前。

上车的时候,我的战友一弯腰,手铐在屁股上摇晃着,这时候我发现那个女的脸好象一下子变了颜色。呵呵……

就这样,我们踏上了回家的征途。雪越来越大,整个路面都白了。我们开到长武县城,好好吃了一顿饭。一看时间已经下午1点了。原计划如果顺利就去大佛寺石窟游玩一下,可以下雪了只有望回赶了。

上了312国道,车辆的速度都很慢,而且打开了灯光。我们一路小心翼翼的开着,车速控制在30码,我的脚不敢踩刹车,用油门和档位控制车速。到了彬县境内,前方又发生事故,堵了好多车。在这里停留了进三个多小时啊!天这时候已经黑了,能见度只有50米。打远光根本看不见远方,只有打近光小心翼翼的向前行使。路也很滑,我的技术不是很好,想在这里停留一个晚上,可是战友星期一要上班,加上我老婆电话一个接一个的问我们情况,我不想让她为我担心,只有冒着大雪慢慢的望回赶了。

还好,一切顺利,终于在晚上1点钟赶回咸阳,我才松了一口气呀!此次远途之行,虽说三千元除去开销剩了不到二千元,但是也够我家一个月生活费,大家说是不是哦!呵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