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部即将设发言人(说明军队的行动将更多的是对外)

华夏利剑 收藏 1 15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将以更加开放的姿态面对世界、面对媒体”———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蔡武12月27日在年终新闻发布会上高调提出了这样的口号。据蔡武介绍,明年中国将继续完善各级政府的新闻发言人制度,包括外界非常关注的国防部新闻发言人不久也将与大家见面。长期崇尚低调做人做事的中国,如今走到了信息开放的重要节点。中国政府与中国社会都在朝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公开制度探索迈进。这并不是中国要做给世界看,而是中国改革开放必须迈过的门槛。中国不仅在外界的压力下逐渐对外开放信息,对内的信息开放也在稳步向前走,而且对内的信息开放恰恰是对外开放的前提和基础。中国并没有因此而陷入混乱。



“中国政府正变得更透明”



国新办主任蔡武27日面对中外记者作出上述宣布的。他说,在过去一年里,中国各级政府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一共有1400多场,能够自主定时定点发布新闻的政府部门增加了12个。今后,中国政府将继续为中外媒体积极提供新闻信息,“以更加开放的姿态面对世界”。在会上,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记者提到,他在中国大城市采访往往较顺利,但在地方上就不是这样,有官员甚至动用警力干扰采访。对此,蔡武表示同情。他说,虽然中央政府各部门建立了发言人制度,但许多还没有全职的新闻发言人,这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但他说:“请你相信,我们的工作会越来越好。”



蔡武还主动透露说,中外记者都很关心的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制度,现在也正在“紧张地进行筹备工作”。



据《环球时报》了解,目前国防部新闻事务局正在进行制度建设和人员培训工作。设立军方新闻发言人制度,不是公布一个名单、一个电话号码这么简单,它涉及到军队内部制度的变化,需要军方能够迅速对突发新闻进行反应,回答媒体的关心与提问。另外,由于军事问题涉及到中美之间、台海两岸等许多敏感问题,所以这项新闻发布制度的建设需要时间。



“冷战结束后,世界军事的一个大趋势就是公开化和透明化。”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孟祥青教授说,设立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已成为国际惯例,而且由军队发言人出面发布有关新闻更权威,更有说服力。孟祥青说,中国军队设立自己的发言人,反映出中国军队建设的正规化,也反映出中国军队的自信与更加开放的心态。



不能让小道消息占据版面



中国政府新闻发言人制度,是从1991年后逐步建立起来的。专家称,中国政府现在高调提出“以更加开放的姿态面对世界、面对媒体”,并非心血来潮,而是有现实的背景。中国传媒大学欧洲传媒研究中心主任刘昶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某种意义上说,迫在眉睫的2008年奥运会,是中国完善新闻发言人制度的一个最现实的推动力。根据此前公布的《北京奥运会及其筹备期间外国记者在华采访规定》,外国记者可以采访任何一个同意接受采访的中国公民。如果我们做出公允的姿态,外国记者就有更多的机会了解中国。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宿景祥也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明年奥运会的举办使世界对中国发展的关注程度越来越高,对信息有很大的需求,如果外国记者没有正式的渠道获得信息,就有可能让小道消息占据版面,我们应该让正式发布的消息起主导作用。



外国人对中国政府与媒体关系的误解,恐怕不是一天两天了。《环球时报》记者曾在旅途遇到一位对中国非常友好的巴基斯坦工程师,当他知道身边坐的是一位记者之后,却脱口而出说,在我们的国家,新闻记者可以批评政府;而在你们的国家,如果这样,听说就会被“咔咔”。他边说边做出戴手铐的姿势。我向他解释半天,他好像还是不太理解。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薛澜说,我们做出这个调整是必然的,明年我国还将实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这将是我国在信息发布方面的重要举措。这一方面是满足国内、国际对信息的需求,也是为我国行政体制改革做准备。



各国政府对媒体都有保留



据美国全国政府传播者协会估计,美国各级政府大约有4万名新闻发言人,美国国务院每天都有新闻发布会。但在美国也不是什么事都可以拿到发布会上来说的,他们一般将信息分成三个层级:第一个层级是可以公开的信息;第二个层级的新闻是专门透露给某些媒体,但要求记者不能暴露被访者的政府官员身份;第三个层级是有关国家安全等需要保密的信息,是绝对不会透露给外界的。



刘昶表示,在政府与媒体的关系上,中西方没有太大差别。任何一个国家对媒体都会有一定的控制。但是,在政府对媒体的管理方式上,西方国家会更加巧妙。比如,法国《巴黎竞赛画报》今年刊登了法国总统萨科齐的妻子与情人约会的照片,引起了政府的不满,但政府没有直接采取把该媒体总编撤职的方法,而是给总编推荐了一个职务、薪水更高的职位,用这种办法让总编自己提出辞职。



今年6月,《环球时报》驻美国记者在采访被爆出虐待伤残老兵的美国沃尔特•里德医院时,美国政府一名公共事务官员陪在记者左右,带记者参观该医院的很多地方,但就是不让记者看爆出丑闻的“问题病房”,并且监督记者跟伤兵的谈话,不断提醒记者“不要问不相干的问题”。还有一次,当记者撰写美国把大量过期医疗器械出口到中国的报道时,打电话给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等相关部门,但没有一个新闻官员回答记者的问题,因为他们知道这样的问题对美国政府的形象不利。



努力克服东西方文化误解



薛澜说,东西方在信息发布、报道上的差别和文化差异有一定关系。西方喜欢把问题摆出来,以大家进行辩论、投票的方式解决。而东方喜欢私下协商解决,对外达成共识。



宿景祥说,在西方人看来,对指责不回应就等于默认。政府应该对信息有所回应。美国总是批评我们的人权问题,我们出版人权白皮书就对世界了解我国的人权状况大有帮助。更重要的是,政府对国内媒体同样应做到公开透明,内外一致,这样才能提高政府的公信力。他说,中国在迅速发展之中,与世界融合的速度之快、过程之短,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中国需要适应这种不断变化的国际交流与融合,矛盾与摩擦。中国政府以更加开放的姿态来面对媒体,本身就表明中国正在努力适应的这种变化。



刘昶称,目前,国新办、台办、外交部发言人已经逐渐确立了权威性,但还缺一些部门的发言人,或者有些部门发言人缺乏权威,他们对问题采取回避或者把问题推到其他部门身上,这样下去,记者就不会愿意听发言人的讲话,不利于发言人权威的树立。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